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四十九 拙劣演技

「我实在是觉得很痛苦。」黛丝笛儿表情似笑非笑的说著,完全没有理会爱提娜和亚修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

「既然痛,没人叫奶进来啊。」

安琪莉娜冷冷的说著,脸上豆大的冷汗冒出,她此刻的伤势比起昨夜与罗安对战之後稍微好了一些,但光是站著就让她的身体感到有些受不住。不过,她是绝不会在黛丝笛儿面前示弱。

「可是不进来也觉得很难受。」

「什麽话都是奶在说,真是让人受不了。」

看著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斗嘴的模样,亚修突然觉得身上一松,风之锁链的束缚不晓得在何时已经除去,连忙跑至两人身前,把怀中的小风交给了黛丝笛儿,著急的说道∶「快点带著小风到安全的地方,老、老师她┅┅」

看著著急的亚修说不出话的模样,安琪莉娜不由得笑了出来,只是这一笑又牵动了她体内的伤势,让她脸上双眉不由得一紧。

「我说主人啊。」黛丝笛儿抱过了小风,淡淡的说道∶「事情的顺序是不是有些弄错了?照理来说,应该是主人妳抱著小风到安全的地方,而让我留在这里阻挡爱提娜的追杀比较恰当才是啊。」

「奶、奶听到我們的谈话了吗?」

「当然听到了,而且是听的一清二楚。」安琪莉娜忍住了身上的疼痛,对著亚修点了点头。

「坦白说,那种拙劣至极的演技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几个笨蛋会被瞒过去的。」

安琪莉娜冷冷的白了黛丝笛儿一眼,开口说道∶「黛丝笛儿,注意奶说话的口气,奶居然连主人都敢骂?」

一经安琪莉娜的提醒,黛丝笛儿赫然发现自己的确说错话,头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唯唯诺诺的说道∶「主人,真是抱歉,我一时口快说错话,请主人不要放在心上。」

「奶們到底在说些什麽,为什麽我完全听不懂?」被搞的一头雾水的亚修完全不知道眼前两人的葫芦里在卖什麽药。

「奶們两个也真是太失礼了,居然敢批评我的演技?好歹我也是奶們的老师耶。」

爱提娜悄悄的走到亚修身後,把手放在亚修的肩膀上,让亚修吓了一大跳,连忙後退。

「演技好不好跟奶是不是老师一点关系都没有,奶知道我在外面忍得有多难受吗?」

黛丝笛儿龇牙咧嘴的装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如果是平时的亚修一定会被逗笑,但现在的他只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她們在说些什麽。

「这点我也赞成,我体内的伤好不容易好了一点点,结果被奶这麽一弄,又通通给打回原形,要重头养起,这笔帐非得算在奶头上不可!」

安琪莉娜也在这时加入围剿爱提娜的战局,直让她气的粉脸发白,转头对著亚修求援∶「亚修,妳觉得老师我的演技真的很烂吗?刚刚妳是不是有被我吓到?」

「主人他的话不能算数,因为他太笨┅┅呃,不是,是太纯真了,所以才会被奶给欺骗。」黛丝笛儿毫不留情的挖苦,没想到又不小心牵扯到亚修,再度引来了安琪莉娜的白眼。

这时的亚修总算听出了一些眉目,指著爱提娜说道∶「难道老师奶刚刚都是在演戏?」

「没错!」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还同时点了点头。

「怎麽会┅┅」亚修仍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但放松心情後的他也像是失去了支撑身体力道似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主人。」黛丝笛儿扶起了亚修说道∶「如果爱提娜真的要把小风带走的话,何必还跟妳棉唆一大堆有的没的?直接带走不就好了?」

「是啊,主人妳不觉得爱提娜的话太多了一点吗?而且重点还有那个!」

安琪莉娜伸出了手指著桌面,那上面的酒有好几瓶都被爱提娜的风之刃给击碎,只剩下两瓶完好如初。而奇怪的是,破掉的都是空酒瓶,完好的两瓶则是连一口酒都没喝到。

「浪费美酒的人是会有报应的!」爱提娜拿起了其中一瓶,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後说道∶「再说,空酒瓶的碎片也比较好清理一点吧?奶們看,我是不是对亚修很好呢?还考虑到善後的工作容不容易,我真是个好老师啊。」

亚修在此刻总算完全相信刚刚是一场戏,但看著正自鸣得意的爱提娜却也感到不解。

「为什麽老师奶要这麽做呢?」

「为什麽啊┅┅」爱提娜沈吟了一下後说道∶「因为要测试一下妳的忍耐极限在哪里,如果妳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万一日後小风的身份曝光,妳怎麽去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

