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临鸿蒙 > 第三千七百八十七章 我是谁?一剑入古史

无尽的三生七世花,飞扬满世,飘舞着浩瀚无垠的天外混沌鸿蒙里,散落在无尽的诸世之外,甚至更是飘满了浩瀚无垠的纪元,此外,也飘满了鸿蒙世界里,大千世界里以及凡界之中的诸多大千世界,中千世界以及小千世界里。
此刻,在凡界之中的一个残破的世界里,万千生灵无论是逝界的一方,还是仙濛宇宙这一方的生灵,一个个的全都是定定的望着空中,望着空中那飞扬满是的三生七世花,个个皆是满目的震惊,一个个的动也不动,如同化为了一个个雕像一般。
当然,这可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动不了,因为就在那些三生七世花出现的那一瞬,其中有无上的力量席卷开来,笼罩诸世,仿佛定格了时空,停止了时光,让世间之中所有的一切,全都静止了下来,万古尘世之间,皆如同化为了一副静态的画卷。
当然,这种情况,可不仅只是
不过,眼下,并非所有的生灵都是如此,并不是所有的生灵此刻都是静止了,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是一位男子,一位神色茫然,目光空洞的男子,看起来很是年轻,看面相也就二十多岁,眼下尘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而他却依旧在动了,一个人茫然的、漫无目的的朝着前方行走。
对于四周的异象,他···仿佛是全然看不到,不言不语,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走着,在如今的这个静态的世间里,他显得极为的显眼,给人的感觉,他像是走在万古的时光里,不属于诸世间,像是一个走在画中的世外之人,明明身在画中,却超然于画中,明明身在尘世了,却仿佛根本不属于这尘世间。
直到某一刻,不知是巧合,亦或是其他,有一朵三生七世花刚好落在了他的头顶上,那一刻,不知道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又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那一刻他蓦然停了下脚步,伸手默默地取下来头顶上的三生七世花,同时抬头看向了那飞扬满世的花雨,这一刻,他的那双空荡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的淡淡的神色,不过,他那本就满是茫然的神色,却是变得更加的茫然,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这一刻···看着那满世的花雨,他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有莫名的记忆出现,但是只要一想便瞬间消失,什么也想不起来。
“为什么?这种花···那么熟悉?这···是什么花?又是否与我有关?还有···我···我是谁?”望着满世的飞花,青年男子轻声低语,眼睛中满是困惑与茫然。
···
无尽的三生七世花飞扬诸世间,凡界里,大千世界里,鸿蒙世界里,而像眼前的这个残破世界之中出现的生灵无法动弹,举世间宛若定格成画的情形,并不只是发现这个残破的世界里,除此之外凡界之中的其他的所有世界,无论是大千世界,中千世界,亦或是无数的小千世界之中,也都是如此,包括大千世界之中,鸿蒙世界里,也一样。
此时此刻,整个仙濛宇宙之中的所有的世界里,都是如此,举世定格,无尽诸天无尽世界,宛如一幅幅静态的画卷。
甚至于,就是天外的混沌鸿蒙里,也是如此,眼下,整个天外混沌鸿蒙里,也静止了,时光停止,岁月不前,所有的一切,宛如定格了下来,整个浩瀚无尽的混沌鸿蒙,仿若化为了一副无尽广大的浩瀚长拳,而身在天外混沌鸿蒙里的无数至高生灵,也都是如仙濛宇宙之中的无数生灵那般,全都是停止了下来,定住了,一动也动不了。
当然,这一切异象的源头,也就是帝雪含烟是例外的,她无恙,依旧是行动自如,此外,除了之外,还有三个生灵,也是行动自如的,不受影响,一个是逝界之主,一个的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而最后一个则是···紫皇。
另外,指的一说的是,眼下,整个诸世内外,除了个别的生灵是依旧可以动的之外,还有一些东西,一些事物也是可以动的。
比如逝界之主打来的那道有无数书册凝聚而成的可怕的拳光,再比如帝雪含烟演化出来的那无数的三生七世花,它们也是可以动的。
如今,举世定格如画,但是
在这定格若画的尘世间,那道拳光与三生七世花,却行动自如。
此刻,那道可怕的拳光正在冲袭而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灰色的墨汁,在画卷里泼墨涂染。
“嗖嗖嗖!”
