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四十一 血之羁绊

——「笛儿,奶等等我啊。」

亚修扯开了喉咙大叫,不过黛丝笛儿实在是跑得太快了,一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亚修不由得停步四望,因为他不晓得黛丝笛儿往到哪个方向跑去。

到底人在哪儿啊?亚修在心里焦急的想著,同时感到担心不已,突然间,亚修转头看著身旁的一条小路,感觉到路的远端似乎有一条莫名的丝线牵引扯动著他的心,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黛丝笛儿走在前方的身影。

「是这里吧。」

亚修毫不迟疑的举步就走,心中已经断定黛丝笛儿就在路的那一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但亚修就是这样觉得,不过走一小段路後亚修就发现到,这不正是通往多伦魔法学院的小路吗?

心想黛丝笛儿应该是跑到学院里来,亚修毫不犹豫的进去,此刻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路上和两旁的树木都染上一层淡淡金黄色,美好的精致显得动人无比,不过此刻亚修只是急急忙忙的走著,无心在这之上。

「原来奶在这里啊┅┅。」

看著黛丝笛儿熟悉的背影,亚修总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她站在原本是蓝贝塔,但现在却是天空魔兽,也是小风诞生之地的无底洞旁,出神的看著漆黑不见底的洞穴深处。

「主人,妳为什麽会找到这里?」

黛丝笛儿对亚修的出现显得有些吃惊,她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所以故意装作没听到亚修的叫唤,只是没想到他还能够找到这里来。

「呵呵,我也不知道,总觉得奶好像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奶真的在,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运气好?黛丝笛儿并不这麽觉得,她知道亚修的身上同时有著自己和安琪莉娜的血,她断定这是血与血之间的的羁绊而把他引过来,甚至刚刚亚修会知道自己要如何反击也是因洛u撖P源这个缘故,因洛u灾v的想法透过了那股无名的联系,传给了在一旁一直关心著自己的亚修脑中。

亚修的身上终於开始产生了变化,黛丝笛儿有些期待也有些担心,这对亚修来说是福是祸呢?而同时也感到心中有些许的歉意,因洛u灾ㄔH来,亚修就一直不断的被她們牵著走,毫无自主的能力。

「抱歉,让主人您担心了,都是笛儿的错。」

黛丝笛儿压下了心中纷飞而至的杂乱想法低头道歉,她知道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身为一名仆人该负的责任,不管亚修遇到什麽样的危险都尽全力保护亚修。

「奶没有错啊,我本来就想来这里看看夕阳,看,不是很漂亮吗?」亚修指了指远处的太阳,不过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远方残破的校舍。

「那麽这些半毁的校舍好看吗?」黛丝笛儿突然低声问道,然後和亚修两人对看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

这些校舍会严重损害应该归罪於安琪莉娜还有黛丝笛儿两人,这是她們两人为了要救被崩毁的蓝贝塔压在底下的亚修还有伊琴丝时,在最後一口气聚集所有的魔力把石块移开所造成的。

但幸运的是学院方面的全体人员都把这些毁坏归咎於天空魔兽的出现而造成的,没有人怀疑到亚修等人身上。

不过亚修还是打算把这件事的实情报告给特里斯院长或是爱提娜老师知道,只是两人目前前去讨伐天空魔兽不在,所以亚修打算等两人回来之後再行报告。虽不晓得会受到什麽样的惩罚或是责难,但亚修已经做好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

「笛儿,奶可以告诉我,罗安和奶的实力,谁比较强呢?」看著黛丝笛儿笑完後仍然闷闷不乐的样子,亚修想要开导一番。

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黛丝笛儿开口回答∶「主人,这个问题妳昨天才问过我而已,虽然昨天妳问的是爱提娜,而这次是罗安,只不过我的答案都是一样。」

「既然如此,那奶为什麽不能坦率的认输呢?面对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有时是需要退後一步的啊。而且,奶刚刚不是完全没有使用到魔法吗?如果奶用魔法的话,说不定奶不会输呢。」

