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33.十里鬼坡(2)


“可是,签在花瓶上也不保险啊,要是花瓶不小心碎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如这样吧”
聂轩景拖长了调子,语气里难得有些调侃的意味:“我签在你家墙上,这样你又随时都能看见,又不会弄脏弄坏,怎么样?”
“不太好,”骆笛却没听出他的调侃之意,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要是搬家的话怎么办呢?我又不能把墙敲下来一块儿挪走。”
“你”聂轩景被他弄得有些想笑,一个笑容还没成形又被鼻腔里涌起的一股酸涩压了下去,眼底泛了潮,湿润润的。
“不过也行。”骆笛却又认真思考了一下,侧开了身子,郑重地做了决定,“那就签吧,或许过两年我就有钱把这里买下来了。”
聂轩景听了这句话,突然慌乱地转过身背对着他,头微微仰着,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在缓解什么情绪,过了会儿才转过身来,拧开笔盖,飞快地在花瓶上签上字,又多写了句什么话,有些急促地说:“跟你开玩笑呢,就花瓶吧,挺好的。”
骆笛捧着花瓶,沉默地望着聂轩景。他之前太过兴奋所以都没有发现聂轩景的不对劲,但是现在他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
“聂先生,你在难过。”他用的是肯定句,语气有些低落。
聂轩景正半蹲着身子,闻言写字的手一顿,又飞快地把最后几笔写完,若无其事道:“没有,我挺高兴的。”
骆笛小心地放下花瓶,伸出手,动作温柔却坚决地抬起了聂轩景的下颌,他望着聂轩景的眼睛,那双眼里还有点晶莹的光点,眼神有些不自然的躲闪。
他轻声说:“你刚刚,差点哭了。”
“对,我刚刚有点难过。”聂轩景极轻地叹息了一声,平静地与他对视,眼底深处却有些他看不懂的情绪。
聂轩景道:“曾经,我有个朋友也说想要买下这套房子。”
骆笛问:“然后呢?”
“当时,以他的经济来说,有点困难,他就省吃俭用,一有时间就到外面接活干,我还记得”
骆笛静静地听着,没有出声。
聂轩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跳过那段,“后来,他终于攒到了够付首付的钱”
说到这里,他又不出声了,骆笛实在没忍住,小声问:“再后来呢?为什么他没有买成?”
买成了就轮不到他来住了。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聂轩景有些疲惫地合上眼,轻声道,“也没有他了终归是我对不住他。”
骆笛见他不想继续细说,也就不再追问。他想,大概那个朋友已经不在了。
骆笛弯下腰,把那只签了名的花瓶抱起来,放回原处,再出来时却见聂轩景正倚在他家门上,笔直修长的双腿一条斜支着,一条微微屈膝,普普通通的一个姿势,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聂轩景原本头低着,刘海的发丝垂下,露出半张线条好看的侧脸。见他出来,聂轩景转过头来问他:“你打算出门?”
骆笛在心里惊叹了一声,聂轩景本人或许不知道,但骆笛觉得像这样露出大半张侧脸,是聂轩景最好看的角度。尤其是此时,他微微低着头,以这个角度这么朝人望过来,看起来像是有些微微挑起了眉,多了几分风流勾人的味道。
聂轩景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娱乐圈的一朵高岭之花,为人并不傲慢,反而对人很礼貌、耐心;总挂着温和而又疏离的笑容,只要不触碰到他底线,可以说是个好脾气的人。很容易让人为他着迷,但是总有距离感,永远也无法真正靠近的感觉。
即使骆笛之前不混娱乐圈,也多少听说过一些,为聂轩景着迷的男男女女太多了,但他对谁都一样,一样温和,一样疏离。没有谁是特别的。这时候,他的温和守礼便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其实,聂轩景的外貌绝对是称得上“漂亮”的那款,并不是女气,那是一种男人的漂亮,一种浓烈的、富有冲击力的美。但由于他本人的气质,即使是这副原该勾人的长相,也显得有几分清冷禁|欲的味道。
而此刻,或许是慵懒的姿态让他身上那份疏离感淡了很多,眉梢眼角微微上扬,少了几分温润,多了一分恰到好处的轻佻。
这分轻佻并不会让人感到厌恶,反而会有种微妙的被“撩”了的感觉。
比如现在,骆笛觉得自己心跳奇异地漏跳了一拍,他看着聂轩景,一时竟有些入迷,呆呆地回答道:“是啊,我要去看你主演的电影。”
“这么巧?”聂轩景这回是真挑了挑眉,站直了身体,语气自然地道,“恰好我也正打算去看看呢,一起?”
