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六十六

亚修端了一碗呈现漆黑而且散发著古怪气味的药汁进到了艾蜜丽养伤的房间中,由於艾蜜丽的後腰和小腹处都有伤口,不能躺也不能趴,而昏迷的她更不可能侧躺,所以亚修特别在她的床上打了一个洞,让艾蜜丽可以躺著但却不会压迫到伤口。

掀起了艾蜜丽的衣服并且检视伤口的状况後,亚修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的伤口并没有因洛u]为昨天那一番折腾而恶化,愈合的相当顺利。

而艾蜜丽原本因为失血而显得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中毒的现象几乎已不复见,亚修不太确定这是药草的效果还是妖精本身对於毒性的抵抗力使然,不过他仍然拿起了汤匙舀起药汁喂入艾蜜丽的口中。

不过这次情况和以往有些不一样,,药汁一进入艾蜜丽的口中後,只看到她脸颊一阵剧烈的抽搐,然後突然瞪大了双眼,接著把喝下去的药汁一口气喷了出来!

「这是什麽鬼东西,苦死我啦!」

亚修猝不及防下被喷的满头满脸,不过当他尝到药的味道後,也是表情一阵扭曲、纠结,艾蜜丽说的没错,这药确实是很苦。

「良、良药苦口啊。」

亚修擦了擦脸後心虚的说道,其实这药他之前就尝过味道了,并没有这麽难喝,不过他把药的份量加重了三倍!所以,一个味觉正常的人是绝对喝不下去的,不过昏迷的艾蜜丽自然不会抗议。

「妳这个混蛋,苦也要有个限度啊,妳是想杀了我吗!」

艾蜜丽元气饱满的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一个重伤者应有的虚弱,这点也不得不归功於这让人难以下咽的药汁给了她充足的活力。

「这┅┅」亚修被吓到了,支支吾吾的一句话都接不下去。

不过艾蜜丽显然也平息了心情,开始打量起四周,开始慢慢回想起自己受伤的经过。

「啊,难道说是妳救了我吗?」艾蜜丽终於归纳出了结论。

「是啊。」

低头思索了一下,艾蜜丽抬起头来,目光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的笑意开口说道∶「既然是妳救了我,那麽┅┅」

「奶不用道谢了,遇到受伤的人本来就应该要埙uㄙ满C」亚修彷佛要制止艾蜜丽继续说下去似的伸出了手开口说道。

不过换来得不是艾蜜丽的感激,反而是一顿白眼!只听到艾蜜丽冷冷的开口说道∶「妳不要随便打断别人正在说的话,仔细听我说完好吗?」

「呃┅┅是的。」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亚修觉得伸也不是、缩更不是。

「哼,这还差不多,我要说的是--既然妳救了我,也算是对我有一份情,那麽我就网开一面,把这和妳們私闯我战斗区域的罪过相抵销吧,不用太感谢我,谁叫我們妖精是有恩必报的?。」

「啊?」亚修瞪大了双眼,有些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因为妳們的出现让我要追踪的盗贼都跑掉了,所以妳們要负责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一直到到我伤势完全复原才可以。」

「咦?」

亚修一片茫然的看著现在正在叉手沈思的艾蜜丽,只看到她的眼睛骨辘辘的转了几圈後,露出了让亚修一见就头皮发麻的笑容说道∶「我说妳┅┅对了,妳叫什麽名字啊?」

「我叫亚修。」

「亚修喔,真是难听的名字,一点气势威和严都没有,算了,这些不重要,我的伤是妳治疗的吗?」艾蜜丽指了指自己的小腹说道。

「┅┅没错。」

「哼哼,那也就是说本小姐的冰肌玉肤都被妳看光棉?」

亚修的脸一瞬间胀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伤、伤口在那里,不掀起衣服根本无法处理啊,再说,我┅┅我也没有全部看光啊。」

亚修的头低了下来,艾蜜丽的伤口在一些敏感的地方,想要治疗免不了碰碰瞧瞧的,救人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到那里去,但现在被提出来却觉得有些难为情。

