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五章:乘机七式

  祖孙二人正值说笑,忽听汪天河一声怒喝:“何方鼠辈不敢见人?”莫寒四下观望,四周树林丛生,偶尔传来几声鸟叫,却不见异常。
  正自惊疑,忽听林内有人哈哈一阵大笑:“汪大侠好灵光的耳朵。”笑声中,四人林中现身。
  来人莫寒全都认识,正是明月山庄的明月四使。应声之人乃是四使中的老大金杆判官杭江夫。
  莫寒见是熟人,身子一闪,躲在了汪天河的身后。
  贾运叫道:“小寒子,你竟敢私自出庄。”
  莫寒探头吐舌道:“在下在庄里玩够了这才想出来走走。”
  厉严升冷冷地道:“明月山庄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莫寒笑道:“明月山庄还是地狱不成,进得去出不来?”
  贾运道:“小子好一张利嘴,老朽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不将本庄放在眼里。”
  莫寒有恃无恐,反唇相讥:“你多大年纪就自称老朽,也不怕闪了舌头。明月山庄尽做见不得人的事,在下自然不能久呆。”
  杭江夫四人对望一眼,杀机涌现。
  汪天河冷冷地道:“杭大侠苦苦相随,意欲何为?”
  杭江夫咳嗽一声道:“汪兄别来无恙。吾等只想将这娃儿带回山庄向庄主作个交待,万望汪兄成全。”
  老少二人有说有笑,杭江夫猜测二人关系非比寻常。借机擒拿莫寒、汪天河不会袖手旁观。汪天河插手此事,就是汪天河跟明月山庄过不去,四人借机发难,找汪天河的真正意图也就掩盖过去,此可谓一箭双雕之计。
  汪天河冷冷地道:“杭大侠手段不凡,倒让老朽眼拙了。”
  杭江夫道:“汪兄乘机七式名噪武林,吾等胆敢在您面前造次。”
  汪天河悠悠叹了口气,道:“老朽三十多年不曾用剑,没想到今天要破例了。”
  杭江夫四人神色突变,手按兵刃,四下散开围拢,莫寒见状大叫:“过来看呀,明月山庄的大侠要以多欺少。”
  四人不理会莫寒的大呼小叫,只顾凝神对阵。
  汪天河从容不迫,叫一声“小娃儿看好了。”身子暴扬,寒光一闪。汪天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的一把利剑。
  剑光闪处,身影已扑向了四使中武功最好的索魂手厉严升。
  汪天河甫动,明月四使随即而动。厉严升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幅白幡,迎着汪天河击去。幡布乃是柔韧之物,厉严升用此物作兵器,武功可见一斑。
  忽听汪天河半空中喊道:“知难而退。”汪天河半空中长剑蓦然回撤,撩向了四人中武功最弱的玉剑君子贾运。“呛啷”一声响,双剑相交。
  厉严升白幡一击不中,顺势侧击,扬起一股劲风击向汪天河腰际。杭江夫的金杆烟管点向汪天河的背后七大死穴。费九的铁手呼呼有声,击向汪天河的胸口。
  四人出招即是杀着,存心想置汪天河于死地。
  汪天河一击不就,身形倏忽变换。汪天河又一声大叫“黄雀在后”,已是面对杭江夫。厉严升白幡在汪天河的肋下走空,费九的双拳无奈变招。杭江夫大骇之下,金杆烟管全力点出。“当当当”七声脆响,杭江夫的连环七点全都点在了汪天河的长剑之上。
  “答非所问。”汪天河乘费九招式施老之际,也不抢攻,受杭江夫的金杆之力,身形像是一股轻烟飘到了贾运剑下,贾运大喜之下,一剑削出,明明可以将汪天河拦腰斩为两截,长剑偏偏斩在了汪天河似烟的影子上。
  “浪子回头。”“咚”地一声响,铁手郎君的铁掌打在了汪天河的脚底之下。汪天河的身子借势飞了出去。
  “身不由已”贾运长剑斩空,不及回防,眼前人影一闪,“嗵”地一声,被汪天河一头撞在胸口上,连退七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机不可失。”汪天河的身子竞直扑向倒地的贾运,其他三人大吃一惊,拼尽全力向汪天河扑来。
  “风雨欲来”汪天河骤然止步,杭江夫已抢到贾运近前,费手的铁掌呼啸生风,击向汪天河的腰中,厉严升的白幡刻不容缓地当头击下。
  “唾手可得”汪天河的身子突地旋转起来,挟着一团剑网向厉严升圈来。就听厉严升“啊”一声惨叫,持幡右手被齐腕削下,鲜血直冒,痛得厉严升原本白净的脸更显苍白。
  汪天河跃出圈外,收剑立定。杭江夫慌忙上前,点了厉严升胳臂的几处穴道,怀里掏出金创药给其敷上。贾运从地上起身,四人恶狠狠地瞪了老少二人一眼,搀扶厉严升离去。
  莫寒场外学剑,身形也随着场内的汪天河飞舞不止,也是有招有式,精彩绝伦。汪天河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向他解说乘机七式的机要。乘机七式虽然仅有七式,每一式无不博览众家之长,看似有招有式,实际运用起来却像无招无式,形如临场发挥,不拘泥于剑术套路。
  莫寒在汪天河的指点之下练到十七遍,才算舞出了个样子。依然意犹未尽,频频练习,直到满头大汗这才收手。
  莫寒学得乘机七式,如获至宝,喜出望外地道:“难怪张大胖子见了师叔祖就跑,原来是怕了师叔祖的这套神出鬼没的剑法。”
  汪天河笑道:“你小子就会给老朽带高帽。”
  莫寒摇摇头,颇有见地地道:“想来这厮早就发现师叔祖躲在林内,这才没有对寒儿痛下杀手。寒儿只是奇怪,此人看不到师叔祖面貌,何以就猜到林中人就是师祖叔您呢?”
  汪天河身子陡然一震,恍然道:“原来如此。”
  莫寒奇道:“难道师叔祖认识此人?”
  汪天河皱眉道:“老朽所识之人已死去多年,姓张的跟那人面貌有几份相似,但身材高矮胖瘦,武功都大大不同。”
  莫寒笑道:“大概是孩儿多虑了,总之日后孩儿小心提防就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