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师大人大人管得略多啊
不过说得也算勉强有理,赫子辰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得配合地端起白粥,就着那一碟腌萝卜吃了起来。不知是不是真的太饿,简简单单的白粥配腌萝卜,竟叫他吃出几分绝世珍馐的味道。仔细地将那粥碗刮得干干净净,就连碟子里一点汁水都被他小心地倒进嘴里,赫子辰咂了咂嘴,回味无穷。
赫子辰觉得这简直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虽然以前吃过什么他也不记得。接过宫人递来的帕子优雅地擦了擦嘴,他问道:“常听你们说起的那个‘国师大人’,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相貌如何?”
“回陛下,国师大人是年轻男子,至于相貌”紫竹脸上微微泛起两团红晕,“国师大人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举世无双?”赫子辰啧了一声,毕竟见过自己模样,他颇有底气地问道,“朕与之相比,如何?”
紫竹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似是疑惑他为何会问出这种问题,她犹豫了一下道:“陛下与国师大人是完全不同的两段风姿,难分高下,各有千秋。”
她答得委婉,赫子辰却看得明白,在这小宫女眼里,那个国师大人恐怕比自己还要出色几分。倒没有不悦,先前对镜自观时,他便觉得自己的模样已是风采出众,若那人比自己还要出色,不知何等天人之姿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嗯,他好美人。
赫子辰沉吟道:“这美人朕是说国师,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紫竹咬了咬唇,像在犹豫什么,最终鼓起勇气道,“国师大人身份尊贵,奴婢不敢提其名讳。”
“”赫子辰心情有些复杂。
怎么那个国师的人都敢当面说出他赫子辰的名字,而他的人却连在背后提及国师名讳的勇气都没有?这传说中的美人是不是权力太大了点?
罢了罢了,反正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先了解了解一些基本情况吧。
“对了,之前不是说有个什么君王礼仪的书么,给朕找来看看。”他道。
“是。”紫竹应了一声,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蓝底黑字的小册子递过来。赫子辰结果一看,只见那比巴掌稍大的小册子上工工整整的几个大字:君王起居礼仪注。
翻开来一看,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赫子辰觉得头晕,勉强看了几条便无法忍受地阖上,往桌上一甩。紫竹赶紧将那小册子拿起,宝贝似的收好,看着自家主子郁闷的表情,试探着提议道:“陛下若是无聊,不如去书房看看?”
又是书
赫子辰刚想拒绝,又不知怎么心念一转,改变了主意,他颔首道:“也好,带路吧。”
随紫竹到伏月宫里他的个人书房后,赫子辰挥了挥手示意她先退下,自己站在书房里望着这间跟杂物间差不多的书房。
书房里一侧有一张卧榻,另几方摆了好几排书架,除了其中一排上七零八落地摆了些书外,另外几个架子上都摆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譬如断了弦的琴、透着红色造型奇特的石头、陈旧褪色的鹤形风筝等等,看起来哪儿像个皇帝的书房,简直就是孩童收集的一堆破烂。
目光一寸寸地在这些物件上移过,赫子辰眼里一片柔光,心里生出些陌生的温柔。这些看似破烂的小玩意儿,都像是被他遗忘的老朋友,在漫漫光阴中与他重逢,即使一时说不出它们的来历,却依然凭着近乎本能的情感与它们相认。
赫子辰伸手在那块红色石头上缓缓摩挲,陌生又熟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仿佛每一条线条、每一处凹陷与突起都已在他手下走过千百回。
站在书架前他才发现,石头旁边的格子上还放了一支箭,它实在有些太不起眼,以至于之前都没看见。赫子辰将那支箭取下来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支箭,尾端的箭羽还有些不平整,像是被人大力握过一般。手指触到箭尖时,他心里一悸,疼痛的感觉稍纵即逝。
