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23.少年时(6)


“哈哈!我的飞得最高,飞得最高!”
草长莺飞四月天,正是放风筝的好时候。
几个孩子跟着手艺人学着动手做了风筝,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结伴出去放飞它们。
赫子辰毛手毛脚,糊的风筝又难看又不结实,在风中摇晃摇晃,随时一副要坠下来的样子。看着赫子阳和圣凌的风筝都在逐渐升高,他有些心痒,有些蠢蠢欲动,眼馋了一会儿便笑嘻嘻地蹭到了圣凌身边。
“圣凌,圣凌,你的风筝扎得可真好啊!飞得又稳,样子也好看!”他真心实意地赞了那么两句,圣凌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赫子辰扯了扯手里的风筝线,又道:“其实我这个风筝也不差的,雄鹰的模样很威风!”
圣凌抬头看了一眼低空中摇摇摆摆如一只老母鸡的风筝,继续放着手中的线,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那眼神里的“不敢苟同”还是清楚地传达出来了。
赫子辰假装没看出对方的不感兴趣,接着厚脸皮道:“圣凌,我们换一下吧?你的给我玩,我的也给你玩,好不好?”
圣凌微微皱了皱眉,护住手里的线轴,戒备地离他远了两步,这才摇了摇头,拒绝的态度十分坚定。
赫子辰被他戒备的姿势弄得有些不痛快。
他又不是想抢别人的风筝据为己有,只是想要换来玩一下而已,不换就不换嘛,那么一副担心他随时扑上去抢的模样真是讨厌。
作为一个喜怒形于色的孩子,心里不痛快了,脸色自然就不会好看。赫子辰脸色顿时沉下来了,心道:好啊,既然你以为我要抢,那我就抢给你看看!哼!
他心里这么想着,便真的准备扑上去上手抢,却在半途被一直默默注意着这边的赫子阳拦住了。
赫子阳神情严肃道:“子辰,你怎么总是欺负圣子?”
“我哪有欺负他?!”赫子辰一听这话,气得眼圈都红了,他不管别人怎么说,却受不了子阳也这么看自己。
圣凌见兄弟俩似乎要吵起来,犹豫地往这边走了几步,赫子辰正在气头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圣凌便停了脚步,默默地望着这边,眼神有些欲言又止。
赫子辰此时才不管圣凌时什么想法呢,他心道:子阳原本总是向着我的,不管跟谁比都是站在我这一头,而圣凌一来,就站到他那头去了,子阳再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哥哥了。
这么一想,火气蔫蔫地消了些,心里却更加难过。
他想,明明是你们一起欺负我,我再也不要跟你们玩了。
“我只是想要跟他换个风筝放,我的风筝飞不高,真的,我没想欺负他。”赫子辰心里那样想着,却还是低下头来解释,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
他才不想子阳讨厌他,子阳就算变心了也还是他最喜欢的哥哥啊。
以前不管他怎么做子阳都会喜欢他,现在子阳有了自己以外的新玩伴,他开始不太确定了。
“呐,哥的风筝给你玩!”
赫子阳听了弟弟的解释,立刻就相信了,为自己的误会感到有些内疚,他直接将手里的线轴塞给了赫子辰,然后从赫子辰手里取过另一个线轴,抬头望了望半空中那只老母鸡似的风筝,真心实意地夸赞道:“辰辰做得真好看,我很喜欢呢。”
果然,还是子阳最好了!
赫子辰心里一下子放晴了,也不计较先前和圣凌那点小纠纷,开心地放起了赫子阳那只风筝,那是一只色彩明艳的锦鲤形风筝,在风中悠然地摇着尾巴,看起来格外漂亮。
赫子辰和圣凌放的风筝像是在互相追赶一般,乘着风越飞越高,渐渐变成了天边两粒遥远的小点,赫子辰仰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
“啊!超过了!我的飞得最高!”
