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三十六 同榻而眠

——「算了,有没有这种兴趣不重要,总之,我只要赢过她就好了。」安琪莉娜已经认命了,但却突然想到,亚修洛u颡狱艉F还不睡觉呢?於是开口问道∶「对了,主人妳为什麽晚上会在屋顶那里呢?」

「呃,麽个嘛┅┅今天晚上的月亮很漂亮。」

「喔,这麽说来主人妳是上楼去赏月棉,那,今天晚上的月亮如何,是不是又大又圆又亮呢?」

安琪莉娜有著促狭的笑容,她大约猜测到亚修是上楼去做些什麽,不过亚修刚刚显露出的形象太鲜明了,和他现在手足无措的模样呈现强烈的对比,安琪莉娜只觉得有趣。

「唉,我还是实话实说好了,其实我是去练习魔法的。」

「果然没错,爱提娜的话让妳很在意吗?」

苦笑了一下,亚修说道∶「没什麽在不在意的,因洛uo说的都是实话,只是如果我能稍微变强一些,就不会变成她的负担了。」

为了不打扰到小风的睡眠,两人边走边谈,来到了安琪莉娜休息的房间门外。

「可是主人哪,负担有很多种,有的虽然沈重但是却很甜蜜,妳不要只想著妳是别人的负担,妳又怎麽会知道,我們从妳身上所获得的快乐,比妳加诸在我們身上的负担还要多上好几十倍啊。」

「从我身上获得?奶是在开玩笑吧,我从来不记得我给过奶們什麽啊。」

安琪莉娜露出浅浅的笑容,沐浴在从窗外微微洒下的月光中更显圣洁,轻轻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是到最近才发现到的,难怪爱提娜千方百计的要把妳留在身旁,这件事就暂时当作秘密吧。其实啊,说到烦恼我最近也有许多呢。」

亚修不太明白安琪莉娜话中的意思以及洛uo扯到爱提娜之时,就被安琪莉娜排山倒海而来的烦恼给淹没了。不过亚修发现,安琪莉娜的烦恼太高级了,根本不是自己可以触及的领域。

那就是安琪莉娜为了无法同时施展两种魔法而感到困扰,而且她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在这个问题之上,但是还是没有办法突破这个瓶颈,这算是她学习人界魔法的第一个困难。

「可是莉娜,在魔法师里能同时施展两种魔法,就等於是拥有大魔导师的资格了,这可不是每一个魔法师都能达成的境界,而奶居然想要在短短的几天内突破这个界限,实在是┅┅唉,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亚修确实无法体会安琪莉娜这个烦恼,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是希望能把火焰矢这个初级魔法给练成再谈其它。

「主人,如果是盖房子的话确实要一步一步慢慢来,可是魔法和剑术并不是如此,这两件事是需要天分和苦练的,如果非要到某一地步才能达到什麽样的境界,那後面的人要如何超越前面的人而进步呢?」

「奶说的也是有道理,只不过奶們两个进步的速度太快了,我有点担心太强大的魔力有可能失控进而对奶們造成反噬,那就不好了。我真的很希望奶們在操控魔力的时候一步一步慢慢来,就像是用敬畏的心去接触危险的东西一样谨慎,这才不会伤害到自己。」

亚修的担心有其必要,事实上就有许多魔法师在追求更极致的魔法或是更强的魔力时,因为身体与精神无法承受太强的力量而造成身心的伤害,有的人一辈子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中,更严重者则是当场死亡。

所以魔法非常的重视精神修练,一个没有坚定意志与专注精神的人是没有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的。只是亚修并不晓得,安琪莉娜的身份是「神」,只不过现在无法使用身上的光之力,但要说到她会被人类世界的魔法力量反噬却是绝不可能的事。

「主人,妳真的不用担心这些事,那只会徒增妳的烦恼而已,只是我想问一下,主人妳在面对各种魔力的时候,都是抱持敬畏的心情吗?」

「当然是,不过还夹杂有感恩的心,因洛u鲒M万物甚至我們的生命都是这些自然的元素所构成的啊。」

「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安琪莉娜点点头表示明白後,傲然的说道∶「不过这跟我大不相同,我在凝聚各种魔力时,都是把自己当成是它們至高无上的主人,它們必须要在我的意识下做出任何我所希望的变化。像我在施展火焰矢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当成是火焰的主人。」

安琪莉娜的话让亚修一愣,只觉得她的口气真是狂傲,因为这和所有魔法书籍讲授的完全不一样,但安琪莉娜的实力却是自己亲眼所见的,一时之间亚修不晓得该相信何者才好。

「那麽,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去休息了。」

「啊,真是抱歉,不知不觉中耽误了奶这麽多的时间。」

「真是的,主人妳怎麽可以对我说抱歉呢?不过我有件事要先说清楚,如果日後主人妳有需要借用到我的力量之时,我是不会说不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亚修知道安琪莉娜是在说万一小风如果有失控行动的时候,就让她出手解决。突然间,亚修有点不愿意继续谈这个话题,故意把话题扯开。