「原来如此,老师是为了我才这麽做的,我还真的以洛uv妳要把小风交出去。」

「妳错了,我会毫不犹豫的交出去。」

这句话让亚修心弦为之一颤,不过爱提娜却是笑嘻嘻的接著说道∶「不过前提是妳过不了我这一关的时候。」

「原来如此。」亚修如释负重的吐出了一口长气,被爱提娜这一上一下的捉弄,他委实有些受不了。

「那麽,妳既然选择了这条难走的路,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心里的准备?」爱提娜的脸色变得和蔼,眼中散发出柔和的目光。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亚修只简单的说了这两句话,但却让爱提娜觉得此时的他没有任何事物能撼动得了他的意志。

「很好,就是这股气势。」

爱提娜称赞的话才说没两句,只看到亚修又变的垂头丧气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其实说真的,我最怕的还是老师奶真的弃我於不顾,刚刚我心里真的很害怕也很难过,只要老师不要放弃我就好了。」

亚修的话挑动了爱提娜心中挥之不去,亦是最深远的恐惧,不由得自言自语的说道∶「妳又怎麽知道,其实我更千倍、万倍的害怕妳放弃我呢?」

「老师奶刚刚有说什麽吗?」

亚修抬头看著爱提娜,刚刚他似乎看见爱提娜的神色间闪过了一丝的黯然,但现在却在也看不到,有的只是精神饱满的爱提娜。

不过亚修虽然没听清楚,但爱提娜的话却逃不过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两人的法耳,她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没说什麽,妳听到的也许是我肚子的叫声吧,不过我想问清楚,我的肚子好饿,什麽时候可以开始吃饭啊?」

「知道了。」亚修遵命的点了个头,说道∶「那麽我就先去做饭了,请老师等一等吧。还有,这里我待会再来整理吧。」

看著亚修的身影消失在厨房中,抱著小风的黛丝笛儿别有深意的对著爱提娜说道∶「主人走了,那麽爱提娜老师,奶是不是有些事情该交代一下?」

「是啊,像是为什麽奶居然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而且在听到小风的真实身份是冰火风行鸟时一点都不感到讶异,还有奶刚刚说的什麽千倍、万倍的事情,好像奶还瞒著我們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是不是?」

听著安琪莉娜的质询,黛丝笛儿突然心中一动,有些明白她的计策,不过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奶們到底在说些什麽,我怎麽都听不懂?奶們该不会是昨晚一夜睡在门外没睡好,所以现在才讲一些有的没的吧?真是受不了,我很累要先上去休息了,亚修的饭菜如果做好记得叫我一下。」

爱提娜根本不打算和黛丝笛儿以及安琪莉娜耗下去,丝毫不理会她們的质问转身就走。

看著爱提娜走上了二楼房间,黛丝笛儿说道∶「真是个充满神秘的老师,不过该不会是我們魔界中人吧?」

「很有可能。」安琪莉娜点了点头然後说道∶「因为亚修只说过天空魔兽,并没有提到冰火风行鸟这个名字,我刚刚故意说出这个名字就是想要确认一下她的身份是神、是魔还是人,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听出其中的分别,这代表她知道天空魔兽就是冰火风行鸟,而这,只有奶們魔界中的人才会知道。」

「不过也真是奇怪,我从她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魔界的气息,她的身份实在是很让人期待。」

「哼,一层一层的抽丝剥茧挖出爱提娜的真实身份吗?有意思,这是我要一人独享的乐趣,奶可别打扰我。」

「谁说是奶的乐趣了?重伤的人给我滚一边去!」

「废话少说,爱提娜是我先看上的,不准奶跟我抢┅┅」

就在两人为了爱提娜这猎物而大动口头干戈之时,她們并不知道,她們也成了别人的猎物。

透过风之絮语,爱提娜在她的房间中清楚的听见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话,同时也知道自己犯下了不该犯的错误,但她此刻也对两人的身份感到怀疑,尤其时黛丝笛儿魔界中人的那一句话。

「告诉我,她們两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麽!奶不是曾说过自己无所不知吗?告诉我!」

爱提娜突然开口,但她脑海中的声音却是一片沈默。爱提娜根本不晓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不回答,还是不在这里,她对『它』丝毫没有掌控的能力。

「可恶!」

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爱提娜闭上了眼躺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沈淀心思仔细推敲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真实身份到底洛uA以及可能会洛u灾v和亚修的关系带来什麽样的变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