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陛下有所不知 > 16.少年时(1)


想起了一些事以后,赫子辰才终于相信,原来,他和圣凌的关系是真的不好。还谈不上相看两厌,只是两人的性情天生不合,像隔了层什么,怎么也无法亲近起来。
年少时的记忆大多模糊,他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画面,却怎么也无法想起全部的事情,每当要记起来时,总有一片突兀的空白,尖锐地刺痛他的神经,阻止他继续深想。
而在这些模糊的记忆中,两人一同遭遇九婴共患难的事件,他倒是记得尤其清楚,似乎两人的关系就是从这件事开始有了缓和。
那时,蔽日林有一群妖兽出没,将林中走兽都坐了腹中餐还不算,还频繁出了林子攻击路过的商旅,对于有法力的来说,这些妖兽算不上可怕,只是数量多,所以十分难缠。
于是,摘星楼的少年弟子们便趁此被派出去清理妖兽当作历练,身为圣子的圣凌自然也在其中。
赫子辰从小就爱到处跑,这次自然也要跟着凑热闹,由于一直跟着上任国师学习,他差不多就是名副其实的摘星楼的半个弟子,对于他死皮赖脸凑热闹的行为,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之前很少有这样集体出动的机会,大家都很开心,一路上说说笑笑,气氛非常轻松,明明是一次严肃的历练,却被他们当作出游踏青般玩闹。
赫子辰从小就是孩子王,摘星楼好几个少年和他交好,几人都是天生反骨,完全不听从安排,对所有人通力合作的方式嗤之以鼻,都想做那一个独一无二的英雄,于是,几人不顾劝阻,率先开始剿杀妖兽。
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少年的骨子里都有那么一股子热血,在肆意杀伐中被激起了战意,离队伍越来越远。
几人充满了默契,谁也没有说出口,却都在逐渐变得沉默又紧张的气氛中领会到了其下的含义,他们心照不宣地开始比赛,每杀死一只妖兽便剔下它的爪牙当作战利品。
为了猎到更多的妖兽,几人各自散开,渐渐离得越来越远。
赫子辰追逐着一只电狸跑了许久,这东西没什么杀伤力,但速度奇快,如闪电一般,视线才刚一捕捉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林中诸多妖兽中算是最难猎杀的一类。
要是其他几个少年大概就干脆放弃了电狸,直接找其它妖兽下手,毕竟他们是在比赛,谁都想成为最后的赢家,反正其他人不会放过它们,他们又何必浪费这精力呢?
但赫子辰偏不,向来都是例无虚发的他,射出的箭却连续被两只电狸躲过了,这于他实在是奇耻大辱,即使没有人看见他也不能容忍。
他气得牙痒,一时都忘记了比赛这回事,索性和电狸较起劲儿来了。
赫子辰平时看起来总是嘻嘻哈哈,性子散漫得很,可一旦他倔劲儿上来了,便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惜花大量精力,去做一些别人看来很蠢的事情。
他追着那只电狸跑了至少十里地。林中枝叶交错,御剑而行反而碍手碍脚,他一路都是凭着两条腿和最善疾行的电狸比高低,这行为着实是有些幼稚,就是他之后想来也觉得蠢。
但十五岁的他并不这么觉得,他必须收拾了那只电狸,不然怎么也不甘心。
林中不知何时弥漫起一阵雾气,电狸窜进那雾气中,眨眼不见踪迹。
赫子辰追了过去,穿过暗白色雾气,来到湖边,那湖很大,之前都没听说过蔽日林中有这么大一片湖。他四处望了一下,没见着那只电狸,便转身欲走。
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透过雾气传来。
那哭声很隐约,像是来自一个虚幻的梦境,赫子辰朝那边走了几步,哭声便渐渐清晰。
难道是猎户家的孩子不小心弄丢了?
尽管这哭声来得太诡异,赫子辰心里有些警醒,却也不能置之不理。他侧耳倾听,慢慢朝声源处接近,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边,婴儿的哭声便近在耳畔了。
赫子辰一步一步越发小心,脚下却不慎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一个趔趄,顺势低头一看
那竟是一只头骨!
一只人的头骨!
而且看样子还挺新鲜,应该才丧命不久,再仔细一看,在那只头骨边上零零散散还堆了许多骨骸,有人的也有兽类的,甚至还有些妖兽的。
赫子辰心中咯噔一声,当即就准备离开。
耳边突然一道劲风,赫子辰猛地跳开,转身一望,方才他停留的地方,那块长了青苔的巨大岩石竟然站了起来!
等那东西彻底站起来了,他才看清它到底有多大,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小山,而且,那东西竟然有好多脑袋,数了数,正好九个!
