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六十一节 求助

都说人有三急,会上张枭喝了几杯茶水,憋了一肚子的尿,到最后刘翔开始长篇发言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好不容易等到散会,急忙进了厕所。
“啊,真舒坦。”放完水的张枭全身颤抖了好几下,舒爽的仰天长啸。系好腰带慢悠悠走出来,洗了洗手,评论道:“想不到这里的厕所水准也不错,老刘对教育还是上心的。”
陪同的勤务员笑道:“这里是国民示范学校,是我们广州市的牌面。刘市长很上心的。”
张枭心想想不到这勤务员还挺有见识的。他举步朝门外走去,刚到门口,就把他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身着明朝服饰的人跪在男厕所门口,虽然戴着大帽,但是姿容昳丽,彷佛是个男装女子。
“卧槽,这是啥情况,难道遇上了拦轿申冤的桥段?”张枭脑子里在极短的时间内已经切换了无数种以前古装剧里看过的经典场面。恶霸看上了穷人家年轻貌美的女儿欲占为己有,无奈女子已有心上人,誓死不从,恶霸勾结官府逼死其父母,打死其情郎。正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廉洁正直的新县令上任了,女子逃了出来,正巧碰上了上任的县令,拦轿喊冤,县令义愤填膺,施展手腕与地头蛇恶霸几番周旋,终将坏人绳之以法,抱得美人归。只是眼下拦轿的地点选在男厕所门口,以后写进传记里甚为不雅。
勤务员反应很快,立刻跨出一步拦在张枭前面,喝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挡路?”
“小民张家玉,家母病重危在旦夕,求首长大发慈悲救我母亲。”说罢,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头。
原来是这“拦轿告状”的正是张家玉。他和社友早就反复讨论了求助方桉。贸然求见是不用想的,他张家玉又不是什么本地大儒贤达,一介秀才去求见,十有八九就要吃闭门羹;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这位张首长出门的时候在路上“拦舆求告”。
但是在什么场合却又有很大的讲究。大庭广众之下拦截首长,当众拦截求助自然可以形成道德绑架,让张枭为了收买人心起见答应。但是这么干很可能会引起元老内心反感;甚至还没见到首长就被安保当成刺客逮捕,反而适得其反,
思来想去,只有在学宫这里伺机而动,待到人少的时候再上去求告,比较妥当。
张枭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暗暗吐槽:“靠,竟然是个男的,看来归化剃头很有必要。张什么玉?不对,张家玉!”
张枭这才反应过来,此人竟然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张家玉,之前他看过相关史料,在市政府的会上黎卓贤也介绍过岭南三忠的情况,便招呼勤务员道:“没事,让他跟我来。”
张家玉没想到新县长这么容易说话,心中的希望又涨了几分,起身跟着去了教育局办公室。
办公室内,张枭招呼张家玉坐下,谁知张家玉又跪了下来。
张枭有些头疼,什么“我大宋不兴这套”他已经念得想吐了,只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还是起来吧!”
“不,首长,求您救救我母亲!”张家玉道。
张枭拿这些一根筋的古人没辙,道:“行,你愿跪着就跪着吧。你母亲病重不去就医,求我做甚?”