巨大的拳光冲袭的速度极快,转瞬及至,危急关头眼看着那道拳光就要击落下来的那一刻,但见有无数道璀璨至极的强大力量,分别自仙濛宇宙之中、天外的混沌鸿蒙里、以及诸世外齐齐涌出,朝着帝雪含烟汇聚了过来,这些力量,皆是那些散落在仙濛宇宙之中的万千世界里的三生七世花,还有散落在天外的混沌鸿蒙里、纪元里以及诸世外的所有的三生七世花,涌现的力量。
这些自三生七世之中涌出的力量,在冲来的过程中,各自化为了一朵朵闪烁着梦幻之光的七彩花朵,其形态也是三生七世的样子,它们的速度极快,瞬息间全都汇聚了过去,在帝雪含烟的前方汇聚成了一条洪流,一条七彩之色的花朵洪流!
“呼呼!”
没有丝毫的停留,那些由无数力量幻化而成的花朵全都到来之后,立刻动了,如海如洪流,直接朝着逝界之主打来的那道可怕的拳光冲袭了过去,在冲袭的过程中,无数花朵纷纷汇聚,最终在即将触碰到逝界之主打来的那道拳光的时候,无数花朵瞬间化为了一柄巨大的长剑,一柄由无数多三生七世花组成的七彩花剑。
剑身之上,华光耀世,其上的每一朵花朵,都清晰可见,此刻,在那些花朵之上光影生灭,力量交织,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组成了巨大的花剑的每一朵花朵之中都流转着无尽的力量,其中有天地失色的画面,有万仙朝皇的景象,也有红尘万世的盛景···
这些异象,都是九仙秘术的画面,每一朵花朵之中交织的都是九仙秘术的极致力量。
“哗!”
巨大的花剑出现之后,剑身豁然震动,发出耀世的七彩华光,接着,带着一股难以想象的锋锐,直接朝着逝界之主打来的拳光斩了过去。
一剑斩出,整个世间,整个诸世内外,都是···倏然变了。
先前整个世间,因为逝界之主的原因,举世内外,皆是一片灰白之色,天地间,全无色彩,而如今却是不同了,随着刚刚的那一剑的出现,随着帝雪含烟演化而来的那一剑的斩下,原本灰白的世间渐渐的消失了,一道璀璨至极的七彩光芒自剑光之中涌现而出,并且快速的席卷四面八方,蔓延诸世内外。
很快,只是一瞬间而已,原本被无尽的灰白笼罩的世间,便是全都变了,灰白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璀璨的七彩霞光,转眼间,原本灰白色的诸世内外,便是全都化为了璀璨的七彩之色,直接变成了一片七彩的世界。
此外,还有一处也发生的了改变。
先前,无尽的灰白之色笼罩世间的时候,举世间处处弥漫着浓郁的死亡意,天地山河间,到处激荡着极致腐朽与破败意,然而如今,却不是这样了,随着灰白色的褪去,随着七彩光的出现,整个世间之中处处透着无尽的声音与浓浓的繁华音与繁华气,天地间仙音无尽,仙灵无垠。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蓦然,一声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发出的声音。
此刻的他,双目圆睁,心中狂震,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难以接受,先前的那些笼罩在诸世内外的灰白色的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那些灰白色,从某种意义而言,代表的是一种实力,是一种实力的象征,象征着逝界之主的实力。
而想要撕裂,甚至是要取代那些笼罩在诸世内外的灰白之色,至少也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行,不说非得强过逝界之主,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是纪元主层次的生灵可以做到的,想要做到这一步,至少也得达到纪元主的层次之上才行。
而他刚刚再三的确认过了,帝雪含烟的修为,依旧还是纪元主的层次,根本没有提升,根本没有达到纪元主之上的境界,按道理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他震惊,觉得很
是不可思议。
此刻,心中震惊与不可思议的,不止是他,紫皇也是如此,也很是震惊,为眼前的这一幕而震惊,就在刚刚帝雪含烟的那一剑斩出之后,看到天地间发现的变化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以为帝雪含烟的修为达到了纪元主之上,所以瞬息的失神之后,他第一时间看向了帝雪含烟,打量起了她的修为,然而最终得到了的结果和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一样,她并不没有达到纪元主之上,依旧还只是纪元主,而且还仅仅只是刚刚达到纪元主之境而已。