巨型,九头,其声如婴儿啼哭,食人
这些特征加起来,似乎有些熟悉。但赫子辰来不及多想,任是他再自负,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可能与这么个怪物硬碰硬,眼下还是得赶紧逃命。
那怪物身形巨大,行动起来自然没有那么灵活,但它跨一步就相当于赫子辰跨十步,还有九个脖子长长的头相互配合,避起来着实不轻松。
要是距离远一些就好了,他想,只要能让他离得远一些,他就可以用惊虹给它一箭。
但此时的他却无暇使弓箭,只得匆忙祭出一柄长剑,一边应付那朝他袭来的脑袋,一边狼狈后退。
随着手上剑刃破开血肉的感觉,其中一条脖子被他划开一道伤口,那怪物低低地嗷叫,每一个脑袋都显得愤怒而狰狞,如一条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口朝他围攻而来。
望着那些比自己整个身体还大的脑袋,赫子辰心中第一次升起了恐惧,不过被惊得动作迟疑了一刹那,身体传来剧痛,一阵地转天旋,整个人便被一只脑袋叼在口中,利齿刺进脊背,痛得他一时失了声。
“你这该死的怪物”赫子辰一手扶住一旁的獠牙,勉强支起上半身,一手持剑,狠狠地扎进那怪物的下颚,他屏住呼吸,咬牙切齿地道,“嘴好臭啊”
那怪物吃痛,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吼,热而黏乎的臭气快把赫子辰熏得晕过去。
但他显然不能晕过去,此时那怪物仰起脑袋,张大嘴,想把他直接吞进腹中!
赫子辰一边死死地抱住那根獠牙,一边用力将剑往那怪物的下颚扎,让剑身撑住它的嘴,使之不能阖上。
那怪物没当试图阖上嘴,嘴里的剑就扎得更深,渐渐地也不敢妄动。
赫子辰还来不及松口气,却见另一只脑袋凑了过来,看样子竟是想将他这块到嘴的肉让出去!
不过也是,反正最终都是进同一个肚子,谁吃不是吃呢?
在这一只脑袋口中求生已经凶险万分,何况逃过一只还有一只,这怪物有九个脑袋,可他赫子辰却只有一个!
果然还是没用吗?眼下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时垂死挣扎,都是徒劳!
赫子辰心里不禁生出了绝望。
看来,今天他就要丧命于此了,可是心里还是不甘心,不甘心
就算要死,他也不要做了这怪物的腹中餐!
一想到自己被囫囵吞进这怪物肚里,或是嚼成渣渣再吞咽,最终都会变成一堆粪便,赫子辰胃中一阵翻搅,于绝望中又燃起了斗志。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给自己争取个不那么恶心的死法。
或许是已经绝望过了,他心中反而没了慌乱,仍然趴伏在那怪物的嘴边,眼睛冷静地盯着那另一只凑近的脑袋,口中无声地念着什么。
等那只脑袋凑到近前,张开了嘴准备将他叼过去时,地面上数十根手腕粗的藤蔓猛然拔地而起,将那只伸过来的脑袋束缚住,赫子辰将自己从怪物的利齿上取下来,一跃便骑到了那只脑袋上,手持藤蔓,如执缰绳。
其他几只脑袋见势不好欲攻过来,但由于赫子辰本身就驾驭着身下的那只脑袋,再加上九个脑袋各有想法,各行其是,于是九条脖子绕作一团,差不多打结了。
赫子辰趁此机会跳下去就跑,身后传来愤怒的低吼,一股灼热气流汹涌追赶而来,赫子辰觉得自己背上的伤口都快化了,但他不敢回头看是怎么回事,足尖一点,施了飞行术跃至半空。
该死!甩不掉!
赫子辰背上一阵剧烈的灼痛,一时不慎便从半空落了下来。
一道白影不知从哪儿窜来,在下面接住了他,并旋身转到了一棵树后。赫子辰抬眼一望,便对上了圣凌那双总是波澜不惊的眼睛。
人家不惊,赫子辰可惊了,他立即从圣凌怀里跳下来,一时身上都顾不得痛,他吃惊地问道:“圣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话音刚落,一串火焰又喷了过来,两人各自闪躲,赫子辰大骂一声:“这什么怪物?不止脑袋多口气臭,火气也大!”
圣凌布了个小型结界,暂时隔绝了外面的滚滚热气,然后一把拽过赫子辰,当即就要扯他衣服。
“喂,你做什么?男男授受不亲啊!”赫子辰连忙阻止,“花容失色”道,“我知道自己英俊潇洒,人见人爱,但你也不能就这么直接非礼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