「唉,真是搞不懂奶們为什麽一定要称呼我为主人,在我的心里,奶和黛丝笛儿都是我的朋友啊。」

「嘻嘻,这算是主人的命令吗?」

安琪莉娜脸上有著少见的恶作剧的笑容,一时之间亚修觉得她和黛丝笛儿有些地方非常相似,虽则两人散发出来的气质完全不同,但此刻的亚修就是有这种感觉。

「拜托,算我怕了奶,奶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了。」

「遵命,主人,今天发生了不少事,请妳好好的休息吧。」打开了房门,安琪莉娜进到房间休息,而亚修刚想转身离开时,隔著门,又响起了安琪莉娜的声音。

「对了主人,我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跟妳说,那就是妳的治疗术本质上是让受伤的万物恢复生机,但是妳所学习的魔法本质上是破坏,两者之间并不相同,在施展时的心态上自然也不相同了。夜深了,请好好休息吧。」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亚修停在那里思索了好一阵子,但却不得要领。此时只觉得一股倦意来袭,不由得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但这时的黛丝笛儿还在客厅中兴致勃勃的看著熟睡的小风,还不时伸手摸摸她的脸颊以及玩著她的头发。

「笛儿,很晚了,奶也该去休息了吧?」亚修走到了黛丝笛儿身边,为了怕把小风惊醒,所以说话的声音很小。

「哎呀,还很早嘛,我还不想这麽早睡觉,再让我多待在这里一下嘛。」

「真是的,不如这样吧,把小风抱到奶房里,今晚就让奶們两个一起睡吧。」

「哎呀,我居然没想到这点,真是谢谢主人妳了。」

黛丝笛儿欣然赞成,高兴的抱著小风进到房里去,看著黛丝笛儿的背影,亚修只觉得有说不出的可爱,但随即敲了自己的头一下。

「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些什麽?还是早点休息吧。」

亚修万万没想到,早上和晚上的不平静居然延续到梦中,一天的疲劳让亚修一躺上床就很快的睡著了,只是亚修却做了一个恶梦,梦到被无数的落石土泥给压在底下,让他动弹不得而且无法呼吸。

但是当亚修惊恐的睁开双眼时,就发觉自己为什麽会做恶梦了,本来应该在黛丝笛儿房里的小风居然出现在自己的床上还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脖子,让他呼吸困难,也难怪会做这种恶梦了。

「真是的,没想到奶这小家伙这麽麻烦呢。」

把小风移到身旁,手上却感到床边有温暖柔嫩的触感,把棉被掀开一看,居然发现黛丝笛儿就睡在身旁!

「哇啊啊啊!」亚修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同时把黛丝笛儿和小风给吓得清醒过来。

「怎麽了,发生什麽事了吗?」黛丝笛儿揉了揉睡眼,有些不解的看著四方。而这时,房门也被一脚踢开,安琪莉娜冲进了房里,扫视了整个房间一遍之後,眼中有著相同的疑问。

「奶┅┅奶┅┅。」亚修手指著黛丝笛儿,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我很好啊,没有怎麽样啊。」黛丝笛儿把自己从脚到手上下看了一次,发觉没什麽地方有异状。

「不是这个问题!奶为什麽会在我的床上!」

「啊,我知道了。」安琪莉娜恍然大悟的指著黛丝笛儿说道∶「都是奶的错,因为奶长的太丑了,所以主人一早醒来一看到奶才会吓得大叫!」

「奶说什麽?在说人家丑之前应该先拿面镜子照照自己!那奶才会知道丑八怪长成什麽样子!」

黛丝笛儿大声说完後,脸上表情突然一黯,变的泫然欲泣,眼眶微红的低声问道∶「主人,笛儿真的那麽丑吗?丑到奶看到笛儿的脸会大叫?」

黛丝笛儿这个样子让亚修心中一紧,他千怕万怕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就算明知她假装的成分很高,但心中就是不自觉的一软。

而且他也对两人能为这种小事争执感到不可思议,两人的外貌如果能被称做丑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漂亮两字了。而且两个人的外表一模一样,说了那个,岂不也等於说到自己吗?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段之後,亚修才赫然发觉到,事情的重点并不是在这里啊。

「我说笛儿,问题不在奶丑不丑,重点在於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啊,奶怎麽可以跑到我的床上来呢?」亚修声嘶力竭的大吼著,同时对黛丝笛儿能在瞬间左右自己脑中想法的功力深感佩服。

「哎呀,那是因为小风她一到半夜就会自己跑到妳房里,我没有办法,所以只好也跟著睡这里了。不过还好,主人不是因为笛儿长的丑才大叫。」说完,黛丝笛儿还瞪了安琪莉娜一眼,对她来讲,丑不丑这件事比较严重,非得据理力争不可。

亚修突然觉得一阵无力,黛丝笛儿的想法实在是和一般人相差太多了,可是这时亚修也才发觉到,她原本就是翼人族,同榻而眠对她来讲也许原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自己这样反而大惊小怪了。

「我说笛儿啊,奶們翼人族可能对同床共枕习以为常,可是呢,我們人类除了夫妻外,是没有这种习惯的,所以,希望奶以後不要再睡到我的床上了。」

「翼人族?那是什麽东西啊┅┅啊。」黛丝笛儿一时之间忘记自己在亚修之前的身份是翼人族,不由得说出了这句话,结果一想到时却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