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五十二 精灵魔法

——往天启神殿的路途是遥远而又辛苦的的,但纵使辛苦亚修仍然觉得相当有价值。在决定出发後,亚修和爱提娜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准备出发的所有琐事,而现在一晃眼就过了六、七天的时间,当亚修想确认出发的实际时间到底有几天时,却觉得脑中一片模糊,外出的日子一久,很容易就失去对於时间的正确观念。

不过亚修因为长时间日晒而显得有些黝黑的脸庞仍然是神采奕奕,而且此刻的他只用一半的心思驾车,另一半则是用充满好奇的眼神打量著周遭的一切,虽然四周的环境是由同样的阳光、树木与流水所构成,但一旦远离熟悉的地方而让心情也有所改变时,同样的景色给人的感受就是不同。

马车的车轮在此时突然碾过了一个小坑洞,整个车身剧烈的弹跳了一下,让原本分神在其它事物的亚修连忙专注起来并紧紧操弄著僵绳,让受惊的马儿不再乱窜。

「奶們没事吧?」掀起了隔著车厢的布帘,亚修对著车厢里头问话。

「我没事,不过妳要是再来个一次,我就不知道妳会不会有事了!」

爱提娜充满威胁性的话从车厢传出,吓得亚修赶紧闭嘴。不过也难怪爱提娜生气,长途的颠簸让她腰酸背痛,而好梦正酣时又被刚刚那一下剧烈的震动给惊醒,自然是脾气不佳。

不过如果真要找出惹她心情不好的罪魁祸首的话,应该归咎在她启程前所藏的酒被亚修给发现的缘故。知道往天启神殿的这一段路程不可能那麽巧都投宿在有酒馆的城市或是村庄中,所以爱提娜为了以防万一,特别在购买的的马车上托工匠加建了可以放酒的隐密夹层。

只是没想到这些夹层居然被亚修给发现了,所有的酒当场被气得一塌糊涂的亚修给没收,没得喝的爱提娜自然是处於心情极度不佳的情形中。

「对了,小风她还是没醒吗?」亚修又再次探头问道,语气中有著浓厚的关心。

「主人,请不用担心,虽然我也不晓得小风为什麽会一直沈睡,但我确定她一定平安无事,请不要再担心了,好吗?」

一直闭目思索的黛丝笛儿突然开口回答,还望了在一旁一直酣睡不醒的小风一眼。自蓝贝塔出发两天後,小风不晓得为了什麽原因而一直陷入沈睡的状态,这几天不但没有进食、饮水,甚至就连眼睛都没有张开过。

亚修曾经试过对小风施展治疗术,但却没有任何效果,而且她的样子也不像是生病。在出於无奈之下,只得依黛丝笛儿所言,让她一直沈睡下去。

不过黛丝笛儿心中可是没有半点著急与不安,她非常的明白小风之所以处於现在这种情形的原因,而且有些惊讶这时间居然来的这麽快。不过她虽然知道事实,但仍然不打算说出口,因为只有这样到时才能给亚修一个惊喜,一个充满尖叫的惊喜。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不由得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因为亚修那时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让她不由得想再看一次,但因为亚修的禁令而不得不做罢,所以现在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也只好委屈亚修多担点心了。

而驾著马车的亚修并没有因为黛丝笛儿的话而稍微放心,当然更不可能晓得黛丝笛儿心中的鬼主意。这时有些心烦的亚修突然觉得四周吹起了一股清凉的微风,而且风的方向是由自己背後吹来,原本因为马蹄扬起而不断沾上自己身体的黄沙,在此刻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所阻挡,纷纷排向两侧。

「啊,好无聊喔。」爱提娜一边抱怨一边从车厢中掀起了布帘钻到了亚修身边,同时在前方施展了风之壁的魔法,阻挡住所有扬起的尘土……

「老师不继续休息吗?」

「休息?算了吧,一直摇摇晃晃的马车怎麽睡得著觉啊?还是出来透透气比较实在。」

「呵呵,老师也可以请笛儿或是莉娜陪奶聊聊天啊,这样至少比较不会无聊,不是吗?」

「妳是在跟我开玩笑吧,那两人不是说要闭关练功吗?」

爱提娜回头瞄了两人一眼,她們此刻正如一座雕像般的紧闭双目端坐著,似乎在思索著什麽的样子,而且是从蓝贝塔城出发没多久後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我没有开玩笑,她們是说要把与罗安对战的经验稍做整理,进而创造出属於自己的绝招,所以才要我們不要打扰她們思考,可是我觉得像她們这样闭门造车效果怎麽可能会好?与老师奶谈一谈也许可以收到触类旁通的效果也说不定。」

「唉。」爱提娜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亚修的肩膀说道∶「妳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这两人的真正实力,她們的厉害不在於现今的实力强弱,而在於那可怕的进步速度,所以妳刚刚说的话根本都是多馀的,她們独自一人的思考就是进步的最快方法。我敢打赌,再过一段时间,她們的实力就会超越罗安。」