风渐渐大了,锦鲤形风筝终于飞得比鹤形风筝高了些,赫子辰开心得跳了起来,转头去看赫子阳,却见自己那只鹰形风筝到了子阳手里竟摇晃着摔了下来,啪嗒一声恰好砸在子阳脑袋上,几乎砸散架了。
赫子阳捡起风筝看了看,眼神里露出些心疼,抬头见赫子辰在看自己,他赶紧露出个笑容,道:“没关系,辰辰,我会把它修好的。”
赫子辰愣了下,接着凶巴巴地道:“谁要你修啊,我自己难道不会修吗?还给我,我不要跟你换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那个破风筝做得的确不好,根本不能跟子阳做的风筝比,拿这么个玩意儿去跟人换简直就是在欺负人。
他打算把锦鲤风筝还给子阳,转头一望,却发现风筝线和圣凌的白鹤风筝纠缠到了一起,圣凌正在地上焦急地到处跑,想要把它们解开。
赫子辰也急了,跑过去跟圣凌琢磨着怎么解开,两人拿着线轴绕来绕去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好,反而让那两只风筝越埃越近,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赫子辰心中焦急,心道可不能把子阳的风筝弄坏了,他得完好无损地还给子阳。
“圣凌,这样不行,我们只能把其中一根线弄断”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动了手,眨眼间就把圣凌的风筝线扯断了,一阵大风吹来,白鹤风筝果然和另一根线不再纠缠,逐渐脱离了控制,越飘越远。
圣凌怔怔地望着手里线轴,又仰头朝天边看去,只见那只断了线的风筝当真像一只白鹤一般远去,再也抓不回来。
赫子辰得意地道:“你看,这样不就解开了吗?待会再去把你那只风筝捡”话还没说完就被就被圣凌猛地扑倒在地,后背被石子硌得生疼。
圣凌一条腿跪压在他身上,拳头带着劲风朝他脸上砸来,赫子辰脸颊狠狠一痛,嘴角顿时溢出一丝鲜血。
“你发什么疯?!”
赫子辰大骂一声,当即就想反击,却没想到圣凌竟力气这么大,一只手死死地按住他,压得他翻不过身来,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凶狠地大骂。
赫子辰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欺负,心里恼火极了,他想等他翻了身一定要十倍还回去。
圣凌也不管他如何剧烈挣扎,只顾着一拳一拳狠狠地往他身上招呼。明明动作这般凶狠,逆光里他的神情却隐忍悲愤,眼里隐约有泪光攒动,看上去几乎要哭出来。
赫子辰动作缓下来,突然不想挣扎了。
“别打辰辰!”
赫子阳冲过来将圣凌一把推开,见弟弟鼻青脸肿的样子心疼得不行,第一次朝圣凌发了火,他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国师大人都说了不能随便打人了!你真坏!你没想到你这么坏!”措辞很生涩,愤怒却很真实。
圣凌垂着眼,不解释不辩驳,姿势沉默而倔强。
赫子阳有些想要揍圣凌一顿为弟弟出出气,但他从小到大从没打过架,一时有些无从下手,最终跑过去把圣凌的手抓起来,啪啪啪地打了好几下手心。
圣凌跟赫子阳一向交好,被自己的好朋友打手心也没有躲,默默地任他打,仿佛什么也不在乎,只是那咬着唇忍耐的模样看上去着实有些可怜。
赫子辰从地上爬起来,心里还很生气,可看着圣凌的样子又莫名地有些不忍心,他抚着肿痛的脸颊,呲牙咧嘴道:“算了,子阳,咱不跟小哑巴计较。”
圣凌听了这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里竟有些恨意,一副随时要扑上来咬他的样子。
赫子辰心里也有些火,他都那么大度决定揭过此事了,对方居然还一副不依不挠的德性。
平时,依他脾气早就冲上去狠狠揍回本了,但不知怎么他现在不想揍圣凌,于是勉强压下怒气,嘴里却还是颇为不忿地嘀咕道:“小心眼儿,不就一只破风筝么,帮你捡回来不就好了,至于那么大脾气。就算”
圣凌朝他这边走了一步,看上去想再打一架,但看了张开双臂挡在面前的赫子阳一眼,到底还是没动。
他全身绷得紧紧的,攥紧的拳头几乎有些颤抖,死死咬住牙关,似乎用力隐忍着什么,憋得白净的小脸有些红,最后像是终于忍不住了,猛然转过身朝摘星楼的方向奔去。
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圣凌白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越来越稠密的雨帘中。
赫子辰愣愣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垂下脑袋,低声说出那句没来得及说的话:“就算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赫子辰觉得圣凌真是个小气鬼,他从没遇到这么小气的人。
不就一只破风筝嘛,打了他一顿还不消气。
不就一只破风筝嘛,哼,他也会做风筝啊,一天做一百只,各式各样的!比圣凌做的还好!
到时候他要叫一百个人来放风筝,天上就飘满了他做的风筝。而他自己呢,就拿着只剪刀到处溜达,走到谁面前,就把谁手里的风筝线给剪断。
谁也不会生他的气,更不会打他,都会说“小公子剪得好!”
最后,一百只风筝都被他剪了线,在空中飘啊飘啊,有的几只撞到一起落了下来,有的随风飘得很远很远再也找不到了但他一点都不心疼,他还会开心地大笑。嘁!有什么好心疼的,不就一百只风筝嘛!
哈哈哈!哈哈!哈!
赫子辰没滋没味地笑了两声,可任他想象了再多场景,都盖不过圣凌转身前落的那滴泪。
圣凌啊,可真是个小气鬼。
可是小气鬼居然哭了,赫子辰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觉得自己可以大气一点,主动去道个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