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32.十里鬼坡(1)


不知何时起了雾,赫子辰和圣凌站在岔路口。
面前有两条路,右边一条两侧绿草如茵,零星有花朵点缀,左边那条寸草不生,在雾气下显得有些森然诡谲。这显然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选择走哪一条必定关系到接下来一路是否平顺。
“呵,有意思。”赫子辰双手抱胸,颇有兴味地道,“看来,‘那位’果然时刻关注着我们的行踪呢,怕我们此行太过无趣,特地在途中给我们安排了‘惊喜’。”
圣凌朝两条路分别望了一眼,问道:“你想走哪条?”
“啧,这两条路一真一假,我们有得选吗?”赫子辰耸了耸肩,率先往左边那条走去,招了招手道,“我们走吧!不知前路可有惊喜呢?”
圣凌站在原地,皱了皱眉,总觉得似乎还有什么不对劲。往四周望了一圈,没理出头绪,见赫子辰先行一步,便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浓雾中,而在他们身后,长满花草的小道也消失了,原本的岔道变成了一条笔直的路。但紧接着,他们原先来的那条路如同长蛇摆尾,诡异地转了个弯,正前方隐约浮现出另外一条路来。
而他们刚踏上的道路,顷刻间通往一个未知的方向。
赫子阳蓦然出现在这诡异的新岔路口,伸出手掌一扭转,瞬间从四周飞来几缕黑色魔气,悬在他掌心不安地流动。赫子辰眼珠生硬地转了转,那团魔气便从他口鼻被吸入,成为他壮大自己的又一分力量。
没有犹豫,赫子阳朝那两人所往的方向赶去。
雾气一点点淡去,天色却越来越暗,没有了雾气的遮掩,四周的怪石朽木在暗淡天光里显得有些骇人。
赫子辰打了个寒战,不禁离圣凌近了些,圣凌有所察觉,伸出手拉住他,温声安抚道:“别怕。”
“嗯,不怕,不怕。”赫子辰紧紧地反握住圣凌的手,口中胡乱应着,心里却不着边际地想着,在这种时候,到底还是圣凌这样的白衣服显眼,要是他们不小心失散了,圣凌肯定找不到一身黑衣的他了,还得靠他去找到圣凌。
唉,太麻烦,还不如现在把人看紧点。
四面光影更暗了,平地无端风起,吹得两人的衣裳都飘了起来,像是附着于身上的幽魂,让人感觉阴惨惨的。
赫子辰突然顿住脚步,两耳微动,转头疑惑道:%1笆チ瑁?闾??裁瓷?袅寺穑俊
圣凌侧耳凝神细听了片刻,不太确定道:“似有战鼓和呐喊声。”
“我也听见了。”赫子辰双目讶异微张,纳罕道,“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
不过说话的功夫,那远处的战鼓声愈加清晰,嘈杂纷乱的兵戈之声如潮水般由远及近,间杂着奋勇厮杀的呐喊。
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响在耳边,但眼前却没有任何异动,两人如同被无形的兵马包围,却完全摸不清对方的底细。
赫子辰眉心微皱,一只手无意识紧捏住衣角,强忍着烦乱,用最冷静的语气问道:“你可知这东西是什么?我好像有些印象,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倒是有些像某个地方,只是我们走的方向不该到那处才是”圣凌疑惑道,话音未落又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语速不由得加快了些,“是‘迷途’阵!之前的岔道应该是‘迷途’与‘歧路’相合,而我们先前却只注意到了‘歧路’,而对其它疏忽大意了!所以,我们所行的方向未必就是我们以为的,那么,这里也许真的就是”
两人对视一眼,知道对方都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异口同声道:“十里鬼坡!”
%0
十里鬼坡,万年前的古战场,战死的英魂由于心中的执念,在此持续了上万年日以继夜的厮杀。
神魔陨落、三界崩塌之前,天地还分神、人、魔三界,各界间有屏障,来往甚少。人界是相对最弱小的族群,却在神界的庇佑下得以安然存活,同时,人界也是最为繁华,族人数量最多的。
当时不像现在,所有生灵共为一国,站在相同的立场上,随时能为对抗失落河彼岸的存在而团结一致。那时的人界妖魅精灵皆为异族,被世间凡人所忌惮,与此同时,凡人之间也都相互忌惮。国邦林立,各自为政,纷争也是难以避免的,于是便有了同族之间的战争。
没有在那个时期生活过,并且身为有生国国君的赫子辰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同族之间还会有那样大规模的自相残杀。
在他看来,所有的生灵都是他的子民,与他同样的人更是十分亲近的同族,只有失落河彼岸的魔才是他们真正值得忌惮的,但只要对方不伤害有生国的子民,也就是个沉默的邻居罢了。
所以,像这种同族间不仅相互厮杀还至死不忘,或许灵魂已经轮回上千百回,却始终留有一缕残念在此滞留上万年的行为,在他看来相当不可思议。
尽管不能理解,当亲身处于书籍中记载的十里鬼坡时,赫子辰还是感到本能的震撼。
震撼得他头痛欲裂。
喊声由激越渐转悲怆,是厮杀里同袍的殒命;间或有战马的嘶鸣,为生灵涂炭而悲泣;只闻其声,眼前便似浮现出那旌旗招展、战鼓齐鸣、刀光直晃、剑影斜飞的景象。无数人倒下又站起,一边流血一边流泪,却一往无前,将手中兵刃狠狠刺进敌人的血肉
“将军!”