「真的吗,超越落羽八圣之中的武圣?」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相信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唉,实在是太无聊了。」

爱提娜的话让亚修觉得有点茫然,他知道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确实有这个能力,因为他自己就是从一开始慢慢的看著两人以可怕的速度成长著,这时的亚修只觉得自己和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

这时,附近不远处的密林中突然传来了树木剧烈摇晃的沙沙声,紧接著看到的是成群的鸟儿发出了啼叫声并拍打著双翅往天空飞去的景象,而在短暂的寂静过後,响起了像是人死之前发出的凄厉哀嚎声,而这声音即使是马车行驶发出的噪音仍掩盖不了,甚至显得格外刺耳。

一时间爱提娜和亚修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他們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居然会遇到这种变故。

「看来真是老天有眼,果然有什麽事情发生了,亚修妳在这里等著,我去看看。」发觉可能有热闹可看的爱提娜说完话後,一脸兴奋的使用空飘术跳下还在行驶中的马车,轻灵落地後立刻转成风之疾走朝著骚动来源处快速的跑去。

「拜托奶不要闹了!好吗?」

亚修的声音跟不上爱提娜的速度,看著爱提娜远去的身影,只好尽快的停下马车,这时,专注在思考之上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也察觉到了异状,分别探出头同时问道∶「发生了什麽事啊,主人?」

「这┅┅我也不晓得该怎麽说,总之莉娜奶伤还没好,所以在这边看好马车,笛儿奶跟我走。」

说完後,一脸焦急的亚修也不理两人充满疑惑的眼神,急急忙忙的跳下马车後就朝著爱提娜消失的方向跑去。

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虽然还搞不清楚状况,但看到亚修的表情也知道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於是两人同时跳下马车。

不过黛丝笛儿却指著安琪莉娜趾高气昂的说道∶「喂,奶是没听到主人叫奶留下看守马车吗?『病人』!」

「奶胡说八道!我的伤早就好了!」安琪莉娜气急败坏的说著。

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因为手伤而被安琪莉娜冷嘲热讽的往事,抓到报仇机会的黛丝笛儿此刻只觉得心中痛快无比,终於等到了这一天啦!

「这我可不晓得,总之主人要奶留下奶就是给我乖乖留下,不管前面发生了什麽事都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细节告诉奶的哈哈哈!」

发出了此仇终於得报的爽朗笑声,黛丝笛儿一脸愉快的朝著亚修的方向跑去,只留下满腔怒火无处发的安琪莉娜待在原地,恨恨的死盯著黛丝笛儿远去的背影。

而在密林中快速奔跑的亚修虽然尽力避开枝叶繁盛处,但身上仍然被一些树丛的枝叶划过,不过由於身上穿的是害怕驾著马车时身体被晒伤的长袍,所以除了衣服有一些地方被割破之外,身体部位并没有受伤。

而在亚修绕过几棵需要数人合抱的巨大树木之後,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原本该是林木茂盛的地方在此刻却成了一小片的空地,原本立足稳固的树木被连根拔起,甚至有些还齐腰而断,就像是被可怕的暴风席卷过後的景象……

这时亚修只看到爱提娜就在眼前不远处,不由得松了口气,并且放慢了脚步,缓和一下急促的呼吸……

「老师,奶到底在干什麽啊?不说一声就自己跑掉,像话吗?」亚修不由得抱怨连连,爱提娜的行为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有好戏可看,怎麽可以不快点呢?晚来就没我的份了。」爱提娜随口回了几句,颇有兴致的打量著眼前的树木上所插的几枝箭矢。

「老师小心!」

亚修突然大声的发出警告,因为他看到原本悬挂在树枝下的绿色藤蔓此刻居然有如活物般的向下快速移动著,而在碰到地面时就像蛇一般的朝著爱提娜快速的游移。

不过亚修的叫声晚来一步,爱提娜刚有所警觉时,无声无息的藤蔓已经卷上了她的右脚,同时迅速的往後回缩,硬是把爱提娜给吊在树上。

「小心啊,亚修,这是『精灵魔法』!」

在树上晃来晃去的爱提娜提出警告,脸上并没有惊惧的表情。不过这时亚修才刚在思考精灵魔法所代表的意义时,眼角发觉到有物体高速接近,眼看已经避无可避之时,一条更快的身影出现在亚修身旁,同时纤手一伸,稳稳的接住了飞来的东西。

「主人,妳还好吧?」黛丝笛儿看著脸色苍白的亚修关心的问道。

「还、还好。」

亚修呆呆的看著黛丝笛儿手上拿的东西,他到这时才看清楚这居然是木制的箭矢,而且只差几寸的距离就会射中自己的身体,一想到後果,亚修突然觉得两腿发软,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那麽,该把凶手找出来好好的教训一顿了!」

