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三十九章 香消玉殒

  灰袍老人笑道:“为了表示老夫此行的诚意,不妨告诉你,是谁出卖了你。”说罢,轻轻拍了拍掌。
  厅外方伯应声走进,纪夫人动容道:“是你?”
  “是我。”
  纪夫人叹了口气,道:“谢谢你。”
  方伯一怔,道:“夫人没什么吩咐,小的告退。”
  纪夫人道:“谢谢你救了她们。”
  灰袍老人笑道:“慕蓉姑娘果然侠义心肠。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此人叫方正义,原是蜀中剑龚去生的师父,曾跟老夫比剑,被老夫废去了全身武功。他之所以还活着,是他答应过老夫,如果有生之年再见老夫,就会一头撞死在老夫面前。”
  话音未落,就听厅外“咚”地一声响。
  灰袍老人杀人不用刀,其手段之呆毒,可谓闻所未闻,纪夫人只觉心底发凉,背上身冷汗直冒。
  灰袍老人“啧啧”连声道:“方大侠真是信人。”
  纪夫人琴前起身,莲步轻移,一言不发地向内房走去。
  灰袍老人尾随其后,一边走一边道;“老夫知道你现在不会再像十七年前一样寻死寻活……”语音一顿,又道,“你可知老夫如何知道?”见纪夫人不说话,只得自问自答,“因为你十七年来一直想杀了老夫。”
  见纪夫人娇躯乱颤,已知说中了心事,不禁有些得意。说话间,内房已至。
  灰袍老人抬足欲进,就听蓝衫少年道:“师父,小心有诈。”
  灰袍老人“哈哈”一笑,道:“一个妇道人家能耐我何?”不由分说,迈进房来。蓝衫少年无奈,只得留在门外。
  纪夫人在床前坐定,眼泪如决堤江水滚滚而落。
  灰袍老人叹了口气,近前拢住纪夫人的肩头,爱怜地道:“你这是何苦?”
  纪夫人哭的更凶了。
  灰袍老人轻轻地把纪夫人揽在怀里,安慰道:“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纪夫人任由他抱着,一个劲地放声痛哭。
  灰袍老人不停劝慰,直到纪夫人哭的累了,慢慢止住哭泣。
  灰袍老人美人在怀,早已心痒难耐,一边好声劝慰,一边不停抚摸。纪夫人在灰袍老人的挑逗之下,身体明显发生了变化。
  灰袍老人见时机成熟,将纪夫人身上衣衫一件件除去,轻轻置于床上。纪夫人不言不语,却是面现潮红,双目迷离。灰袍老人焉能不知纪夫人已是欲火难耐,也是解衣宽带上得床来。
  “你……你不把庆帘拉上?”纪夫人声苦蚊蚋。
  灰袍老人扫了一眼床头床尾挂帘衣钩一眼,含笑道:“这样岂不更好?”
  纪夫人也不坚持,微阖双目,静等风雨来临。灰袍老人骑上来,纪夫人双手欲动,灰袍老人道;“慕蓉姑娘,老夫可不是笨人。”
  纪夫人娇羞无限地道;“什么姑娘呀,哀家十七年前就是你的人了。”
  灰袍老人喜形于色地道:“就是就是。”任由纪夫人纤指在身上游走,凑近纪夫人耳畔,轻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纪夫人娇喘吁吁地道:“什么秘密?”
  “老夫练成大菩萨指,全身穴位逆转,任何点穴功夫对老夫都无用武之地。”
  纪夫人娇声道:“难得你练成绝世神功,假以时日可愿指点花儿一二?”
  “要的,要的。”灰衣老人在纪夫人的抚摸之下,下身发生了明显变化。
  纪夫人如此配合,显然出乎意料,直捣黄龙,轻笑道:“老夫劝你不必枉费心机,你是杀不了我的。”
  纪夫人下身一挺,口中娇喘吁吁,荡笑道:“事到如今,你竟还说这么丧气的话。”
  灰袍老人欣喜苦狂,哪里还有顾虑?唯有配合纪夫人一同逍遥。床上异响,顿时不堪入耳。
  “要……哟……”
  “要……要什么?”
