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十绝山 > 第四十四章 鹿台山-2:搜魂阵

翁锐到了这里,已经感知到这两个人的存在,现在二人出来,自是没有感到意外,只是人魂、英魄两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阴森森的,这倒和他们神魂门的名称很是相配。
显然这两位的名字并不是他们的本名,而是来源于道家对人之精神和肉体构成的划分,也就是人的三魂七魄。
三魂就是人精神和智慧的构成,一可称为灵魂,又可称为天魂跟主魂,二是觉魂,又可称为地魂跟视魂,三是生魂,又可称为人魂和象魂,人的三魂是由于“真如动念”所产生的一种能量形态并吸附了灵质而具形体,属于灵界。
七魄构成和掌管人的肉体活动,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掌管人的喜、怒、哀、惧、爱、物、欲,生于人的物质形体中,所以人身去世,七魄也随之消散,它属于阳世的物质世界。
如果这是神魂门下弟子起名的方法,那么这就是他们中的两位了,其他的应该至少还有八位,翁锐暗自惴道。
由于往里已经进入深山,道路崎岖,马已经是难以行走,所以原来的两匹马就被蒙成带走了,翁锐只能步行跟着人魂、英魄两位继续前行。
这回也只是走了不到一天半的时间,第二天傍晚时分,人魂、英魄二人在另一个必经的岔路口以蒙成同样的方式拦下了翁锐。
翁锐这道,这是人家的规矩,他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连听说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什么仇恨了,既然这一关要过,那他也就不用客气了。
但这一战比他预想到的要艰难,人魂、英魄二人单就个人修为就比蒙成高出许多,这两人双剑合璧,更是臻于一位强大的江湖一流高手,单是适应这两人阴阳交织的打法,就耗掉了翁锐十几招,再花十几招奠定优势,一招破敌,翁锐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翁锐本来还可以更快一点,但他不想伤了他们任何一个人,莫珺在他们手里,他还是有点投鼠忌器。
打完了这一架,不出意外的又出来了四个人,分别报上名号,地魂、精魄、枢魄、力魄,顺序都排在前面两位之上,应该更为厉害。
有了这份心思,昼行夜宿,翁锐就对随行的这四人仔细观察,以他们的定力和不经意间所散发出的气息来看,每个人都有实力和自己一战,如果他们一起上,要想各个击破看来还是要费些功夫的。
翁锐在琢磨如何对这四个人各个击破又不至于伤了他们,但第二天交手的时候,人家却给他摆出了一个奇怪的阵法,这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这个阵势很奇怪,两人在前相隔四五步并立,另外两人在他们的空挡之处拖后两步前后站立,给人的感觉是这阵势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又形成不了合力,最多就是二打一或者三打一的局面。
“你们这是一个阵图?”翁锐道。
“搜魂阵!”站在中间的地魂道。
“这名字听起来很厉害,呵呵。”
“阵更厉害!”
翁锐本来是想开句玩笑,拉拉和这几位的关系,但话一出口,人家听起来就成了对这个阵图的蔑视,自然不会给你好脸子看了,这个时候再解释就多余了,也只好手底下见真章。
翁锐也是阵图研究的大行家,这个阵乍眼看去,既无形也无核,到处都是破绽,根本算不上个阵图,但真要动手,破绽太多,反而让你一时拿不定该从哪儿下手。
心里犹豫,脚下可不能犹豫,翁锐脚步侧移,阵前两人立即一前一后微微移动,阵后两人则跟随移动,整个阵形依然是直接面对翁锐,一点都没变,翁锐改变方向相反移动,阵形亦相反移动,好像不是几个人在动,倒像是整个阵形在随着他转动。
这样一来翁锐童心大起,猛地朝着一个方向绕着四人急速奔跑起来,那四个人的阵形也跟着他的奔跑旋转,翁锐越跑越快,阵形也是越转越快,到最后大家都成了一团在原地旋转的影子。
翁锐自从卧龙谷之战之后,再也没经历过什么大的阵仗,最近的修为又有不少提升,正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今天有了这个机会,即刻把他的功力发挥到了十成,身形如行云流水,迅疾飘逸,在他想来,以他的修为,仅此一招就能把这几个人拖垮。
一刻时分过去,翁锐估摸着已经跑了数十里路,看着中间的这些人阵形倒转,看来已经跟不上自己的脚步,随即减慢速度,想调侃他们一下,但等他慢下来,他才发现,不是这些人倒着转,而是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转,人家不知什么时候就完全停了下来,直挺挺地看着他一个人在周围狂奔。
本想捉弄人家反而被人家捉弄,翁锐耳根一热,讪笑道:“不好意思!”
