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37.花间戏梦(1)


【别急,尽快替换】
回完这句话后,骆笛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
这种心情就好像自己得到了什么绝世的宝贝,一方面,特别不想让人知道,怕引起别人的觊觎,只想自己一个人占有;另一方面,又有点忍不住心里那点小得意,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拥有这么好一件东西,收获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两相权衡之下,他选择了个折中的方式。
那就是告诉你我有某件宝贝,但是我就是不拿给你看,你爱信不信,不信我也不在意,反正我告诉你了,我也知道我是真的有这件宝贝,向你炫耀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于是心满意足。
李解珉特意打了电话来,提醒他早点睡,别熬夜,记得明天早点起床,骆笛一口答应。
第二天就要进组了,骆笛睡得很好,早早地就起床了。
需要带的行李他搬家那天就整理好了,骆笛起床后,先洗了手给自己煮了粥,然后再不慌不忙地穿衣洗漱。
刚洗漱完,李解珉的电话就打来了。
“骆笛,起床了吗?”
“已经起了。”骆笛一手用勺子在粥锅里搅动,一手拿着电话,晨光里一张脸显得朝气蓬勃。
“哦,好。我们马上过去。”李解珉顿了顿,“给你带点早饭?你喜欢吃什么?”
骆笛不答反问:“李哥吃了吗?”
“我们也没有呢。”李解珉声音里带上点笑意,“对了,我给你带了个助理过来。”
“好的,知道了。那就带几个包子吧,或者你们爱吃别的也行,不用买太多。”骆笛迅速在心里算着三个人大概要吃多少,交代完,又补充道,“我煮了粥,你们过来也一起吃点。”
李解珉好像有些讶异,不过还是很快答应下来。
李解珉他们到的时候,粥已经煮好了,盛了三碗在一边晾着,骆笛正将煎好的第三只蛋放进盘子里。听见门铃声,他连忙放下铲子去开门,李解珉拎了袋小笼包进来,身后还跟着个拿着大包小包的年轻姑娘。
那姑娘二十出头的模样,身形瘦瘦的,皮肤微黑,五官却很秀气,扎着利索的马尾辫,见到骆笛后,她快速挺胸抬头,立正稍息,气沉丹田朗声喊了声:“骆哥好!”
骆笛:
总觉得她叫的好像是“首长好”呢。不过他也看出来这姑娘大概是有些紧张,连忙接过她手里的的大包,十分友好地笑了笑:“快进来吧。”
骆笛是那种一笑起来就特别阳光、很有亲和力的长相,那姑娘被他这个笑容闪了闪,也跟着笑了笑,紧绷的脊背一松,好像不那么紧张了。
“叫什么哥啊,装嫩!”先进去的李解珉已经自顾自端起粥喝了起来,边喝边白了那姑娘一眼,淡淡地讥讽道,“人家还不一定比你大呢。”
那姑娘听了这话,脸一红,眼睛却毫不客气地朝李解珉瞪了回去,鼻子里轻轻“哼”了声。
“你也就敢在我面前横。”李解珉啧了一声,努了努嘴,冲骆笛介绍道,“就这位,姚婠,你的助理,以后随便使唤,不用客气。”
“对,我什么都能干,绝对会把工作做好的!”姚婠点头附和。
“对了,你生日是什么时候?”不过她这回却真没叫“骆哥”什么的,小声问了句,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昨天才被表哥叫过来,没来得及补你的资料。”
原来是李解珉的表妹啊,难怪他们之间说话态度那么随意,不过李解珉居然把自己表妹拉来做他的助理,骆笛有些受宠若惊。
骆笛说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姚婠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李解珉:“我比他大三天?”
“嗯!”李解珉沉痛地点了点头,抬眼看她,“所以说啊,你别装嫩了。”
“哦。”姚婠没有纠结这个仅仅大一天就不能装嫩的问题,而是望向骆笛,诚恳地道,“那你叫我姐吧。”
李解珉正喝着粥,就这么被呛到了,他一边咳,一边别开头,觉得有些不忍直视,他这个表妹可真是耿直啊。所以他把她安排做骆笛的助理,直觉告诉他,他们会合得来。
果然,骆笛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笑眯眯地叫了声;“姚婠姐。”
三人一起喝了粥,吃了小笼包和骆笛煎的蛋,李解珉难得赞了他一句:“这蛋煎得不错,两面金黄,蛋黄还很嫩,你是怎么煎的?”
