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46.尾声(3)


今天我一定要完结!先放点以前写的萌萌哒小故事吧~
【梦鲸】
1.我捡到了一只迷你鲸鱼,真开心。
把它养在在蓝色的水盆里,为它圈出一汪小小的海。
它悄悄吞了我的鲜橙,头顶喷出了清香的橙汁,哈~
2.它来的那夜下着大雨,我正在灯下写信。
它浮在雨中用鳍拍了拍玻璃。
我打开窗便对上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能收留我吗?它说,我从海里蒸发,乘着云朵来到了这座城市。
3.我问它,你怎么这么这么小的个子。
它哼了声,不高兴地说,以后我会变得很大很大,一只成年的鲸会像一架飞机那么大~
等我长到那么那么大的时候...它轻声说,我会来接你去天空旅行。
4.它那么那么小一只,一只猫就可以把它绑架,真让人担忧,我想把它喂得大一些。
可是我从来没有养过鲸鱼,所以我都不知道它们吃什么,只好问它,嘿,你们的食物是什么啊?
我们的食物?它激动得翘起了尾巴,你这个笨蛋,鲸的食物当然是梦啊!
5.它在盆里游着圈圈跟我抱怨:嘿!你就不能给我买个浴缸?这盆这么小...
它在盆壁上碰了一下,嚷道,这么小!
抱歉,我愧疚地说,我是个穷人,穷得甚至买不起一个浴缸。
有多穷?它停下来问我。
我思考着该怎样让一只鲸明白我有多穷,就听见它问,是一个梦也没有的那么穷么?
我愣了一愣,随即微笑,低下头亲了亲它湿漉漉的头顶,轻轻道,不,比那好多了。
6.隔壁的猫用爪子指着迷你的小鲸鱼问我,这个好吃吗喵?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吃过。
它眼睛亮了一亮,蹭着我的腿声音嗲嗲地,喵那你想知道它的味道吗?
这只馋猫。我才不会上它的当,拎着它的颈子把它丢出去就关了门。气得它在外面喵喵地直骂我这个小气的人类。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小鲸在盆里快活地喷着水花。
7.小鲸鱼不见了。
那只烦人的猫三天两头跳上窗台问我,你真的不知道它去哪儿了吗喵?
我烦不胜烦对它吼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总是说要吃它,才把它吓跑了。
它低下头,尾巴卷着爪子,半天才恹恹地离开,我听见它小声地嘀咕,我只是逗它的啊,喵呜...
其实我知道,它是一个梦。
【蜂蜜水】
杯子是个印着卡通图案的瓷杯,主人每天早上都用它喝咖啡,晚上用它喝蜂蜜水。
杯子不喜欢咖啡,微苦的气息、浑浊的颜色。杯子喜欢蜂蜜,甜蜜,温润,质感柔和,颜色是淡淡的金色,就像阳光,每回都让它暖融融的。
白天,杯子站在桌子上,脉脉地看着橱窗里金黄色的蜂蜜罐子。
它多漂亮呀,它装着那么美好的蜂蜜。杯子觉得自己有些为它痴迷。
一天晚上,杯子期待着主人把蜂蜜倒进它的身体里。却迟迟没有等到,直到主人睡下,杯子才终于发出声失望的叹息。
“嘿,宝贝儿~”咖啡罐搭话了。
杯子不喜欢它,明明是非洲土著,却偏偏装出一股子法国风情。哼。
不过,它的咖啡总是苦的,是不是心里也有什么伤心事呢?
杯子这样想着,便不免对它有些同情起来:虽然不及蜂蜜罐温柔可爱,但它也不是那么讨厌吧。再看咖啡罐,杯子觉得它似乎顺眼了些。
于是它决定答话:“先生,有什么事吗?”
“哦宝贝儿~你没发现今天主人没有喝你爱的蜂蜜水么?”
“是啊,我发现了。大概是主人忘了吧...”杯子有些惆怅。
“哦~不是这样的宝贝儿~你就没发现咱这儿少了一个伙伴么?”咖啡罐问。
杯子第一反应就是,不会是蜂蜜罐出事了吧。紧张地朝咖啡罐的楼上看了一眼,还好,它还在,依然那么安静温柔。杯子送了口气。
“哎呀~果真你就只惦记着蜂蜜罐呢~”咖啡罐阴阳怪气地说“真为那位老兄伤心啊╮(╯▽╰)╭”
“什么?”
