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数据废土 > 第九百零四节 挽尊

战场上,硝烟弥漫,炮火轰鸣。
地面震荡,土泉四处喷发,泥土漫天挥洒。士兵们踩踏着火焰,迎着枪林弹雨冲锋,杀声震天动地。
漫天的炮火和子弹中,一名女仆推着轮椅缓缓前行。
女仆神色平静,即便身处激烈的战场,也没有丝毫慌乱。爆炸的炮弹近在咫尺,强劲的气流掀起蕾丝仆裙,束着蝴蝶结的长发迎风飞舞,可她依然镇静如常,仿佛在午后的花园中闲庭漫步。
一切勇气,都来自于轮椅上的那位年轻人。每当有弹片飞来,或是敌军闯入,就有一道青芒横空出世,将其斩落。
十米之内,已成了无敌禁域。
然而,青芒覆盖的范围,却不仅仅是轮椅的四周。数千米外,一名狙击手试图攻击,身后突然闪现青芒,当场被一分为二,腰身分离,死状惨烈。
战场的最前沿,少量女武神机甲带领着大量守墓人机甲冲锋陷阵,格斗兵紧随其后,接二连三地扑进战壕,与冰蓝城联军的士兵厮杀在一起。
“兄弟们,战友们,坚持住!”
“大统领的指挥部就在我们的身后,绝不能退让一步!”
“为了胜利,为了荣耀!”
尽管冰蓝城联军的战力不及训练有素的天琴第一集团军,但在生死关头,红国人骨子里那股血性被彻底激发出来,舍生忘死,浴血奋战。
但是,战力上的差距并不是精神能弥补的,特别是对手同样的悍不畏死。
在天琴第一集团军强大的攻势下,白夜风华所带领的冰蓝城联军节节败退,指挥部不断转移位置,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但这仅仅是表象,在白夜风华的安排下,白夜第一第二集团军兵分两路,绕着主战场做弧线运动,一左一右地朝两侧包夹过去。
与此同时,陈兴的改造人军团也在风驰电挚地赶过来,准备从侧后方发动突袭,彻底切断天琴第一集团军的退路,将其剿灭!
狮子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到了这时候,即便军事白痴也能看出倪端,可平日里聪明冷静的舒穆冰尘却浑然不知,无反顾地冲进狮口。
“挡不住了!”
“警卫队,随我冲锋!”
可是,随着冰蓝城联军一个个整编师被击溃,师部指挥官殉职,舒穆冰尘带领的天琴第一集团军势如破竹,如同一柄刺入狮口的利剑,长驱直入,似乎要刺穿狮子的头颅。
“他们打过来了!”
“大统领,你先走,我们殿后!”
“不!”白夜风华扬起纯白的披风,大步走出指挥所,拔出腰间宝剑,指向硝烟弥漫的战场,“是时候展现我们的实力了!”
“骑士们,随我冲锋!”
天空传来圣钟的鸣响,深远悠长,浩瀚缥缈。
低吼自脚下传来,一只只骨手破土而出!
紧接着,一个个高大的身躯攀爬而出,立于战场之上。残破的披风迎风飘扬,盔甲在阳光下银光流淌,洗却铅华的宝剑绽放光芒。
它们是沉眠于幽暗坟墓的不死骑士,为公主的召唤而来!
远方的硝烟之中,浮现出大批重型机甲的轮廓,钢铁咆哮紧随其后,子弹和炮弹疯狂地砸过来。
不死骑士们举起盾牌,挡在公主前方,迎着飞窜的流火齐步推进。
“所有人,释放御灵!”
接到大统领的命令,军中所有圣域强者都张开领域,召唤御灵进入战场。
战场的另一边,推着轮椅的女仆缓步前行。黑色的小皮鞋沾染了不少泥土,白袜子上黑一块白一块的,仆裙也变得灰扑扑的。炮弹不断在身边落下,子弹从发梢穿过,可她的脚步依然缓慢而坚定,保持着最初的速度。
不经意的回眸间,轮椅上的年轻人注意到了这些细节。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他低声说着,声音里充满了歉意。
“请不要这么说,我最最亲爱的主人。”
“能够陪伴您,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不是作为一名宫廷女仆,而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
女仆注视着前方,声音平静,却说出了世间最动人的表白。
“我知道了。”轮椅上的年轻人点了下头,说道,“回去我们就结婚吧!”
女仆身体微微一震,脚步僵硬了一瞬间,然后用力地点头,“谢谢你!”
“也谢谢你!”轮椅上的年轻人小声地说着,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
“咚、咚、咚!”
