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五十八 促膝夜谈

而且她也要趁著现在藉由黛丝笛儿留给她和亚修独处的机会尽快的把事情给解决掉,否则日後的旅途以及彼此的关系将会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与尴尬,因为亚修并不是那种可以轻易忘记事情的人。

「老师奶不可以乱说啊,明明是奶┅┅」亚修说不下去了,他实在是没办法说出是爱提娜强吻他的这句话。

「是我吻妳又怎样?这种事说出去包准没有人会相信,而且也没有人会要我负责任,妳信不信?不信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們回学院时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所有的事情以做个实验,要不要啊?」

「拜托奶不要再说下去了好吗?」亚修发出了哀嚎,爱提娜的话实在是让他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她或许不怕别人说三到四,但自己却受不了啊。

看著亚修快哭出来的模样,爱提娜也觉得该是见好就收的时候了,一脸正经的说道∶「好了,开玩笑的时候过去了,我可以很正经的告诉妳,当时我必须这麽做的原因┅┅」

爱提娜一五一十的把原因告诉了亚修,听完後亚修不由得再度洛u灾v当时不能处於冷静而感到惭愧,而且更是为爱提娜处处洛u灾v著想而有说不出的感激。

「真是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让老师您费心了。」

「尽心教导学生本来就是老师的义务,更何况我們之间并不是只有师生的关系,我們┅┅也是朋友啊。」爱提娜说到朋友两字时,语气显得有些飘忽不定,不过亚修并没有注意到。

「不管怎麽说,都非常的谢谢老师您。」亚修再度行了一个礼後,苦笑著说道∶「不过可以不要用这种方法吗?那种感觉实在是很奇怪。」

「┅┅妳的意思是说和我接吻的滋味不好棉?」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奶可以不必用这种方法啊,这样事後不是很奇怪吗?」亚修急急忙忙的解释,而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色又红了起来。

「亚修,当时能用的方法太少,而且时间也太急迫了,现在说这些更是太晚。虽然很不愿意这麽说,但如果妳真的还有时间在意这些枝末小节的话,倒不如试著想想日後遇到紧急情况时该如何应变才对吧?」

亚修脸上闪过了愧色,低著头说道∶「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

「知道就好,老师也相信妳日後可以更加的进步,只是妳要知道,有时候男人不能太?泥於小事之上,否则见小失大,岂不是本末倒置?这番话妳好好的想想,今天,我就到马车上去休息了,这两人,就交给妳好好照顾吧。」

爱提娜也没想到自己越说越激动,为的,也是那恨铁不成钢的情绪使然。看著亚修的神色相当的难过,爱提娜也知道自己这些话有些重,可是现在,痛苦对亚修来讲却是成长所必要的养分。

而这时,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正施展翔天之翼在半空中乘著夜风高速前进。不过今夜的月光相当明亮,两人虽然半空中,但地上也被投射出长长的影子,这也代表著艾蜜丽的运气相当不错,毕竟在不甚漆黑的夜中寻找药草的难度著实降低了不少。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要让主人和爱提娜两人独处?」

安琪莉娜已经发觉黛丝笛儿这麽做的用意和在,不由得放下身段开口询问,因为事情很明显得牵扯到亚修,让她不得不如此做。

沈默了一下,黛丝笛儿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爱提娜她┅┅她和亚修接吻了。」

「什麽!」

安琪莉娜心中大感震撼,原本平稳飞行的身体突然一窒,整个人快速的往下坠落,因为翔天之翼原本就是需要高度集中精神的魔法,在此刻心神慌乱的时候自然无法持续施展。

不过朝地面落到一半之後,安琪莉娜一个呼吸的时间已经稍微收摄了精神,开始转而施展较不费力的空飘术,让下坠的速度开始减缓,最後在整个人将要撞上地面之时终於完全止住了落势,随後双足在地面轻轻一点之後身躯快速的再度朝天空飞起。

而这一切,黛丝笛儿都看在眼里,在以往她铁定会大声的嘲笑一番,不过这次她可没有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情,因为那一幕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到现在还未能完全平息。

「所以,奶是想要他們两个把事情给说个清楚明白棉?」安琪莉娜总算是完全明白黛丝笛儿的意图何在,不过却有点担心的说道∶「奶给他們这个机会固然不错,只是这对我們的主人来说却会是一场大灾难啊。」

「这我也同感,不过如果要奶在未来的旅程都会蒙上一层尴尬的阴影,以及让我們的主人被玩弄一阵子後而雨过天晴的这两个选择中做一个抉择的话,奶要选哪个?」

她們都很清楚爱提娜的本事,不管她是对是错,亚修绝对不是她口舌上的对手,不管谁对谁错都一样,他被玩弄一顿是避免不了的命运。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後,安琪莉娜压住了想要立刻诳u^的冲动,百般不情愿外加带著心中的罪恶感说道∶「我們的任务是尽快找回主人指定的药草,其它的事情之後再说吧。」

这句话已经表明了安琪莉娜的立场,而且和黛丝笛儿的想法不谋而合,牺牲亚修藉此换来日後旅途的顺畅是值得的。

「既然达成共识,那也可以开始告诉奶事情的始末了┅┅」

黛丝笛儿一五一十的把当时所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让安琪莉娜听的是津津有味,这实在是一趟不无聊的旅程,不过,她也有注意到一些不平常的地方。

「奶是说爱提娜并没有躲过攻击,而且是奶出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艾蜜丽射来的箭矢吗?」

黛丝笛儿笑了一下,安琪莉娜没有亲赴现场光只听她的描述就能察觉异常的地方,这份观察力确实不简单,不过如果没有这种能力的话,那她也不配成洛u灾v心中认定的唯一对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