一匹战马从后方奔来,受伤的斥候从马上跌下来,半跪在地,双手抱拳,向危坐于马上的将领及切禀报道:“将军,我方援军已在半途遇伏全军覆没啊!如今我军已是四面楚歌,我们败了呀!”或许是太过于绝望,那斥候语气愈发激烈,最后几乎大喊了起来。
“将军”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刀光一闪,血溅三尺,那名斥候脖间一道血痕,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乱我军心者,当诛!”
马上的将领收回宝剑,面色冷峻沉着,仿佛没有意识到目前艰险的处境,只有那紧握剑柄,指节有些发白的手泄露了一丝情绪。
“陈铎!你带一半人马护送公主离开,记住,务必护公主周全!”将领朝手下的副将吩咐完,又四下里望了一圈,声音威严,“剩下的人,随我与那些贼子决一死战!”
“将军!不可啊,将军!”名叫陈铎的副将当即单膝跪下,恳求道,“我们一共只剩这么多人,若再带走一半,岂非、岂非是将将军置于更加危难的境地吗?将军曾说过,所谓同袍之谊,不过是‘同生共死’四个字,那么今日,末将请于将军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同生共死!”其余士兵也跟着齐声喊道,一时群情激奋。
这样的场景足以让所有人动容,但那将领面色不变,连语气都没能有更大的波动,他望着马下跪着的陈铎,目光冷静。
他沉声问道:“你要不要随我同生共死我不管,可公主呢?我大楚国皇室最后的血脉呢?你也要弃之不顾,让她留下来与我们‘同生共死’吗?!陈铎,你的忠义呢?”
陈铎面色一变,稍有愧色,正待开口,却见一抹艳红衣影从身侧经过,少女的声音如金玉相击,矜贵骄纵中自有一股威势。
“有何不可?”
“公主,您不该来这里的。”将领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不容商榷道,“请您上马,让陈铎护送您撤离。”
“何秉义,本公主在问你,本公主留下与一众将士同生共死,有何不可?”容貌娇艳昳丽的少女立于马前,昂首望着马上的将领,目光熠熠,“身为楚国皇室一员,本该与我大楚共存亡!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决定本公主的去留?何秉义,你的忠义呢?”
最后一句咬得极重,特意将对方说过的话重复一遍,神色固执而又挑衅。
何秉义望着眼前倔强的小公主,竟不知用什么话来反驳她,一时神色晦暗不明。
“哼,没话说了吧?那本公主就”
话还没说完,公主眼一闭,无力地瘫软了下去。身后的陈铎接住她的身躯,面上已是一派坚定神色,“将军,陈铎这就带公主离开!”
待陈铎带着公主离开后,何秉义向着剩下的士兵道:“各位都是我大楚国的好男儿,今日我们将在此与蜀国的贼子背水一战,大家怕不怕?!”
“不怕!”众士兵喊声震天。
“冲啊!”
“子辰!子辰,你怎么样?”耳畔恍惚传来圣凌焦急的声音,却又像十分遥远,眼前圣凌的脸都晃出了重影。
无数的兵马冲来,无数刀剑乱舞,赫子辰感觉自己的魂魄正被这群看不见摸不着的阴兵凌迟。再看圣凌,虽也有些不适,但显然不及他受的影响大。
赫子辰不由得心中叫苦,虽说他对一切幽微意识的感受比一般人敏锐得多,多数时候都是利大于弊,但如此刻一般,上万阴兵朝他攻来,竟让他一时没有抵抗之力。
圣凌搀着赫子辰,见其痛苦得仿似神魂被撕裂,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一把拉开赫子辰的领口,他脖颈上黑色的锁魂印果然现了出来,边缘闪着微弱的光芒,似乎随时都要崩裂,再也束缚不住这具身体里的魂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