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子辰自认为是划拳的一把好手,而圣凌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一看就不会玩,输在自己手上简直毫无悬念。
可他没想到,圣凌看起来不沾凡俗,划起拳来却毫不含糊,在赫子辰一再使诈的情况下,还能凭真实水准立于不败之地。
最关键是,划起拳来都看起来优雅自若,这份功力就让人折服了。赫子辰不禁想献上一拜,赞一句“国师大人真高人也!”
“陛下,你不能再喝了。我们下回继续吧。”圣凌见他输得可怜,便贴心地搭好台阶。
其实赫子辰原本酒量还不错,但许久没有沾酒了,如今这么猛然一饮七八盅也有些吃不消了,他面上泛红,浑身发热,脑袋有点晕乎乎的,却还是不死心地一次接着一次来。
他心道:哪怕今天醉成死猪,也得让圣凌喝上一回,哪怕就是一口也行。
“不行!再来!”赫子辰将酒盅往桌上一砸,一脸豪情万丈,伸出手来示意圣凌继续,暗地里却在琢磨着,待会儿出拳的时候他得做点什么好叫圣凌分心,然后嘿嘿。
圣凌无奈地伸出手陪他继续,出拳时却假装失手比他早了那么一瞬间,赫子辰眼睛尖得很,就这么一瞬间就足够他动作自然地换了手势。
“哈哈,我赢了!赢了!”
赫子辰脸皮厚得很,假装完全没发现圣凌让着自己,笑得意气风发,好似这一回胜利便足以成为傲视群雄的资本,他殷勤地倒了酒,向圣凌道:“该你了,喝!”
圣凌也不戳穿他,执起酒盅一饮而尽。
反正,这点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小把戏,本就是一方愿打一方愿挨,总算让他赢了一回,但愿他能满意了不再继续折腾吧。
赫子辰目不转睛地盯着圣凌,确认他真的喝了下去,而不是悄悄将酒洒到袖子里后,一双眼睛笑得像只狐狸,心里得瑟得不行,恨不能昭告天下人国师大人被他算计了。
然而现在他只能强自按捺下这份得意,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圣凌?”赫子辰伸出一根手指在圣凌面前晃了晃。
圣凌不解地看向他:“嗯?”
赫子辰看着他毫无异样的神色,再一想到他此时真实状态,不由得奸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这番颇有些小人风范,于是收起脸上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笑,咳了一声,肃容道:“圣凌,你醉了吗?”
圣凌缓慢地左右摇晃着脑袋,一字一顿,字正腔圆答道:“没醉。”
赫子辰:“”没醉就没醉,装什么小孩子啊。
“哈哈哈哈!圣凌你真可爱!”赫子辰想到圣凌平时的样子,在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圣凌听着他的夸奖,眨了眨眼睛,矜持地点了点头:“嗯。”
赫子辰憋着笑,反倒不急着问他最重要的问题,决定先逗逗他,以一种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问道:“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啊?”
过了好一会儿,圣凌都没吭声。
咦,难道失效了?赫子辰有些心虚,又想是不是这种问题太简单,所以不在回答范围之内?但是按理来说,任何问题都可以才对。
这么想着,赫子辰猛地站了起来,想走到圣凌身边看下怎么回事,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圣凌却伸出手越过矮桌抓住了他的袖子。
赫子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见圣凌微微扬起头,定定地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竟有些无措。
“我、我说,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圣凌摇了摇赫子辰的袖子,有些急切地开口,“我叫圣凌。”
赫子辰:“?”
赫子辰一头雾水坐了回去,没有想明白圣凌这番表现是为什么,但起码确定了一点,符咒生效了,此时圣凌当真是有问必答。
先前他在藏书阁里看到的那几张画好的符纸便是“有问必答符”,可烧了兑于酒中叫人饮下,也可直接贴在人身上,被下了符咒的人在一刻钟之内有问必答,有答必真,只是和酒饮下的方式更稳妥一些,为了更稳妥赫子辰真是豁出去了。
在别人都以为他想把圣凌灌醉时,他的目的却仅仅是让圣凌喝上一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真是防不胜防。
赫子辰心中暗自得意,却是没有细看那符箓集中,有问必答符那一页,有几行小字分明写明了,此符只有被下符人对下符人心中毫无防备才奏效,所以成功率一向不高。
一刻钟足够问上许多问题,赫子辰倒也不急,双手手肘撑在桌上,探过头去颇有兴味地指着自己,又问:“这是谁?”