黛丝笛儿目露寒芒的打量著四周,刚刚那只箭矢是她在千钧一发之际中所拦截,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发箭的人身在何处。而现在四周具是一片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迹的样子。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攻击的人已经远离,而另一个就是攻击的人已经隐藏起来。不过黛丝笛儿知道这个人目前还在周遭,因洛uo并非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反而是这个人的存在像是弥漫在四周,就好像身旁的一草一木都是这个人的化身一样。

黛丝笛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以及感受,不由得大感兴奋,专注了所有的精神和锐利的眼神在四周巡视,同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要有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能引起她最强烈的反击。只是在无法掌握对手何在的情形之下,在此刻形成了一个僵局。

而这时的爱提娜突然觉得缠住自己的藤蔓一松,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掉,所幸在快要以头下脚上的姿态撞上地面时一个姿势优美绝伦的後翻轻巧落地,没有当著亚修和黛丝笛儿的面出糗。

「老师奶还好吧?」知道黛丝笛儿的对手应该就在附近,亚修也显得小心翼翼的,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大声。

「我很好。」相较於黛丝笛儿的全神贯注和亚修的小心,爱提娜依然是一派轻松的走到亚修的身边,还随手折了根枯枝在手上,并且突然问道∶「妳知道为什麽缠住我的藤蔓会突然放松吗?」

突然被问到问题,亚修不自觉的一愣,然後在书本上看过有关精灵魔法的资料在瞬间闪过脑中并且快速的检视了一遍,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书上好像没有写到这个。」

狠狠的白了亚修一眼,爱提娜顺便还狠狠的敲了他的头一下,在亚修不住喊痛的声音中说道∶「谁叫妳从书本中找答案的?书中怎麽可能会有答案?告诉妳,那是因为这个人要专注精神在自己与周遭环境的同化上,所以才无法分神顾及到我。」

「啊,这就是精灵魔法的奥妙之处吗?」亚修摸了摸头,脸上有恍然大悟的表情。面对黛丝笛儿全神贯注的搜寻,隐藏著的人自然也没有办法分心於爱提娜之上了。

「是啊,精灵魔法果然是不简单,居然连笛儿都无法掌握到这人的位置。」

「废话少说!」听著爱提娜的风凉话,再加上一直找不到对手的踪迹,黛丝笛儿不禁有些懊恼。

「可是,不管是什麽魔法都一定有破解的方法,虽然精灵魔法可以让这个人和四周的环境同化,但是┅┅这个人还是真的存在著啊,看招!」

被握在手上并且悄悄的被折成了数十段的枯枝在一刹那往四周飞了出去,黛丝笛儿突然在一瞬间发现了有几段枯枝像是撞上了一股透明的墙一样,纷纷在半空中落下。

「找到了!」黛丝笛儿兴奋的叫著,同时迅速的接近这看起来像是什麽都没有的地方。

「可恶!」

突然传出了一声娇喝,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突然一枝箭矢射出,而且出现了朦胧的身影,不过黛丝笛儿只是冷然一笑,对於高速而且是迎面而来的箭矢随手拍开,丝毫不影响前进的速度。

这人影显然也因为黛丝笛儿没有稍微停下脚步而感到有点惊讶,而这个瞬间已经让黛丝笛儿来到了人影的身前,只是眼前的人影突然往後一跃,直直落入後方的树丛里,这些树丛在这时突然狂乱的摆动起来,无数的绿叶发出惊心动魄的尖啸声,脱离了树枝的掌控朝著黛丝笛儿回旋而来。

「来得好!」

黛丝笛儿停下了脚步并且伸出了右手半虚半实的轻握著,原本飞向黛丝笛儿全身的绿叶却在这一瞬间改变了方向,朝著黛丝笛儿的手掌心集中、聚集,就好像这里有股莫名吸引力似的,原本带有可怕威力的绿叶在此时变成了一颗被握在手心的绿色圆球。

「去吧!」

黛丝笛儿的右手突然一握,绿色的圆球像是被压扁了一样,又再度向四面八方射出聚集的绿叶,而且将眼前的人影笼罩在攻击的范围之内。没想到自己的一招会被黛丝笛儿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人影传来了一声尖叫并且连忙用双手掩住整个颜面。

不过黛丝笛儿随即发现到这一击几乎没有任何威力,绿叶打在对手身上轻飘飘的,不但没有先前的威力,可能连抓痒都谈不上。

「可恶,只能收不能放,算是失败了。」

黛丝笛儿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但趁著对手被这一招引开注意力的时候伸出了双手扣住对方的手和肩膀,并且将其压倒在地上,这是罗安曾经对她施展过的招式,在她仔细思索後已经掌握到其中的奥妙。

「哼,胆敢冒犯我的主人,杀了奶!」

黛丝笛儿的膝盖顶在对方的背脊上,打算折断对方的脊椎骨,对她来说,冒犯亚修的人等若冒犯到她,只有死罪一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