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子辰从梦中醒来,他躺在榻上,睁开眼就看见青松和紫竹两张大脸,他们神情焦急而悲切,紫竹甚至眼圈儿有些泛红,活像是在哭丧。
见他睁开眼睛,紫竹当真呜地一声哭了出来,“陛、陛下,您可算是醒了。”
青松没她那么激动,却也狠狠松了口气的模样,他小心问道:“陛下,您感觉如何?可有不适?”
“感觉不怎么样,确实有些不适。”赫子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谁做个梦都被自己砍,一觉醒来还见人跟哭丧似的站自己床边感觉能好了。
青松刚松下去的一口气再次提起,紫竹瞬间忘了哭,两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起来紧张极了。赫子辰抹了把脸,无奈道:“你们挡着朕了,先退后几步,让朕起来伸个懒腰先。”
“呃是。”二人这才发觉不妥,忙退后了好几步,恭恭敬敬地半低下头,却还是忍不住抬眼偷觑他。
赫子辰坐起身来,好好伸了个懒腰,将榻上被他压得有些皱的诗抄整理了一下,转头看向那两人,道:“怎么,朕睡了很久?”
“不、不久,”紫竹答道,“还不过两个时辰。”
“才不过两个时辰”赫子辰拉长了调子,眼神淡淡地看着他们,直看得两人有些忐忑了,才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才睡两个时辰你们急什么?难道朕睡个觉能睡死不成?!”
青松不自觉点了点头,又猛然发觉不对,连连摇头,“不不不!”
赫子辰:“呵呵。”
青松、紫竹:陛下笑得好可怕不过我们一点也不怕!我们有国师大人撑腰!
接下来几天,赫子辰做什么都被一双双眼睛偷偷盯着,这眼神不同于他最初以为的含羞带怯,而是隐隐透出一点惊奇、一点畏惧,好像他是个什么奇特的怪物。
而更多的时候,在这些宫人眼里,比起怪物他更像是用纸糊的,用雪堆的,用水做的总之就是脆弱得不得了的东西,风一吹就会飘,太阳一晒就会化,连呼吸都会被污染。
偏偏他还不能对这些莫名其妙的担忧表示反抗,一旦他提出点质疑,立马有人熟练地掏出那本《君王起居礼仪》对他铿锵有力的朗诵对,那玩意儿人手一册。
“《君王起居礼仪》第七条,为了龙体安康,君王有义务向其近身内侍交代自身状况。”
“根据第十一条,陛下您暂时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第二十三条规定,君王若出现任何身体不佳的状况,为了清心静养,活动范围仅限寝宫其中,也包括失忆。所以,陛下您现在不能四处溜达。”
赫子辰觉得心好累,原来做个大人物这么可怜。
他觉得也许自己其实是整个宫里地位最低下的人,任何人都可以掏出一本小册子对他指手画脚,而他只能默默地遵守,不然一群人能围着他念得他脑仁疼。
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使用点暴力手段的,但他这个心软,只要人家拿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他就不忍心做什么了。
赫子辰觉得自己闲得要长蘑菇了,闲了几天之后,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情
“身为一国之君,朕难道不需要处理政务么?”
紫竹温柔道:“陛下现在调理好身体才是大事,哪能让您过度操劳?”
青柏耿直道:“您在政务上也帮不到什么忙。”
青松更加不客气:“这么久以来,没您添乱,朝堂宫廷都十分和谐。”
赫子辰:反了天了。
不过他倒也不意外,慢悠悠地说出真正想说的话:“说起来,朕也算是大病初愈,怎么都不见有朝臣前来探望朕呢?”
青松三人顿时愣住,几个人暗暗交流了下神色,竟不知如何作答。
赫子辰把他们的反应收在眼里,心中冷哼了一声,心道其中果然有问题!他虽刚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但却不是个人人愚弄的蠢蛋,再者他们表现得着实怪异,让他不怀疑都难。
先前都欺负他读书少,一个个义正言辞地诓他,这几日他特地找了些常识性的书籍耐着性子看了下,方才确信其中有古怪。
说实在的,他并没从伏月宫众人身上感觉到恶意,至多是对他有些诡异的好奇的担忧,但这不代表他就要这么傻不愣登地过下去,无论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他觉得自己都有权利知晓。
到目前为止,赫子辰没别的心思,只是想做个明白人。
“朕再问你们一遍”赫子辰眼神微沉,一字一顿道,“朕之前,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等他们开口,赫子辰又道:“别再拿什么踩到衣摆摔下祭天台所以摔坏了脑子之类的说辞糊弄朕,若你们心中还有半分拿朕当主子,就对朕说实话!”
