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五十 天启神殿

经过将近一天的休息和丰盛的美食调养之後,爱提娜精神饱满的出现在客厅之中,告诉亚修说她要去找特里斯院长报告多伦魔法学院变成废墟的事情,因为算算时间他也该回来了。

「现在去?可是已经晚上了啊,再说院长出去奔波了这几天现在应该很累了,这个时候去麻烦他好吗?」亚修看著窗外微暗的天色说道。

「就是因为他很累所以才要现在去跟他报告,就算他抓起狂来,也没什麽力气施展魔法打人了,不是吗?」爱提娜面带微笑的说著,她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那我要不要一起去呢?总是要道歉一下吧。」亚修想了想,总觉得自己应该跟过去才是。

「那这样子的话,我是不是也该去呢?」

传来了黛丝笛儿的声音,由於身上没有替换的衣服,所以她换下沾满血迹的衣服之後,此刻身上穿的是爱提娜的衣服,以她的标准来说,这实在是太过朴素了一点。不过也因为这样,黛丝笛儿的抚媚中又带点清秀的气息,显得格外吸引人。

「不用了,人多只会坏事,总之把事情交给我就行了,妳們乖乖待在家里吧。」

爱提娜自信满满的说著,她面对黛丝笛儿的表情完全没有任何特别的变化,而黛丝笛儿更是如此,表情依旧如昔,两人间虽未曾说出口,但彼此却有种特别的默契,那就是她們的战斗是建立在亚修『不知情』的情形之下……

这是一场誓要找出对方真实身份的特别战斗,比的不是魔法剑术,而是在於谁先诱使对方露出破绽、进而挖掘事实的心灵之战。

不管亚修怎麽可能得知她們心中在想些什麽?只能乖乖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对了,这些钱妳拿去埙uo們两买些衣服吧。」

正要出门的爱提娜掏出了一袋钱交给亚修,因为看著黛丝笛儿穿起自己衣服的模样,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尤其是她发现到黛丝笛儿穿起来似乎腰有点松,胸部有些紧的时候。

「这样好吗?我记得老师奶的衣服很多,拿几件给笛儿穿应该不会怎麽样吧?」默默接过钱的亚修傻呼呼的问道,换来的自然是爱提娜的狠狠一瞪。

「叫妳去买就给我去买,没听到吗?」

「哇,我知道了啦,不要那麽大声嘛。」亚修被吓到了,连忙应好。

「这还差不多。」

爱提娜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在经过黛丝笛儿身旁时突然低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要忘记了,我可是会风之絮语这个魔法喔,另外,小风的名字和冰火风行鸟很搭配嘛。」

说完,爱提娜哼著小曲状似轻松的离开,她不是基於提醒对手才说出这些话,因为黛丝笛儿早晚会知道风之絮语这个魔法的用途,当她知道後自然会警觉到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曾经让爱提娜给偷听。

那麽,到时爱提娜的优势就没有了,所以趁现在还能当作武器使用时便把它给说了出来,而这,对爱提娜没有半点坏处,甚至还可以动摇黛丝笛儿的心神。

不过世事往往不能如人所料,黛丝笛儿脸上反而出现了疑惑的神情,因洛uo根本不晓得风之絮语是什麽东西。

这时亚修则是满脸疑惑的看著爱提娜远去的背影,对著黛丝笛儿开口问道∶「笛儿,老师刚刚是不是跟奶说了些什麽啊?」

「喔,没有啊,不过我們去买几件新衣服吧,爱提娜的衣服我穿的好不习惯喔。」

「是这样子啊,可是莉娜她┅┅」

「不要管那个还在休息养伤的人啦,我們快走吧。」黛丝笛儿拉著亚修的手就往外走去,突然又开口问道∶「对了,主人啊,什麽是风之絮语啊?」

「喔,风之絮语啊,奶会什麽想到要问这个呢?」

「是因洛ub魔法书籍中看到的,不过不是很清楚它的意思。」

从魔法书籍看到的?亚修对这句话抱持著极大的疑问,安琪莉娜也就算了,可是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黛丝笛儿看书的记忆啊。

不过亚修还是满高兴的,毕竟自己也只有这时有用处,当下就把脑中所记得住的相关知识通通一股脑儿的说出来∶「那是风系的魔法之一┅┅」

随著亚修的解释,黛丝笛儿不由得脸色微变,同时也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只是这也燃起了她更旺盛的斗志,誓要挖出爱提娜的真实身份。

而此时在街道上悠然漫步前行的爱提娜已经来到了特里斯院长的宅邸,她料的没错,特里斯院长确实才刚回来,而且显得疲惫不堪,当他听著爱提娜报告的事情始末之时,由於太累,所以手上由仆人送上来的热茶连动都没动过。

反倒是爱提娜说的口沫横飞,眉飞色舞,就好像亲临现场一样,旁边的茶更是一口接一口不停的喝著,和特里斯的疲劳模样呈现完全相反的对比。

「这件事真要追究起来,大概很难找出该负责的人,所以┅┅不妨趁这个时候重建多伦魔法学院吧。而在这段时间内,不妨让学生到圣天去上课吧,如何?」

爱提娜从怀中拿了一包东放在特里斯院长的面前,解开了封口的细绳之後,里面装的都是闪烁著光芒的珍贵宝石。爱提娜的用意很明显,重建多伦魔法学院所需的经费由她负担。

这时只是静静听著的特里斯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奶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什麽这种地步?」