  “要……要你的命!”突听床顶“咔嚓”一声巨响。
  灰袍老人大惊失色:“你……!”
  纪夫人娇淫笑容,荡然无存,目现凶光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了灰袍老人的模样,看上去十分恐怖。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灰袍老人一声怪叫,身子倏然翻转,扬手疾挥。“砰”地一声响,灰袍老人的双掌结结实实地击在了纪夫人的酥胸之下。
  纪夫人口一张,“扑”地一声,鲜血狂喷,溅了灰袍老人一脸。饶是灰袍老人内功绝顶,这两掌还是没有将缠在身上的纪夫人震落。
  如此同时,“嗤”地一阵响声,床顶坠落的刀林钢板,将上面的纪夫人刺了个千创百孔!
  纪夫人全身血流如注,狞笑道:“你……你跑不了!”伸手来抓床帘挂钩。
  灰袍老人身上紧压着一块刀林钢板,饶是他武功盖世,哪里还敢动弹分毫?惊恐绝望之下,破口怒骂:“臭丫头,你……你……敢!”
  纪夫人忍辱负重十七年为的就是今天,哪有不敢之理?眼见纪夫人的手就要触及到挂帘铁钩,突地寒光一闪,纪夫人的手齐腕断去。
  床边吹笛少年持剑而立。
  纪夫人万念俱灰,朝着灰袍老人的鼻子一口咬下。灰袍老人惊恐之下,下意识地侧头闪避,就觉耳朵一轻,转而痛疼难忍,禁不住一声惨叫。
  再看纪夫人一动不动,顷刻间香消玉殒。
  纪妙负气出走,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大哭了一场。待气消了,仔细想想自己做的确实不对。原路返回,来寻莫寒,就见跟莫寒分手之地,残枝败叶,遍地皆是,周围树干伤痕累累,地上血迹斑斑。纪妙也是用剑好手,知是剑气所伤。用剑之人显然比自己高出甚多,这一来,对莫寒的话更是深信不疑。
  纪妙担心莫寒生死,沿着杂乱的足迹寻到长江岸边,一座孤坟映于眼帘。惊恐之下,扑上前来。双手当铲,拼命挖掘,直至挖出崔化光的长剑,不见莫寒尸体,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莫寒踪影皆无,西去川蜀便成泡影。无故丢了莫寒,担心受母亲责怪,逶迤回庄,就见方伯撞死在大厅柱前,这才发觉不妙,惊叫着冲进内房。便见母亲手腕离臂,刀林穿身,羽箭遍体,全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纪妙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
  上官云云乘船来到了金陵城,买了一匹骏马,沉着运河纵马北上,正在行走之际,前面迎头奔来一群马队,马队飞速驶过。
  “史佗飞!”上官云云喜出望外,连忙勒马转道。正准备叫喊,先前过去的马队,有一行五骑转了回来,领头之一是一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天河帮的帮主史佗飞。
  “上官姑娘,别来无恙?”史佗飞按捺不住满脸的惊喜老远地叫道。
  “史佗飞,本姑娘找你找得好苦。”上官云云迎上前来。
  史佗飞哈哈一笑:“上官姑娘如此牵挂老夫,着实让老夫感激之至。”
  上官云云怒道:“我莫大哥呢?”
  史佗飞先是一怔,随即笑道:“莫公子很好,不知姑娘找莫公子所为何事?”
  “你不要假惺惺,快说,把我莫大哥怎么了?”
  史佗飞不慌不忙地道:“要想知道莫公子的下落不难,你只要跟老夫去一趟天河帮,老夫自然会告诉你。”
  上官云云冷笑道:“你以为本姑娘还会当?别做你的清秋大梦了,本姑娘再问你一遍,我莫大哥现在何处?倘若不说,别怪本姑娘剑下无情。”说罢,长剑出鞘,剑指史佗飞,大有一言不和就要拼命的架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