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三十四章 往事

  莫寒见是崔化光,心中释然:“日间遇到的那股杀气当是这姓崔的,只是这崔化光来此何为?又是替何人送信?”
  崔化光跟莫寒打个照面,脸色也是为之一变。
  纪夫人眉头微蹙,沉声道:“公子高姓大名,乃是替何人送信?”
  崔化光道:“夫人果真是纪夫人佛?”
  “正是老身。”
  崔化光怀里掏出一封信递到纪夫人的手上,道:“在下无名小卒,不说也罢。我家主人托在下将此信交于夫人,现幸不辱命,这就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纪夫人忙道:“敢问这位公子,你家主人姓氏名谁?”
  崔化光听而不闻,待退至门口,扭头对莫寒道;“阁下莫非就是莫寒莫公子?”
  天龙帮归属剑幻教,而崔化光又曾替天龙帮出头,那么崔化光与剑幻教必有联系。上官云云曾说过,此人曾跟秋思杀手沙无风在一起,经此类推这崔化光也是秋思中人。他伤了秋思幻影使沙无风,想必剑幻教已将自己列入公敌了。既然两边都得罪了,犯不着否认,笑道:“正是在下。”
  崔化光哈哈一阵大笑,道:“好,好的很。”也不知他说的好是什么意思,竟直扬长而去。
  目注崔化光消失于眼前,莫寒心中称奇:“此人倒也有趣。”
  纪夫人也是好奇:“寒儿识得此人?”
  莫寒道:“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于是就将崔化光在天龙帮大会上的所作所为说给纪夫人听了,纪夫人眉头深锁,想起了心事。
  莫寒道:“如果孩儿所猜不错,此人应是剑幻教徒,姑母还是小心为妙。”
  纪夫人笑道:“姑母一个妇道人家,与世无争,怕他作甚?”
  说笑中,信手拆开信笺。
  啊——
  纪夫人惊呼失声,脸色大变。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事物,全身颤栗。
  莫寒不知纪夫人因何害怕,不无关心地问道:“姑母,你……你怎么了?”
  纪夫人苦苦一笑,说是没事。便安排方伯带莫寒先去客房休息,推说一路劳累,身子不适也回房去了。
  纪夫人的怪异举止也让莫寒倍感不安,隐隐猜到可能跟秋思有关。纪夫人不愿明告,也只有空自担心的份。剑幻教突然来访,再加上纪夫人身上的诸多疑点,更让莫寒焦急无措,这时方伯传话,纪夫人书房有请。
  纪夫人已换上了一身便装,比起日间少了一份妩媚,多了一份率真。
  纪夫人让了坐,笑道:“施才姑母失礼,让寒儿见笑了。”
  莫寒想来想去还是直接一些好,便道:“姑母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孩儿?”
  纪夫人奇道:“何以见得?”
  莫寒道:“且不说崔化光送信之事,就说这十几年来,家母曾多方打听姑母下落,一直杳无音信,何以今日竟在长江之上现身?”
  纪夫人微微一笑,道:“你也许还奇怪姑母年近半百,却像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一样?甚至还奇怪姑母家里养着千里难寻的大宛名驹是不是?”
  莫寒面上一红,道:“是孩儿多心了。”
  纪夫人叹了口气道:“如果妙儿能有你一半心思就好了。”
  莫寒惶恐地道:“是孩儿曾多次遭人暗算,这才变得谨慎一些而己。”
  纪夫人颌首:“江湖中多一份历练,就会多一份活下来的机会。”
  “孩儿受教。”
  纪夫人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姑母何以看出你是身怀绝技之人?”
  莫寒尴尬地道:“孩儿不是有意隐瞒,还望姑母见谅。”
  纪夫人道;“姑母清楚你身怀武功,却不是从你的身手上看出来的。”
  莫寒心中称奇:“我尚未展示武学,姑母又是从何看出?”
  纪夫人目视莫寒良久,似是遇到了极其疑难之事,半晌方道:“寒儿,姑母有一事相询,你可要如实说来。”
  莫寒连忙点头:“孩儿必定知无不言。”
  “你父亲……”
  “家父尚在。”
  “不,不,不……”纪夫人慌忙打断话头,转而又道,“你可认识美髯客华风?”
  “华风?”莫寒摇头道,“未曾听说。不过姓华的,有个神愁客华岚却是有所耳闻。”
  纪夫人愕然片刻,喃喃地道:“这倒奇了?”
  “华前辈又是何许人也?”
  “三十年前,武林中的三大家你可曾听说?”
  “南慕容,北南宫,中华家。”
  纪夫人点点头:“三十年前,慕蓉世家,华家先后突遭不测,落了个家破人亡。唯有青梅竹马的一对佳人,因事相邀泰山绝顶这才幸免遇难。”
  莫寒心道:“这对佳人当是慕容姑姑跟华前辈了。”
  果然,只听纪夫人道;“华家仅存之人就是美髯客华风,慕蓉世家便是姑母。我们听说家变,当时就吓蒙了。而华风立志学得绝世武功报仇雪恨,我们就地分手,却不了华大哥一去无踪。”
  莫寒心道:“华风莫不就是华岚?如果这样华前辈去了造化谷,入了造化门,难怪姑姑找不到。不过,华前辈十七年前就出谷了,要说没有时间见到慕容姑姑,着实难以让人相信。如此说来,造化谷的华岚跟华风该不是同一人了。”
  纪夫人叹了口气道:“姑母我原以为再也见不到华大哥了,却不了,在十七年前的一天晚上,他……他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
  有情人终于见面,莫寒也是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正想说几句好听的话,忽见纪夫人面现戚色,眼含热泪,只好强行忍住。
  纪夫人极力控制住眼泪没有落下,深吸一口气道:“只是事已至今,姑母也不能不说了。”纪夫人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又道,“就在华大哥找到姑母前三个月的那天黄昏,发生了一件姑母我一生羞于启齿的事……”
  ……
  三月本是多雨季节,这样的天气却让慕容花给赶上了。
  任由慕容花施展绝顶轻功一路狂奔,绵绵春雨还是将她全身浸透。为了躲避湿身的她被路人看见,慕容花选的皆是山间小路。没想到越是走山路,山间的雨水要比陆地上大的多,终于冲进半山腰的一间破庙,雨水已将她淋成了落汤鸡。
  雨天明显比平常阴暗的多,虽然未近黄昏,看起来已似深夜。
  庙外的雨越下越大,慕容花暗自庆幸找了一个好的避雨之地。大雨下不停,也只好留此过夜了,便留意上了眼前的栖身之地。
  这是一座多年失修的破庙,供奉的菩萨已残缺不全。庙顶破开多处大洞,雨水飘进,溅的遍地都是。蛛网尘埃遍布,一看就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慕容花依然放心不下,围着大殿查看了一遍。确信再无别人,这才放下心来。
  掩上破旧的庙门,寻来柴草,在干燥之处,取出火摺生起火来。柴木一经点着,火焰燃起的热浪驱散了不少寒意。
  江北三月,日热夜寒,又是大雨之日,加之慕容花全身湿透,躲雨奔跑之下不觉寒冷,生起火来反而冰冷刺骨。全身忽冷忽热,说不出的难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