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月谣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赶路

(防盗章节,早九点替换)
嬴抱月低头看了一眼睁大眼睛望着桌面的李稷。
“嗯,”李稷也没心思装睡了,望着桌上的信封,“昨晚有人进来么?”
“没有,”嬴抱月肯定道。
她虽然睡着了,但不至于有人进来都发现不了。
这种事都察觉不了的话,她从小到大不知该死了多少次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李稷昨晚也没有察觉到有人进入。
虽然他们两人都压制了境界,但嬴抱月的警觉程度是顶级的,他这方面也不差,能在他们两人都浑然不觉中进入这个房间并放下一封信,李稷觉得不是天阶或者神子级别的人物是做不到的。
可如果真的是天阶或者神子来了,恐怕会做的事就不只放一封信了。
李稷定定凝视着那个信封。
信封是很普通的信封,躺在桌上极薄,看上去里面像是空的一般。
“我大概知道它是怎么进来的了,”嬴抱月望着这封信的厚度,望向屋侧的窗户。
窗户是木框纸窗,虽然锁上了,但木框边缘有着一道缝隙。
这个缝隙的大小,刚好能容纳桌上的这封信进来。
当然也可能是从门底下塞进来的,但那样的话信应该在地上。
只有从窗缝的高度,才能刚好掉到桌子上。
但他们现在住的房间是在二楼,窗户朝着方向是朝着街道,到底是什么人能刚好跃上二楼还将这封信塞入窗缝还不被他们发现?
嬴抱月定定凝视着被寒风吹得嘎达作响的窗户。
从昨夜开始就有寒风不断地窗缝中吹进来。
等等,风?
嬴抱月猛地一愣,忽然意识到了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就想往桌子边扑去,却忘了床边还横着个李稷。
“小心!”
嬴抱月被绊到险些往地上栽去,李稷连忙伸出手把她往后一拉,让她跌倒在自己的胸膛上。
“对不起。”
嬴抱月伏在他胸口抬起头。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李稷本想责怪两句,却发现他俩的姿势完全不是能让他说话的时候。
好在嬴抱月反应很快,从李稷身上爬起来,下床穿上鞋走到桌边。
李稷掩饰地咳嗽了一声,扶着床沿坐起来,“这信怎么了?”
嬴抱月没有立刻回答,打开信封,从中掏出一张薄薄的信纸。
信纸上是大片的空白,没有开头没有落款,只用朱砂写着一个字。
“来。”
嬴抱月走到李稷身边,将这封信递给他。
“这是……”
看到这个来字,李稷愣住。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封信是山鬼大人送来的,”嬴抱月道。
昨日她和李稷商量接下来怎么走的时候,两人最担心的就是他们是否能将那八名天阶杀手引到西岭雪山。
此时兹事体大,后果难以估量。
如果山鬼不管或者管不了,最坏的情况下,他们会连累所有参加高阶大典的修行者,还会得罪一个神子。
所以昨日李稷犹豫到了极点。
嬴抱月也说不准该怎么做。
那是八个天阶杀手,又不是八颗大白菜,哪怕是她上辈子当少司命的时候也不是说能应付就能应付。
神子们大都性格谨慎,绝不是大包大揽之人。
她怎么都没想到,山鬼居然会给他们送信,信上还写着这个字。
“这个来字,意思是我们可以过去?”李稷凝视着信纸上的朱砂红字。
嬴抱月点点头,“大概……是这样没错。”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各自眼中的意外。
比起意外,李稷甚至无比震惊。
简简单单的一个来字,却表达了山鬼的态度。
从这封信能追到这里,足以看出这名观测者对大陆上发生的所有事都了如指掌。
那么山鬼一定知道他正在被八名天阶修行者追杀。
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说让他们过来,这意味着山鬼愿意向他们伸出援手,甚至愿意处理那八名天阶杀手。
这可不是一般的恩德,普天之下,李稷觉得只有他义父愿意为他这么豁出一切。
神子可不是那么热心的人。嬴抱月低头看了一眼睁大眼睛望着桌面的李稷。
“嗯,”李稷也没心思装睡了,望着桌上的信封,“昨晚有人进来么?”
“没有,”嬴抱月肯定道。
她虽然睡着了,但不至于有人进来都发现不了。
这种事都察觉不了的话,她从小到大不知该死了多少次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李稷昨晚也没有察觉到有人进入。
虽然他们两人都压制了境界,但嬴抱月的警觉程度是顶级的,他这方面也不差,能在他们两人都浑然不觉中进入这个房间并放下一封信,李稷觉得不是天阶或者神子级别的人物是做不到的。
可如果真的是天阶或者神子来了,恐怕会做的事就不只放一封信了。
李稷定定凝视着那个信封。
信封是很普通的信封,躺在桌上极薄,看上去里面像是空的一般。
“我大概知道它是怎么进来的了,”嬴抱月望着这封信的厚度,望向屋侧的窗户。
窗户是木框纸窗,虽然锁上了,但木框边缘有着一道缝隙。
这个缝隙的大小,刚好能容纳桌上的这封信进来。
当然也可能是从门底下塞进来的,但那样的话信应该在地上。
只有从窗缝的高度,才能刚好掉到桌子上。
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说让他们过来,这意味着山鬼愿意向他们伸出援手,甚至愿意处理那八名天阶杀手。
这可不是一般的恩德,普天之下,李稷觉得只有他义父愿意为他这么豁出一切。
神子可不是那么热心的人。
他和山鬼素不相识,这位后辽神子为什么会愿意这么做?
李稷目光落到站在窗边拿着信的嬴抱月身上,神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
“怎么了?”嬴抱月察觉到了李稷的目光。
“你觉得这封信可信吗?”李稷问道。
虽说是全大陆的观测者,可是山鬼怎么就刚好知道他们住在这家客栈这间房,还那么刚好的送来这封信?
如果不是精心设计的陷阱,这简直就像是山鬼一直在注视着他们一般。
李稷敛起目光,这种感觉可不太好。
不过他也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李稷认为,山鬼一直在注视着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李稷眼前浮现出当初初阶大典时山鬼和姬墨隔空对的那一剑。
“我觉得可信,”嬴抱月攥紧手上的信纸,“我们就按照昨晚你说的那个计划出发吧。”
“好,我知道了。”李稷起身整理行装,“半个时辰后出发”。
两人各自忙碌起来,嬴抱月找到铜镜,梳理起昨晚睡乱的头发。
李稷扎完包袱,站到床边,叠起二人昨晚睡过的被子。
他眼角的余光落到对镜梳妆的嬴抱月身上,心中隐隐生起一个疑问。
能得一国神子如此的关注和庇佑,她到底是谁?
她是李昭,可李昭是谁?
他从来就不曾知晓李昭是从哪里来,她出身何处?师从何人?又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为什么李昭会死,又是什么人要杀她?
为什么,她会重新换了面貌回到这里?
一切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李稷,你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