圣凌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道:“辰辰。”
“你、你瞎叫什么呢!”赫子辰倒退了一步,一时老脸通红,也不知是恼是臊。
从他醒过来后,除了罗赛赛不在意君臣之别叫过他几回“赫子辰”外,所有人都是恭恭敬敬地唤他“陛下”,只有太后才叫得这么亲昵,听起来像孩提时的乳名,但太后到底是自己母后,他也愿意在母后面前做个撒娇的顽童。
此时,有另一个人也这么叫他,在被下了有问必答符的情况下这么叫他而且,而且这个人还是圣凌,一直看似清冷淡泊的圣凌,赫子辰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居然有些慌。
“叫辰辰。”在“有问必答”的作用下,圣凌自动把他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当作问题,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又补充了一句,“不是瞎叫。”
“好好好,不是瞎叫。”赫子辰也不跟此刻的圣凌争,其实他也觉得自己反应大了,既然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彼此叫个乳名也不是多奇怪的事,圣凌这么叫自己,他也叫回去不就得了么。
“凌凌,”赫子辰试着这么叫了一声,自己都觉得牙酸,他道,“我问你,我们以前关系怎么样?”
圣凌沉默地望着他,又没有出声。
赫子辰疑惑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圣凌,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你没问我,”圣凌茫然道,“你问的是凌凌。”
哎哟喂,看来这是不认这名儿啊,赫子辰啧了一声,心道:罢了,反正“圣凌”两个字叫得就很顺口。
“那好,”赫子辰又问了一遍,“我们以前关系怎么样?”
圣凌犹豫了一下,颇有些不情不愿地回答道:“不好。”
咦?居然真的不好?赫子辰有些不信,他又问:“为什么会关系不好呢?”
“你讨厌我。”圣凌答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也讨厌过你。”
听了这话,赫子辰更觉得奇怪了,他现在看圣凌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何止是不讨厌啊,总不能他忘记一切后喜厌都变了吧。
不过比起这点,他更在意的是后面一句
“你为什么讨厌我啊?”
圣凌这回答得毫不迟疑:“因为你讨厌。”
“”
他哪儿讨厌了?!赫子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颇有些不忿,突然觉得圣凌看起来也没那么顺眼了,不过想起前面还有一句,他问:“那我为什么讨厌你?”
圣凌皱了下眉,似乎在苦思冥想,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地猜测道:“因为我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赫子辰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突然发现圣凌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想法奇奇怪怪的,即使他什么也不记得,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仅仅因为别人没告诉自己名字就讨厌人家,他还没那么小气。
算了,先不逗了,问正事吧。
赫子辰端正了坐姿,心里有些紧张,面容也严肃了起来,他缓声问道:“我,是不是死过一回?”
“没有!”这回圣凌飞快地回答道,语调中隐隐有些激动,“你没死,你根本就没死。”
“对对,我没死,没死。”赫子辰连忙安抚他,看着圣凌似乎很在意他的“死”,觉得既高兴又有几分酸涩。
但这次机会难得,他还是得再问下去,“那我之前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失忆?”
圣凌垂下眼,轻声道:“你离魂了。”
离魂?赫子辰不是很明白,离魂的意思时魂魄离体吧,那不就是死了么?
“那我为什么会离魂?”他又问。
“是我,”圣凌银白色的睫毛轻颤,声音里带着点微薄的凉意,“是我害你的。”
赫子辰听着,一时没有再说话。从圣凌说出前两个字时,他一颗心便随着微凉的嗓音缓缓地沉了下去,像是一点点浸入月色下一汪池水里,不算心冷,甚至还算平静。
这时,赫子辰才发现自己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好像下意识里本就有这种直觉。
他心中自嘲道:说什么相信圣凌都是假的,在母后面前的维护也是惺惺作态吧,真没想到自己是这样的赫子辰。
他不意外,也并不生气,至于为什么自己竟然完全不觉得气愤这件事,赫子辰也不明白,大约是冥冥之中有所感应吧。
过了好一会儿,赫子辰想起圣凌才回答他一个问题,关于他为什么会失忆这点还没回答。
“那我为什么会失忆?是你封印了我的记忆吗?”
“不是,你离魂了。”
赫子辰重复了一遍:“我为什么会失忆?”
圣凌也重复了一遍:“因为你离魂了。”
“所以,只要是离魂了就会失去记忆吗?”赫子辰好像明白了。
然而圣凌却缓缓摇了摇头,“别人不一定,但你是。”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特殊体质?
赫子辰真想问个明白,却听到窗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呼声,“圣主!圣主!”
往窗外一望,暗蓝色的天边几个白色的小点朝这边飞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几个御剑飞行的摘星楼弟子。
赫子辰算了算,一刻钟差不多也要过去了,要是让他们发现自家圣主被他这样耍了一定很恼怒,赫子辰把窗“啪”地阖上,转身盯着圣凌,问了最后一个他才想起来的很重要的问题。
“圣凌,等‘有问必答’的时效过去了,你还会记得这段吗?”赫子辰有些忐忑地盯着他。
圣凌点了点头,微笑道:“记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