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三十八 赌博擂台

——亚修买东西一向是独来独往的,所以很少和异性一同出门,真要说有,也只有昨天和伊琴丝一起到市集了,不过当时的伊琴丝别有目的,所以亚修算是没有享受到和女孩子一起出门购物的「乐趣」。

但现在他尝到了,只不过这个乐趣对於黛丝笛儿以及安琪莉娜来说是如此,不过亚修可是叫苦连天,因为他的手里抱著满满一堆黛丝笛儿买给小风的各式衣服和搭配的饰品,原本兴致勃勃的只有黛丝笛儿,没想到安琪莉娜看著看著也加入了采购。

事实上这也很难怪她們,因为当小风被换上了有蕾丝边的鹅黄色小洋装再配上一双可爱的红色小鞋,最後在头上又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之时,那种不被尘世所沾染的可爱模样像极了美丽的陶瓷娃娃,也难怪安琪莉娜会不由自主的加入打扮小风的行列。

可是当黛丝笛儿把不晓得第几件衣服放到亚修手上的时候,亚修也终於有点忍不住了。

「笛儿,买给小风的东西应该够了吧?就算要换洗也穿不了这麽多啊。」

「怎麽会呢?女孩子的衣服是永远少一件的,更何况小风这麽可爱,不好好埙uo打扮一下怎麽行呢?安琪莉娜,奶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安琪莉娜正一脸陶醉的看著小风,充分的享受这种换装的乐趣,根本没听清楚黛丝笛儿说些什麽,只是随便点了点头应和,

光看两人和平相处的样子,亚修就觉得衣服再多买十倍都没问题,只是目前有个满重要的问题。

「唉,不是不能买,而是我没钱了啊!」

「什麽,没钱了,不会吧?爱提娜那里不是有很多的钱吗?」

「有是有,可是我本来想说只要买一些东西而已,所以带的并不多,不过我没想到奶光买小风的衣服就把所有的钱都花完了啊。」

听完亚修的话,黛丝笛儿脸上的表情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哀怨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亚修,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了,亚修不但知道,而且也吃这一套。

「好吧,我們先把这些衣服拿回去,然後再出来继续未完成的事,如何?这次让奶們两个买到不想买为止!」

亚修豁出去了,他知道爱提娜从来不过问他金钱的使用也从不检查,但是亚修却绝不允许自己多拿爱提娜一分钱,他打算有机会时再还清,当然,他是不会把这点告诉黛丝笛儿她們的。

听到了亚修的保证,黛丝笛儿喜上眉梢,从背後抱著亚修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主人对笛儿最好了。」

「拜托,不要在这种地方抱我啦,求求奶。」

黛丝笛儿的举动引起了路人的围观,无数羡慕的眼神有如利刃般的射向亚修,恨不得把他凌迟致死,直让亚修叫苦不迭。

正想招呼安琪莉娜一同回去时,街道旁却传来了震天的吆喝声,不消片刻就聚集了众多的人潮,亚修虽然觉得手上的东西重的要死,但好奇心却让他探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一看之下亚修有点失望,不过是普通的路边卖艺而已,当中站著两名赤裸著上半身,露出了强壮胸膛的大汉。

这种路边表演技艺通常都大同小异,不是靠著精巧的技艺来向围观的人群收钱,就是带有赌博味道在其中,而且通常都用极动人的赔率来吸引人,不过亚修对後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天下间只有赔本的生意没人作,既然敢摆出阵仗,自然也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而果然,这两名男子宣称,只要付出五枚铜币就可以向他們任一人挑战,赢的人可以赚到一枚金币,这是会让人想跃跃欲试的价格。

但是亚修认为他們今天可能会没顾客上门,因为这两个人的身材实在是太魁梧了,比起常人不但高上两个头,粗壮的拳头也比一个人的头颅差不了多少,亚修毫不怀疑他們一拳就可以将人的头给打飞,没有人会甘冒生命危险去尝试的。

不过亚修也觉得奇怪,通常这种赌博性质的挑战为了吸引人尝试,通常出场的都是一些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孩、老人甚至是女性,像他們这样一出场就让人望而生畏的情况,亚修从来没看过。

也如同亚修所料的,两个人喊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原本聚集的人群也散了开来,只剩下几个还想再看看有没有不怕死活的家伙上场,唯恐错过好戏的人。

「笛儿,我們回去吧。」亚修觉得有些无聊,正想招呼黛丝笛儿回去的时候,只看到自己的身旁站著抱著小风的安琪莉娜,脸上表情有些怪异,却偏偏不见黛丝笛儿的身影。

心中突然涌起不祥的预感时,周遭也传出了此起彼落的惊叹声。亚修不幸的预感加重,头部艰难的转动,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之後,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手上的东西通通掉落在地上。

「笛儿,奶在那里做些什麽!」

看著黛丝笛儿满脸笑容的站在那两名大汉面前,亚修感到喉咙有些发乾,同时希望现在自己是在作梦。

「没什麽,赚钱啊,这样就不用还要回爱提娜家拿钱了,不是很方便吗?」站在场上的黛丝笛儿一脸正经的说著,这让亚修知道,现在不是在作梦啊!

