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子辰你真的复活啦?真是太好了!”
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这姑娘劲儿着实不小,赫子辰一时不察,差点被她砸得一趔趄。他揉了揉肩膀,正色道:“这位姑娘,你怎么在朕的书房里?罗将军呢?”
“‘朕’什么‘朕’,还会不会好好说话啦?!”那女子以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望着他,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赫子辰,你真的死一回就什么都不记得啦?”
赫子辰给她看得莫名其妙,这女子居然直呼他姓名,还在他面前胡言乱语,看来应当是十分相熟的关系。
“这位姑娘,朕我和你很熟吗?还有,你怎么能随便进我书房呢?”
“是你让我来的啊!我还是第一次进你书房呢,还当是有什么宝贝,原来就这么一堆破烂!让我看看”那女子边说话边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嘀咕道,“还是当初的样子,真好啊”
赫子辰没有避开,他被这女子话中的信息震惊得呆在原地,半晌才不可置信地道:“你就是罗将军?”
他还以为罗将军应该是个满脸络腮胡的虬髯大汉呢,谁曾想竟是个水灵灵的年轻姑娘!
“对啊,既然你不记得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是罗赛赛,有生国最年轻的女将军!”
罗赛赛原地转了一圈,水青的裙摆被转成一个圆,像是水面上一张嫩生的荷叶。她笑道:“难得换回女儿家的装束,没想到你居然变得这么笨了,不记得也猜不出来。”
“罗将军,看你的样子我们当初应该很相熟吧,你能跟我说说过去的事情么?”赫子辰踱到桌案后,坐在太师椅上,不动声色地问道,“还有,你先前说我死过一回是什么意思?”
向其他人探听真相,这才是他坚持要单独见这罗将军的真正目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当初你”罗赛赛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音,停止得很突兀。
赫子辰抬眼看去,只见罗赛赛嘴还在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微微瞪大了眼睛,神情有些惊讶,又很快转为微微恼怒,最终愤懑地跺了跺脚。
“八蛋!”罗赛赛口里突兀地发出声音。
“咦?”她愣了一下,很快又勾起嘴角,噙着几分俏皮的笑,朝赫子辰眨了眨眼睛,“看来,有人不想我告诉你呢。你还是自己慢慢想吧,我要是说了,某人会不高兴的。”
至于那个“某人”是谁,不用她明说,赫子辰也能猜到。
“哦?这样啊”他虽有些失望,倒也没有继续纠缠。
手撑在桌案上托着下颌,赫子辰眼神温柔得如能滴出水来,勾唇浅笑道:“那便不再问了,我又怎好让赛赛这样的佳人为难?”
“啧啧,我就知道,你果然还是以前的赫子辰!”罗赛赛开心地一手握拳在另一只手心砸了下,而后放低声音,像是自言自语般道,“我爹爹还说他招来的一定是恶鬼,我就说他多虑了嘛。”
“哦?莫不是说以前的我也拜倒在赛赛的石榴裙下?”赫子辰故作烦恼地轻蹙眉头,摇头叹息,“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油嘴滑舌!”罗赛赛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眼里却带着笑意,又道,“好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知道你好好的就行了。我该回去了,不然爹爹该生气了。”
赫子辰点头道:“好。”
“那么,陛下,臣告退了。”临走时罗赛赛才突然讲究起了君臣之别,笑嘻嘻地抱拳一礼后才离开。
罗赛赛离开后,赫子辰双腿翘在桌案上,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他眼如深潭,波光暗泛,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圣凌,圣凌,你到底想瞒着我什么?
“绝音是么,听说是我斩断了你的弦?”
赫子辰起身站在那张断弦琴前,伸手轻触琴身上一道浅浅的剑痕,他深深地呼出几口气,闭上眼睛放松自己,任思绪毫无目的地乱飘,渐渐地被绝音的琴灵所捕捉
有零星的记忆在脑海里载沉载浮,过了好一会儿,赫子辰睁开眼睛,动作轻柔的摩挲着那道剑痕,他低声道:“既然是我做了混账事,那就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续弦,让你能再次响起最美妙的琴音!”
