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25.少年时(8)


圣凌等三人到了那村子里,发现情况和他们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原本以为以为老妇之死始于被儿子抛弃,那她的怨灵第一个要疯狂报复的便是她的儿子才对。可事实恰恰相反,等他们赶到时,全村人都被她害死了,一个个死状极其惨烈,全村唯一的留下的活口便是她儿子一家。
对于这个事实,赫子辰既震惊又愤怒,觉得即使是怨灵也未免太过不分皂白。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不去找凶手报复,反而牵连无辜,想来这老妇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提议不用超度她了,直接将其打得魂飞魄散便是。
但赫子阳有些于心不忍,也不相信那老妇会这般险恶,认为其中必有缘由,说不如先问清楚了再做决定。
两人起了争执,但决定权还在圣凌手上。如以往很多次一样,在二人有不同意见时,圣凌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在赫子阳一边,这回依旧如此。
圣凌念起了咒语,赫子阳以含净化之力的笛声助之,在二人合力净化之下,老妇魂体上暗黑色的怨气一点点离散消泯,露出了一张面目慈和的脸。
她望着满村的尸体,一时有些茫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犯下如此罪孽。
“这不是我,不是我”老妇的亡魂浮在半空,不住地摇头。
“怎么不是你?就是你!”
赫子辰有些看不下去,全村上下百十来口人的性命可不是一番所谓的“悔悟”能弥补的,他骂道:“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些村民全都是你害死的!他们犯了什么罪?你这丧心病狂的老太婆,真要报复怎么不找你儿子?”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它!是它让我做的!我只是我只是被蛊惑了”老妇的声音苍老而虚弱,眼里无尽的忏悔,却流不出一滴泪。
圣凌眉头微皱,看上去有些疑惑,赫子阳忙问道:“婆婆,你告诉我们,它是谁?谁让你做的?”
“我不知道它是谁在山里”那老妇声音越来越轻,身形越来越淡,在消失前朝某个方向看了最后一眼。
赫子辰顺着那个方向一望,在石磨后揪出了瑟瑟发抖的中年男人,正是老妇的儿子。
那男人缩成一团,被赫子辰揪住头发抬起了头,见母亲的怨灵终于消散,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跪下来,连连道谢:“多谢几位小仙人的救命之恩,多谢救命之恩!”
赫子阳看着他一脸的劫后余生,忍不住问道:“你娘死了,你不伤心吗?”
“伤心?我干嘛要伤心?我就嫌她死得不够干净!这老家伙活着的时候就碍眼得很,死了还出来造孽,您看看,这害死了多少人啊”那男人义愤填膺道,“正所谓‘大义灭亲’,这老东西犯下这般罪孽,便该永世不得超生!”
“闭嘴吧你!”赫子辰一脚将那男人踹出老远,犹嫌不解气地给他下了道咒。
这咒叫作百鬼噬,被下咒之人将一生噩梦缠身,无数恶鬼对其进行意念摧残,中此咒之人往往非死即疯,属于有些阴毒的禁术。但这回,即使是最心软的赫子阳也没有阻止。
或许有的人永远也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那就让其夜夜为恶鬼纠缠,终生不得安寝吧。
“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山里走一遭?”超度了村民们的亡魂后,赫子辰这样问另外两人。
那老妇消失前说自己是在山里受了什么东西的蛊惑才会犯下这滔天罪孽,赫子辰本人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想来他好心的哥哥和尽责的圣子是想弄清楚真相的,而他自己么,就当作是去深山游玩,也不介意陪他们走一遭。
圣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一行三人便朝山里走去。
山中魑魅众多,也难以弄清到底谁蛊惑了老妇的怨灵,倒是让他们顺手收拾了几只邪祟。
赫子辰一会儿窜到树上,一会儿追逐山中野兽,完全当作是在游玩。
“咦,那是什么?子阳,圣凌,你们看!”他在一高处岩石上远望时看到了什么,连忙呼唤同伴。
圣凌一跃到了赫子辰身边,朝他示意的方向望去,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伸出一根手指向那边,表示要过去一看究竟。
