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41.老人村(2)


毫无疑问,胡招娣并不算个严格意义上的正面人物,甚至可以说她压根没有三观这种东西,她不讲善恶,不论是非,她只知道是自己人就要护着,有仇就要睚眦必报。
但就是这么个另类女主,却意外地得到大部分读者的喜爱,被称作“将冷血和热血完美融合的女主”,在互联网上,“仙侠小说最受欢迎女性角色”票选中毫无争议地得到第一名,并且遥遥领先第二名的仙女姐姐。
就是这个时候,胡招娣和途经此地去凌云宗拜师的魏长天遇上了。
当时,胡招娣正带着弟兄们在豆腐坊里收保护费,也是一张口就是人家好几天的收入,豆腐坊老板娘还没来得及赔笑,胡招娣便一声令下,“砸!”
这时候,自诩为英雄的魏长天出现了,眉目英朗,身姿傲然,几句练习过无数遍的台词说得铿锵有力:“呔!何方宵小无赖,胆敢欺辱百姓,先过我这一关!君子在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魏长”
话还没说完,被胡招娣两拳打成熊猫。望着躺在地上装晕的某大侠,胡招娣嫌弃地擦了擦拳头,鄙夷道:“你这种人,一定死于话多。”
魏长天就是个有英雄心没英雄胆的家伙,吃了两拳头的亏就不敢再出风头了,但是直接认了输又会让他没有面子,索性假装受了重伤昏迷,“忍辱负重”地躺在地上听着胡招娣等人把豆腐坊叮咚咣当地给砸了。
直到胡招娣踩了他一脚后带着人走了,他才忍着痛坐起来,将剑在地上一顿,一脸义愤填膺地道:“该死!居然就这样让他们跑了!要不是我之前与妖物缠斗受了内伤怎么也不至于唉,惭愧惭愧,老板娘你没事吧?”
十三娘:“奴家没事,多谢大侠出手相助之恩。”
其实以十三娘的精明程度又岂能看不出魏长天那点底子,但她有自己的考量,倒也没有戳穿他,反而掏出手绢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一脸凄楚地道:“奴家的命怎么这么苦呢,相公去得早,就剩奴家一个女流之辈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却又被这些地痞流氓给盯上了,这可叫奴家怎么活啊”
十三娘本就是个风情万种的少妇,人称豆腐西施,模样自是不差,再这么凄楚地一哭诉,魏长天是看得心软了又软,正义之心熊熊燃烧,顿时豪情万丈,向十三娘保证道:“老板娘你放心,有我魏某在,必不让你再受小人欺辱。”
魏长天本事不大,以他现在的能力,正经连胡招娣都打不过,但他鬼点子多,时不时就去使些小坏,也算是给胡招娣等人造成了些麻烦。
某次,魏长天发现其他人都被胡招娣支走了,也就是说屋里只剩胡招娣一个人,他想着机会来了,便蹑手蹑脚靠近他们住的破屋。那屋子真的很破,所以他透过缝隙便能看到里面的景象,然而里面的情景却让他大吃一惊,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胡招弟在洗澡!
胡招弟是女的!
这两条中的任意一条都不至于让魏长天太过失态,但同时发现这两条真是让他不淡定极了,脑袋“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胡招娣是何等的敏锐,这些年来为了隐藏自己其实是个姑娘的身份,她一直都非常谨慎,魏长天这点动静当即就被她发现了。
小弟们把魏长天揍得鼻青脸肿的再压到胡招娣面前,胡招娣坐在桌上,一条腿支了起来,笑得一脸痞气,她手里拿着把匕首,安慰道:“放心,我胡招娣向来恩怨分明,我不会要你狗命。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姑娘家,你看了不该看的,总要付出点代价”
“小四,”胡招娣招呼手下一个小兄弟,把匕首递给他,云淡风轻地吩咐,“给我挖了他的眼珠子!”
“是!老大!”手下小弟们倒对胡招娣的性别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对她更佩服了几分。
“别啊!别!壮士饶命!不,女侠饶命!”魏长天一见她这是要动真格的,连忙讨饶道:“又不止这一个办法,何必非要见血呢?”
“哦?”胡招娣示意小四暂时住手,问他,“你说,还有什么办法?一般姑娘家给男人看了身子,污了清誉,可是要上吊投井的我胡招娣虽不至于要死要活,却也不能真就这么简单饶了你吧?”
“我娶你!”