将这些东西一样一样看过去后,赫子辰走到书架前,随意取出几本书翻了翻,除了一些鬼怪志异、地方风物志,多数都是些剑谱、拳谱之类的东西,总之都是些不务正业的闲书。
此外竟还有几册诗抄和一本经书,那经书比起其它所有书籍都要干净,几乎没怎么翻看过的模样,想来也是,经书这种无聊的东西也实在看不下去,能摆在他的书架上已属怪异。
赫子辰抽出一册诗抄随意翻了翻,都是些或传情达意,或伤春悲秋的句子,他心里纳罕,想不到自己当初也做过这般风雅的人。
有什么在书页间一闪而过,赫子辰翻到那一页,只见里面平平整整地夹了张薄片。那物形似叶片,淡黄色,有着清晰的脉络,实在像极了树叶,但其薄如蝉翼的厚度、半透明的颜色、以及极其细腻的触感,又都不像是树叶,反而更像是花瓣。
赫子辰将那暂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薄片小心拈起,置于鼻端轻嗅,果然能闻见淡淡的草木清香,看来的确是什么花叶之类的物什。他看了眼书页,上面被印了浅浅的叶状痕迹,在那淡黄氤氲的白纸上,他见着这么一首诗:
伊人在彼,落叶猗猗,寤寐且思,车马来之。
绵绵红线,束尔青丝,与子成契,百年为期。
这是半首,另外半首被那花叶渗出的黄色汁水染得有些模糊,只能隐约看出“不见狡童”、“皎皎华年”两句。
“伊人在彼,落叶猗猗”赫子辰嗅着草木香,轻声念出这句子,心中一动,若有所念。
天光暝晦,微雨不沾衣。
草木深深,翠色夺人眼,有一人身着白衣立于一片葱茏之中,斜风轻拂,衣袂飘举,那人藏在如流墨发中的半张脸侧过来朝他一望
赫子辰抬手抚上自己胸口,像是要确认一下那倏然加快的心跳是否是错觉。
可惜了他想,可惜了,还差一点便能看清那人的样貌。
他不知那人是谁,但心里明白,那人一定是自己那段失去的记忆里,十分重要的一环。
寤寐且思,车马来之,绵绵红线,束尔青丝,与子成契,百年为期
赫子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还做起了梦。他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无法从这梦中醒来。
梦里,他躺在琴床上,有人坐在一旁,雪白广袖中伸出一双手,姿势随意而优雅地悬于他上方,那双手白皙细长,骨节分明,又比一般成年人的手稍小一些,应该是个少年人的手。
那手指在他身上一捻,“铮”地发出一声琴音。
这琴音与寻常琴音不同,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他现在是一张琴!
赫子辰很震惊,然而躺在那里的他却似很淡定,甚至有几分享受那一双灵巧的手在自己身上轻拢慢捻,心绪便似那淙淙琴音,绕梁穿户戏飞燕。
突然,“砰!”的踹门声响,琴声戛然而止。
一锦衣少年冲进来,站在他一侧,伸手在他身上拨了拨,没有听见琴声响起,那少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而赫子辰觉得更加不可思议,因为这少年分明就是他自己!比他现在的模样要看起来年纪小一些,但的确是他没错。这个年少的他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纨绔子弟的味道。
“当真弹不出琴音来”少年赫子辰皱眉,眼睛滴溜溜转了下,伸手便来夺琴,理直气壮道,“这什么破琴!来,我帮你扔了,改天送你张更好的!”
先前那双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在他面前再次拨动琴弦,琴音如流水般泻出,由徐转疾,隐隐透着几分得意。少年赫子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本就有几分骄纵的眉眼里露出一丝戾气,啪地一巴掌拍在琴上,打断了弹奏。
赫子辰心跳顿时紊乱,这一巴掌拍下来可把他折腾的,即使他现在只是一张琴,没有痛觉,但依然觉得很不好受。
这惹人厌的熊小子,赫子辰心道。
而那少年赫子辰显然没有考虑到一张琴的感受,他一把抓起琴弦往一边扯,满身恣肆骄狂,嘴里却还扯着歪理道:“这琴不是叫‘绝音’么?真真是名不符实!”
赫子辰还来不及发表一下被抓起琴弦扯的感受,就瞥见一道冷光。
少年赫子辰铮地拔出剑,提剑就朝他砍来,那模样真可谓狰狞,偏偏那少年还说得振振有词,“弦断音绝,没有断弦叫什么绝音?就让我来做回好事,帮你断了这弦,绝了这音!”
住手!不要!!
赫子辰在心中呐喊,然而他此时只是一张琴,无法躲开,也无法喊出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柄利剑携三寸剑光朝他劈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