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六十三

就在这时亚修整理好药草回来了,一把推开了虚掩著的门扉之时,门外的狂风吹进了屋子里,甚至把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手上的火球给吹走了。

照理来说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一个魔法师聚集的力量怎麽可能这麽简单就被风吹走?但事实上却是安琪莉娜两人在经过昨天一夜奔波後,体内的魔力早已所剩无几。

而此刻在不想输给对方的情形下所聚集的火球更是几乎透支了她們体内的魔力,变成了只能单纯的聚集魔力让火球越来越大却无法加以控制的现象,结果就是火球被风给吹走了。

所以当亚修一推开门後,所看到的就是两团巨大的火球落在这个原本做为谷仓之用,而且还铺有许多乾枯的稻草以吸收湿气的稻草堆上。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啊,辛苦劳动後果然还是喝杯热茶舒服啊。」

爱提娜双手握著一杯热茶状似悠闲的坐在屋檐下抬头上望,欣赏著成串的水滴从檐瓦一滴一滴的慢慢掉落到地上,而溅成更多细碎小水珠的模样。

现在已是下午时分,前夜和今早那气势万千的暴雨狂风现在已经变成了苟延残喘的迷蒙小雨,远处的天空出现了还将大半身躯掩在浮云身後只露出一角并绽放出灿烂光芒的太阳,虽然阳光在阴暗的天空下显得柔和而不刺眼,但已经足够让天际的彼端出现七色的彩虹。眼前的景致就有如画一般的宁静、平和。

爱提娜想起了今早那如恶梦般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那种事情她并不排斥再来一次,但前提是自己绝不能在现场。

巨大的火球所蕴含的可怕热度让稻草在转瞬间烧了起来,而且还是一次两个起火点。

虽然爱提娜反应奇快的在瞬间用风之刃击碎了屋顶而引进屋外的雨水,但一切都太迟了,火蛇无情的快速吞噬著所有的一切,雨水丝毫减缓不了小屋化成一片焦黑废墟的速度。

所以四个人只好放弃灭火,手忙脚乱的把小风还有艾蜜丽从里头移出来,并转而向谷仓的主人说明原委以及请求帮助。所幸,爱提娜身上的金币在这时发挥了作用,完全平息了谷仓主人不输给那场火势的滔天怒火,因洛uo给这主人的金币足够让她再重新建一百座谷仓都还有剩!

因此她們一行人非但没有被责怪,而且这主人还把自己居住的房子慷慨的借给她們,顺便还特别附赠一句要怎麽用都没关系,就算要放火再烧一次也可以,然後一脸开心的带著家人到村里兄弟的家中暂住。

因此现在的爱提娜是在安顿完小风还有艾蜜丽,以及完成了种种交涉并且舒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後,舒适的坐在这里享受著难得的悠闲。

「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啊,虽然不能灭得了第一场火,但却灭得了第二把火啊。」爱提娜又轻啜了一口热茶,有感而发的说道。

而大厅里,则是和这里的平静成反比,因为第三把火正在燃烧著,那就是亚修正满腹怒火的对著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大声的说教。

爱提娜此时真有些佩服亚修,因为他在安置好艾蜜丽後就毫无片刻休息的对著两人大发雷霆,甚至连午饭都没有吃的一直持续到此刻,这份耐力可不是普通的好。

只是爱提娜也知道这次亚修是真的生气了,因洛ue丽虚弱的身子怎受得了这番折腾?真要有个万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啊┅┅」

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一夜没睡再加上今天一天的疲劳,爱提娜在迷迷糊糊中进入了梦乡┅┅

缓缓张开眼帘时,映入眼中的景象是个古木蔽天,到处生长著需数人合抱的参天巨木的幽谷森林,而眼前,则是出现穿著白色铠甲、手拿各式武器而且骑著马匹的骑士們,不晓得数量是三千、五千还是一万,只知道人数之多让眼前几乎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汪洋,

眼睛慢慢的再度眨了一下,眼前的景象虽然依旧,但全部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就好像隔著一层紫色的薄纱视物一样。

紧接著,骑士們杀声震天,但动作看来却缓慢无比,接下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大屠杀,眼前的骑士們一个又一个的从喉头冒出鲜血倒下,原本该是翠绿色的森林在这时变成了红色的炼狱,分不清杀了多少人,也分不清过了多少时候,当最後一名骑士倒在由鲜血汇阶u赤漱p河时,造成这一切,且全身上下早就是一片血红色的人也同时倒下。

而在一片漫长的有如永无止尽的黑暗中,一个声音缓缓的响起。

(我很欣赏奶无惧死亡的勇气,我可以再次赐予奶生命,只要奶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师!」亚修焦急的叫声传来,惊醒了沈睡中的爱提娜。

「怎麽了,发生什麽事了吗?」

「奶是不是做恶梦了?我看奶浑身冒汗还一直发抖的样子,奶还好吧?」

「我?」爱提娜摸了摸脸颊,果然发现到不少的汗水,她明白刚刚梦到了自己最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老师,奶到底是怎麽了?」看著又再度失神的爱提娜,亚修不由得伸手想探探她额头的温度是否正常。

「没事,刚刚睡的太死没想到做恶梦了。」爱提娜巧妙的拨开了亚修的手,她知道自己现在全身冰冷,如果让亚修知道,免不了又是一阵担心。

「对了,妳说教说完了吧?」

「我没有说教,只是告诉她們两个要适可而止,还有,晚饭也做好了,一起用餐吧。」

沈默了一下,爱提娜勉强露出了笑容说道∶「可是我昨天一整晚没睡好,今天也累了一天,现在实在是没有胃口,我想早点去休息。」

「这样啊,那好吧,不然我帮奶留一份饭菜,如果奶肚子真的饿了,至少还可以当作点心吃。」

「嗯,就这样吧。」

看著爱提娜走开的背影,亚修其实有些担心,因洛uo看来就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和平时那种精神饱满像是有用不完的体力的样子完全不同。

「是旅途太劳累还是┅┅啊,难道是这个原因吗?」亚修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心中也有了打算。

「主人,我們可以吃饭了吗?人家的肚子好饿喔,还有,我以後不敢了。」

传来了黛丝笛儿可怜兮兮的声音,魔力过度消耗再加上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吃到饭著实让她疲累不堪,不过这些只是小意思。真正让她受创最深的还是亚修那滔滔不绝,有如江水绵延不断的长篇大说教,黛丝笛儿觉得这痛苦比体内的光之力翻腾的痛苦大上十倍都还不止,而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我也是一样,以後会收敛自己的行为。」安琪莉娜也头低低的小声说道。

看了两人一眼之後,亚修没有说什麽转头就走。但走了几步後,亚修叹了口气转头说道∶「奶們再不过来,饭菜都凉了。」

有如受到大赦一样,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一扫脸上阴霾,发出了欢呼声後争先恐後的跑著,同时立下了誓言,以後绝对不在轻易的把亚修当作牺牲品,否则报应绝对如影随形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