魏长天脱口而出,强辩道:“我冒犯了你我不会抵赖,那我娶了你,对你负责不就解决了么?你想啊,你就算挖了我的眼睛,我不该看见的也看见了,也于事无补啊,但我要是娶了你,你就是给你的相公看了几眼,那不就没关系了么?”
“”胡招娣若有所思,然后点点头,“听起来倒是有几分道理。”
魏长天心里一喜,就要站起来,又被其余弟兄按了下去,他嬉皮笑脸道:“那,娘子,快让小舅子们放开我吧。”
“闭嘴!”小四踢了他一脚,向胡招娣急切道,“老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这个家伙一点儿都配不上你!你忘了这些日子他在背后的小动作了?他可是我们的敌人!怎么能跟敌人谈条件?”
胡招娣又点了点头:“说得也有理。”
胡招娣从桌子上跳下来,蹲下身,伸手捏起魏长天的下巴,将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左右看了看,勉强看出几分英俊来,她皱眉道:“长得还算将就。”
魏长天:
你仔细看看老子这张脸!根本就是帅得惨绝人寰好吗!虽然现在是被揍得惨绝人寰就是了。
“那就这样吧!”胡招娣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鼻青脸肿的魏长天,难得有些沧桑地叹息道,“说起来我好像真的只能嫁给你了,但是你这个人呢我也的确是看不上”
魏长天心里吐槽:老子这么帅你有什么看不上的,一个男人婆还好意思挑三拣四,老子肯娶你算你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当然,我也并不想娶你。
但他当然不能把心里想的说出来,而是一脸诚恳地道:“那是你不了解我,其实我这个人真的很不错的,温柔、体贴、聪明、勤快,还长得这么帅”
“你说的这些”胡招娣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凝眉道,“都藏得太深了。”
“你要不想被挖眼睛就必须得娶我,但我又不愿嫁你”胡招娣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严肃,“那就只能你努力,让我愿意嫁你了。”
魏长天:
就你这样的还要我求你嫁给我?
魏长天道:“求你嫁给我吧。”
胡招娣:“呸!”
可以说,刚开始魏长天和胡招娣二人是互不待见的,谁也瞧不上谁,只不过胡招娣比较强势,而魏长天又比较“识时务”,两人就这么看似和谐地相处着。
渐渐地,魏长天心里对胡招娣当真有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后来他知道了胡招娣的身世,也知道她带人砸豆腐坊,是因为之前砸了他们摊子的混混就是豆腐坊的十三娘教唆的。他想,原来她过得那么苦,可是她不管多苦从来都没有认输。
他们性格算是互补的,胡招娣身上有很多魏长天身上没有却又想拥有的特质,让他从看不惯到欣赏再到佩服,最后又产生了几分怜惜。在魏长天自己都还没发现的时候,这个恩怨分明的女混混已经烙在心上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故事的第一个小□□出现在一个月圆之夜。
当时的魏长天正陷入一个人的苦恼之中。一方面,他想找机会溜走,去寻仙拜师,另一方面,他又不知怎么地总是一次次错地过溜走的机会,好像他并不是很想走。
魏长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为了避免太多人监视,一次次拉着胡招娣单独出去“培养感情”,结果好像真的就只是培养感情去了,越培养越舍不得走。
这天,魏长天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了,想要和胡招娣最后再单独相处一次,便带着她去郊外山上赏月,直到半夜才回去。
两人一到镇子上就觉得不对劲,空气里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两人在街道上奔走,很快发现打更人的尸体,月色下的惨象叫二人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那打更人除了周围有几滴残血外,浑身只剩皮包骨头,竟是被抽成了一具干尸。若不是掉在地上的梆子证明身份,恐怕谁也认不出他生前是谁。
魏长天当时就吓得差点大叫出来,但到底顾及着胡招娣在自己身边而强忍着,他握紧胡招娣的手,不住安慰道:“别怕,别怕,有我在呢。”自己的手却颤抖个不停。
胡招娣甩开他的手,连忙往自家破屋跑去,魏长天只得跟上去。
破屋里的景象让胡招娣双眼血红,浑身发抖。只见一个周身黑雾的人影正举着一个少年,少年勃颈处牵出一条细细的血线,源源不断地涌进那团黑雾的口中
胡招娣目眦尽裂,大喝一声:“放开他!”
那团黑雾听见声音,朝胡招娣“看”过来,只见它身上本该是眼睛的位置,只有两团浑浊的红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