说完后,他心里总觉得刚刚的话里有点违和感,忍不住嘀咕道:好像有什么怪怪的。
赫子辰一时没察觉“续弦”二字的歧义,嘀咕了一句便也不再多想。
他回想了下方才经由琴灵引导而隐约想起的记忆,这回大概是琴灵的怨气消了,并没有将他强行捆绑绝音古琴的视角。
他是以自己自身的立场回忆起了零星感受,前因后果还是不清楚,只是隐约记得,当时他心情是百般不爽快,看那绝音格外不顺眼,只想将它给毁了以消自己心头那点莫名其妙的不平衡但不管怎么说,混账就是混账。
另外,他想起来了一点
那个弹奏绝音的人,白衣黑发,眉眼间虽透着几分青涩,却也已开始显露风华,正是少年时的圣凌。
赫子辰心情有些复杂。
以琴灵的回忆和他自己当时的心情来看,他们的关系真算不上融洽,连圣凌自己也说他是“讨厌绝音的主人”,可是,他见着圣凌时心里那种感觉分明不是这样告诉他的。
记忆会丢失,但感觉不会骗人,他的心明明在告诉他,圣凌是他非常在乎的人,在那些缺失的记忆里,圣凌应该也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他想不通,但是也知道如果直接去问圣凌,圣凌并不会告诉他,暂时也只得作罢,只能寄望自己能快点恢复记忆。
当赫子辰回到厅堂的时候,阿舍正站在圣凌身旁,二人时不时低声说上两句,神情都有些严肃。甚至连边上伺候着的青松紫竹等人眉目间都有些忧心忡忡。
“咳,在说什么呢?”赫子辰最不喜欢这种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揣着什么大秘密一般的感觉,他有些耐不住寂寞,蹭到圣凌旁边,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阿舍道,“来来来,跟朕也说说。”
阿舍淡淡地看了赫子辰一眼,没有理会他。那眼神和看张桌子椅子并没有什么差别,连一点敷衍的尊重都没有,这叫赫子辰一时觉得有些老脸无光。
“那个,阿舍是吧?怎么几日不见,你变得越来越不可爱了?”赫子辰给自己倒了杯茶,啧了一声,再惬意地呷了一口酽茶,一副可悲可叹的模样摇了摇头。
任他怎么说,“阿舍”都不为所动,甚至都不再多看他一眼。
还是圣凌轻叹一声,解释道:“他叫阿赦,不是阿舍。”
“阿赦?”赫子辰来了兴趣,盯着这个跟阿舍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看了又看,嘴里念叨着,“阿舍,阿赦你们是孪生兄弟么?”
这回圣凌并没有代为回答,而是静静地看了阿赦一眼,阿赦接收到那一眼的含义,只得答道:“是。”
赫子辰见阿赦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觉得有趣,并不是圣凌那种清冷沉静,也不是给人甩脸色的那种冷面,而是透着点僵硬,透着点麻木,十分纯粹的没有表情。
或许摘星楼的人都有那么点不苟言笑的传统,阿舍也算不上表情多丰富,但不同的是,阿舍即使脸上表情不多,但那双眼睛里透着股灵透劲儿,一看就是机灵的孩子;而这阿赦,却似乎有点呆呆的呢。
赫子辰问:“阿赦啊,你和阿舍谁是兄长?”
阿赦:“他。”
“你们在摘星楼是不是住在一起的?”赫子辰又问。
阿赦:“是。”
“你说,你们长得那么像”赫子辰嘴角带着点蔫坏蔫坏的笑容,语气却一本正经,“你们每天起床的时候是怎么认出来谁是谁的?如果认不出来,你们是抽签决定谁做阿舍谁做阿舍呢,还是躺下去再睡一觉?”
阿赦:“”阿赦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
赫子辰:“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都默默地看着他。
赫子辰笑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傻,讪讪地收住了笑声,为了找个话题缓解尴尬,他转头问圣凌:“你们之前在说什么?”
“前些日子,城外的蔽日林里走失了好几个樵夫和猎户,莫将军派了人进去搜寻,却无一人安全返回”他只是随口一问,也并没有指望圣凌会回答他,而圣凌却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从头至尾告诉他了。
“此事报到摘星楼后,阿赦他们去查探,没有找到人,却在里面发现了几块碎骨那些人大约已经罹难,他们决定到更深处进一步查探之时,蔽日林里却燃起了一场大火”
事关人命,赫子辰也收起了嬉笑的心态,神色沉了下来,忧心道:“林中都是树木,若是起了火,这火势”
“火势倒无碍,大火将阿赦他们逼退之后,一条水龙从天而降,将火熄灭了。”圣凌道,他口上说无碍,眉间忧虑却不减半分。
赫子辰见他似心中有数,便问道:“那林中到底有什么古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