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好消息,坏消息

翌日
晴朗爽空,万里无云,照常升起的的太阳仍然亮堂堂晃人眼睛,但已经敛去了昨日的燥热,晒的人骨头温暖发酥。
赛丽亚嘀嘀咕咕浴缸咋坏了,挺沉重的一大个,更换起来很麻烦啊。
然后有意无意瞄向某个又打赢三个的家伙,暗示浴缸你自己去买了,赶紧换上。
前院里彼诺修侍弄的一块菜园,算是被风雨毁的七七八八,只剩一点辣椒豆角什么的。
等会抽点时间整顿翻种一下,差不多该换季了。
床单被褥和各式各色的衣裳,在庭院里也晾晒了满满两排。
昨晚被墨梅雷龙炸晕的笨蛋甘霖,清晨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卢芙松控诉他的暴力,连波塞姆大人都没揍过她,然后忿忿不平,吃了两大碗甜粥加五根油条。
希曼摊开手心的谷子和玉米碎粒,喂着自己的好朋友柯林,同时好奇打量着肤色和大家有明显差异的甘霖。
原来昨晚那些让人吓掉魂的惊雷咆哮,就是她弄出来的啊。
“话说,奈雅丽~”希曼向一旁正在掰使劲石榴的无敌美少女,好奇询问:“他这算不算,又拯救了阿拉德?”
她自己基本不懂修炼,也就不太能理解那些超出自身认知,达到灭世级别的巨大危机。
就是觉得前两天白天好热,晚上就下大雨,伴随着惊雷不断,真是被折磨到心力交瘁。
希曼被第一届盟会优胜者,名师艾丽丝亲自指点过的魔法,现在也仅仅是职业者的半吊子水平。
石榴是从阿斯卡前两天从虚祖送来的,粒大饱满,晶莹又甘甜,奈雅丽往嘴里塞了一把嚼嚼,吐籽后才含糊道:“差不多吧,哈布,小玉她们也帮了很大的忙。”
加德拉肯若是不解决,未来不久定然天气暴晒,直至天降火球,房屋焚烧浓烟四起,一切付之一炬。
甘霖之云的超大规模落雨,会引发各种洪涝灾害,把田地化为水泽,湖泊暴涨淹没房屋,然后饥荒将临。
不过除了庄园内的她们之外,估计再没有多余的人知晓,阿拉德悄然度过了两场有惊无险,处理不慎恐能波及整片大陆的危机。
走廊茶桌,脸颊洋溢着母性光辉的艾丽丝,在温暖的阳光下拂动几根琴弦,如清泉流水,笑道:“希曼,难道你是想给他谱写一曲英雄史诗的赞歌?”
希曼以前是专门写爱情诗歌的吟咏诗人,后来她途经末日之都坎特温,深切感叹就算是时间的流逝,也很难治愈战争留下的创伤。
于是作曲风格方面,开始逐渐演变成歌颂和平,缅怀战争牺牲。
她对于各种伟大的英雄事迹,比如击败狂龙的卡赞和奥兹玛,还有“杀死”变异之源希洛克的四剑圣,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和小小的崇拜心理。
所以多次解决阿拉德大陆潜在危机,却又很少公开宣扬,“默默无闻”的夜林,包括小队成员,一直都是她心理的偶像。
艾丽丝也觉得稍微有点奇怪,希曼自从跟着她学习音乐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创造出来不少脍炙人口的曲子。
比如前段时间她在魔界所做的那一首歌,已经在赫顿玛尔大街小巷都传开了,赢得了一致好评。
经历过被德洛斯帝国入侵的他们,更懂得和平的来之不易,容易产生共鸣。
但是,希曼却从来没有为夜林量身定做,去写过一首歌,貌似连类似的念头都没有产生过。
而且小队一路走来,关于冒险的旅程也有着太多的故事可以讲,理论上不缺灵感方面的素材才对。
“是不是因为太熟了,不太好意思去写去唱呢?”克拉赫准备出门采购路过,顺带摸了摸她脑袋。
“那个,倒也不是……”希曼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两根食指紧张的互相戳戳点点,貌似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刚忙完清理庭院排水口的夜林,谢过麦露送过来的一杯冰可乐,洋洋得意道:“一定是没有什么语言,能用来形容我无比的帅气和伟大的功绩。”
切~
不约而同一致的白眼!
希曼被好奇的众人多次询问,才低着头慢慢解释了原因,同时躲闪着夜林的目光。
和许许多多冒险家一样,十多年前悲鸣洞穴的四剑圣,可能是很多像希曼这样,当时才七八岁的小孩子,最耳熟能详的英雄故事。
其中四剑圣之中沉默寡言,但为人稳重正直的阿甘左,又是最优秀,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巴恩被帝国招揽染了一身俗气,西岚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布万加是班图族,且因为雪色战争的历史遗留,班图族与帝国和公国当时尚没有和解~
“所以,我一直以为……”希曼把脑袋垂的更低了,脸蛋微尬通红,声音蚊呐:“英雄,就应该像阿甘左那样,冷漠之中又怀着善良之心。”
“哈?难道我不善良么?”夜林抓了抓头发甚为不解,然后故意板着一张脸,冷冷道:“希娅特,过来给我揉肩膀,这是命令!”
“滚蛋,吃饭呢,没空。”
呃~
“其实啊,我是真有想写过你或者小队的诗歌来着,但是,每当我一动笔,你的形象出现在我心里,不像是拯救世界的英雄,更像是……”
“邻家的大哥哥?”夜林了然一笑,原来是小丫头羞涩。
“应该是变态才对!”
有空来学习的小素,直戳要害评价道。
“嘿!有你这么吐槽你老师的么?把天之印还我!”
“就不给,你的目光,至少遗憾了我三次穿着安全裤。”
小素坐在台阶一角,膝盖上放着他的天之印,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她恬静清秀的小脸,少女甜美风格的红色百褶短裙,搭配一双他眼馋的柔暖白丝袜。
但更恼人的,是多了一条碍眼的安全裤。
清晨的气氛愉快又安逸,只有夜林被噎的内伤,早餐过后各有活忙。
奈雅丽吃完两大个石榴,擦了擦纤细的手指,才突然一拍额头,哎呀,不小心忘事了。
昨晚她从地狱次元归来,一进庄园就被赛丽亚买的螃蟹招待了,无敌美少女才不怕什么食物性寒,就怕分量不够吃。
吃多了又和彼诺修她们打了会麻将,输多赢少,然后就没等夜林回来直接去睡了,安安稳稳一觉天亮。
“亲爱的~”
她原地瞬间消失,出现时习惯性的坐在自己喜欢的座位上,并抓乱他一头碎发:“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不好的,你先听哪个?”
“不好的吧,算是苦尽甘来嘛。”
“嗯,不好的消息就是那只黑红色的雕,派人袭击了地轨中心和中央公园,原因嘛,他厌恶光明之地。”
中央公园还残留一些制造者留下的光,地轨中心的话,夜林对那里大改大造,自然也包括“聚光”。
相较于魔界八面来说,中央公园和地轨中心,光线方面的确是稍微亮堂一些。
伊西斯?
夜林心头剧烈一跳,同时一股不安的情绪开始滋生。
奈雅丽也没卖关子,就继续说道:“好消息嘛,袭击地轨中心的是佧修派的几个干部,被那朵有点讨厌的花给生撕了,但是呢,凯蒂和妲可儿,貌似丢了半条命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