「天啊,可以请奶不要做这种事吗?拜托奶回来吧,我們回去拿钱很快就好了。」

亚修深知黛丝笛儿在魔法上的实力,而且拳法也一样的高明,不过她和眼前对手的体型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在这种人潮往来拥挤的人群中,用魔法是很有可能误伤到别人的,所以魔法学院有严加限制学生对於魔法的使用。

「不用啦,这里比起回去拿钱会更快结束的。」

「小妹妹,这位小哥说的对,这里不是奶该来的地方,我吹口气都可以把奶给吹走。」个子较大的男人用著有如打雷般的嗓音说话,近距离的亚修猝不及防下只感到耳朵嗡嗡作响,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怎麽了,妳那麽怕输吗?没想到妳只是中看不中用而已,真是让人太失望了。」黛丝笛儿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加以挑衅,这下子那个大个子可就受不了了。

「好,要是真的打伤了奶可别怨我!说,我們兄弟两奶想要挑谁。」

「这才对嘛。」黛丝笛儿高兴的把十枚铜币抛给了两人。

「这是怎麽一回事啊?挑战一次只要五枚铜币而已啊。」个子较小的那一位看著十枚铜币有些不解。

黛丝笛儿只觉得好笑,虽然有人常说个子越大的人反应就越慢,不过她从来没这个机会看过,今日一看,只觉得传言果真有几分可信。

「因为我要一次挑战两个啊,一次一个太麻烦了,再说万一输了一个另外一个就不肯上来,那我不就亏大了吗?」

「笛儿!」亚修这次真的急了,一比一他已经很不愿意见到了,更何况是一比二?

「好,小姑娘奶够胆量,只是太过愚蠢了。只要跨出脚下这个红色圆圈或是倒地时比赛就算结束了。我們开始吧!」

大个子显然已经气坏了,才刚讲解完规则就猛然一拳挥向黛丝笛儿,亚修想冲上前阻止,事情却在一瞬间结束。

只看到黛丝笛儿毫不在意的一闪及过,然後就是急冲的大汉猛然倒地的巨大声响,甚至让人感到地面传来微微的震动。变化发生的太突然、也太令人意外,一时之间周围反而安静了下来,有如针落可闻。

「一个了。」

黛丝笛儿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没有人能看清她刚才到底做了些什麽,眼力较佳的人也只能看到黛丝笛儿在闪过对方攻击的同时,手似乎动了一下,但就是没有人能看的清楚。

而亚修也赫然止步,抬起的脚步就那样停在半空,显得有些滑稽,因为他根本不晓得刚刚发生了什麽事。

「怎麽可能,奶对我大哥做了什麽?奶是用了魔法吗!」

「拜托,对付妳們这种货色还要用到魔法吗?那会降低我的水准耶。」

「奶太可恶了!」

个子较小的那一位发出一声怒吼,又是猛烈的一拳挥来,目光如炬的看著黛丝笛儿的动作,速度也比他的大哥还要快上许多,可是结果还是一样,黛丝笛儿身影微微一闪,轻松自在的躲过了攻击,只看到大汉前冲的脚步一软,身躯一晃之後,也如同他的兄长一样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啊,糟糕了,不小心把两人通通打昏,这下子该怎麽拿钱呢?」黛丝笛儿暗骂自己一声笨蛋,至少也要留一个下来才是。

「真是的,黛丝笛儿那家伙又在欺负弱小了。」安琪莉娜无精打采的说著,还摇了摇头对她的作法感到不满。

「欺负弱小?可是我什麽都没看到啊。」亚修看著得意洋洋的笛儿正毫不客气的搜著两人的衣服,打算拿她应得的报酬。

「哎呀,主人妳的眼力有多加训练的必要喔。黛丝笛儿那家伙在躲过攻击的时候,顺势一掌击在对手的心口上,让他們昏了过去,只不过是小把戏而已,不需要大惊小怪。」

安琪莉娜说完,又自顾自的捏捏小风的脸颊,逗弄著小风,对於黛丝笛儿完全没有兴趣。

「是、是这样吗?」

亚修狐疑的看著黛丝笛儿,她的身高和对手相差极大,想攻击对方的胸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不但要闪躲对手的攻击,还要顺势展开反击,这样如果只能被称作小把戏的话,那亚修实在不晓得黛丝笛儿一旦认真起来,会是何种模样。

「呵呵,小妹妹奶的身手真是不错啊,我这两个不成材的徒弟承蒙奶照顾了。」

一把苍老但却精神饱满的声音从黛丝笛儿身後响起,只看到蹲在地上搜索钱袋的黛丝笛儿突然一脚往後扫出,同时单手往地上一拍,藉著这一踢一拍之力,凌空而已跳离了原本地方,一个转身,眼中带著浓浓的警戒眼神看著说话的老人,因洛uo刚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後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