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十一章:幽灵使者

盲婆婆焉能听不出他所处的险境,听到最后脸色已是大变,失声道:“若不是汪大侠出手相救,婆婆可真要遗憾终生了。”
莫寒不想婆婆担心,笑道:“寒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盲婆婆知他用意,苦笑道;“想不到婆婆让你去了一趟明月山庄,竟然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倒让婆婆过意不去。”
莫寒忙道:“寒儿去了一趟明月山庄什么事情也没探听到,该是寒儿过意不去才是。”
盲婆婆道:“你小子就会哄婆婆开心,待会婆婆再给你做些好吃的。”
莫寒惊讶地道;“婆婆不会又要赶寒儿走了吧?”
盲婆婆叹口气道:“婆婆怎会舍得你走?外公想见孙子,母亲想见儿子,飞鸽传书都不下五次了,催你回去呢。”
莫寒噘嘴道:“外公也真是,说好了要来陪婆婆的?”
盲婆婆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说你都离家几个月了,也该回去看看了。”莫寒有些闷闷不乐。
盲婆婆道:“你上山的时候,有没有听琴?”
莫寒谈虎色变,忙道:“婆婆咱今天不谈琴好不好?一听这个琴字,寒儿的脑袋都大了。”
盲婆婆笑道:“好吧。今天婆婆让你一次,咱就不谈琴,那说些什么好呢?”
莫寒顿时来了兴致,想了想道:“比如说婆婆为何操心申无主在做什么事呀,武林大会等等。”似乎只是无关琴的事,莫寒什么都愿意谈。
盲婆婆悠悠地道:“至于婆婆为何关心姓申的,婆婆见你年纪小,还不能如实相告,假以实日,到了你该知道此事的时候,婆婆自会讲给你听。”
莫寒又触动了婆婆的心事,叉开话题道:“寒儿会呆在这里好好陪婆婆,不会急着赶回去。”
盲婆婆道:“你非池中之物,总有一飞冲天之日,婆婆又如何留你?”
莫寒动容道:“难道婆婆真要赶寒儿走?”
盲婆婆苦笑道:“婆婆怎么舍得你走,只是你已到了该走的时候。”
莫寒的脸色登时变得很难看,战战兢兢地道:“他们不会再来了吧?”
盲婆婆嗔怒道:“原来你心里根本不是想在这里陪婆婆,而是怕他们给你送行是不是?”
“不不不,”莫寒连连摆手,心有余悸地道,“他们简直不是人。”
盲婆婆冷哼一声,道:“他们原本就不是人,他们是幽冥使者。”老人听起来像是在生气,苍老的脸上却带着慈祥的笑容。
当天夜里,莫寒就见到了他不想见的人。他们的确不是人,而是两个半人半鬼的怪物。
据说幽冥使者从不在白天出现,只在晚上乘你睡着的时候带走你的魂魄。莫寒旅途劳累,早在婆婆给他安置的小床上睡着了,很不幸,在他睡着的时候,就被两个面目狰狞怪物拎走了。他们来时悄无声息,莫寒似乎吓傻了,直到二怪将他放在海边。
海水涨潮,海浪很大,他们一点也不在乎。莫寒想抗议却又不敢,只能静静地呆着。莫寒在等待,等待一直以来他们只说的那一句话,只有在海水涨潮时才说的一句话。
现在潮水已涨,海浪汹涌,已到了开口说话的时候。眼看天将露出鱼肚白,到那时候二怪就会消失,莫寒就觉得开心起来。他们不说话,日将出,恶鬼很快将逃离。
就在这时,寒光乍烁!幽冥使者挟着两团寒光,恰似幽灵一样扑了上来!就在莫寒心情放松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超越常规的蓄势一扑!
莫寒大惊失色,后纵暴退!幽冥使者进如鹰扑,莫寒退如脱兔。二前一后,冲入潮中。莫寒身后是茫茫大海,进退维谷。幽冥使者步步紧逼!
莫寒入水,水浸腰,水侵喉,水未顶!莫寒无影!
幽冥使者大骇,闪身疾退,退出水,莫寒冲出水,莫寒的剑已至二使胸口。一前二后,退上岸。幽冥使者哈哈一阵大笑,笑声中,二使跃入水中,再也没了影子。
莫寒收剑,抹了一把额头不知是水还是汗,惊魂稍定,骂道:“他奶奶的,不说‘接招’就动手,是不是想要我的命?”
莫寒从海边回来,盲婆婆已给他准备了待换的衣服,打好了包袱。莫寒换上新衣出来,饭菜已摆在了桌子上。莫寒依旧狼吞虎咽地吃完,婆婆听他吃饭的声音,很是开心。
莫寒吃饱喝足,拎起包袱,依依不舍地道:“婆婆,寒儿要走了。”
盲婆婆把手里的青玉递到莫寒面前,道:“你把这块玉带上。”这是一块极其普通的青玉,长一寸有余,宽几分,上面刻着一名女子,不知因雕刻的精巧,还是此女本就是一个天生尤物,看上去光彩照人。
莫寒奇道:“此乃婆婆最喜欢的东西,为何送给寒儿?”
盲婆婆眉头一挑,像是想说什么,最终忍住,道:“假若寒儿有生之年能碰到一个持有同样一块玉的人,就把这块玉送给他吧。”
莫寒心中一动,道:“婆婆是不是有话对那人说?”
盲婆婆脸上异彩稍纵即逝,缓缓地道:“你只要交给他就行了,婆婆没有什么好说的。”
莫寒跟盲婆婆依依惜别,原路返回,就看到白衣恶魔正抱着琴打瞌睡,莫寒喜出望外,惟恐惊醒了他,蹑手蹑脚来到白衣恶魔近前。
眼看就要绕过白衣恶魔,白衣恶魔突地睁开眼来,大声叫道:“你小子还想跑?”
莫寒吓了一跳,堆起笑脸道:“在下是怕打扰前辈清休,所以嘿嘿”
白衣恶魔笑逐颜开,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来来来,再听老夫弹奏一曲。”
莫寒这次比较配合,盘膝在地,虽然还是一脸哭相,嘴角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微笑。琴声响起,却是吴迈远的《长相思》。
莫寒心道:“这诗又比那《石鱼湖上醉歌》长的很,若非在下有先见之明,岂不大受其罪?”莫寒正自得意,“嗵”地一声响,头上又挨了一记重击。痛得莫寒“啊”地一声怪叫,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正待质问老魔鬼问何打他,白衣恶魔已扭着他的耳朵,从里面掏出两团棉絮来。此时琴音已然响起,莫寒顾不得头上疼痛难忍,也顾不上跟老魔头理论,慌忙运功抗音。
《石鱼湖上醉歌》是酒鬼醉酒之歌,而《长相思》则是怨妇思夫之曲,截然不同两种音调。外人听起来会觉此曲情意缠mian,陡生万千感慨。莫寒听来却跟冥音丧曲,人哭鬼泣没有两样。
一曲作罢,他已汗透重衣,面色苍白,从地上站起时,像是喝醉酒一般摇摇晃晃。莫寒精神恍惚地被白衣老者拽进书房,破解了一首莫明其妙的鬼诗,这才清醒了过来被老妖精吓醒了。老妖精恢复了原形一张莫寒看了一眼,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脸。看了半天没画的怪画,最后拜别大慧禅师,下了一盘杀得老和尚丢盔卸甲的棋,这才出了普陀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