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正统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有负王恩

“王上,皇甫仁求见。”朴内官走进思政殿朝着王案前的李珦深深一躬禀道。
“哦?让他进来......”李珦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朴内官退下后不多时进来一名气度威严,长须及胸的人物,这人便是朝鲜领议政皇甫仁。
“王上。”
“领相来了,”李珦看了他一眼,咳嗽声稍停说道:“坐吧!”
“谢王上,”皇甫仁依然立在那里不动,“王上,安平大君从不到议政厅办公,各道呈递上来的文书都送入了大君府中......”
“孤既然将政事交予安平大君处理,他在何处办公那是他的事。”李珦淡淡道。
“可批复的文书却未能及时自大君府内递出,”皇甫仁皱着眉说道:“臣听说大君府中各道呈递的公文已堆积如山,已有官员到臣这里诉说......”
“道听途说的事领相也相信么?”李珦打断他的话道:“安平大君处理过的文书都呈递到孤这里,孤也一一看过了。”
“可是......”
“领相,”李珦加重语气说道:“安平大君刚被孤委以重任,对政事的熟悉也需要一个过程,你作为领相应该经常到大君府里协助他处理政事,而不是到孤这里抱怨。”
皇甫仁脸上肌肉一阵抖动,忍住没有说话。
“领相,”李珦继续说道:“孤知道你心里对安平大君一直不服,认为他年轻难胜重任。”
“臣不敢。”
“但是他比一般的臣子对孤要忠心,”李珦目光看着他说道:“当孤被金宗瑞架空权力时,不知领相在做什么?”
皇甫仁身子一颤,连忙垂首道:“臣有罪。”
“你也认为自己有罪么?”李珦嘴角微微一掀,“可孤仍然认命你为领相,你可知为何?”
皇甫仁的胡须微微颤抖,默然不语。
李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叹道:“你去吧,不要辜负孤的一片苦心,你要明白,孤最想要的是什么。”
“是。”皇甫仁深深一躬,默默退了出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李珦伏在王案上剧烈咳嗽起来。
“王上,”朴内官慌忙过来扶起他道:“奴婢扶你回康宁殿歇息吧!”
“不必,”李珦喘息道:“孤没事!”
“王上,你得顾惜着自己的身子,”朴内官接着劝道:“奴婢去请内医过来。”
李珦面色一沉,推开他道:“孤说过了,孤没事!”顿了顿,“安平大君呢?他现在哪里?”
“大君他......”朴内官欲言又止。
“说——”李珦沉声喝道。
“大君他去梨香院了。”朴内官说出这句话时,李珦脸色涨红,浑身颤抖,抬起手臂,“去,把他叫道孤这里来。”
“王上,现在天色这么晚了......”
“你若不去,孤去将他找回来。”李珦瞪视着他道。
“奴婢这就去。”朴内官说完便匆匆去了,只留下李珦一人在思政殿里不住的喘息。
————————————
杨牧云被李瑢硬拉至梨香院后面的那扇门前。
“大君,”杨牧云苦笑道:“您一个人进去也就是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贤弟有什么事本君替你办就是了,”李瑢推了他一把道:“只要你帮本君将这扇门敲开,回来本君为你做东,如何?”
“大君如想进去,何须在下,”杨牧云说道:“只要叫几个人来,还怕进不去么?”
“本君怎能做如此唐突佳人之事?”李瑢摇摇头,“贤弟就帮帮本君,本君会记着你的这份情。”
见无法推脱,杨牧云硬着头皮上前,敲了敲门。
“吱嘎——”一声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张俏脸,是南美贞的贴身婢女璟雯。
“杨大人怎么又回来了?”璟雯惊讶地问道。
杨牧云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杨某忽然想起有一局棋没跟美贞小姐下完,所以......”
“所以专门回来找我家小姐下棋,是么?”璟雯的目光又看向李瑢,“大君怎么也来了?”
“唔......闻听杨大人与美贞小姐对弈,本君欲过来一观。”李瑢笑了笑说道。
璟雯叹了口气,“可惜我家小姐不在,君上和杨大人改日再来吧?”
