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八章:小霹雳

  莫寒看都不看她一眼,扯着嗓子向场内叫道:“喂,那个穿白衣的,黄河帮刀剑双fei的上官大小姐要向你讨教高招。”
  四人中数此人出招最狠,莫寒焉能看不出?上官云云不卖账,就给她挑个厉害角色。
  上官云云闻言气结:“你小子……”
  忽听场内的白衣书生道:“骷髅教跟黄河帮没有过节,姑娘最好不要插手此事。”
  白衣书生一面进招一面说话,足见武功不弱。上官云云心中有气,无处发泄,气冲冲地道:“骷髅教有什么了不起?”
  莫寒拍手叫道:“上官丫头,说得好。”一边说一边竖起大拇指。
  白衣书生道:“难道姑娘真要趟这场浑水?”二人几乎同时发话。
  上官云云朝莫寒瞪眼道:“管你屁事?”
  白衣书生冷“哼”一声道:“小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莫寒摊摊手没说话,其意不言自明,“这可不管我的事。”
  “呛啷”一声,宝剑在手,上官云云怒火冲天地向场内扑去。
  上官云云也不答话,挺剑就刺,寒光一闪,直向白衣书生的后背要害,出手既是杀招,显然气恼之极。
  白衣书生大骇失色,忙道:“姑娘……”
  高手比武怎容得丝毫差错?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嘭”地一声巨响,中年汉子的铁掌击在白衣书生的肋下。白衣书生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强行将冲到嘴边的血吞入腹中。情急之下,闪身急退,浑然忘记上官云云身后长剑,“嗤”地一声响,长剑贯背而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满面惊恐地死了过去。
  中年汉子一击而中,除去劲敌,场上局势风云突变。中年汉子得势不饶人,向二男一女痛下杀着,二男一女顿处一片劣势。
  上官云云一击而中将白衣书生斩于剑下,脑子也清醒了许多,不禁暗暗懊悔。
  白衣书生顷刻丧命,围攻的二男一女无异于失去主心骨。惊慌之下,持刀大汉招式迟钝。中年汉子有机可乘,一声怒吼,身子前欺,铁掌急挥,嘭嘭两声,双掌几乎同时击在了持刀大汉的胸口。伴随着二人凄惨的叫声,齐齐跌出圈外。二人本就内力不济,倒在地下,抽搐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中年妇人见状,大惊失色,发出一声怪叫,手中长剑猛攻数招,中年汉子不敢硬接,被迫连退数步。中年妇人逼退中年汉子,抽身便跑。
  妇人剑法不错,轻功也十分高超,几个起落,便到了林边。
  莫寒抢步身上前,笑道:“这儿是阁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
  “闪开!”中年妇人情急之下,长剑疾刺,拼命一击,剑势凌迅非同小可。
  上官云云及中年汉子几乎同声大叫一声:“闪开。”二人都认为莫寒并不会武。
  莫寒不退反进,寒光迸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长剑。“黄雀在后”莫寒叫声未停,“嗤”的一声,长剑刺入妇人的胸膛。
  中年妇人身子中剑,身形顿立,“你……”只吐出来这一个字,带着满面的惊恐与不信,软软倒下。
  中年妇人至死也不相信眼前的少年竟将他一剑绝杀。上官云云及中年汉子惊愕当地,迷惑不解,连莫寒自己也不相信他竟能一剑得手,盯着中年妇人尸体半晌,苦笑道:“大姐,你不会这般不济事吧?”
  上官云云冷冷地道:“大公子,大侠士剑法高超却让一个女人家抛头露面,未免太不像话了吧。”虽说如此,想到她也是将白衣书生一剑刺杀,并未输给莫寒,刚才的懊悔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莫寒干笑道:“这个嘛,这个……嘿嘿……”被上官云云一阵抢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反驳,念及师叔祖教他的剑法这般管用,更是兴备不已。
  中年汉子拍拍莫寒的肩头,喜形于色地道:“想不到几月不见,寒儿武功精进,着实可喜可贺。”说罢,哈哈一阵开怀大笑。
  莫寒受到夸奖,十分开心,不愿失了礼节,忙道:“师伯一向可好?为何不见小慧妹妹?”
  中年汉子神色黯然,见上官云云在场,欲言又止,道:“这位姑娘是黄河帮的?”
  上官云云忙道:“小女上官云云,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莫寒接口道:“这是我朱三温朱伯伯,昔年武林三侠之一,江湖人称小霹雳。”
  上官云云倏然一惊,抱拳施礼道:“朱大侠大名如雷贯耳,小女子今日得见,当真三生有幸。”
  朱三温摆了摆手,意兴阑珊地道:“什么武林三侠?姑娘倘若看得起在下,直接称呼一声老朱即可。”
  朱三温的异常举动,大大出乎上官云云的意料。她本就好奇心极强,这一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道一声“岂敢”,得意洋洋地瞪了莫寒一眼,道:“不知骷髅教跟伯父有何怨仇?”
  朱三温道:“在下跟骷髅教未有过节。”
  上官云云皱眉道:“他们为何对伯父苦苦相逼?”
  朱三温道:“小女被骷髅教二善人掳去,老朽不得己出手。”
  莫寒道:“小慧妹子是个孩子而已,他们捉他做甚?”
  朱三温摇头道:“师伯也不明白。”
  上官云云道:“所以说老伯就找骷髅教的麻烦了。”
  莫寒抢白道:“找什么?这里是师伯的住处,明摆着是他们来找师伯的麻烦。”
  上官云云脸上一红,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
  朱三温道:“他们都是骷髅教刑罚堂的人,像是来捉骷髅二善人。老朽丢了女儿,正在气头上就跟他们交了手。”
  上官云云这才恍然大悟,原是朱三温丢了女儿,遣怒于人。想到她无意中得罪了这么大的仇家,也不禁有些后怕。好在四人没有留下活口,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想到其间的厉害关系,再也不敢在这里呆下去了。辞别二人,匆匆离去。
  待上官云云在视野中消失,朱三温方道:“寒儿,可曾见过你父亲?”
  一提起父亲,莫寒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还不是老样子。”
  朱三温眼神扑朔迷离,喃喃道:“她还是不想你呆在那里?”莫寒轻轻点了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