黛丝笛儿冷哼了一声後说道∶「对於一个没有使出全力的对手,为什麽我要尽我的全力?既然那个叫罗安的死老头┅┅对不起,叫做罗安的臭老头┅┅好啦,主人妳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嘛,既然罗安那老头处处留手,我为什麽要尽全力使用魔法呢?」

亚修有些啼笑皆非的看著黛丝笛儿,越相处就越感受得到黛丝笛儿那活泼不做作的一面,只是这一面有时很让人伤脑筋就是了。

「笛儿,奶还没有回答我说为什麽奶不坦率认输呢?当然,不方便的话奶可以不用回答没关系。」

「主人问的问题,笛儿怎麽可以不回答呢?」

「拜托,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奶們两个的主人,是奶們硬要把我自己当主人的,在我的眼中奶們是我无可取代的好朋友。」

亚修状极苦恼的抓著头,在学院中,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每一句主人来、主人去时,都会引发其他学生的无边杀气。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亚修早就不晓得死了多少遍。

「喔,那麽请问亚修大人,这是命令吗?」

看了黛丝笛儿一眼,亚修露出了苦笑∶「怎麽奶跟安琪莉娜都说同样的话?奶这样问问题,我该怎麽回答呢?」

「是吗?安琪莉娜那家伙也是这样说的啊┅┅主人,其实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妳一件事,我根本不在乎我会不会输给罗安,甚至其他人也是一样。」

「什麽?」亚修显然有点吃惊,因为黛丝笛儿表现出来的完全不是这麽一回事。

「但是我唯一不能输的人就是安琪莉娜,我绝对绝对不可以输给她,即使要赔上我的命也在所不惜。所以,请主人请妳想像一下,如果我输给了罗安,而安琪莉娜又赢了罗安的话,这代表著什麽意思?」

亚修想了一下,终於知道黛丝笛儿的话中之意,那表示安琪莉娜略胜黛丝笛儿一筹。亚修此刻终於明白黛丝笛儿为什麽会那麽拼命的原因了,虽然黛丝笛儿过招的对手是罗安,但她心中真正的敌人是站在一旁的安琪莉娜啊。

亚修想劝黛丝笛儿不要对与安琪莉娜的胜负抱持那麽重的得失心,当想要开口时,黛丝笛儿像是早料到亚修会说出什麽话似的先开口了。

「主人,当妳最心爱的人或是最重要的东西有受到伤害可能性的时候,妳是不是会拼了命的去守护著呢?」

「当然!」虽然不晓得黛丝笛儿为什麽这麽问,但亚修却坚决的回答。

「那麽,我与安琪莉娜间的胜负就是最重要的东西,比起我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还要来得重要!」

黛丝笛儿一字一句的坚决说道,她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执念,才会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和安琪莉娜两人把亚修当成主人服侍,只是她从来没有後悔过!

亚修一时之间感到哑口无言,不晓得该如何回答,只能说道∶「那好吧,但是奶尽量不要让自己受伤,当然,安琪莉娜那边我会去跟她说的。」

无可奈何之下,亚修希望黛丝笛儿至少能做到这点,不过黛丝笛儿不是这麽好打发的,回给亚修一个淘气的笑容,顽皮的说道∶「请问亚修大人,这是命令吗?」

「不是,是请求。」亚修苦著一张脸回答,然後两人再度相视大笑。

这个时候,原本该是漆黑无声的洞穴却突然传来土石不断翻动的声音,声音虽然极其细微,但因此时的学院俱是一片寂静,所以两人都有听到,不由得面面相觑。

「主人,妳刚刚有听到声音吗?」黛丝笛儿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想要确认一下,不过亚修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只看到黛丝笛儿手一挥,一颗光明球从指尖挥出,放出了强烈的光芒缓缓的落入洞穴中,藉由光明球的光芒,亚修和黛丝笛儿想要看清深洞的情形,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光滑的土壁,想必是小风破壳而出时那股黑雾所造成的。

不过洞穴太深了,光明球下降到某一程度时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过光明球似乎引起了底下更强烈的骚动,那种翻动著土石的声音更加大声。这让黛丝笛儿和亚修感到不解,在这个天空魔兽诞生的地方,难道还藏有其它的秘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