赫子阳爬上那块岩石,也朝那边望去,当即惊叫了一声。只见山壁上一个嶙峋的山洞,洞内隐约有黑气缭绕,明明是白天,看起来却鬼气森森的。
“那个,会不会就是那个婆婆说的地方?”赫子阳猜测道。
赫子辰倒是干脆,当即从岩石上跳下去,边走边道:“管它是不是,先去看看呗。”圣凌和赫子阳也随后跟上。
远望时觉得那洞内森然诡谲,然而走近了却发现和一般山洞没什么区别,既没仙草莹然,也无邪祟精怪,就是个普通的山洞,只是洞内甬道看上去颇为曲折深邃。
赫子辰有几分不甘心,便提议进去看看,没准这不起眼的山洞内有什么意外发现。
赫子阳有些踌躇,无论现在这山洞看起来多么平平无奇,他始终记得先前远望时那令人心生寒意的那一眼,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恐惧,但看赫子辰颇有兴致,而圣凌也似同意了,只好硬着头皮舍命陪君子。
当时的赫子阳一定没想到,他不过心念间转了一遍的“舍命陪君子”,竟一语成谶。
那洞内甬道看似黢黑深邃,实际并没有多长,不过拐了几道弯,照明用的夜明珠刚拿出来一会儿,前方便现出光亮来。原以为通到很远地方的山洞,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尽头。
赫子辰觉得有些扫兴,但既然已经来了,还是打算走到那头看看。
朝前方洞口走去的途中,地上零零散散出现了好些白骨,看上去有各种兽类的,也有禽类的,越接近那头的洞口越密集。
“这,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骨头?”赫子阳心里直打鼓,忍不住拉了拉赫子辰的袖子,小心道,“子辰,我们回去吧。”
“等等,先去看看。”赫子辰不在意地继续往那边走,见赫子阳似乎有些害怕,他随口安慰道,“大概是什么猛兽居住过,有些残骨很正常,子阳,你别怕,就算发生什么事,我也会保护你的。”
说话间几人便到了那一头的洞口,眼看着就要踏出去之时,原本大步走在最前面的赫子辰蓦然顿了脚步,半是心悸半是惊奇地叹了口气
这洞外竟然是目不可测的深渊!
赫子辰脚尖无意踢了块碎骨下去,白色的碎骨瞬间消失在浓稠的黑暗之中,迟迟没有传来回音。
赫子阳探头看了眼,下意识拉住赫子辰退后了一小步,他觉得这深渊给他的感觉和先前远望山洞口的感觉很像,总觉得在那不见丝毫光亮的黑暗中藏着什么可怖的东西。
既然面前是万丈深渊,原本打算出去探探的想法自然也落空了,赫子辰便不再关注那边,而是低头看起了脚下成堆的骨头。
“咦?”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弯下腰想要捡起来。
这时,一直沉默思索着什么的圣凌眸光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顿时变得谨慎而戒备,他猛地抓住另两人的手,拉着他们往洞外而去。
赫子辰手刚碰到一根骨头,还没来得及拾起,就被圣凌的动作打断,他不由得叫了起来:“哎!你做什么?我还没把宝贝捡起来呢!”
圣凌不管他的抗议,手上力道大得惊人,把两人的手腕捏得生疼,像是一阵疾风朝洞外飞驰而去。赫子辰觉得自己和子阳就像是圣凌身上的两根衣带,被拽得简直飘起来了。
一直到离山洞一里左右,圣凌才松手把他们放开。
赫子辰抬起手一看,只见自己的手腕都被捏红了,他揉了揉手腕,见子阳把右手背到身后,连忙一把捉起他的手,只见那只手腕竟隐约有些泛青,子阳一向怕疼,这一路竟一声不吭地任凭圣凌拽着走,也不知多遭罪。
赫子辰本来没打算计较,但见了子阳手腕上的淤青,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他瞥了旁边神情凝重的圣凌一眼,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道:“说吧,这么急着把我们拉出来干嘛?”
他语气懒洋洋的,听着却有那么点浅淡的刻薄。
“子辰,别闹!”赫子阳皱起眉头,责怪道,“你明知道圣子不能说话。”
“对,我都忘了。”赫子辰一拍脑门,顿了顿,语气轻松道,“我就是想知道原因,总不能莫名其妙地被人跟拖死猪似的拖走,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吧?”
圣凌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山洞的方向,又摇了摇头,虽不能说话,却也大致能叫人看出意思。
赫子辰挑眉道:“你是说此地不宜久留?”
圣凌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