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二十八章 身不由己

  莫寒真想就这样呆在江上,跟上官云云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
  小船在上官云云手里走的甚是稳定,约走了数十里,远处传来嘿哟、嘿哟的号子声。一艘大船逆流而上,船上全都是清一色的武林中人,尤其是站在船头之人,看上去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上官云云的小船迎面驶来,早已引起了他的注意。大船在叫喝声中,乘风破浪,十分有气势。
  莫寒好奇之下忍不住探头来望,待跟立在船头之人打个照面,脸色突变。慌忙想往舱里躲,可惜已经晚了。此人莫寒再也熟悉不过,正是天河帮帮主追风熊史佗飞。
  史佗飞大手一挥,命令道:“拦下那艘船。”
  大船速度太快,很快拦在了上官云云的面前。
  前面有船拦道,上官云云叱道:“你们是何门何派竟敢拦本姑娘的船。”
  史佗飞身边的一个瘦子,指着桅杆上的大旗骂道:“臭丫头,你没看见这旗上的名号吗?”
  上官云云扫了一眼,黑色大旗上绣着“天河”两个金色大字。
  “天河帮?”上官云云心中一沉。她跟莫寒无话不谈,早已知道莫寒跟天河帮的史佗飞之间结了梁子。
  就在她思忖对策之际,眼前黑影一闪,接着船头一沉史佗飞已落在了船上。
  莫寒身上缠着绷带,史佗飞在高处看的清清楚楚。莫寒见到自己想躲起来,很显然,莫寒有伤在身。
  莫寒身上有史佗飞想得到的东西,岂能就此放过?眼见上官云云神色有异,唯恐失了机会,史佗飞毫不迟疑的上了莫寒的船。
  他即外号追风熊,轻功自有过人之处,别看他身体肥胖,从高处落下,船头只是一沉而己。
  “大胆!”上官云云没想到对方毫不顾及地上了船,懊恼之下大声喝叱。
  史佗飞欺步来到上官云云近前,伸手就往上官云云的肩头抓来。
  史佗飞见莫寒跟上官云云同乘一艘船,这个唱歌,那个含情已猜到二人关系非比寻常。虽说认定了莫寒有伤在身,但吃过莫寒的苦头,不想涉险。所以一上船就对上官云云展开攻击。
  上官云云刚想还手,耳边传来史佗飞阴沉沉的声音:“如果你不想你的情哥哥有意外,最好不要反抗。”
  上官云云担心莫寒,一愕之下,被史佗飞捉个正着。史佗飞一声恐吓,上官云云果然放弃抵抗,心中大喜,毫不迟疑地点了上官云云的全身七大穴道。
  “莫公子,你的小情人现在我手里,还不乘乘地把东西交出来?”史佗飞洋洋得意地道。
  莫寒叹了口气,淡淡地道:“放了她,我给你东西。”
  史佗飞冷笑一声道:“姓莫的,你当老夫是三岁孩儿不成?”
  莫寒掏出盲婆婆送给他的玉,淡淡地道:“你既然知道这是无名客的东西,就该知道此物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不小掉到了江里,你岂不是也得不到?”手掌伸到江里,“我只要一松手,史帮主就再也得不到了。”
  史佗飞不为所动地道:“你如果敢把东西丢了,你小情人的命也就没了。”
  莫寒道:“在下已经死过一次了,已不畏生死。何况我们落在史帮主手里,史帮主得了东西,早晚也会杀我们。这块玉并没有什么价值,史帮主无非是想找无名客而己。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只要放了上官姑娘,我带你去找无名客如何?”
  莫寒并不知道无名客在哪里,此时为了救上官云云,只有胡说八道一番了。
  果然,史佗飞脸上现出浓浓喜色,沉吟道:“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史佗飞放心不下地道:“我如果放了你的小情人,你如果跑了怎么办?”
  莫寒苦笑道:“我现在身受重伤,已是废人一个,身在此江之上,我又难跑到哪里去?难道我想自寻死路不成?”
  “好。老朽暂且信你一次,来人。”史佗飞命人把莫寒押上大船,亲自带人把上官云云送到了长江岸边。
  上官云云穴道被制,只能眼睁睁地跟莫寒分手。想到莫寒为了救己不惜受制于人,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莫寒朝她微微一笑,道:“别担心,我没那么短命。”
  上官云云哑穴也被史佗飞点了,连句道别的话都不能跟莫寒说,心里却是对史佗飞恨到了极点。
  莫寒需搀扶着才能行走,显然受伤不轻。史佗飞依然放心不下,还是封了莫寒的七大要穴,以防他逃走。
  大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行有两日。
  这天史佗飞带着门人对着一张地图指指点点,却是忘记了再加封莫寒的穴道。莫寒借小解之机,扑通一声坠入了江中。待守卫发觉,莫寒早已没有踪影,史佗飞气极之下直接把看管莫寒的两个守卫丢到了江中。
  ……
  上官云云被史佗飞治住,放在了长江岸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莫寒离己而去。就在她欲叫无声,欲喊无音之际,远处传来一男子声音。
  “方大哥,你看,那儿站着一个妞?”
  “这般的好身材,长的一定不赖。”
  “去看看。”
  二人说着来到上官云云面前,却是两位身着华服的青年,年近相访。一个胖一点,一个瘦一些,腰下带剑,却也是武林中人。
  方姓青年道:“这位姑娘,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不寂寞吗?”
  上官云云瞪了他一眼,却不能说话。
  另一个青年试着推了推上官云云,上官云云依然一动不动,喜出望外地道:“方大哥,这妞被点了穴了。”
  方姓青年淫笑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如此漂亮的妞儿竟让我们兄弟碰上了,我们兄弟当真艳福不浅呀。”说着,在上官云云的脸上扭了一把,随即一阵开怀淫笑。
  上官云云气得银牙紧咬,杏目圆睁,似要喷出火来。无奈手脚不能动,又不能呼救,当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羞辱的眼泪夺眶而出。
  另一青年道:“方大哥,此处人多,我们兄弟把她带到前方林中消受一番,岂不更好?”
  二人达成共识,抬着上官云云来到了一处树林之中,将上官云云放下,便迫不急待地解衣宽带。
  上官云云绝望地闭上双眼,心中打定主意,一经解制她也不活了。
  就在此时,三人同时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蛇!”方姓青年大叫一声,一蹦老高。
  果然,从草丛里正游来一条五色花纹的蛇来。只是这蛇似乎只有半截,看上去古怪无比。另一青年“呛啷”一声,抽剑在手,“唰”的一下,竟直向蛇头斩去。看他长剑拿捏之准,剑上功夫也有几分造诣。
  寒光闪过,蛇已无踪。
  正在他惊疑之际,忽觉脚下一紧,五花蛇不知何时缠在了他的脚上,惨然色变,失声惊叫:“不是蛇!”
  话音未落,此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不是蛇的五花蛇,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手!”
  在他临死之际终于看清了,那条不是蛇的五花蛇,却是一只涂有五彩颜色的手臂,手臂在草丛中游动,看起来像极了一条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