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伏月宫的人鱼贯而出,和先前那名宫女一样,他们一眼就看到了赫子辰,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不过这一行人比先前那宫女镇静得多,很快便收敛好脸上的神情,为首两名内侍眼里都有几分激动,连忙伏地叩首道:“青松、青柏恭迎陛下回宫!”
“恭迎陛下回宫!”后面一行人也随之齐刷刷伏下身,声音里都透着几分敬畏。
赫子辰看着眼前跪伏在地的宫人,总算找到了一点儿大人物的感觉,有些感慨,又有些莫名的亲切。他清了清嗓子,双手虚抬,沉声道:“都起来吧!”
赫子辰发现宫人们起身后都低着头,像是不敢看他,却又忍不住抬起眼睛朝他偷瞟,那副含羞带怯的情态让他有些疑惑,抬手摸了摸下巴,暗自思忖道:莫非我生了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孔?
在赫子辰决心待会要仔细看看自己容貌之时,为首一名不知叫青松还是青柏的内侍走上前,朝阿舍等人鞠了一礼,“多谢各位仙者送陛下回宫!不知各位仙者可要”
“不必,我等不过是奉国师大人之命。”阿舍态度不卑不亢,看了那边昏倒的宫女一眼,皱眉道,“那,是怎么回事?不是早就给你们打了招呼吗?”
那内侍低眉顺眼道:“仙者赎罪,那名宫女年纪小,见识短,奴才这就将其调到别处。”
“嗯,国师大人目前抽不开身,你们要好生照料陛下,之前国师大人交代的,务必记牢。”阿舍点了点头,叮嘱道,“若有什么及时前往摘星楼禀报国师大人。”
这话叫赫子辰觉得有些怪怪的,一句不离“国师大人”,那个国师就算是他的朋友也不用管那么细吧,弄得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还有,这个阿舍好像就是那个国师的人,凭什么对他的人指指点点?
这么想着,赫子辰示意那名内侍不要开口,转身向阿舍道:“这个就不劳你们费心了,现在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好走,不送!”
“”阿舍面部肌肉微不可察地扭曲了一瞬,还是不失礼仪地单手置于胸前朝他施了一礼,道,“我等告辞,陛下保重。”
摘星楼众人又抬了小轿飘然踏风而去,倒真有几分仙者风姿。赫子辰见他们远去后,转过身来一挥手道,“走吧,找我妈去!”
他本来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没想到其他人反应却很大,一个个劝道:“陛下,您暂时不方便见太后,还请您以后恢复记忆了再与太后相聚,也免得太后见着您如今的状态伤心。”
赫子辰:“”为什么你们都知道我失忆了?
赫子辰道:“好,就依你们所言。”
他没想到自己当真还有个母亲,或许是出于血浓于水的天性,这让他心头生出些感动,有点期待,又有点怯。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什么不好,但显然还可以更好,那就,等他状态更好了再去见他的母亲吧,现在他应该好好问一下关于自己的事。
回到了自己的地盘,赫子辰觉得十分自在,旋身坐到主位上,支起一条腿,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宫人脸上都露出些尴尬神色,有人小声提醒道:“陛下,您还是先更衣吧。”
赫子辰一愣,朝自己身下看去
“都给我闭眼!闭眼!”
如今天气有些热,他身上的冷劲儿也差不多缓过来了,原先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狐裘不自觉地敞开了些,方才他这么一支腿咳,着实不雅。
失忆了羞耻感也还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了下流事,赫子辰脸上也有些挂不住,面无表情地跟着青松回到卧室更了衣。
望着镜子里的人,他暗自称赞,好一个眉目清俊、风流蕴藉的美少年!原来他是这般模样,怪不得好些宫人不分男女都有些目光躲闪,想来是觉得他风姿绝世,煌煌然不敢直视。
青松一边为赫子辰更衣,一边暗暗观察其神色,发觉眼前这位陛下和记忆里的那位无论容貌气度都别无二致,才心里隐隐松了半口气,他在为赫子辰整理衣领时,状若不经意地触其颈部,剩下半口气才彻底松了下来。
皮肤表面温热,内有脉搏跳动,甚好,甚好。
更好衣后,赫子辰看向青松道:“青松啊,既然你们都知道我失忆了,那就来给我说说一些情况吧。”
“陛下想知道什么,问奴才便是。”顿了顿,青松又提醒道,“陛下,您应当自称‘朕’。”
“朕问你,”赫子辰觉得这个自称法更有种大人物的气质,十分乐意地改了说法,“朕什么岁数?为何失忆?又为何算了,你先回答这两个问题。”
“陛下今年二十一岁,因”
“等等,”赫子辰打断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心微皱,指着镜子疑惑道,“朕有那么老?”