地面有规律地震动起来,每一下相隔数秒。
女仆抬起头,硝烟中浮现一个巨大的人形轮廓。两点红芒逐渐亮起,如同夜空中明亮的红色星辰。
紧接着,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朝着地面的两人抓来。
动作看似缓慢,却带着无比的压迫力,犹如大厦倾倒,山峦压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法挪动脚步避开。
地面的阴影急速放大,眼看两人就要被拍碎。轮椅上的年轻人轻轻拨弄了一下平放在双腿上的音乐盒。
下一个瞬间,一道巨大的剑芒横跨半个天空,如流星般飞向苍穹。
剑鸣响彻天地,巨大的手臂翻转着落向远处,巨人的肩膀处冒出喷泉般的电火花,庞大的身体逐渐失去平衡,踉跄着向后摔倒。
如同要塞般敦厚坚固的钢铁傀儡,竟然被一击重创,失去大半战斗力。
“来吧,看你还有多少体力!”
远处的白夜风华目睹钢铁傀儡倒下,剑锋一指,派出更多的圣域强者。
她准备用人海战术,将对方耗死在这里。她并不是畏惧对方的实力,不敢直面双子魔灵,而是没有必要。
她很清楚对方的目的,不是求生,而是求死!
既然是求死,何必让自己身处险境?
“北面出现在白夜主力军!”
“南面出现白夜第二集团军!”
“西南面出现未知部队,移动速度非常快!”
“少将军,我们被包围了!”
“少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快走啊!”
军情突变,军团四面受敌,形势岌岌可危。军官们纷纷下跪,劝说舒穆冰尘离开。
“我说过……”舒穆冰尘神色平静,语气淡漠,“今日一战,不为胜利,只为尊严……”
“对一个国家来说,一场战争的输赢,并不重要,一个人的生死,同样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个国家的子民心中,还有没有自信,还有没有发自内心深处的骄傲和勇气。”
“自从王城陷落,王权更替,我们天琴公国,就没有打过一场像样的仗!”
“诸君请记住,我们是天琴最后的颜面!”
“如果连我们都不战而
降,世人就会说,天琴人软弱无能,没有红国人的血统!”
“世人就会说,同样是龙河水养大的,为什么这般不堪一击!”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子民,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后代,我们所热爱的一切,都会被世人轻蔑!”
“所以……”
“今天,我们要用我们的鲜血、生命和无畏的勇气,告诉世人,我们天琴人的血性!”
“唯有一战,方能挽尊!”
一番慷慨陈词,所有军官都明白过来。国之兴亡,匹夫有责。背负使命的那一刻开始,胸腔里热血激荡,眼中没有了迷茫。
唯有坚定,唯有勇气!
唯有血战!
战况愈演愈烈,处于包围之中的天琴第一集团军拼死反击,连续击溃冰蓝城方数个师。
两小时后,陈兴率领三千改造人战士抵达战场,并与白夜风华会师。
“战况如何!”陈兴第一时间询问白夜风华。
“加上大人的河雀改造人军团,舒穆冰尘已陷入四面包围,兵败只是时间问题!”白夜风华回答道。
“他这是在自杀吗?”
陈兴有些不解地看着战术地图上被绿色光点包围,数量逐渐减少的红色光点,舒穆冰尘的行动实在太反常了,完全就是在送死。
“他确实是在自杀。”白夜风华语气冰冷,神色有些不屑,“为了他们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
详细交谈之后,陈兴总算明白了舒穆冰尘“不为胜利,只为尊严”的目的。
战术地图上,绿色光点疯狂地吞噬着红色光点,包围圈越来越小。
“是个人才啊……”
陈兴不禁感叹道。如果这样的人能为自己所用,必定如虎添翼。
地球上有位哲人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必败的结局,为什么不能坐来好好谈谈?为什么非得拼个两败俱伤,所有人都得不到好处。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喝喝茶,谈谈彼此的理想,求同存异,和而不同。
“我决定了!”
陈兴看向白夜风华,目光坚定,“我要劝说舒穆冰尘加入我们!”
白夜风华眨巴着眼睛,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些吃惊地问道,“大人,您是准备自杀吗?”
不用猜,那吃惊的样子是她故意装出来的。
陈兴脸色一冷,非常不爽地评价道,“我看你是被干少了。”
“大人,如果你想招降敌军将领,就必须出现在战场上,直接向对方喊话。”白夜风华分析道。
“那又怎么样?”陈兴问道,语气还是有些不爽。
“假如对方提出要求,要和您决斗,您准备应战吗?”白夜风华看着陈兴的眼睛问道。
“这……”
陈兴一时语塞。他思考问题还是不够周全,漏掉了这个关键点。红国尚武,崇尚强者为尊。如同他提出招降舒穆冰尘,对方很可能借机提出决斗,输了就归降。
以此条件,陈兴答应下来,要么杀死对方,要么被对方杀死,目的无法达成。要是拒绝,则红国丞相的名声又会掉一大截。
无论答不答应对方的决斗,他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稳赔不赚的生意,还有人做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