「随便啦,总而言之妳要付出代价就是了,所以┅┅妳要负责帮我找到那些偷了我族宝物的盗贼,明白吗?」

「可是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办啊。」

「好啊,有事情要办也没关系,但妳看了我的身体毕竟是事实,总不能就这麽算了吧?不然这样好了,妳也把衣服脱光让我看个够!」

「天啊!」

艾蜜丽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些话,不过亚修可就受不了了,恨不得钻个地洞躲下去。他现在对於妖精的美丽幻想完全破灭,觉得妖精根本不是集高贵、神秘於一身的种族,而是绝对不吃半点亏的人啊。

「亚修,妳在吗?」有如乾旱的大地下了一场及时雨,爱提娜的叫声就像是救星一样的传了进来。

「在,我在!」亚修二话不说的打开了房门,只看到爱提娜笑嘻嘻的站在那里。

事实上爱提娜来得一点也不巧,在艾蜜丽破口大骂的时候她就和黛丝笛儿她們两个听到并且来到了门外,而且也亲耳听到了亚修节节败退的过程,不过一直拖到现在才良心发现的开口解围,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现在则是还躲在外头不敢进来。

「艾蜜丽小姐,对奶的救命恩人,奶倒是玩得很高兴嘛。」

「哼!」

艾蜜丽脸沈了下来,她的身份是妖精,长久居住在森林之中,可说是伟大的猎人,因此不可避免的会遇到各种猛兽以及不时出没的可怕魔物,因此判断对方的虚实强弱并且做出各种适合的反应就变成了她們必备的技能之一。

因此当亚修出现在眼前时,她依著长久而来的本能反应一直欺负下去。不过当爱提娜出现时,她就知道这不是她可以欺负的对手,所以乖乖住口。

「不过奶的心情我也能够谅解,所以这事我就不跟奶计较了。」

爱提娜说著说著还瞧了站在一旁满脸不知所措的亚修一眼,她觉得这事亚修也得要负上一点责任,如果他给人的感觉能够再强硬一点,也不会让人得寸进尺之後还要再来一次了。

「我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刚刚说的事情就算了吧。」

艾蜜丽知道在眼前这人的身上讨不到半点便宜,所以早早放弃了事。亚修听到这里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可不想真被人脱光衣服让人看个够。

不过爱提娜显然不在意亚修的心情,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这事晚点再说,我想问问奶刚刚所说盗贼偷窃奶們宝物的事情,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区区几名人类盗贼怎麽可能进到森林的深处去偷取奶們的宝物,这不是找死吗?」

爱提娜曾经透过特殊的手段让那些盗贼说出了不少的事情,不过她也只是询问有无解药和那特殊武器的来源,并没有详细问清全部的事情,所以她此刻觉得有些疑惑。

因为妖精原本就是在森林中生存的种族,对於森林的环境自然熟悉,再加上精灵魔法和堪称天下无双的弓术,绝对是最可怕的战士。而现在,居然有人类可以进入到她們的部落偷取宝物,而这些人类的身手看来也只是普通而已,怎能不叫人感到好奇?

「就是来得人是人类所以我們才毫无所觉,因为我們的村庄附近有神圣的屏障守护,魔物根本进不来,可是那天我們的外围刚好受到奇怪的魔物攻击,所以才让这些该死的盗贼有机可趁!」

「喔,看起来这像是一件精心策划的阴谋,那麽,最重要的关键应该就在於失窃的东西了,说吧,是什麽东西?」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我們的宝物库里可是有不少珍奇异宝,可是他們偏偏偷了一个没有价值的东西。」

「对奶們来说或许没有价值,但对他們来讲就不一定如此了。」

摇了摇头,艾蜜丽不置可否的说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們偷一颗已经尘封将近千年的『神兽之卵』要做什麽?」

「什麽!」屋外的两人和屋内的四人同时发出了惊叫,这和多伦魔法学院中出现要夺取天空魔兽之蛋的召唤兽两者之间有无关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