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四十四 召唤魔法阵

——即使是正处於斗志旺盛状态的亚修在此刻仍不由得心中感到一阵气馁,都已经努力到这种地步不但徒劳无功,反而让威胁越来越大,只要是人都会感到挫折。

但黛丝笛儿并没有垂头丧气,眼中的光芒丝毫未曾止歇,当她的火焰反而让这只怪物变的更强大、更难缠之时,她脑海中所想到的是接下来该用什麽方法解决这只恶心的东西?

伸出了双手,黛丝笛儿已经有了打算,整个人的精神在一瞬间达到了颠峰,准备凝聚更多的魔力以施展更强大的魔法,亚修可以感觉周遭的温度一下子降低了不少,他知道黛丝笛儿接下来要施展的将是水系魔法中的『冰冻术』。

亚修只能呆呆的看著黛丝笛儿,他曾经羡慕过她和安琪莉娜拥有的强大力量,但这时他发现他大错特错,他该羡慕的是两人那种无论遇到何种困境与难关都绝不退缩、绝不屈服的强韧意志力,他知道自己还差的远!

受到黛丝笛儿的影响,本来显得有些灰心的亚修深吸了一口气後重新燃起斗志,也伸出了双手,把精神逐渐凝聚在一点之上。

在这时他突然明白到安琪莉娜所说的魔法和治疗术之间的不同之处了,有奇迹魔法之称的治疗术是救人的魔法,然他现在将要施展的魔法其目的却是在於伤人,两者之间施展时的心态以及目的根本完全不同。

亚修此刻终於明白了这个道理,闭上了双眼缓缓的沈淀心思,然後做出了决定。他知道虽然施展的结果不同,但他此刻的目的是一样的,都誓要帮尽一己之力帮助黛丝笛儿,而如果这样的作法只有一个『杀』字才能做到,他将毫不迟疑的去作。

他明白自己的力量可能连黛丝笛儿的百分之一不到,但他不能仍然自己袖手旁观,让黛丝笛儿独自一人奋战。

完全集中了所有精神的亚修,全心全灵的在脑海中开始描绘出火焰矢的形状,想要保护黛丝笛儿的心意和要心中的杀意交织在一起,逐步推动了体内那股因为神魔之血和光暗之力所产生的神秘力量。

这股奇异的力量慢慢的从掌心中发出,并且依照亚修的意念逐渐成形,慢慢的变成了一只散发著红色火焰的火焰矢。感觉到了手心传来的热度,亚修张开眼後惊喜的发现自己成功的施展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完整的魔法,心中的感动笔墨难以形容。

「冰冻术!」

而这时,黛丝笛儿的魔法已经完成,一团巨大的白雾朝著已经恢复清醒并且身躯缓慢挪动前移的蚯蚓飘过去,当白雾碰触到蚯蚓的身体时,发出了一种类似冰块碎裂的声音,带著低温的白雾在瞬间就将蚯蚓的潜半段身躯给整个冻结起来。

而黛丝笛儿在接连几次的消耗了大量魔力之後,此刻也不由蹲了下来大口的喘著气,并且准备下一个魔法。而亚修受到黛丝笛儿的激励,也毫不迟疑的射出火焰矢朝著蚯蚓没有被冻住的另一半身体飞过去。

只是这火焰矢飞行的速度却是极慢,而且更糟糕的是这只蚯蚓没有被冰冻住的身体疯狂的扭动著,想要摆脱这些让它几乎无法动弹的寒冰。也因为这样,亚修原本瞄准後半身体的火焰矢却不偏不倚的击中了了黛丝笛儿把蚯蚓冰冻住的寒冰,冰火相触後,冒出了森森寒气。

「糟糕了!」亚修暗暗叫苦,因为这样子,等於是帮这只蚯蚓给提早解除冰冻术的效果啊。

为了想要快速的发起下一波攻击,亚修赶紧再度闭上双眼凝聚魔力,只是经过这一阵慌乱後,他的魔力却在也无法聚集。

不过这时黛丝笛儿却发现到,这火焰矢的力量非同小可,因为蚯蚓身旁的那一团白雾不是受到火焰的溶解冒出的寒气,而是整个沸腾起来的水蒸气啊!亚修的火焰矢在击中冰块的那一刹那,就把黛丝笛儿千辛万苦施展出来的冰冻术给瞬间溶解,甚至整个煮沸!

这只蚯蚓等於是被丢到一锅沸腾的热水烹煮一样,弥漫著的水气逐渐消去後,可以看到蚯蚓坚硬的外壳逐渐脱落,露出了焦黑丑陋的皮肤,而且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任它再强横,也无法同时承受极冷和极热的双重攻击。

机会难得,黛丝笛儿心中刚有这个想法之际,双手立刻碰触著地面,少见的开口吟唱咒文∶「坚实的大地啊,在我的面前展示出妳的愤怒┅┅。」

正在拼命想尽办法聚集魔力的亚修感到有点惊讶,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看著黛丝笛儿,这是特里斯院长曾经施展过的魔法,这个魔法当时曾让蓝贝塔附近的围墙一口气全部倒塌,威力非同小可。不过黛丝笛儿已经掌握到其中的奥妙,而且有另外的用法。