骆笛愣了愣,说:“就是在锅里放油,把蛋放进去,再翻个面就好了。”
李解珉看了他一眼,就这样?
骆笛说完,看他好像还不明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连煎蛋都不会,他还是耐心地讲解了一遍,还特意补充了一个细节,“把蛋放进去之前,要把蛋敲碎,蛋壳扔了。”
李解珉:我tm又不是智障!
姚婠也在一旁惊讶地望着他,眼神里流露出“表哥你这都不懂”的怜悯。
李解珉埋头喝粥,觉得短时间内不想和这两个人说话了。
机票早就订好了,吃完早饭才七点多,但为了避免堵车,他们还是立即出发了。大概是出于被两个脑回路有异于常人的家伙给鄙视了智商的心塞,李解珉沉默地开着车,一路上都没怎么开口,倒是骆笛和姚婠两个人在后座聊得火热。
骆笛这才知道,原来姚婠还是个刚退伍的女兵,被家人催着找工作,但她这种情况还真不好找,她家人便拜托李解珉看这边有没有空缺。
李解珉原本就想着给骆笛找个助理,虽然觉得自家表妹的性格做助理可能不怎么受待见,但他再想想骆笛的性格,又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把人给招来了。
到了机场后,李解珉又对两人一番叮嘱,事无巨细地交代下来,一直到快要登机了才放过他们。李解珉心里也清楚,其实这两个人哪个都不傻,甚至都很聪明,性格总的来说也是比较靠谱的那款,但他就是忍不住担心。
几个小时后,飞机到了云庄。
从机场出来后,姚婠主动给老妈子似的李解珉打了电话报平安,而骆笛早就跟江之洲联系好了,直接打车前往剧组所在的酒店。
由于当天下午要举行开机仪式,酒店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骆笛到的时候,门口某处便围了一堆记者,不知是哪位明星在接受采访。
薄暮星这个角色也算是剧中的一个惊喜,到目前为止原著粉都不知道小说中的木讷的大师兄木行被丰富成另一个样子,所以骆笛到现在都还没在媒体和公众面前露过面,自然也没有谁会注意到他。
江之洲忙得差不多了,打电话问了骆笛,知道他到了便特意来接他,据说是为了让新人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剧组资金充足,再加上云庄酒店也算不上什么星级大酒店,所以剧组主演基本每人都有个单间,姚婠被安排去跟剧组其他女工作人员一起挤标间。
把行李放好后,江之洲便带着他们一起坐剧组的车到附近的影视城广场去参加开幕式,剧组其他人大概都已经先去了,见他们离开,不少记者也开始往那边赶。骆笛上车后,朝窗外无意地一瞥,看到人群之中闪现的一道人影,一身白衬衫,戴着墨镜,有点像是聂轩景。
%笛连忙摇开窗想要看个清楚,却再也找不到那道人影了。
“怎么了?”江之洲发现了他的动作,问了一声。
骆笛心里藏不住疑问,便直接问了出来:“江导,聂先生也来了吗?”
“你是说聂轩景?他来了啊,毕竟他也是这部剧的投资人之一。”江之洲在不拍戏的时候是个很好相处的人,简直有几分话唠属性,听他一问便开了话匣子,“这小子凭一部《晃》拿了影帝了,身价更是水涨船高,本身观众缘好、业内评价又高,一年接一部电影就够他吃喝的了,当然得好好挑剧本,所以一般人根本请不动他,闲着呢。”
“不知道多少人演了半辈子戏也得不到个奖,他志不在此,却偏偏混得风生水起,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江之洲感叹道。
志不在此?骆笛想到前一天聂轩景说的话,说哪怕是得到了国际上最著名的金太阳奖他也不会多高兴,原来是这样。
骆笛问:“那聂先生又志在哪里呢?”
“他啊他是编导专业的,理想一直都是做个好导演。但一个普通学生想当导演哪有那么容易啊,除了才华以外,钱、资源、人脉、运气需要的条件太多。”
江之洲脸上有些追忆的神色,语气里竟带着些羡慕的意思,他道:“说起来我跟他还算是校友,不过早他很多届就是了。我从在学校开始就参加各种比赛,到处找人脉,拉投资,奋斗了十几年也才今天这点成就,看起来风光,却困在电视剧里很难走出来了。而这小子呢,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他要想转幕后,起点怎么也比一般人高多了,啧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