「我说的是奶有必要为亚修做到这种地步吗?奶不觉得这也未免太┅┅太过头了?」

爱提娜突然露出了笑容,轻声的说道∶「钱财不过是身外物,要赚的时候随时都能赚得到,但一个合乎胃口的好学生可不是想找就找得到的,当用金钱就能换到快乐时,那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而当有一天,金钱买不到快乐时,那是很让人哀伤的一件事,妳明白吗?还有,我出钱这件事请不要告诉亚修,就说是院长奶本来就有这个计画吧。」

这些话让特里斯绉紧了双眉,爱提娜所说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也让他一时间无法反驳。

「那好吧,这件事就这麽办了,只是我一直很好奇,奶哪来的这麽多钱?。」考虑了许久之後,特里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且,真要重建多伦魔法学院确实需要可观的金额。

「呵呵,女人的吸引力就建立在於她的秘密多寡,院长您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特里斯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哈哈,说的好,说的好!」

「那麽,天空魔兽还有魔物出现在学院的事情,不晓得院长该怎麽做?」

又再次沈思了一会儿,特里斯才开口说道∶「这两件事情似乎有所关连,可是目前不见天空魔兽的踪迹,而魔物也被奶的学生给杀死,所以我根本毫无头绪,不过我会派人禀告王室,看他們要如何处理。」

特里斯只觉得有些丧气,虽然拥有上级魔导师的身份与实力,但是近来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他都无法处理。

「嗯,确实是该如此。」

「那麽,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我希望奶能到『天启神殿』走一趟。」

「天启神殿?」

爱提娜显得有些吃惊,天启神殿是落羽大陆中的五大神殿之一,以淫除魔物为其宗旨,神殿之中还藏有三把拥有无边威力的神器,其中一把已经找到了主人,而且扬名於落羽大陆之上,但是另外两把据说还被深埋在神殿的最深处,等待主人的出现。

看到爱提娜满脸不解的样子,特里斯解释说道∶「要奶过去的理由有二,一是我和神殿中的一名长老熟识,想麻烦奶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让给他知道,并且请求他們派人前来埙uㄐC而第二嘛┅┅奶应该知道我有派人调查过奶吧?」

「废话,我当然知道了,我可不是笨蛋,不过妳会主动提出来倒是让我有点讶异,坦白说,我完全不明白妳为什麽要这麽做。」

「原因很简单,因为神殿中的那两把神器极需要找到新主人,所以我才会暗地调查奶的实力,看看是奶否有那个资格当神器的主人。这件事如果奶想更加清楚的话,到天启神殿去找那名长老吧,他会完完全全的告诉奶。」

「可是妳看我的样子像是神器的主人吗?」爱提娜先是有点不信,继而指著自己的脸说道,还故意装了个鬼脸。

「哈哈哈。」特里斯不由得被逗笑了,大声的说道∶「确实不像,可是想要当上神器的主人除了实力、人品之外,也是需要缘分的,奶不妨去试一试吧,对奶来讲,在外旅行不是会比在学院里头有趣吗?」

「哎呀,奶是说我的人品很好吗?」爱提娜的表情和口气有著浓浓的自嘲,不过特里斯反倒以洛uo是在开玩笑。

「或许奶是喜欢恶作剧没错,不过除此之外,我也看不出有什麽不好的地方。」

「呵呵,院长还真是了解我啊。」

「不,我一点都不了解奶,或者应该说我自以为很了解奶,但是当我看到奶看著亚修的那种眼神还有表情时,我才发觉到我对奶还是很陌生。一年前遇见的奶和最近回来看到的奶,根本是不同的两个人,我实在是不晓得哪个才是真正的奶。」

特里斯突然语气激动的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不由得大口大口的喘著气。

「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都是同一个我啊,院长妳想太多了,总之,我就如妳所愿到天启神殿一趟吧,不过我想带几个学生陪我过去。」

爱提娜四两拨千金的叉开话题,因洛uo自己也知道,一年前的她是经过隐藏,而且别有目的的她,而半年前遇到亚修的自己才是真正获得第二次次的她。只是爱提娜也殷切的希望,不要让亚修发现到她『真正的模样』,一个曾经让落羽大陆陷入恐怖的名字。

如爱提娜所愿,特里斯并没有专注在原先的问题上,露出了心有所感的笑容说道∶「我想也是,不然路途实在是太无聊了,不是吗?想带谁就带谁过去吧,还有一件事,我其实一直把奶当成是自己的女儿,而至於奶怎麽看我这个人,那并不重要,但是,我希望奶能过的幸福。」

紧接著特里斯唤来了仆人,备妥了纸笔,开始写起一封要交给天启神殿长老的信,而爱提娜也很识相的别过头去,不去看书信的内容。

片刻之後,特里斯将信放入信封中,并且还在信封外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把信交给爱提娜。

把信函收入怀中,爱提娜突然开口说道∶「院长,所谓的幸福有时是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的,可是我可以告诉妳,我此刻的幸福已经是上天无尽的恩赐了,那麽,告辞了。」

告别了特里斯,爱提娜心情有些沈重的步出他所居住的宅邸,特里斯的关怀让她有些罪恶感,之所以和特里斯一见如故,也是她特意促成的结果,因为这样可以方便她做事。

在以往,她根本不会感到难过,但自从遇到亚修後,她也逐渐的改变,变的可以去接受别人付出的感情。

「不可以想那麽多!」

爱提娜拍了拍自己的双颊,抹去心中所有的杂念,开始集中精神在将来的旅程上,她知道,这会是一段很有趣的旅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