他这么一说,本来开口的几人又闭了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开口。
赫子辰静静地看着他们,眼神一点点沉下来,他实在有些想不通,有什么事需要这样瞒着他。
最终还是紫竹顶不住他无声的注视,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其实我们都和陛下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这世间诸多诡奇之事,又岂是我们能看透的,奴婢只知道陛下昏迷了很久,醒过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其他的,我们也只是按照国师大人吩咐的行事罢了。”
赫子辰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朕到底沉睡了多久?”
这回连紫竹也不说话了,她睫毛颤了颤,垂头不语。
赫子辰心里轻叹了一声,也不再勉强。看来一切都要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国师才能得到答案了。
说起来,他现在除了吃的东西清淡了点,活动的范围小了点,盯着他的人多了点,日子过得无趣了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当然,他承认这样的状态并不是很合他意,但是一切都在渐渐便好。除了第一天,也没再发生睡个觉叫被大惊小怪地围观这种事,除了餐前必须吸几口香以外,食物也从单调的白粥改善成加了青菜和一点点肉末的粥。
让他心里有些烦躁的主要是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好像所有人都在瞒着他什么,这让他感觉脚下发虚,似乎清醒的这几日都是虚幻,落不到实处。一个人活到二十几岁突然忘记了一切总会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再加上强烈的好奇心,把赫子辰折磨得心浮气躁。
你们到底有什么瞒着朕,快说来朕听听啊!
“朕什么时候能见到国师?”赫子辰问。
紫竹和青松有些犹豫,这回还是青柏开口道:“听说,国师大人近几日身体不适,想必康复了自会来探望陛下。”
“身体不适?”赫子辰挑眉,“若是身体不适,当该是朕前往探望他,怎能来等他来探望朕呢?”
几人好说歹说才把他劝住了,终于放弃了去“探望”国师的想法,没办法,他也不知道那摘星楼在哪里,没人带路他也没法去啊。
赫子辰一直盼着能早点见到传说中的国师,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人出场的方式会是这样的。
他从梦中醒来,浑身打了个激灵,他眼睛半睁半闭迷迷糊糊地发了会呆,没想起梦的内容,困意却再次来袭。他下意识地朝被窝里最温暖那处缩了一下,舒服得蹭了蹭,颤着眼皮调整了下睡姿,就要再睡个回笼觉,却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赫子辰猛然坐起身,瞪着这个侵占龙床的人,失声喊道:“你谁啊?怎么在朕床上?”
床上的人微微动了下,没理他,继续睡,这般坦然的模样让他有些疑惑。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睡前应该没有提出什么侍寝之类的要求吧?
那人一身白,白色内衫,白色皮肤,就连发丝也是满头银白,他侧着脸,发如堆雪,遮住了容颜。赫子辰望着那一头银发,心里微微颤了颤,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那些发丝拨开,让那人露出半张侧脸来。
赫子辰心跳不自觉漏跳好几拍,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一时有些无措。
这这这!这不就是那个、那个他恍惚间记起的那个白衣美人吗?
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尽管并没有看清那人的脸,但此时他一见到这张脸就能肯定,这就是那个人,那个斜风微雨碧树下朝他回眸一望的人影。虽然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的确是那个人没错。
此刻,他没有想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他床上,也没有想要不要把人叫醒,看着这张仿佛已经熟悉至极的脸,他脑海里似乎许许多多的画面一帧帧飞快地闪过,他努力想要抓住什么,那些残缺的记忆却如远方的蝴蝶,倏然翩跹而逝。
赫子辰盯着这个人,一时有些出神。
“看够了吗?”
赫子辰吓了一跳,收回心神才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冷冷淡淡地看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