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想不通便索性不再想,骆笛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乐乐。”电话通了,他叫了对方一声,脸上自然地带着那种对最亲近的人才有的笑容。
“笛笛!”那头传来简乐乐欢快的声音,她边上大概还有什么人,嗔怪地说了声,“别闹!笛笛给我来电话了!”
“肖蒙也在吗?”骆笛被对方的称呼弄得有些囧,自觉地忽略了,“那正好,我不用重新给他打电话了。你们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出来聚一聚吧。”
简乐乐道:“好啊!不用等晚上了,五点半出门吧,我们好久没聚过了,晚上还可以一起玩!对了,我要吃烧烤!”
“都行,反正我现在还有时间。”骆笛
大概是肖蒙说了什么,简乐乐在那头嗲着声音撒娇,“我不管,我就要吃烧烤嘛~”
骆笛忍不住翘起嘴角,两只眼睛弯起,为那对小情侣一点甜蜜的小情趣而会心一笑。
真好啊,他们能这么相爱。
最终肖蒙还是没拗过简乐乐,三人决定去吃烧烤,约好了时间地点,骆笛挂了电话。现在已经下午了,距离五点半还有两个多小时,骆笛干脆定了闹钟,盖上被子打算补一觉。
或许是前一天晚上睡的时间不长,或许是之前打扫卫生消耗了些体力,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居然真的睡着了,闹钟响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骆笛在餐厅里等了一会儿,那两人才姗姗来迟。
简乐乐是个圆脸的女生,今天穿了条俏皮的牛仔背带裙,她亲昵地挽着比她高了不止一头的肖蒙的胳膊,看起来特别娇小可人。肖蒙长得棱角分明,眉眼深邃,个头比较高,站在人群中算是比较显眼的,但这于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这使得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姿势更加引人注目。
他垂着头,刘海遮住眼睛,没什么表情地听着别人“是个瘸子啊,哎哟,真是可惜这么张脸”的感叹。简乐乐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抬起头对他甜美一笑,两人目光恰好对上,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
你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
我没有在意。
骆笛站起身,也完全没有在乎其他人的闲言碎语,对于他来说,肖蒙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这样的肖蒙他看了十几年,要是哪天肖蒙走路姿势和普通人一样了,或许他还会觉得不习惯。
这么多年,他们都习惯了。
多少的因为肖蒙那双腿带来的委屈、不甘、自卑、心疼、心酸都被光阴模糊,只剩下最亲切的习惯。
他们三个是在福利院一起长大的。
简乐乐身体健康,聪明可爱,是福利院里的小太阳,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孩子为什么会被抛弃。
肖蒙的两条腿先天长短不一样,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据说在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便被父母丢弃,在原本的福利院里受尽欺辱,性格也十分孤僻。
后来那家福利院的院长因为被举报贪污善款和虐待儿童而被撤职,那家福利院也被撤销,肖蒙被转移到他们待的这一所福利院,骆笛和简乐乐用了好久才让他接纳他们,三个人从此成为亲密的朋友。
骆笛是三人中唯一有过爸爸妈妈的人,在他六岁那年父母出车祸去世,当时他也在车中,被他的父母双双护住,他亲眼看见自己的父母浑身鲜血的样子。
骆笛好几个月不言不语,然后在深夜痛哭着醒来,福利院的简院长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女人,在她的悉心关照下,骆笛终于渐渐好转,只是从此再也没有提过爸爸妈妈,也不再提起之前所有事情。他们都以为他失忆了,都说真是可怜的孩子啊,这么悲惨的记忆还不如全忘了。
只有骆笛自己知道,他没有忘记。
他不敢记住那场车祸,却经常回想在那之前的日子。妈妈做的饭菜,爸爸买的气球一件一件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地回忆,他不再提起,不想让人同情地望着他。
但是他害怕自己忘记,忘记那么重要的回忆。
骆笛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他知道自己有特别爱他的爸爸妈妈,他觉得幸福。
可怜的是爸爸妈妈,都不能陪着他们最爱的孩子长大。
但是院长说,人都是有灵魂的,死后灵魂会在天上看着地上的亲人。所以他要好好长大,长成一个爸爸妈妈所期待的人,一个快乐的好人。让他们在天上也能安心。
“肖蒙,乐乐,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骆笛眼里带了笑意,“我要演戏了。”
“演戏?演什么戏?”简乐乐吃得满嘴油,闻言有些没反应过来。
肖蒙细心地用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转过头来看骆笛,眉头微微皱了皱道:“你是说,你要混娱乐圈了?”