可是,他想不通的是,既然没有达到纪元主之境,那她刚刚的那一击是如何褪去了天地间的灰白之色,而且还让璀璨的七彩之光,笼罩了整个诸世内外?这···完全不合理、
“不对···”倏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紫皇的神色骤然一变,口中忍不住低呼道:“既然···既然修为还是纪元主,那么如今这局面难道是···难道是···”
“攻击,难道是她的攻击?难道是她刚刚打出的那一剑其威力···竟然···竟然超越了纪元主层次,完全达到了纪元主之上的境地?”紧随紫皇之后,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也开口了,语气中透着惊讶之色,显然,他和紫皇想到了同一种可能。
“一剑···入古史,想不到,竟然小看了,想不到···你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这时,一道同样透着诧异之意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逝界之主的声音,此刻的他,眼神是同样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一剑入···古史?所以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竟然真的是这样?他刚刚那一剑,其威力竟然真的达到了那一步!”
···
紫皇和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同时出言,满目的惊色,本来他们都只是猜测,不敢确定,但是刚刚逝界之主的那句话,确实证明了他们的猜测,他们的猜测是对的,帝雪含烟虽然修为未到纪元主之上,但是刚刚那一剑的威力,确实达到了纪元主之上的层次。
此刻,他们两个心神巨震,心中极为的不平静,太震惊了,简直是难以相信,他们为帝雪含烟刚刚的那一剑而震惊,也为她的天赋与才情而震惊,竟然能够闯出如此强大的一种堪称无敌的法与攻击。
纪元主与纪元主之上的,这期间虽然只是一个境界的差异,但是这期间相差的多少,有多大的差距,他们比任何人生灵都是清楚,在他们的认知中几乎没有谁可以跨越这个界限。
在修为低的时候,想要打出跨越境界的力量,不难,但是在纪元主的层次,想要打出纪元主之上的力量,这···简直是难如登天,非常之难,先前看到那一剑斩出的异象之后,他们之所以会第一时间查看帝雪含烟的修为,就是因为,在他们看来,能够做到这一步,只能是修为达到了,那一刻,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其他的因素,没有想过是不是那一击的威力超越了纪元主的极限。
然而谁曾想,这个他们本能的认为不可能出现的情况,竟然会是真的,一剑入古史,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古往今来谁能做到,就算是纪元主巅峰的修为,也很难做到,然而帝雪含烟这个出入纪元主之境的人,却是做到了。
“砰!”
···
突兀的,就在在这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倏然响了起来,那是帝雪含烟打出的那道花剑和逝界之主打来的那道拳光相撞的声音。
此刻,帝雪含烟打出的那柄巨大的花剑之上,华光激荡,剑身之上,力量交织,那些组成了花剑的无数花朵之中,各自都交织着滔天的命运之力与纪元之力,无穷无尽的力量自剑身之中涌出,然而那一剑斩出之后,剑光之中携带的力量,或者说是此刻,正在与逝界之主打来的那道拳光交锋的,却不是命运之力与纪元之力,而是一种更高更强的力量。
看到这里,紫皇和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心中更加的肯定了,因为他们很清楚,此刻剑光之中涌出的力量,正是纪元主之上的力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