「大地岩刺!」

地表传来了一阵晃动,而伴随著晃动而来的则是从地底冒出了数根的锥形岩刺,岩刺像是有生命般的刺穿蚯蚓的身躯,喷出了味道令人作呕的黏稠鲜血。

蚯蚓狂乱的摆动著,但却无法离开岩刺的攻击,反而因此而更加大了身上的伤口,可是它似乎不能出声,也没有受伤的悲鸣,只有大口喷气的声音,那实在是极为诡异的一幕。

终於蚯蚓倒下了,黛丝笛儿也缓缓的收回了魔力,原本的岩刺也散落一地,这些岩刺原本就是地面的普通碎石而已,只是受到魔力的牵引才会聚阶u言i怕的攻击武器。

「笛儿,奶还好吧?」亚修关心的问著,事实上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刚的伤口虽然不痛,但精神却出奇的差,刚刚那一只带有奇妙力量的火焰矢让他疲累不堪。

「嗯,还好。」

黛丝笛儿有些无力的回答著,在元气丧未完全恢复的情形下,持续而且大量的使出高等魔法,她真的是累坏了。

不过该注意到的事她还是有注意到,刚刚亚修的火焰矢击中冻结住蚯蚓的寒冰而且瞬间把寒冰消融、蒸发的景象她可是印象深刻。那一击她可是倾全身之力才聚集了强大的冻气把蚯蚓一举冰冻住,就算是自己想要完全消融那些寒冰也得花上好一阵功夫。

黛丝笛儿知道光凭一只火焰矢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只火焰矢中有著其它的力量,黛丝笛儿知道这和神魔之血以及光暗之力绝对有关系。

可是她又觉得这不是光之力也不是暗之力,因为只要是这两股力量她一定能知道,但她刚刚并没有任何的感觉,她有些怀疑亚修体内产生的的是一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股连她也不晓得的力量。

「笛儿,奶看。」亚修的手突然指著巨大蚯蚓的尸体,此刻它的尸体微微发出闪亮的红光。

「怎麽会这样?」

黛丝笛儿勉强站了起来,走到蚯蚓的尸体旁,她首先闻到的是难闻至极的血腥味,地上流有一大片的深紫色液体,再加上它身上那被贯穿的大洞,这只蚯蚓实在是死状凄惨,不过黛丝笛儿只是皱了皱眉而已,这种景象对她来讲不算什麽,恶心的东西一旦死掉之後她就不怕了。

不过亚修可就不是了,他根本不曾见过这种可怕的情景,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拼命的忍住想呕吐的冲动跟在黛丝笛儿身旁。

「真是奇怪啊……」

黛丝笛儿看著蚯蚓身上的红色光芒越来越强烈,然後光芒化成了一个红色的魔法阵,蚯蚓的尸体甚至地上的血迹都慢慢的消失在魔法阵之中。

「这、这是怎麽一回事?」亚修整个人傻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离奇的景象。

「┅┅我也不知道,不过主人,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麽帮助,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说的也是,我們走吧。」

亚修又看了全倒的校舍一眼,原本只是受到部分的破坏,但现在已经是完全倒塌,想修复已经不可能了,只有重建一途。亚修不得不开始打算,这件事要怎麽跟特里斯院长报告,又要如何善後呢?

相较於亚修的烦恼,黛丝笛儿也是满肚子疑问,她非常的清楚刚刚那个魔法阵的名字--『召唤魔法阵』。因洛ub还没有失去暗之力时,她就特别偏爱使用召唤魔法对安琪莉娜进行攻击。她当然不认为召唤魔法可以胜过安琪莉娜,但是用来当作战斗前的暖身倒是满有趣的。

而刚刚的魔法阵在黛丝笛儿眼中只是最低下的一个,充其量只能召唤一些低等、没有智慧的生物,由於魔界的生物千千万万种,所以黛丝笛儿也无法一一认出,更何况只是些低等的魔物?只不过这些低等的魔物对人类以及现在的黛丝笛儿来说,已经够可怕了。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突然感到心惊,一只被从魔界召唤而来的魔物出现在深埋天空魔兽之卵的地下,而且那只蚯蚓的样子就是来找寻魔兽之卵,这中间是不是有什麽阴谋?

如果不是压抑住天空魔兽之卵的光之力恰巧消失,让天空魔兽孵化出来的话,这只蚯蚓想必会找到魔兽之卵,而找到後又会发生什麽事?召唤兽不可能凭空出现,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操纵著。

越想就越头痛,黛丝笛儿乾脆不去想,她的个性是不管是什麽阴谋诡计,只要敢出现在自己眼前,阻挡到自己的路,就把它們通通打倒!

这时黛丝笛儿和亚修则是在路上行人讶异眼光的注视下回到了爱提娜的家,因为两人的身上都沾满了血迹,想不引人注目也难。

一到门口,亚修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麽外围的大门是敞开著的?一进入里面就发现原本美轮美奂的花园此刻已不复见,原本盛开的花朵和树木凌乱的倒在地上,青翠的绿色草地有如被龙卷风刮走一样露出了土黄色大地,而且地上还有几个巨大的坑洞。

而就在屋子入口的梁柱处,安琪莉娜半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右手无力的下垂,手上握著的冬蝉也只剩下剑把,剑身已经整个消失掉,看起来不知是死是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