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四十三 从不放弃

——「可恶!」

黛丝笛儿感觉到下方传来快速接近的危机,此刻如果只有她一人的话,她会先解除翔天之翼的魔法让自己落下,而且在落下的同时施展风之盾保护自己,等到避过这一波攻势後在重新往上飞行。

但现在她却因为还多了一个亚修而不能这样做,脑海中瞬间闪过了千百种应变的方法。

翔天之翼往上飞的速度突然停止,黛丝笛儿以背部直接撞向身旁的土壁,翔天之翼的气圈一时之间缩小了许多,飞行也开始变的不稳定起来,不过这些泥土原本就有些松软,受到挤压後也往内凹陷了一部分,感觉到下方蚯蚓吐出的攻击快要击中自己,黛丝笛儿猛一用力,就和亚修同时躲入了土壁之中。

虽然身体感受到泥土的潮湿,鼻中也闻到令人作恶的土臭味,不过听著漫天的土石在前面不远处划过空气的厉响,黛丝笛儿知道,她們暂时避过这一劫。

不过亚修由於身处在外侧的地方,突然间只觉得背部传来一阵火辣刺痛的感觉,而且还感到有黏稠温热的液体流出来,他明白自己已经受伤了,只是不晓得有多严重。

「我們就先躲在这里静观其变吧。」

黛丝笛儿话才刚说完,身边的泥土突然开始微微震动起来,她这时才想到,蚯蚓是会钻洞的,难不成它已经追过来了?

「我想我們还是先上去吧。」

亚修忍住了逐渐扩散开来的疼痛低声说道,他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忍耐住,否则会给黛丝笛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也对,上面至少比较容易施展魔法。」

黛丝笛儿重新往上飞去,不过这时底下传来土石翻动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接近,这只蚯蚓虽然身躯庞大,不过速度却出人意料的快。

终於出了洞口,黛丝笛儿毫不犹豫的把亚修往旁一放,说道∶「主人请快点离开。」

「我知道。」

看著黛丝笛儿手上形成了数枝火焰矢,准备彻底解决这个讨厌东西的模样,亚修赶紧快速的跑开,他也明白,此刻的自己只会对黛丝笛儿造成妨碍。

不过跑了没几步後亚修就感到纳闷,为什麽有奇怪的声音一直跟在自己身後呢?回头一看,亚修只吓得魂飞魄散,他身後的地面上有著一条不断隆起的小土丘,而且正朝著自己紧紧跟来,亚修在一瞬间明白了,那条蚯蚓的追杀对象变成自己了!

「妳这个丑陋的东西到底在做什麽,打妳的人是我,有种就来找我啊!」

黛丝笛儿本打算在洞口守株待兔,没想到对手居然追著亚修,一怒之下手上的火焰矢朝著躲藏在泥土中的蚯蚓发起攻击,不过火焰矢被泥土阻挡在外,纷纷落地发挥不了丝毫的作用。

黛丝笛儿暗叫一声糟糕,急忙施展出翔天之翼,快速的飞到亚修身後,然後终於在窜出地面的蚯蚓张开了巨大的利嘴就要把亚修一口吞下之时抱著亚修飞离了蚯蚓的魔嘴。

亚修的脸吓得都白了,刚刚黛丝笛儿如果在晚来一步,自己就真成了这个怪物的点心了。

「主人,妳受伤了?」

鼻中闻到了血腥味,黛丝笛儿仔细察看後才发现到亚修的背上有伤口,脸上表情不由得一寒。

「还好啦,不是很严重。」

亚修觉得有些奇怪,刚刚的伤口确实很痛,不过现在的感觉却好了许多。他并不知道,神魔之血在他体内所产生的奇异力量让他的恢复力不知快了多少倍,就如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就算受伤,但痊愈的速度却比普通的人类要快上数十倍一样。

黛丝笛儿听著亚修尚称有精神的声音暂时放心,可是她也明白在手上抱著一个人而且又在施展翔天之翼的情形下无法做出反击,所以她打算先带著亚修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飞行中突然又感到一阵刺耳的破空声,那只蚯蚓又吐出了有如漫天飞箭的碎土石,逼的黛丝笛儿不得不改变方向。

这时夜幕已经低垂,但透过些微的月光仍看得见蚯蚓那巨大而又恶心的头不断的左摆又晃,头部涨的大大的,这只蚯蚓的口可以用来挖掘地道,但它原本用来排出泥土的尾巴也可以把泥土吸入,转由头部喷出,只要它的尾巴还在泥土中,就可以发起源源不绝的攻击。

「它是不是看不见东西?」

黛丝笛儿勉强避过了这一波攻击後,却发现这只怪物并没有再度攻击,不由得大感讶异,刚刚它很明显的是听到在天空中快速飞行的声音而攻击,但它现在并没有攻击停留在空中的她們,如果它真的看不见东西的话,那要离开这里就易如反掌了。

当黛丝笛儿尽量在不引起空气的扰乱而慢慢移动的时候,亚修仍然目不转睛的看著底下得怪物,只看到它巨大的头伏在刚刚亚修流下的血迹上左右晃动了几下之後,巨首昂扬,对著亚修的方向又是吐出了碎石发起了攻击。

