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二十章:龙门大会

莫寒坐在地上调息良久,方才起身,想到史佗飞的闪电一击,不禁摇头苦笑:“江湖中竟有如此险恶之徒,若非在下曾经经过一劫,此次恐怕再也难以活命。”待他目光落在手中玉牌,暗忖道:“无名客又是谁?他会与这玉牌有关?难道他就是婆婆要将玉牌交付之人?”
“唐厚,孙不得,孙不意此次竟联手对敌,莫非也与此物有关?”
“唐厚见到在下逃跑是在情理之中,颠倒二怪又是为的哪般?”
莫寒带着疑问上路,他现在急于找到唐厚及颠倒二怪,以便解开心中疑团。
几天来的寻觅没有任何结果,三人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天龙门是盘距长江沿岸与秦淮地区的天河帮分庭抗礼的一大帮派。
天龙叟创建天龙门以后,凭借独创的天龙剑法,也曾挤身武林的七大帮。待天龙门传到现任帮主金龙英手中后,天龙门的影响越来越大,大有超过天河帮成为天下水盟之首的势头。反之天河帮却江河日下,据说是因天河帮的辖地太湖冒出了一个逍遥门。
逍遥门势力虽弱,影响极深,是以成了天河帮的眼中钉,肉中刺。
天龙门的兴旺离不开金龙神刀金龙英,也少不了他的三位师弟。
苍海游龙田浩。
皓天鸢翔云翼。
浪中蛟翟去齐。他们外号不一,却齐称长江四龙。
天龙门势力庞大,相应的仇家甚多,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天龙门掌门人金刀神龙金龙英突然暴毙,据说在他准备庆祝六十大寿的前一天晚上,被人用刀割断喉咙。
不但金刀神龙死命,连浪中蛟也不知所踪,于是喜事成丧事,天龙门的事就落在了老二苍海游龙田浩,皓天鸢翔云翼的身上。
天龙门不能一日无主,于是那些接到拜贴准备参加金龙英六十大寿的武林人士,便成了见证天龙门掌门人归属的人。
田浩本可顺理成章在成为掌门人,麻烦却偏偏出在这上面。
据说天龙门的老三皓天鸢不同意田浩执掌天龙门,二人之间就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天龙门掌门的归属,就成了武林中人盛传的一个话题。
沿途寻找唐厚的莫寒耳濡目染,想到有这么一个热闹场面,偷天换日唐厚不会不参加,于是莫寒就随着这群或被邀或来看热闹的武林人,一道来到天龙门总坛。
洞庭湖边,岳阳楼下,站满了形形色色,穿着不一的武林中人。
那是一块很大的空地,据说是为祝寿摆宴所用,此时成了奔丧用的灵场。灵场中央一个高台,高台上排了两排桌椅。虽然经过一番清理,依然掩饰不了场内曾有的那股悲伤气氛。台上座椅两边站着不少身着孝服的天龙门弟子,座椅上则是天龙门请来助拳的人,有僧有道,有男有女,身份不一。
台上紧挨着的两个座椅上有二位五旬有余,身穿孝服的老者在争执不下。台下更是人头簇拥,喧嚣不止。台上,台下的人群很明显地分为两派,正为天龙门掌门的归属争的面红耳赤。
莫寒看出,支持苍海游龙田浩远比支持皓天鸢翔云翼的人要多。归根到底,翔云翼此人行为不端,心狠手辣。
莫寒对这些江湖事置若罔闻,他关心的是唐厚的行踪。是以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四处搜寻。由于他出道时间短,鲜有认识之人,他的异常举动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倒是那些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各路群豪,见了面少不了寒暄几句,客套一番。
由于来人甚多,莫寒花了大半天的时间也没发现唐厚的影子,心里不禁气馁。
就在莫寒焦急之际,忽听台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诸位江湖朋友,先听老衲一言。”声音不急不徐,不亢不卑,却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用的赫然是少林正宗佛家内功狮子吼!
莫寒禁不住驻足观望,只见台上站着一位身着大红袈裟,胸挂佛珠,白髯飘飘,精神焕发的七旬老僧。
老僧甫一发话,乱嚷嚷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老僧长诵一声‘阿弥陀佛’道:“老衲少林智光,抖胆向江湖朋友说一句,如此吵闹下去,最终不会有什么结果,俗话说说的好‘解铃还需系铃人’,天龙门的事当由天龙门自行处理,吾辈局外人,作个见证便可。如其搅和其中,只会徒乱人意。”说着,又诵了一声阿弥陀佛,“万望诸位朋友悉听老衲一言。善哉,善哉。”这才退向一旁。
莫寒暗道:“大和尚说的到有几份道理,然而今日局面恐非你大和尚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了。”
莫寒身边即有人道:“智光长老乃是少林掌教师兄,说的话肯定是有人听的。”
果然,不少人齐声附合,而那些有意闹事之人也暂闭多事之口。
先前在台上争执不下的二人中的一位精悍瘦小的老者,起身道:“既然智光长老已开金口,可否给翔某寻个可行之法,也可免去一场争执。”不用说,此人便是皓天鸢翔云翼。
智光长老忙道:“阿弥陀佛。贫僧只愿息事宁人,既然翔施主有此一问,老衲就抖胆问上一句,不知金师兄超渡之前可有遗言留世?”
“掌门师师兄去世太过突兀,哪里留下话来?”
旁边有人道:“其实无需遗言,田大侠接掌掌门之职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台上有人接话道:“李兄此言差矣,良语说的好‘任官惟贤才,左右惟其人’,成大事者,能人居之。”
李姓之人怒道:“薜老三,你是说田二爷无德无能了?”
薜老三摇头道:“话出你口出,老夫何出此言?”
李姓之人冷哼一声道:“田二爷本性忠厚,做得本门掌门,实乃本门之大幸。”
台下即便有人响应,大多是苍海游龙的人手,翔云翼的亲信便即出言反对,场下眼看又要爆发一场争论。
“阿弥陀佛,可知令师兄是何人所害?”智光大师的问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翔云翼道:“本掌门日后必定查清此事,为师兄报仇雪恨。”
事情尚无结果翔云翼便以掌门人自居,引起了苍海游龙诸众一脸的不屑。李姓之人冷冷地道:“翔三爷,在天龙掌教尚未定论之时,便以掌门人自称,就不怕在场的朋友耻笑吗?”
翔云翼冷笑道:“只要老夫坐上掌门人之职,不出一月,便将杀害掌门的凶手,擒拿于掌门师兄的灵下。”
翔云翼一语惊人,引起台上台下一阵大哗。他的门下弟子,早有人拍掌叫好。
李姓之人冷笑道:“听翔三爷的口气,好像早知杀害掌门的凶手了?”
薜老三立即反驳道:“翔兄是以一月为限,何曾说过知道凶手是谁?”李姓之人不予辩解,只是一个劲地冷笑。
苍海游龙田浩本就无意争做掌门一职,翔云翼有此一说,喃喃地道:“这样一来,自然甚好,不过,这掌门人之位师兄我还是不能让的。”
平时老实本份的师兄变得如此顽固,大大出乎翔云翼的意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