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三十四 魔兽女孩

——当天晚上,亚修就如同爱提娜所说的,把爱提娜的家撤彻底底的打扫了一次,他到此时才知道,自己的小木屋虽然小,但是比起大房子来实在可爱多了,至少打扫不用打的那麽累。

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都睡著了之後,亚修独自一人来到了屋顶之上,虽然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之下,但亚修却开始将心思专注在一点,开始练习魔法。

爱提娜的话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点实力都没有的,虽然会有奇迹魔法之称的治疗术可以帮人疗伤,但是在危险的地方却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更何况要保护他人?

亚修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进入多伦魔法学院就读,只不过亚修没想到自己的学习能力居然这麽差,进入学院半年多来魔法还是差劲无比,而其他比自己晚上许久才入学的学生魔法的实力都已经超越自己。

「我真的┅┅适合学习魔法吗?」

亚修不由得升起了这个念头,而且拿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来比较,这两人的进步速度已经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了,尤其两人不单只有魔法厉害,安琪莉娜的剑术和黛丝笛儿的拳法也都同样可怕。

亚修曾经偷偷私底下分别问过两人到底是在何时、何地练习的,因为亚修完全没有看过两人练习的情形。不过两人倒是很有很有默契的回答说,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在练习,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一开始亚修还有点不懂,不过随即了解两人已经超越那种一招一式的死板练习方法,她們的练习都是在脑海中模拟,而且效果比起动手动脚来得要好,亚修不由得大叹,这实在是让身旁的人感到灰心不已的天资。

想到这里,亚修不禁有点羡慕。心想,如果我有两人的十分之一的能力就好了┅┅。

「天啊,我在想些什麽啊?」亚修对於自己有这个想法感到有点吃惊,因为他明白一昧的羡慕只会带来更深的不安,自己的实力绝不会因此而增加半分。

更甚者,当羡慕之心一起,嫉妒之心也将随之而来,而後将陷入自怨自怜的恶性循环当中。

「除了放弃之外,我只能不断的练习再练习了。」

亚修知道自己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而他选择坚持下去这条路,他有选择魔法的理由。

把双手缓缓的伸在身前,同时开始集中精神吟唱火系的魔法咒文,不过这一次他脑中清楚的描绘出一团火焰的形状,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经验。

感觉到了手掌传来热度,亚修张开了眼後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手心上方出现了一团小小的有如烛火般大小的火焰,虽然小但就像是一盏希望之灯一样,点亮了亚修无比的希望。

「太、太好了,我终於有一点点进步了。」

因为一时的分心而让火焰转瞬间消失,但亚修已经够感动了,这团火焰会随著魔力的增加而慢慢变大,当到一定程度之时就可以试著把火焰转变成火系魔法中最基础的攻击魔法——火焰矢。

火系魔法中的火焰矢是最基础的魔法,虽然难以驾驭但却容易施展,就算是对魔法没有丝毫的天分,只要苦练,也能在半年内学会这个魔法,亚修此刻的进展虽然连一半都没到,但至少是个开始。

正当亚修打算再接再厉继续练习的时候,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天上的月光像是被什麽东西遮住了一样,由於可能是乌云飘过,所以亚修没有特别在意。

不过紧接著就听到了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自头顶上而来。感到有些奇怪的亚修往上一看,却看到了一团黑影自天空高速而降,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亚修本能的伸出了手接住了黑影,由於冲击力太大,亚修和黑影倒成一团摔在地上。

「这是怎麽一回事?怎麽天空会掉下东西来呢。」

亚修被撞得眼冒金星,一时之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之後,才发现手上抱的居然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小女孩!此刻她正双目紧闭,似乎没有了呼吸,而且身躯烫的吓人。

「这是怎麽一回事?」亚修抬头仰望夜空,除了明月星辰外别无其它的东西,就连一片云朵都没有,怎麽可能会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小女孩呢?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亚修不信。

「奶还好吧?」

亚修拍了拍女孩的脸颊,但女孩依旧没有反应,只不过亚修现在才发现到这个女孩的额头上有著奇异的三色符号,而且头发也是罕见的绿色短发,无暇多想,亚修脱下了外衣罩住女孩,飞快的朝著楼下走去,而这时,他才发现到女孩的体温高的吓人,让他有种如抱火炉的感觉。

跌跌撞撞的亚修步下了楼梯,进到了屋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水来冷却女孩身上的温度,吵闹的声音很快的吵醒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当她們看到这名女孩时,却同时脸上一变。

「主人,她┅┅妳┅┅这是怎麽一回事?」安琪莉娜一边问话一边紧盯著女孩,眼中有著戒备的眼神。

「奶问我的问题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刚刚我在屋顶时,她、她突然从天而降,而且身上好烫。先别说那麽多了,奶們两个快点来帮我用水降低她身上的温度吧。」

亚修的声音显得十分焦急,但安琪莉娜不但没有埙uㄐA甚至还出手阻挡住从厨房中提了两桶水出来的亚修。

「莉娜,奶这是什麽意思?」

「主人,请稍等一下好吗?看看黛丝笛儿怎麽说吧。」

黛丝笛儿从一看到女孩开始,就仔细的察看女孩的样子,从她的头发、额上的三色符号,甚至还强硬的把她的眼皮翻开,看她眼睛的样子,然後把手贴在她的胸前,仔细的去感受女孩体内的力量。

终於,黛丝笛儿叹了口气说道∶「难以想像,她真的是冰火风行鸟没错,没有想到它居然可以化成人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奶说什麽冰火风行鸟我不知道,莉娜奶快点让开,这个孩子的身体温度好高啊。」

「┅┅主人,如果我说这个女孩是天空魔兽的化身,那麽妳还会救她吗?」相较於亚修的慌乱,安琪莉娜的话却冷酷无比,但这句话却让亚修沈默下来,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著安琪莉娜。

「奶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莉娜?」

「主人,安琪莉娜她不是在跟妳开玩笑,这个女孩确实是天空魔兽的化身没错,当然,天空魔兽是妳們人类的说法,在我們魔界┅┅呃,翼人族的说法中,天空魔兽就是冰火风行鸟。」

「不会吧,这怎麽可能呢?」亚修口头上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心里已经接受这乍听之下有些荒诞的说法了,否则这个女孩怎麽可能会一丝不挂的从天空掉下来呢?

「主人,黛丝笛儿说的都是真的,它确实是天空魔兽的化身,由於她可以把水、火两种力量收为己用,所以我猜想她应该是无法平衡体内的力量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的。」安琪莉娜知道这绝对是她的血所造成的後果,不过这种事岂能明说?

「我建议不要管,让她就这样被体内的力量给反噬掉吧。」黛丝笛儿虽然有想过要把冰火风行鸟给收服当作自己的坐骑,不过也知道自己目前并没有这样的力量,所以只好作罢。

「笛儿,奶的意思是要我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吗?」亚修觉得自己的喉咙发乾,说出来的话飘渺的连自己都不认得。

「是的。」笛儿肯定的回答,她知道这是最正确的判断。

「那麽莉娜奶呢?」

「我的看法跟黛丝笛儿一样。」

亚修只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紧紧的揪住一样,难受的想要大叫,他没有想到他会在此时面临生死关头,只不过面临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眼前女孩的生死,正确的说,是天空魔兽化身而成的女孩的生死。

他并非笨蛋,他当然知道两人所说的话是最正确的作法,只是,正确是等於最好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