“之前是杨某的不是,”杨牧云向着璟雯拱手一揖,“不该那样对待美贞小姐的,特来向小姐赔个不是。”
璟雯目光一转,微微笑道:“杨大人是真心来向我家小姐赔不是,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杨某当然是真心诚意来向美贞小姐赔不是的,”杨牧云装出一副诚恳的面孔,“都是杨某不对,不该撇下美贞小姐,请璟雯姑娘务必告知。”
璟雯眸子霎了霎,“那杨大人为何与君上一起来呢?”
“哦,杨某这是请大君来做个见证,”杨牧云说道:“璟雯姑娘不要多想。”
“那好!”璟雯打开了门,“君上与杨大人请进来吧!”
杨牧云与李瑢对视一眼,跟在璟雯的身后迈步入内。
璟雯领着他们来到那栋绣楼前,并没有拾级而上。而是将他们带入一间客厅。
“大君与杨大人请稍待,”璟雯道:“待小姐回来,婢子再请二位上去。”说着让人端来茶水与点心。
“无妨,”李瑢笑道:“本君会与杨大人在这里等候。”
“那婢子先去了。”璟雯掩嘴一笑,出了客厅。
杨牧云叹了口气,“美贞小姐这是在故意冷落我们。”
“本君何尝不知?”李瑢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说道:“待她气消了,自然就会请你我上去的,”顿了顿,“对了,你是因为何事惹的美贞小姐不快?”
“也没什么?”杨牧云微微摇头,“杨某与美贞小姐对弈了几局,她嫌杨某有些敷衍,因此有些不悦。”
“哦?杨大人果真如此么?”
杨牧云苦笑,“总之我是有些不尽心,唉......这女人难伺候得很,只要让她揪住,就开始不依不饶了。”
“你呀你呀...
...”李瑢叹道:“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全汉阳城不知有多少人想见美贞小姐一面而不可得,她能主动相请的,除了本君之外,也只有杨大人你了。你一惹她不高兴,连带着本君她也不见了。”摇头叹息不已。
“这个安平大君,心思都放在了讨好女人身上,”杨牧云心中暗道:“比之其兄李瑈可是差远了。”
“大君,”他只得抚慰李瑢道:“左右不过是个女子,您何必放在心上?每天有许多大事需要你去处理......”
“你不用说了,”李瑢摆摆手道:“本君不能因操劳国事而放弃了自己的爱好。这美贞小姐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美人,本君若能得到她,甘愿放弃一切......”
杨牧云听了连连摇头,之前还觉这李瑢是一风雅文士,没想到还是一情种。一见到绝世美人便什么都忘了。
“大君,”他继续劝道:“王上对您寄予了厚望,您这样做,不怕王上对您失望么?”
“王上知道本君所好,”李瑢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他还能治本君的罪么?”说着话,心中有些急躁,“都这么久了,美贞小姐还不肯相见么?”
杨牧云默然,心中盘算着待会儿如何脱身。正在此时,就见一人闯进了客厅,冲着李瑢一躬说道:“大君,您果然在这里,快随奴婢入宫,王上要见您。”正是朴内官。
“王上要见我?”李瑢不禁一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奴婢不知,”朴内官催促道:“您赶快随奴婢回宫吧!”
“噢,”李瑢转向杨牧云,“杨大人,你看这......”
“王上召见,大君不可耽搁,”杨牧云也催他道:“还是随内官速速回宫才是。”
......
待朴内官和李瑢离开后,杨牧云方长长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正欲出厅,忽见璟雯迎了过来,眸波流转对他道:“我家小姐回来了,杨大人这就随我前去吧!”
————————————
思政殿,一阵咳嗽声过后,李珦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李瑢,拧着眉头喘息道:“孤打断了你的兴致,你心里不会埋怨孤吧?”
“臣弟不敢!”
李珦长长一声叹息,“那汉阳第一美人南美贞果然很美么?”
李瑢伏地不语。
“回答孤!”李珦沉声道。
“回王上,”李瑢不敢看他,“那女子可以说......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之貌。”
“是么?”李珦鼻腔里哼了一声,“为了她你可以搁置一切,是不是?”
“臣......臣弟只是偶尔才会到她那里去......”
“孤看你恨不得把大君府搬到她那里,”李珦怒道:“你干脆在梨香院帮孤处理国事便了。”
李瑢身子一震,“臣弟有罪。”
“你有什么罪?”
“臣弟贪恋美色,有负于王上,”李瑢的声音有些战栗,“请王上治臣弟的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