“下午的时候,住在地板边上的热水瓶爆啦!碎成一片一片的。你在桌子上仰望蜂蜜罐的时候,那位老兄就在地上仰望你。直到现在你都没注意过它,我都看不下去了呢宝贝儿~”
杯子懵了,恍恍惚惚忆起每次倒水时在它上方热气腾腾的瓶口,那缓缓注入的滚烫的,温热的,让它不能自已的温度...而那时它却总是注视着蜂蜜罐。
它怎么就从来没注意过它呢。
蜂蜜水,主体不是蜂蜜而是水啊。
【文物商店门口的小铜象】
他是这条街的路灯维修人员,最近他发现一件怪事。
文物店门口的路灯自从某天夜里坏掉之后就不正常了,每天半夜总会熄灭,几分钟后又会亮起。
“你为什么总是要灭呢?”他扶着路灯问。
路灯静默不语。
这天夜里他决定潜伏在周围观察。
午夜时分,路上没有车辆和行人,一点细微的声音响起,路灯突然灭了,文物店门口好像有什么动静。
他悄悄走近,在黑暗中看见文物店门口的两只小铜象抬起了脚,向对方的方向挪了一小步,各自小心翼翼地扬起鼻子,亲昵地蹭了蹭。
【字数不够,再放点乱七八糟的】
十岁的沈安轲是村里的孩子王。
“孩子王”这个称呼,总让人觉得,是孩子中极凶悍的物种,而沈安轲除了一般孩子的顽皮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沈安轲坐上这个宝座全然是年纪上占了便宜那些十几岁的孩子,比他们大几岁,正处于一个十分骄傲的年龄段,根本不屑与这些顽童为伍,而其他的孩子大多还拖着鼻涕,沈安轲这个年纪,恰到好处。
在挺长一段时间里,有一种小零食在孩子间颇为风靡。两角钱一小袋,袋上印着齐天大圣和猪八戒,绛红的颜色,一丝一丝的,吃起来酸溜溜、甜丝丝。而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它最大的卖点在于,每一袋都附赠一颗玻璃珠,圆滚滚的、透明的、里面有各色弯月状图案的玻璃珠。男孩儿们,用它打弹珠,女孩儿们则是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当做珍珠似的收藏起来。时常有人把自己收集的玻璃珠拿出来炫耀或者相互交换。
沈安轲拼命做家务换来的零花钱全贡献给那种送玻璃珠的小零食了,所以无疑他的珠子数量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甚至还有一些稀少的颜色,他把它们装在两个香皂盒里,一盒坑坑洼洼,一盒晶莹剔透。
当华狗子挂着两条鼻涕得意洋洋地炫耀手里一大捧弹珠时,沈安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华狗子家里十分困难,他妈又是村里有名的泼妇,所以他的童年里是没有“零花钱”这种东西的。这些弹珠都是他向沈安轲借了几颗然后从别人那里赢回来的,沈安轲心里咕哝着,早知道就不借给他了,让他的弹珠都要比我多了,哼。
不过也只是想想,事实上他不会这么做,一般情况下他就是个“老好人”,不随便得罪人,捧高踩低,颇有点见风使舵的味道。而华狗子在孩子中的声望明显不比他低,他也不能轻易得罪,并经常以分享零食和小玩意儿这种做法来拉拢关系,华狗子也十分给面子地和大家一样叫他一声“轲轲哥”,这听起来有些拗口的称呼让沈安轲很是得意,也就对华狗子更亲厚上几分,俩人十分“哥俩好”。
而这一次,沈安轲发现华狗子手里捧着的弹珠光滑剔透,不像以往那样“身经百战”的坑坑洼洼,便有些酸溜溜地问他,华狗子得意地说,这是从路景那儿拿的,说完豪迈地用袖子擦了擦鼻涕,沈安轲心里嫌弃,觉得他很脏,当然,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华狗子有很多东西都是从路景那儿“拿”来的,这显然不是第一次。华狗子做得得心应手,大家似乎也觉得理所当然,起码没人说他不对,大人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许,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杂种”就该被欺负,就是不配和普通孩子一样成长。
路景是个小杂种。
路景的妈妈是个□□。
沈安轲听爸爸妈妈吃饭时聊起时这样说过,他还记得他那时插嘴问道,“□□”是什么意思,妈妈狠狠敲了他一筷子,瞪着眼不耐烦地说,小孩子不该问的别问。
看,大人就是装腔作势。
农村里最不缺的就是闲言碎语,那时没有多少娱乐活动,茶余饭后便是串串门子,聊个东家长西家短的,路景的妈妈路香花的往事更是时不时被人翻来覆去地提及。沈安轲和其他小伙伴也大多知道些。
【↑↑↑在文档里瞎翻翻到了这个,隐约记得是自己写的,然而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打算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用来凑字数吧╮(╯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