镜子里的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容貌俊朗稍显几分青涩,神采飞扬略带一丝稚气,分明还是个少年人的模样。二十一岁虽与“老”字不相干,却也已经完成了从少年到青年的转变,不该是这般模样。他虽失忆,有些常识却隐隐知晓。
“这”青松擦了把不存在的汗水,谨慎道,“陛下的确是二十一岁,只是千金之躯总比寻常人显得年少一些。”
“竟是这样么。”赫子辰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又道,“那朕为何会失忆?”
青松垂下眼,用背诵经文一般板正无波的语气讲了关于他为什么会失忆的故事。
简单说来,就是不久前赫子辰和国师率领众臣举行祭天仪式,却在祭祀的高台上犯蠢摔了下来,摔坏了脑子,一时无法恢复记忆。尽管青松讲了许多,说得很仔细,具体时间地点天气、在场人物、甚至连当时他穿着哪件不合身的衣裳导致踩到衣摆才摔下去都讲得清清楚楚,仍然不改变这件事的本质他,一国之君,一个据说很了不得的人物,在大庭广众之下踩到自己的衣摆摔坏了脑子。
赫子辰不由得低下头,怔怔然看着自己的衣摆,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在他的潜意识里,自己应该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英雄事,与邪恶势力作斗争,救苍生于水火之中,一时不慎遭到报复,但好在邪不胜正,他终于还是醒了过来类似这般,总之就是特悲壮的那种。
他不死心道:“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把朕推下来,想要谋权篡位,取而代之?”再不济,也是被什么阴险小人给设计了。
青松的表情顿时有些一言难尽,他诚恳道:“陛下您想多了。”
赫子辰觉得青松在说谎。
他出去溜达了一圈,把伏月宫的内侍宫女们挨个儿问过去,结果每个人的回答都一样,就连遣词造句、叙述语气都和青松别无二致,一样的言之凿凿,一样的连细节都讲得那么真实,就好像全都是他们亲眼所见一般。
赫子辰大受打击。
受了打击的赫子辰觉得需要吃点什么安慰一下自己,大手一挥,“来人啊,给朕拿点吃的来!”
闻言,青松朝一梳着双鬟髻的宫女吩咐道:“紫竹,你去御膳房把陛下的膳食拿来,记得国师大人的吩咐。”
“是。”一名宫女飞快地应了,朝御膳房跑去。
青松和青柏使了个眼色,青柏点点头退下了,不一会儿捧来一只造型别致、做工精巧的香炉,不见袅袅烟气,但闻悠悠隐香。青柏将那香炉置于赫子辰鼻下,恭敬道:“陛下,您吸几口。”
赫子辰立时屏住呼吸,不悦道:“朕饿了,要吃东西!不是吸东西!”
“陛下有所不知,”青柏面色不变,“五谷杂粮皆凡俗之物,陛下圣体不容玷污,须在餐前以香净化这是国君起居基本礼仪。”
“是么,还有这般礼仪?”赫子辰怀疑地看向他,见青柏始终一脸笃定,姑且先信了,却还是道,“一会儿给朕看看相关记载。”
赫子辰凑近了那香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熨帖,仿佛这淡淡隐香浸透了四肢百骸,连神魂都得到了安抚。他忍不住再吸了几口,直到青柏将那香炉拿走,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不一会儿,先前去御膳房的宫女紫竹拎着只小巧的食篮回来了,赫子辰眼巴巴地等着她快点拿出些美味佳肴来,只见紫竹纤纤玉指伸进去,端出一碗雪白无暇,质地温软,光洁剔透的白粥。
赫子辰眼里的光淡了些,很快又伸长了脖子往那食篮里瞧,看里面还有些什么菜色。紫竹瞧他有些急不可耐的模样偷偷抿唇笑了笑,果然不辜负他的期望,又将手伸进食篮里,取出一碟腌萝卜?
紫竹盖上食盒,声如黄莺道:“陛下,请用膳。”
这就是御膳?你在逗朕?
赫子辰怨念太过强烈,紫竹不得不硬着头皮主动解释道:“陛下您太久没有进食,暂时只能吃些清淡的,国师大人特意嘱咐您暂时只能喝点米汤,奴婢自作主张改成了白粥,这叠萝卜也是奴婢偷偷在御膳房拿的。”言语中竟隐隐透出些邀功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