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二十七章 两败俱伤

边上的上官云云想冲上前帮忙,还没掏出剑,逍遥四杰已送了命,沙无风的恐怖手法,把她吓的不轻。
眼见莫寒情形危急,顾不得害怕,持剑上冲,无奈唐厚先行出手,扑天盖地暗器在眼前呼啸,一时也近不了身。
沙无风怒叱一声:“雕虫小技,徒自卖弄。”沙无风喝声过后,人已在唐厚的暗器之中飞速前进,而那扑面而来宛如雨点般的暗器,在他面前形如虚设。
上官云云直接看傻了:“这还是人吗?”
沙无风很快抢到了唐厚的近前。
唐厚形势危急,莫寒不及细想,狂吼一声飞身扑了上来。上官云云也是清醒地认识到,如果唐厚没命,她跟莫寒必是凶多吉少,也是持着长剑扑了上来。
沙无风抢至近前,唐厚的暗器也就失了威力。
沙无风的身形太过诡异,想要逃命恐是枉想。唐厚反手把短剑抄在掌中,迎着沙无风就刺。
沙无风冷笑一声,手中刀架开来剑,掌中指倏然向唐厚的胸前点去。唐厚的武功比逍遥四杰又强了很多,身形一侧,手中剑回削。
唐厚既然号称偷天换日,其手上功夫自其过道之处。二人在莫寒赶来之前,瞬间转换数招。莫寒不顾逃命反来助己,唐厚心中大宽,打起十倍精神跟沙无风过招。
但沙无风的身手实在是匪夷所思,攻防转换不过数招,唐厚、莫寒已是连连中招。三人的功作太快,上官云云武功太差,插不上手,只好在一旁看上了热闹。
没多久眼前血色一片,莫寒唐厚在沙无风的刀下、指下连连受创,鲜血染红衣襟,战的十分惨烈。
上官云云急的手足失措之际,忽听唐厚仰天一声长叹。
唐厚的剑呛啷一起掉在地上。
唐厚竟然发弃了反抗?!
唐厚的这个动作大大出乎了莫寒和上官云云的意料。沙无风丝毫不为所动,手中刀倏然向唐厚的咽猴划过。沙无风的动作太快,放弃还击的唐厚死的更快。鲜血飞溅,唐厚的脑袋垂了下来。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唐厚的嘴角抹过一丝怪异的微笑。
唐厚临死之前,手指动了动。唐厚的手指一动,原本坠在地上的短剑嗖地一声弹起,迅捷无比地向近在咫尺的沙无风射来。
唐厚天女散花的暗器都不能奈何了沙无风,一柄小小飞剑沙无风更是没放在心上。
斩杀唐厚的刀没做丝毫停留,顺势架过莫寒的软剑,掌中指倏然向莫寒的胸前点来。莫寒冷哼一声,似乎算准了沙无风会有次一招,伸出手掌猛地迎了上去。
哧!
沙无风的手指在莫寒的掌心破开了一个指洞。莫寒的手掌猛地往下一沉,沙无风的手指随之带动。莫寒的软剑回削,快逾闪电地向沙无风的咽喉斩下!
莫寒这两败俱伤的打法,换成别人,绝难闪避,而莫寒显然低估了沙无风的速度。沙无风小刀架开莫寒的长剑,反手间已到了莫寒的胸前。
哧地一声响,莫寒从肩头到肋下开了一条极深的口子。
沙无风当然没有这么好心只是想给莫寒挂点彩,莫寒没有即刻丧命,是因为唐厚掉在地上的剑。
短剑弹地而起之后,还没靠近沙无风的身体,就被沙无风踢了一脚。沙无风原想一脚踢飞此剑,只是他的脚刚刚碰上短剑的时候。
嘭地一声巨响!
短剑在半空中炸开,沙无风的整只脚炸的没了踪影!
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波,使得沙无风足将莫寒开膛破腹的那一刀偏了准头。伴随着沙无风的一声惨叫,偌大的身体腾空飞起,竟直向上官云云撞来!
上官云云不及细想,持剑就刺。好在沙无风的功夫已是登峰造机,危忙之中侧了侧身子。上官云云的长剑刺入了沙无风的肋下。只因冲击波太强,上官云云只觉手一松,沙无风连人带剑飞了出去。
沙无风身受重创,不敢逗留,身子触地的一刹那,手掌在地上一拍,几个起落隐入了落林中,转眼间没了影子。
笔下写来慢,但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的瞬间。
上官云云顾不上去追沙无风,抢身来到莫寒近前,但见莫寒身受重创,又被炸剑炸飞,早已昏死过去。
上官云云掏出金创药给莫寒进行了包扎,唯恐沙无风不死找上门来,顾不上现场诸人的尸体,背起莫寒就跑。
莫寒醒来时,只觉全身疼痛难忍,五脏六腹似已破裂,散了架似的施不出半分力道。既然能觉到痛,那就是没死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只觉身在云中起浮不定,不一时,头昏眼花,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这一口淤血吐出,莫寒反而舒服了很多。
睁眼细看,自己身在一艘小船里。船外水流湍急,似是身在长江边上。莫寒船里的异响,惊到了正在岸边熬药的上官云云。
上官云云冲进来,喜出望外地道:“你可是醒了,真是吓死我了。”
此时的上官云云,眼中充满血丝,看上去憔悴了很多。
“辛辛苦你了。”莫寒有气无力地道。
“这点事算什么,你只要没事就好。”上官云云满脸红晕,柔声道,“你都三天没吃东西了,饿了吧?”
上官云云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口,莫寒只觉饥肠辘辘,打鼓似地叫了起来。
莫寒苦笑道:“还真是饿了。”
上官云去很快端来一碗兔肉粥,喂着莫寒喝了。莫寒吃饱喝足,很快又睡了过去。
莫寒受了极重的内外伤,这一躺又是七八天。上官云云忙里忙外,任劳任怨。莫寒不能动弹,大小便都不能自行解决,开始的时候上官云云还不知如何是好。
到最后,反正姜永和都已经把她认成了未过门的外孙媳妇,也就顾不是害羞,该擦的擦,该洗的洗,把莫寒照顾的舒舒服服。
七天过后,在上官云云的悉心照料下,莫寒的外伤已经结淤,已能下床慢慢走动。在这宛如夫妻共聚的日子,二人的感情突飞猛进,彼此了解的也更是深了。
上官云云做的一手好饭菜是因父母双亡的兄弟二人自小就当家的缘故。之所以选在长江边上,是上官云去自小在黄河岸边长大,有着非比常人的水性,以防秋思杀手发现,她可以带着莫寒从水里逃路。
因是担心长时间呆在岸边被秋思发现,上官云云在莫寒伤口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上官云云荡起小船,顺流而下。时不时还唱上一段优美的曲调,听提莫寒心旷神怡,一个劲地感慨自己是这世人最幸福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