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三十八章 战煞

  成盛惊长袖来势凶猛,一时之际也奈何不得莫寒。成盛惊久攻不下,心中火起,猛地一声沉喝,掌力倍增。两条长袖飞舞盘旋,直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莫寒迟迟不出招,实乃寻找对方的破绽。
  成盛惊仅用长袖做兵器,莫寒近身不得。时间一久,就觉胸口被长袖袭来的力道所阻,气血不畅,郁闷异常。心知长此下去,时间一久,必定凶多吉少。
  莫寒心中不安,成盛惊更是焦急无比。数十招一闪而过,莫寒依旧躲闪自如。然而莫寒虽在极力躲闪,却成颓势,成盛惊长攻下去,不用攻击莫寒便会吐血而亡。
  怒煞沈看山看在眼里,面现喜色,连连点头。
  突听成盛惊一声怒吼,两条长袖倏地合二为一,恰似一条擎天巨棍,向莫寒劈头盖脸砸了下去!巨棍破风而至,惊天动地。
  莫寒擎天持剑,似是被眼前景象惊呆了一般!
  倘如汪天河此时在场,说不定就要出声欢呼了,因为莫寒此时所用招式,正是乘机七式中最厉害的杀着“山雨欲来”!
  眼见巨棍迫近面门,莫寒蓦地一声长啸,呆立的身子,突地旋转起来,长剑旋出层层寒光,竞直向成盛惊卷来!
  “不——”
  沈看山三人齐声狂叫,三条身影不约而同地向场内扑来!如此同时,就听成盛惊啊地一声惨叫!
  莫寒一击得手,长剑泛起一阵剑网,护住全身,倾力后退。正是乘机七式的浪子回头!莫寒退的不是不快,然而三煞出手更快!
  三煞人未到,长袖已至。
  莫寒长剑荡起的剑网被六条长袖悉数挥去,就听“哧”地一声响,长剑被长袖卷走,隐入半空没了踪影。
  莫寒暴退之际,胸口猛地一沉,沈看山的长袖重重在击在了胸膛之上,如非莫寒急退在先,卸去了不少力道,受此重击必定当场身亡。饶是如此,身子腾空飞起,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半空中跌了下去。
  莫寒半空中突然扭身,嘭地一声,跌落在树林中吃草的大宛马背。大宛马惊恐之下,突地一声嘶叫,扯开四蹄,扬尘狂奔。
  “好一个狡猾的娃儿!”沈看山怒吼声中,背上齿轮扬手丢了出去!沈看山中年失去双腿,二十多年来练的就是手劲,这一击倾尽全力,齿轮破风袭至,声势强劲,当真骇人听闻!
  原来,乾坤四煞报上名号,莫寒已知不妙,暗地里寻求脱身之计。忽见大宛马林中吃草,不禁喜出望外。
  乘成盛惊久攻不下,心浮气燥之机,装成受袖风所累,人已不支,引成盛惊上当。成盛惊双袖合拢,全力一击,给莫寒创造了极佳的机会。
  莫寒一击得手,想抽身急退,逃之夭夭。不了三煞心意相通,合力出手,这才身受重创。
  虽说如此,还是借力上了马背。
  待沈看山看穿莫寒的真正意图,大宛马已冲出数丈之遥。沈看山双腿残缺,要想追上脚程甚佳的大宛马可谓异想天开。成盛惊受伤,莫寒又在眼皮底下逃脱,沈看山如何心甘?盛怒之下,齿轮当作暗器丢了出去。
  莫寒听到沈看山叫骂,已知自己意图被对方看破,情急之下,不容细想,侧身紧贴马腹。就在此际,两只四齿轮呼啸而过。莫寒暗叫一声好险,心神一松,内血上涌,“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眼前一黑,随即人事不知。
  ……
  纪夫人目送莫寒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吩咐方伯道:“张灯。”
  不一时,纪府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纪夫人步入大厅,画舫上众女子分立两侧,个个艳装素抹。纪夫人在厅中的焦琴后坐定,伸手调了调琴弦,奏起曲子来,所奏之曲正是《乱花错》。
  琴音再度响起已与日前大不相同,恰似有人如泣如诉地讲述一个起伏跌荡的故事。众女子似被那故事吸引,听得怔怔出神。
  琴声响起不久,忽听庄外笛声响起。笛声像是遥不可及,而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笛声与琴声一辅一合,似是心意相通,悠扬顿挫,好不悦耳。
  笛琴合奏,忽高忽低,忽远忽近;高处时恰似飞鹰掠空,低处时好比燕子戏水;远处时像是雾里看花,近处时好似水中观月。似真似幻,缥缥缈缈,虚虚实实。
  就在众人听得如醉如痴之际,忽听一声轻咳。
  声音虽轻,却又如雷贯耳。
  众人心神一震,抬首看去,就见大厅中不知何时多了一老一少。
  纪夫人跟前面的老人打个照面,全身猛地一颤,“铮”地一声,指下琴弦断了两根。眼前老者纪夫人再也熟悉不过,正是十七年前的那个灰袍人。来人除了脸上多了几条皱纹外,连穿着都没有变。
  老人身后是一个二十出头的蓝衫少年,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纪夫人却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杀气从他的身上蔓延而来。少年人手中持笛,显然适才合奏就是此人。
  纪夫人仅看了少年人一眼,心里没来由地叹了口气:“想不到这孩子竟然能吹出如此好听的曲子,跟着这个畜生可惜了这个孩子。”
  灰袍老人双目放光,道:“好,好极了。”不知是说纪夫人长的好,还是琴弹的好。
  纪夫人琴前稍稍欠身,道:“不知贵客到府,老身有失远迎,这厢有礼了。”
  纪夫人一反常态的平静,灰袍老人颇觉意外,笑道:“想不到十七年没见,你变得越来越好看了。”
  纪夫人眉头一挑,道:“是吗?”语音娇柔,风情万种。
  灰袍老人眼都直了,咕咚咽了口唾沫,连连点头道:“慕蓉姑娘令老夫牵肠挂肚一十七载,想不到你竟然躲在这里。你可知,老夫为了寻你浪费了多少功夫?”
  纪夫人淡淡地道:“你星夜来此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吗?”
  “当然不是。”灰袍老人扫了纪夫人身侧众女子一眼,阴阴地道:“听说慕蓉姑娘十七年来拜逍遥娘娘为师,学成了逍遥娘娘的诱蝶舞,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纪夫人脸色一变,失声道:“你是如何得知?”
  “老夫还知道,你学成此艺是为了对付一个人,一个曾跟你有过鱼水之欢的人。”
  纪夫人身子猛地一颤,语不成声地道道:“你……你……”
  灰袍老人轻轻摇了摇头,道:“你错了,老夫并不是对任何货色都感兴趣的。”说着,手掌欲抬。
  “慢着!”纪夫人见识过大菩萨指的厉害,唯恐灰袍老人痛下杀手。
  灰袍老人微微一笑,道:“这世上没人能够命令老夫。但你却是例外。”
  纪夫人动容道:“我……我求你放了她们。”
  “好说。”
  “你,你答应了?”纪夫人非常怀疑。
  “君子一言。”
  纪夫人松了口气,朝身侧的众女子挥挥手道:“你们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事情败露,留在这里徒自受辱,众女子向纪夫人施了一礼,纷纷退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