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二十九章 金毛耗子

一只手臂竟在草地上游动!
想到这个问题,上官云云吓得差点昏了过去。
方姓青年惊叫一声,撒腿便跑!
他跑的快,那条似蛇的手臂更快,还没跑出几步,蛇手便缠在了他的脚下,只觉下半身一阵酸麻再也动弹不了。方姓青年大叫一声,挥剑便砍。
长剑刚举到半空,全身一阵酸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鬼爷爷饶命,饶”求饶之声还没说完,上官云云便听到了一阵“咯咯”怪叫,方姓青年的脖子已被蛇手缠上,不消片刻,双眼凸出,脚一伸,死在草地上。
这极其诡异的一幕就发生在眼前,上官云云只吓得双腿发颤,头皮发麻,抖成了一团。
除了在地阴教受到过惊吓外,此次犹甚。
就在此际,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五花蛇手聚臂拢,从地下冒出一个金黄色的脑袋来,上官云云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刺激。惊叫一声,昏了过去。
上官云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地洞里。触目所及,一位满头金发的老人正关切地看着她。老人年在六旬,身材瘦小,头似尖锥,面上长着雀斑,目光却十分友善。
“你到底是人是鬼?”上官云云心有余悸地问道。
老人笑道:“世间有鬼吗?”
“你你底是何人?”
“老夫姓丘名安。”
上官云云长吁了口气道:“有名有姓,大概不是鬼了,小女子谢过丘前辈救命之恩。”说罢,起身便拜,忽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上官云云再次苏醒时,顿觉头昏眼花,全身软弱无力,似虚脱一般,喃喃地道:“丘丘前辈,我我这是怎么了?”
丘安道:“姑娘受了惊吓,加上心力憔悴,这是病了。”
上官云云有气无力地道:“我我不能躺在这时,我我还要去救人?”上官云去挣扎着想爬起来,已被丘安扶住。
“你这般模样,自身尚且难保,何谈救人?你还是好好休息,等养好身子再说吧。”丘安蹙眉道,“你要救之人是不是一个叫莫寒的小子?”
“丘前辈认识?”上官云云奇道。
丘安微微一笑:“你在梦里总是不停地叫莫寒莫大哥,老夫自然知道是他了。不过,这小子让你如此牵挂,也不知他是从哪里修来的福份。”
上官云云苍白的脸上,摸过一丝红晕,叹口气道:“莫大哥被天河帮的史佗飞捉了去,也不知是凶是吉?”
丘安道:“吉人自有天相,你莫大哥不会这么短命的。这史佗飞又是怎么回事,他捉你莫大哥作甚?”
上官云云也不隐瞒,便把见到莫寒的前前后后,简略地说了一遍。每一次提到莫寒,言里言外都透着无比的甜蜜,丘安也不打断,含笑听她说完。
当听到无名客的名讳时,丘安的脸色变了数变。
上官云云道:“丘前辈的武功神出鬼末,想来也决非等闲之辈,不知在江湖上如何称呼?”
丘安微笑道:“老夫江湖人称金毛耗子,是现今地鼠门的掌门。”
“地鼠门!”上官云云动容道:“听师父说过,此门早在三十年前也是一个响当当的门派。”
丘安苦苦一笑道:“现如今地鼠门人才萧条,仅剩老夫一人。”
上官云云十分好奇:“这是如何?”
“地鼠门一门三千多号人,在三十年前皆被秋思所杀!”此语一出,丘安须发皆张愤恨无比。
上官云云动容道:“贵门遭此劫难,是跟秋思有着血海深仇不成?”
丘安摇头叹气:“哪里有何血仇?本门落此下场,只因家师地鼠王刘深渊,在无意中听到了秋思的一个秘密。”
上官云云忙道:“什么秘密?”
丘安盯紧上官云云:“姑娘要知此秘密就千万不能说出去,因为说出去,你不但会招来杀身之祸,也会引来灭门之灾。”
上官云云将信将疑地道:“竟如此厉害?”
丘安苦笑道:“因此秘密,地鼠门招来灭门之灾,老夫也三十年不敢再入江湖一步。”
“到底是何秘密呢?”上官云云瞠目结舌。
丘安沉吟半晌,禁不住上官云云的再三追问,便道:“姑娘可听说过武林中的东海无悔岛?”
上官云云点头道:“丘前辈所说的无悔岛莫不是因天灾临世,全岛数万人仅存一人的东方岛?”
“天灾?”丘安冷笑道:“哪里是天灾?那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
上官云云大吃一惊:“据说那场天灾是火山爆发,哪个能用火山爆发来谋杀?这太不可思议了。”
丘安苦笑道:“火山爆发不假,只是有人在岛底埋上了上万斤的炸药,不但将将整个无悔岛夷为平地,才引起了地底火山喷发。”
说到这里,丘安满面恐怖之色,显然对海岛大爆炸记忆犹新。
上官云云失声惊呼。
这个消息太过恐怖,有病之身受此刺激,不禁咳嗽个不停,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丘安心有余悸,喃喃地道:“秋思想让你死,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上官云云喘息稍定,缓缓地问道:“听说东方岛主的女儿在外游历,才幸免遇难。东方老前辈知不知道这个秘密呢?”
丘安摇头道:“此事现关系重大,除老夫之外别无他人知晓。”
上官云云道:“前辈就没有想过为本门报仇血恨吗?”
“报仇?”丘安喟然长叹,“三十年来,老夫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只可惜,浩瀚武林除了本门,其他各大门派的高手,都不同程度遭到了的暗杀,事实证明那些暗杀皆为秋思所为。三十年前秋思只是暗中搞些小动作。而如今,秋思杀手无处不在。秋思幻影使沙无风你是领教过了,然而像沙无风这等高手,在秋思组织里觉对不是少数。更何况老夫现独自一人,又如何寻仇?”
是呀,一个沙无风都已足够恐怖,那么一百个,一千个呢?上官云云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秋思,可怕的秋思!
地阴教所受的惊吓,对阵沙无风时所受的惊吓,险些受辱所受的惊吓接踵而至,又加上对莫寒生死的牵胆挂肚,上官云云一躺就是二十多天。
金耗耗子为了上官云云能早日康复,安慰她帮忙寻找莫寒的下落,却哪里能寻得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