骆笛点了点头,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什么?笛笛,你要做明星了?!”简乐乐睁大了眼睛,有些兴奋地挥舞着手,“真的吗?不过你怎么会做明星呢,不是说做明星助理吗?你要演什么?”
见简乐乐激动的样子,一直淡定的骆笛也忍不住露出个有些得意的笑容,他清了清嗓子,“《逢魔》,听说过么?我会在里面出演男三号哦!”
“啊啊啊啊啊《逢魔》!是斧头的《逢魔》吗?!”简乐乐眼睛发亮,期待地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秦斧的话”骆笛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看简乐乐急得恨不得揍他了才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是的。”
“天哪!斧头的《逢魔》诶!你知不知道我是他的书迷啊!你居然要演《逢魔》的男三”简乐乐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声,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骆笛,“《逢魔》男三是谁啊?按戏份来说的话沧澜道长?你一小鲜肉演一老头儿?”
“不是啊,我要演的是薄暮星。不是老头儿。”骆笛被她看得一头雾水,又想起了什么,解释道,“就是主角的大师兄,不过听说这个人物是新加进剧本的。”
“大师兄木行?”
简乐乐一楞,又发觉“暮星”和“木行”听起来很像,大概明白了大师兄这个角色的人设有了一定的程度的变动,她眯了眯眼,神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木行变成了薄暮星,情节肯定也会有不少变化,感觉斧头在下好大一盘棋的样子,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真是期待啊。”末了,她还缓缓舔了舔唇,做了个自以为“邪魅”的动作。
“你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肖蒙忍无可忍地捏着她的脸,痛斥道,“早就说了叫你少看点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了!看就看吧,人家女孩子最多代入个公主千金,你倒好,非要学什么‘霸道总裁’‘邪魅boss’!”
“痛痛痛!暴力肖蒙!”
骆笛忍笑忍得辛苦,又觉得不该打扰他们打情骂俏,索性埋头吃东西。当肖蒙问他从助理变演员是怎么回事时,他才抬起头来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骚年,你遇到的是一份天大的机缘哪!”简乐乐一脸严肃,凝眉道,“枉我与你青梅竹马十余载,竟没看出你还是个骨骼清奇的,要是早知你有今日,我也好早点抱紧大腿,日后求个人情也好开口些。”
“在下三岁不尿床,五岁能识字,年纪尚小便已展露了惊人的天赋,奈何你无缘得见。”骆笛也装模作样陪着她胡扯,“这样吧,看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你有什么心愿,说出来看我能不能为你办到。”
“我要冯宇昂的签名!他是男一早就定了的,你进组了一定能跟他接触!”简乐乐两眼放光,飞快地提出要求,接着又勉为其难地表示,“当然,如果你能要到女一号季青庭的签名,我也不会拒绝。”
经她这么一说,骆笛才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剧组真是一无所知,连早就定了的男女主是谁都不知道。决定回去了一定要查一下这些人的资料后,他朝简乐乐点了点头,说:“我尽量吧,要不到可别怪我。”
“你想好了吗?”一旁的肖蒙突然出声道,眉眼间有些凝重的样子,“娱乐圈可不是那么好混的。”
肖蒙比骆笛和简乐乐都要大几岁,经历得更多,心思也更深沉,所以比起简乐乐恨不得举双脚赞成的态度,他更多的是担忧,怕为人单纯性子又好的骆笛被欺负,更怕他被欺负了还傻呵呵地不反抗。
骆笛从小就是那样,别的孩子抢他的糖果,他从来不抢回来,没准下回还主动给人家送去,不是示弱,而是示好,一张灿烂的小脸能把人闪瞎。
这种不问缘由的善意,刚开始被肖蒙称作“虚伪”,可如果说这只是张虚伪的面具,一个人总不可能一张面具戴了十几年也不曾摘下吧。
肖蒙很了解骆笛是怎样的人,却从来都没有搞懂过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他知道骆笛活得很简单,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活得这么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