“嗨!”
人家完全没有顾及翁锐的不好意思,他刚一停下,地魂一声厉喝,站在前面的精魄、枢魄二人长剑一抖飞身直刺过来,简单、迅捷、犀利,地魂和力魄同步跟进,始终保持阵形。
翁锐因为全力飞奔已经内息流转,罡气蓬勃,无形中就能给人强大的压力,但两支剑刺来,似乎完全没有受到罡气的阻扰,剑芒的寒意已经触及他的肌肤,对方的骤然发难,让他已经顾不上矫情,身形未动,手中的剑却已挥出,出手就是十成的功力,一道道剑光将自己围住,“抱元守真”虽不是攻击性招数,但你要碰上,它的杀伤力依然难以估量。
但精魄、枢魄二人的剑并没有撞上翁锐的剑,二人的急速猛攻引发翁锐的全力防守,但二人的收剑比出剑还快,刚刚还感到就要触及肌肤的剑气瞬间不见了影子,而直接面对的却使站在中间地魂的全力一击。
“呀!”
地魂出招是随着精魄、枢魄二人的身形而上的,但他的剑招却与二人完全不同,磅礴霸气中暗藏着阴森与诡秘,伴随着摄人心魄的怪叫,剑锋化作万点寒芒,“嘶嘶”声响成一片,犹如万蛇吐信,漫天罩来。
翁锐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这种连招急切的攻击也是压得他极为别扭,急迫中一声怒吼,身形骤转,手中长剑已经振颤着晃出一道亮光,破空如裂帛之声,一招“混元一极”,尽破万点寒芒,飘身踏上一步,长剑已经像条匹练斩下,一招“开天辟地”紧随后退中的地魂劈下。
“嘡!”
一声爆响,精魄、力魄二人的长剑将他拦下,尽管二人被震退了两步,但翁锐刚拉起的攻势也被迟滞下来,这个机会地魂和枢魄二人当然不会放过,几乎是插在精魄、力魄二人后退的身影攻了过来。
这回他们不再是快速的平刺,两人各取招数,有先有后,攻击的方位也是刁钻无比,他们赌的就是翁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招之内破掉他们二人的进攻。
翁锐刚刚出招受阻,身形未及转换二人的剑就已经攻到,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出招的空间,只有猛一提气,身形立即朝后飘去,而地魂和枢魄也如影随形紧随其后,而后面的精魄和力魄也跟来上了,继续保持着他们那个奇怪的阵形。
到底是翁锐功力要略胜一筹,在这一退之中,已经和地魂、枢魄拉开了一剑距离,这已经足够他做出反击,但见他身曲如弓,在弹开时手中的剑已经像大刀一样斜拉而下,这不是简单劈,刀影里玄机暗涌,一招“阴阳昏晓”化作明暗两招,不但卸掉地魂和枢魄两招,还把巨大的压力转向二人。
地魂、枢魄出招被解,但完全没有硬扛的意思,撤身向后飘落,在翁锐将近力竭之际,从他们两人中间插身猛力攻上的这回是力魄。
翁锐终于看明白了,这个看似漏洞百出的阵形,实则危机重重,他们前后换位非常迅速,你永远面临的是两人佯攻后的更猛烈的攻击,并且他们可随时转换角色,你甚至都来不及估计那最猛烈的一击来自哪里。
这样的打法不但要耗费翁锐双倍的功力,也使他得不到任何喘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往复回转,并且难以对他们形成致命一击,感觉自己的魂魄像被吊住一样,看来这搜魂阵确实有些名堂。
这样吃亏的打法翁锐当然不干,对于扑上来的力魄熟视无睹,纵身飘向一侧,在力魄急于赶上其他人尽力保持阵形的时候,翁锐再次向侧前飘去,直插阵形的后尾,一剑攻向精魄。
当在阵尾的精魄全力抵挡翁锐的攻击时,中间的地魂、枢魄已经拧身换位,朝精魄的两边护佑而上,但翁锐的攻击并没有落下,而是中道回转,直接扑向还来不及回归转位的力魄,翁锐的身法实在太快,力魄还没有来得及稳住前冲的身形,翁锐的剑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翁锐和力魄一停,其他人也跟着停下,等翁锐的剑一撤,众人退后几步,垂剑施礼。
翁锐还礼,并轻轻擦了一把汗,这时间不长,其实也并不是太过凶险的一场拼斗,他感觉比和迦南打上一场还要累,如果不是他取巧变招,恐怕最先被拖垮的一定是他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