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五十六 危机稍解

「那麽笛儿,当老师把箭锋斩断时,奶立刻把箭身抽出,明白吗?」

「喔,明白。」

黛丝笛儿勉强的恢复了清醒,走到艾蜜丽身後蹲了下来,同时专注了精神伸出手握住了箭的尾端,只等爱提娜的行动。

而这时亚修也伸出了左右两手,分别贴在艾蜜丽小腹和後背的两个伤口,治疗术全力出手。

「老师!」

「风之刃!」

近距离之下爱提娜全力发出了风之刃,划破空气的锐利声响过後,金属做成的箭身立刻断成了两截,去势未尽的风之刃更是深深的埋入泥土之中,溅起了成团泥土,只是箭矢也因为被击断时的震动而让艾蜜丽的伤口加大,变得更难处理。

这时黛丝笛儿也迅速的抽出了留在艾蜜丽体内的箭矢,後腰和小腹的两个伤口同时喷出大量的鲜血,剧痛更是让处於昏迷状态中的艾蜜丽发出了梦呓般的痛苦呻吟声。

亚修贴近两个伤口的双手已经被鲜血染红,但治疗术发出的金色光芒却是有增无减,持续的照耀在伤口之上。有奇迹魔法之称的治疗术确实是不简单,原本几乎是大量在喷出的血由内而外的慢慢的被止住,不过亚修也知道危险尚未过去,艾蜜丽的伤势尚未复原再加上大量失血以及中毒的情形,她的一条命仍然在未定之天。

「对了,老师,奶有拿到解毒药吗?」

满头大汗的亚修突然想起艾蜜丽的身上除了箭伤外还有中毒,手上的治疗术不敢停止的抬头问道,可是他得到的答案却是让人灰心的的。

爱提娜脸上表情懊恼的摇了摇头後说道∶「没有,我问遍了所有的人,他們都说箭上的毒药是别人交给他們使用的,他們自己根本没有解药。」

「怎麽会呢?」亚修只感到疑惑,毕竟用毒的人身上怎麽可能没有解药?不由得再度问道∶「老师奶真的确定吗?」

「确定。」

爱提娜肯定的点了点头,她对自己问话的方法有绝对的信心,而且还问出了不少的情报,不过她并不想让旁人知道,所以才故意支开黛丝笛儿。当然,她也知道黛丝笛儿此刻应该会风之絮语这个魔法,所以在使用那个方法时也在周围布下了高度集中的风壁,让黛丝笛儿就算使用风之絮语也听不到她的谈话。

她和黛丝笛儿甚至安琪莉娜间的明争暗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她知道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无时无刻的在监视著她,所以她也乐得沿途放出许多真真假假的线索,够她們两人忙上好一阵子,只是,她也毫无进展,现在比的就是谁先沈不住气。

丝毫不知三人间的关系其实是暗潮汹涌,亚修担心的说道∶「那这样就糟糕了啊,艾蜜丽岂不是多了一层危险?」

「我想应该不要紧,生於自然的妖精原本就有比常人还要强的抗毒性,再说,刚刚大量流出的鲜血应该也带出了不少毒素,残留在体内的毒素应该不多,也许她能够承受这毒性也说不定。总而言之,她现在身上的伤口才是最致命的,先治好这个再谈其它吧。」

爱提娜冷静的分析了眼前的情势,让听到没有解毒药而无所适从的亚修有了遵循的依据,开口说道∶「那麽,就先带著她到下一个村庄去吧,现在虽然伤口的深处已经止血,但她体内的伤势仍然很严重,她需要更好的治疗和调养,笛儿,来帮我一下。」

看著亚修和黛丝笛儿七手八脚的搬著昏迷不醒的艾蜜丽往马车的方向走去,爱提娜心中感到欣慰,亚修确实有其性格上的致命弱点,但这不能怪他,他所经历的风浪与遭遇到的事物毕竟太少,一旦面对突发的情况,总是让她手忙脚乱。

不过,只要有人能够在旁协助他渡过这一些关卡,那他就能散发出更美丽的光辉,那正是亚修独有的魅力所在。

爱提娜在这时突然发觉到,自己这麽汲汲於让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当自己的学生,除了性喜自己性喜胡闹的个性之外,是否在心底的深处也为了当有一天自己不能陪伴在亚修身旁时,让她們两个负起照顾亚修的责任呢?

想到这里,爱提娜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但现在摆在眼前的却是不清楚她們两人的真实身份究竟洛uA有如走入了不见出口的迷宫一样,脑中只感到一阵迷惘。

甩了甩头想恢复冷静时目光转到了地面下那一截簖落的锋尖,爱提娜弯腰拾起了它并且放在掌心仔细的观察,它的重量轻的就像木头一样,所以可以当作箭矢使用。

爱提娜知道这是用一种叫做『轻铁』的稀有矿石所做成,价值极高而且极难取得,她也知道这最常被什麽人所用,包括只有毒药但却没有解药的原因她都知道。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爱提娜从眼前和从盗贼中得到的情报让她知道自己一行人已经被卷入了令人难解的阴谋之中,而且可能避不开接下会自动找上门来的麻烦,她不由得在此刻有些後悔自己心软而轻易放走了那些盗贼。

「不可以,我怎麽可以又想随便杀人了呢?这样岂不是又回到以前了。」

爱提娜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後,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先熟悉一下战斗的方法。」

说完後,爱提娜双手突然紧握而又放松,表情专注的对著眼前的树木连连扣指疾弹,看起来模样很滑稽,因为只看得到她双手灵巧的动著,但却没有任何的声息传出。

「还可以,并没有退步,如此一来,至少有了一样武器在手,接下来只希望麻烦不要上门了,否则┅┅」

爱提娜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森寒的杀气,并且迈开了步伐往亚修追去。这是她的练习,也是她让人最感害怕的两项绝技之一,眼前的树木外表毫无异状,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却可以发现到树的外表有著比头发还要细小的小洞,小洞往树的内部延伸後,却造成了一个又一个如拳头般大小的破坏范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些树木的生机已绝,只能静静的等著枯萎的时刻,只是人的身体中如果有著这样的一个伤口,还需要等待死亡的时间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