「快避开!」

「怎麽会,它不是看不到吗?」

虽然听到亚修的示警,但黛丝笛儿在措手不及之下,仍然闪避的有些狼狈,而且这时蚯蚓的攻势一波紧接一波,一反先前掌握不到她們身在何处的情形,不断的攻击著。

而亚修知道这事为什麽,黛丝笛儿的判断并没有错,这只蚯蚓确实看不见东西,但它确有著异常灵敏的嗅觉以及触觉。

它刚刚之所以紧追的亚修不放,就是因为亚修跑步的声音吸引了它的注意。而它也是藉由亚修留在地上血迹的味道,才能追踪到两人的位置何在。

到头来,我还是别人沈重的负担吗?亚修的心里感到了莫名的悲哀。先是爱提娜,然後是黛丝笛儿,越想就越觉得心灰意冷,他很想开口叫黛丝笛儿就这样把自己给丢下去,那至少她可以安全的离开。

而当心里有这种想法时,无边混乱的思绪就有如滚雪球般的越滚越大,也越难压抑住,他的身体受到心中想法的影响,变的毫无生气。

「主人,妳放弃了吗?」

忙著闪躲攻击的黛丝笛儿看不见亚修的脸,也不晓得亚修在想些什麽,但是她抱著亚修身体的手上触感却感到一种意志消沈的感觉,那是一种很微妙、无法形诸於文字的感受,但她就是清楚的感受到。

一时之间黛丝笛儿有些恍然大悟,亚修喝下了她的血後不但让亚修可以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也让自己隐约的可以知道亚修的想法,两人之间行成了一种莫可言喻的亲密关系,不过似乎也只有在两人有著亲密的接触或是将意念全心的投注在对方之上时才能感受得到。

黛丝笛儿心中突然觉得有些暖洋洋的,不过当她知道这样的关系可能还得加上一个安琪莉娜时,不由得一脚把安琪莉娜踢离脑海之中,而且心中暖意全消,转而蒙上了一层寒霜。

「我┅┅我┅┅。」亚修没料到黛丝笛儿会这样问,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主人真的放弃的话,那回去後主人可不可以告诉我「放弃」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呢?因为笛儿我啊,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事,所以一直不晓得那种感受到底是怎麽样,不过我想那应该是很舒服的一件事吧,不然为什麽有那麽多人喜欢放弃呢?」

黛丝笛儿的话有如当头棒喝让亚修心里一震,他发觉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人的一生总是会面临无数数都数不清的难关,但是人的心总是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条就是积极勇敢的去面对,不管身处在什麽样的绝境都竭尽心力的想办法克服、对抗,那是一条很辛苦而且又不晓得会不会成功的路,因为妳要对抗所以加诸在妳身上所有的一切!

而另外一条就是就此放弃,任凭命运的摆布,那很轻松,因为只要随波逐流就行了。只是这条路虽然轻松,但选择它的人却不时的诅咒著、埋怨著自己的不幸。

妳可以选择当小草,在所有的压力下臣服,妳不用害怕会被狂风吹走,妳也可以安稳的过完一生,只是妳所得到的只是众人脚下的践踏。妳也可以选择当一棵大树,选择面对一切挑战,妳很有可能会在狂风暴雨中折腰而亡,但是,所有的人都将对妳抬头仰望。

「真是的,我居然忘了奶的教诲,不但忘记了最重要的事,也忘记了我的坚持,这是我的错,还请奶原谅我。」

亚修露出了笑容低声自语,然後闭上了眼睛,当双眼再度睁开时,眼中散发著坚定的神采,在黑夜中显得灿烂无比。

「笛儿,把我带到校舍上去。」亚修坚定的说著,声音中充满著无比的自信。

「遵命!」

黛丝笛儿感到亚修恢复了生气,也不由得精神一振,翔天之翼加快了速度,避开了蚯蚓的攻击朝著校舍飞去。

「把我放下来!」

离校舍的顶楼将近有半层楼的高度,亚修突然大喊,黛丝笛儿虽然不解但还是放下了亚修,亚修此刻的声音有著让黛丝笛儿完全信服的魔力。

只听到自高处落到校舍的亚修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而且不仅如此,亚修还故意拿起了放在一旁,本来要拿来修筑校舍的石材猛烈的在顶楼反覆丢掷,发出了咚咚的巨响,在宁静的黑暗中显得特别嘹亮

蚯蚓果然很快就受到了震动的吸引而有了动作,巨大身躯在地底快速的前进,到达了声音发出的地方时猛然的窜出!只不过这次它头上不是松软的泥土,而是由坚硬的石头所建造的校舍!

只听得一声轰隆巨响过後,校舍硬是被这只从地面冒出来的蚯蚓给从中分成两半,亚修也没料到这只怪物会有这麽大的威力,跌跌撞撞的在倾斜的地面退了好几步,眼看就要从楼顶掉下来时,黛丝笛儿即时飞了过来一把接住亚修。

「嘻,没想到主人除了钓鱼外也会钓蚯蚓呢。」

黛丝笛儿把亚修放在地上,转头看著受到了猛烈的头昏眼花正在摇摇晃晃著的蚯蚓,她没想到这怪物受到这样的冲击居然还没死,不过这也给了她一个复仇的机会。

「红莲业火!」

憋了满肚子气的黛丝笛儿一出手就是强大的火系魔法,瞬间蚯蚓的身体被一片火海所围绕住,在高温之下蚯蚓的身体逐渐溶解著。

原本认为这只怪物不可能在这样的攻击下幸存,所以两人有些放松,不过眼前发生的变化却让他們目瞪口呆,蚯蚓的皮肤确实是因为火焰而有些萎缩,不过却开始冒出了黏稠的体液,体液一接触到火焰就整个硬化起来,变成了有棱有角的坚硬外壳。

黛丝笛儿的红莲业火不但没能消灭掉这只蚯蚓,反而让它变的更难解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