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34.十里鬼坡(3)


也不知是否是这些人死后的英魂依然守护着这面旗帜,过了上万年,别的布料早已腐烂朽坏,它却依然和赫子辰在那些画面里看到的模样差不多。尽管破了好些洞,褪色褪到看不出本色,但它已是得到了岁月风霜的格外庇佑。
赫子辰眼神如鹰般盯着那面旗,猛力挣开圣凌的手,飞快地朝那骨山上冲去。他动作太快,以至于圣凌和后跟来的赫子阳都没反应过来,本就破烂不堪的军旗已被撕得粉碎,旗杆也被折断,在赫子辰手中化为飞灰。
赫子辰将手上残留的灰末洒向空中,一遍遍大声喊道:“你们的国早已经亡了!你们也早就作古了!你们败了!”
“你们败了!听见没,败了!”
四周惨惨阴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赫子辰站在骨山上大喊,喊声传出去很远很远,这空荡荡的十里鬼坡显得有些寂寥。
再也没有十里鬼坡了,再也没有阴兵了,它们都在见到军旗被毁,在听到赫子辰的话后,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赫子辰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但他在看到那些画面后,便有种强烈的愿望要这样做。
他也可以告诉它们,它们胜利了,或许听到这个消息后,那些阴兵也会因为执念被满足而自动消散,可他总觉得不该是那样的。
也许是他不懂得那些人的信念与执着,不懂得为什么在身死国亡千万年后,它们还始终活在那一天。
但他认为,执念这件事本身就是让人不得安宁的,那些亡魂转生后或许依然被这一缕残念影响着,莫名地背负了许多本不该属于这一世的东西,身为有生国的国君,赫子辰更希望自己的臣民活得安乐,死得安宁。
赫子辰尊重每个人的意愿和信仰,但任何信仰最长和最短期限都是至死休,死后便随着黄土白骨化为乌有。
执念本身便是让人不得安宁的,而化解执念最彻底的方法不是满足,而是放下。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赫子辰想,但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要说
是的,你们败了,安息吧。
锁魂印总算消停下来,赫子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被过了水,浑身**的,之前太过惨烈,以至于即使现在放松下来,他也觉得自己神经一跳一跳的,不安份极了。
“圣凌”赫子辰看了圣凌一眼,这一眼有些类似撒娇,他语气自然道,“浑身没劲儿,你背我。”
圣凌被他这一眼看得耳根一红,面色平静地应了:“好。”
被圣凌背到背上,赫子辰心中有些宁静的满足,又有些莫名的怀念。
伸出两手圈住圣凌的脖子,赫子辰突然觉得疲惫,安心地闭上眼睛,在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着,以前圣凌是不是也背过他?
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而赫子阳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次不见了踪影,骨山前凭空出现一道黑气弥漫的影子。
它怔怔地望着骨山,黑雾中伸出一只纤长精致、洁白如玉的手来,那手仿似随意一挥,劲风乍起,漫天的沙土被卷来,严严实实地盖在了骨山上。
那道影子渐渐变淡,如同出现那样,无声无息地消失,空荡荡的原地隐约留下一声释然轻笑。
“他说得对,我们败了,早就败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