“我母亲重病,药石不灵,小民从报纸上看到首长雅号药师,特来求药。”
张枭心想:刘翔这广告效果可真好,才过几天就有买家上门了。
“你且说说详情。”
张家玉随即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实话说,这类土着或者归化民“求药”的事情张枭不止遇到过一次,所以他多少也知道些病症病况。所以特意询问了一下病症。
听到他曾从江湖郎中那里得到过两颗土黄色药片,服用后有所好转,张枭来了兴趣,据他所知,土着的药剂都是丸、散、膏、汤之类的,绝无可能制造出药片这种剂型。
“土黄色药片?药价多少?这郎中现在何处?”张枭问。
张家玉有些慌,以为泄露了那天聚会的信息,含湖地答道:“回首长,给了一两银子,那人是个摇铃的游方郎中,已不知去向,若是能再找到他寻得此药,小民自不敢劳烦首长。”
“看来是通过某种渠道流出去的土霉素片,这事儿有时间得好好查查。”张枭暗想。他想起金枝娇和他说过,儋州的药厂库存账目“有问题”。
当时他急着上任,加上也很信任自己亲手带出来的一批工作人员,就没放在心上--实话说,跑冒漏这种事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避免,要做到一根头发都混不过去,别说现在做不到,旧时空有再先进的管理制度和技术也做不到。
不过听说在广州也能买到药物,这就不能不引起他的重视了。张枭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药物外流的情况暂且不论,单就张家玉的事来说,其母的病若是寻常肺炎倒还好,举手之劳而已。但若是肺结核,需要多种抗生素联合持续治疗半年以上,而且其中的几种特效一线药物如异烟肼、利福平这些尚且不能自己生产。元老院的抗生素品种大多是在儋州药厂进行批量生产的。价格他心里门儿清,除了内部调拨价供应给公费医疗使用之外,纯商业销售的药物,也就高举这样的富豪才治得起肺结核这种病。
虽说以他在医疗口的人脉,要办这事也不难,但少不了要欠其他元老一个大大的人情。更何况元老院里有相当一部分人很反感收集历史名人的做法。
搞技术出身的张枭比较实在,不愿托大,道:“你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只是你我素昧平生,总得有一个帮你的理由。”
张家玉知道这是县令在开价了。要说钱,他虽然不是家徒四壁,却也不是有钱人家,澳洲人又是工商立国,不差他的几个钱;要说名,自己最显赫的身份不过是个明国的秀才,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帮他没人送万民伞,最多也就得个他张家玉“感激涕零”。要说人,澳洲人用人都是通过公务员考试招录,不管你是什么功名,并不屑他们这些前朝的文人;自己又非绝世美女……
莫非,他惶恐的看了一眼眼前留着小胡子的张枭,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不妙。
张枭原本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见眼前的书生忽然眼中流露出惊惶的神情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颇为油腻,大有“某某你也不想某某”的意味。赶紧端正态度,一脸严肃的说道道:“只要你能说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来,我肯定帮你。”
张家玉见他脸色凛然,这才放下心来。他思来想去,还是要帮这位新县长当好这一任父母官才可能打动他,便道:“小民一家世居东莞,对广州民情十分熟悉,小民不才,多与草泽豪士游,又通些文墨,首长若不嫌弃,小民愿效犬马之劳,任凭驱使。”
张枭假装思索的样子,之前相关部门送来的分析材料说“三忠”之中,张家玉是最有可能为元老院所用的一位,只是需要合适的契机。现在机会来了,不妨顺水推舟送他个人情。
常言道,越容易得到的越不珍惜,张枭并不想让张家玉误以为求元老办事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得让他明白这个人情到底有多重,便问:“年轻人,你知道你求的是什么吗?”
“药。”张家玉道。
张枭摇摇头,“不是药,是命!是生存权!这个世上,任何一刻都有无数人需要同样的药,但是产量就这么多,别人用了,你就用不了,你用了,别人就用不了。你觉得应该如何分配?”
张枭点破这一层窗户纸之后,张家玉沉默了,他明白他所求的对澳洲首长而言,可能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对其他求之不得的人而言,却是生与死的区别。
张枭继续说:“一个社会,必须决定谁将吃烤乳猪而谁将吃土,它还必须决定谁将坐红旗马车而谁将坐驴车。诸子百家的主张无非都是围绕一个核心问题展开的,就是稀缺的资源如何分配?道家主张大家都去吃土,至少让老百姓只知道这世界上有土。儒家主张从上到下按等级分配,你在怎样的阶层,就会得到怎样的分配,一切都可预期,无论是吃烤乳猪还是吃土,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法家主张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实行绩效提成。佛家主张这辈子都别争,逆来顺受,下辈子给你无限的资源。你既熟读经史,当知历朝历代治国之道无非外儒内法,夹杂以道、释。大儒宣扬的什么天理人欲……致良知,满嘴的仁义道德……呵呵。”他冷笑一声。
张家玉看过不少澳洲书籍,却从未听过这样的解读,心中不由得一惊,倒不是这见识如何的惊世骇俗,而是元老的态度。检测到你的最新阅读进度为“第一百五十八节 学宫往事”
是否同步到最新?关闭同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