于是,骆笛便和聂轩景本尊一起散着步出门去看他主演的电影。
聂轩景并没有用墨镜口罩什么的武装起来,而是回去换了一身略有些嘻哈风格的衣服,再戴上顶鸭舌帽。这样一装扮便当真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毕竟这与他向来优雅的风格出入太大,即使是露出脸站在他的粉丝面前,或许人家也只会觉得不过是个跟聂轩景长得像的人。
骆笛看了他好几眼,觉得换了衣服的聂轩景似乎周身的气质都有了变化,看起来完全不违和,让人觉得这样的风格其实也挺适合他的。
果然影帝就是影帝。
聂轩景见骆笛看他,晃荡着走到他跟前,轻轻吹了声口哨,“怎么样?”
骆笛说:“很好看!好像,你也挺适合这样的。”
“我那个朋友也是这么说的,我就是穿着背心花裤衩,他也会说好看,适合我。”
聂轩景很眼角瞟了骆笛一眼,淡地笑了下,轻叹一声,“好像我什么样子他都喜欢,他却不知道,或许我每种样子都是刻意表现出来的。”
骆笛觉得,聂轩景好像每次提到“那个朋友”都会有一点怪,他知道自己不该多问,便顺着他的话接道:“那不是虚假,一个人本来就有很多面啊,一个人如果喜欢你每一面的话,那他肯定是真的喜欢你。”
“是吗。”聂轩景轻声应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直到二人出了电梯,骆笛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好像聂轩景之前的方向是上楼回家
不过他也懒得在意这些细节,或许人家就是上楼拿个钱包呢?反正,有男神本人陪着看男神的电影这件事,让他觉得高兴得不行,简直有了几分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嗯,作为一个小粉丝,他也的确到巅峰了。
或许是心理期待过大,所以当电影院的售票员说最近场次的票都卖完了,后面两场的票也被网上订购一空时,骆笛是真的很失望。
走向人生巅峰的进度条加载到99%,突然卡住了,激动的心情稍微回落了一些。
“真遗憾,看不成了。”聂轩景说,语气听起来却一点也不遗憾,他提议道,“既然已经出来了,我们去吃个饭吧,你应该也没吃晚饭吧?我知道那边有一家店不错。”
“好吧。”骆笛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看了电影院大门一眼,语气里还是有些遗憾,“真是可惜啊。”
聂轩景看他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有那么可惜吗,就一部电影而已。下次有机会再看就是了。”
下次就不是和男神一起看了啊,你这种本身就是男神的人的当然不会懂得小粉丝的心情,骆笛想。
不过他没说出来,转而赞叹道:“虽然没能看到,不过看了预告片,你演得真好,尤其是最后那个眼神,太震撼了。”
“就一个预告片能看出什么来,一部作品的噱头都在预告片里,看起来总有些唬人。”聂轩景不以为意,微哂道,“其实也就那样。”
“怎么能这么说,《晃》是部非常棒的片子,你没看微博上那些影评人都把它夸上天了!”骆笛不喜欢聂轩景这么评价他自己,这么评价这部作品,很严肃地反驳道。
聂轩景解释说:“那些影评人被请去观影本来就是一种营销方式”
“可我觉得那些影评人写得都很好,很有道理啊。”骆笛皱着眉头,难得有些不满的样子,“再说了,你可是凭这部片子拿了金凤影帝。”
聂轩景不怎么在意,“一个国内的最佳男主角而已,又不是什么很有含金量的奖项”
一个国内的最佳男主角而已,而已骆笛被他的轻描淡写震惊了。
这话要叫其他男演员听到得气死,虽然的确比不上国际电影节的金太阳奖那么高的知名度,但金凤奖的含金量已经很高了好么?!多少人求而不得的,竟被他说得如此稀松平常。
但骆笛到底是聂轩景的粉丝,所以他不觉得自家男神说得有什么不好,只觉得男神好谦虚好上进眼界好高,大概只有金太阳最佳男主角那样的奖项男神才会放在眼里吧。
聂轩景说:“就算是拿到金太阳奖的最佳男主角,我也不是很在意”
骆笛:“”
骆笛还没来得及产生点什么感想,便听聂轩景接着说道:
“倒是你,你好像挺在意的,我都不得不怀疑,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电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