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三十一 冰火风行鸟

——可是这密集的魔法却对魔兽起不了作用,因为一碰触到那团黑雾就被阻挡在外。

不过黛丝笛儿却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被阻挡住的火系魔法似乎变成了点点红光,继而被魔兽的身体给完全吸收。

这是一副很奇怪的景象,不由得让黛丝笛儿低头沈思,似乎有所领悟。

「妳們几个快点离开,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传来熟悉的声音,亚修转头一看,特里斯院长还有学院里的老师面色凝重的就站在自己身後。天空魔兽的出现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而刚刚的魔法攻击也是他們所发起的。

亚修也知道情况不妙,他們现在夹在天空魔兽和特里斯院长魔法攻击的中间,於是连忙拉著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离开这可能被夹击的地方。

一到较安全的地方,亚修从黛丝笛儿手上接过了伊琴丝,把她平放在地上後就立刻施展治疗术治疗她身上的伤口,虽然对於天空魔兽的再生,他也有莫大的兴趣,不过当务之急应该以治疗伊琴丝为优先,至少他心中是这麽想的。

不过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看了亚修一眼後,同时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他們明白亚修的好奇心极重,如果真要治疗,应该把伊琴丝带到更安全的地方才是,怎麽可能会留在这仍有危险的地方?

所以,从这个小动作就可以得知亚修的真正想法,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向前走了几步,将亚修安全的保护在身後,对於有可能波及到亚修的攻击,都得先经过她們这一关才行。

而这时,特里斯院长和其他的老师們纷纷又施展出了强大的魔法,务必要将眼前的魔兽给消灭!只看到各式各样的魔法无情的朝著天空魔兽而去,不过如先前第一波攻击一样,魔法无法突破那层黑雾。

不过遇到攻击的天空魔兽只用它清澈的双眼注视著对它攻击的人类,完全没有反击的动作,对它来讲,这些人类的攻击反而增强了它的力量!

而这时黛丝笛儿的脸上有著恍然大悟的表情,因洛uo看见除了火系魔法被吸收之外,就连水系魔法也都被黑雾给吸收,继而传给魔兽本身,而诸如风之刃的风系攻击魔法,则是被那一团黑雾给弹开。

「喂,奶的表情应该知道这只魔物的名字了吧?」安琪莉娜看著黛丝笛儿的模样就知道她想起来了。

「说真的,魔界中的魔兽几千种不止,我哪有可能全都认得?不过有一种很奇怪也很稀少的魔兽会有吸收水火能量的特性,在我收集的宠物中,就是独缺这一种特别的魔兽,它的名字叫做「冰火风行鸟」,没有想到居然能在人界看到,真是太好了。」

看著黛丝笛儿眼睛闪闪发亮的样子,再加上她先前那一句独缺一种宠物的话来看,安琪莉娜明白她此刻在想些什麽,不过她也知道,凭她們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麽,眼前的这只大鸟就是三百年前被击败的天空魔兽的後代棉?」

「是啊,这种魔兽稀少的原因之一就在於它們一生之中只下一颗蛋,而且只有当母体死亡之时蛋才会被产下,我想,当初冰火风行鸟被击败时,它才产下这一颗蛋并且深埋在地底下,没想到却被唤龙之剑残馀的光之力所压制,一直到此刻光之力消失,蛋才被孵化,真是太好了,我要乘著它在天空飞翔!」

黛丝笛儿越说越兴奋,彷佛自己已经乘坐在眼前的冰火风行鸟背上一样。

「喔,这只魔兽确实是不凡,才刚出世就能有这麽强大的力量,确实是不错。」安琪莉娜虽然失去了光之力,但仍然可以判断出眼前魔兽的实力高低,她相当的明白,此刻就算是在身上无伤的情形下和黛丝笛儿联手,也不是这只魔兽当对手。

「那当然,我們魔界魔兽比起奶們神界的神兽自然要强上一百倍不只啦!」

冷哼了一声,安琪莉娜虽然没有把神兽当成宠物或是坐骑的习惯,不过只要有比较,她就不允许输给黛丝笛儿,正想开口反唇相讥时,却看到了黛丝笛儿手腕上的伤口,一时之间有所领悟。

「奶的血┅┅这只鸟该不会是喝了奶的血所以力量才变的这麽强大吧?」

「嗯?」黛丝笛儿看著自己手腕上的伤口,现在已经不再流血了,而且伤口慢慢愈合,再想想刚刚似乎有滴了几滴血到地上,看来这只鸟果然是喝了自己的血才变的力量这麽强大。

「哎呀,看来是如此没错,没想到我的血居然比补品的效果还要来得好,真是让我自己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白了黛丝笛儿一眼,安琪莉娜有些确定心中的想法,她們的血对於相对应的种族确实有著莫大的力量,而且她也知道,如果这个想法属实的话,确实有对付眼前魔兽的作法。

不过她还是冷冷的对黛丝笛儿说道∶「那麽我问奶这个大补品一下,奶现在打算怎麽处理那只大鸟啊!凭那几个魔法师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消灭掉它的。」

「这个嘛┅┅。」

黛丝笛儿沈思中仍然不忘瞄了安琪莉娜一眼,这一些时日的相处下来,她对於安琪莉娜也有了几分了解,她刚刚的话中有著自信的口气,黛丝笛儿知道,安琪莉娜心中已经有了对付的方法。

就在黛丝笛儿侧头思索时这时,特里斯不愧为上级魔导师,不仅施展的火系魔法力量强大,而且也发现了水、火两系的魔法不仅没有效果,甚至还会被魔兽给吸收,於是要所有人都使用风系的攻击魔法,虽然风系并不一定是他們专精的魔法,但身为魔法学院的老师,对於四系魔法都有一定的了解,使出基础的风系攻击魔法并不困难。

而当所有的攻击魔法都变成单一属性的时候,黑雾的防御能力明显的变弱了,虽然起初还能弹开魔法,但不久之後就看到黑雾的范围越来越小,甚至还被打开了一条通往魔兽本体的通道。

这个情况让特里斯等人感到兴奋,不管精神的疲累,发出了更多的风系魔法直击天空魔兽。

「伤脑筋,快没时间了。」黛丝笛儿突然一把抢过了安琪莉娜手上的冬蝉,对著安琪莉娜说道∶「借我几滴血吧!」

她已经知道安琪莉娜有自信的原因了,冬蝉划过了安琪莉娜刚刚手腕上的伤口,几滴鲜血沾上了冬蝉的剑尖,出奇的,安琪莉娜并没有闪躲,任由伤口被冬蝉划过,因洛uo也想知道,脑中的想法是否可行。

只看到黛丝笛儿深吸了一口气,把风之力完全灌注在冬蝉之上,对著魔兽奋力掷出,冬蝉划出了一到褐色的剑影高速飞行,穿透了魔兽身旁的黑雾,只看到原本可以腐蚀大地以及吸收水火之力的黑雾在冬蝉经过後随即消失。消失的原因不是冬蝉,而是冬蝉剑上的几滴蕴含著光之力的鲜血。

而同时,冬蝉以及特里斯等人新一波的风之刃击中了魔兽,风之刃被魔兽坚硬的皮肤给弹开,无法造成伤害,但是冬蝉却发出了点点的白色光芒,钻进了魔兽的身体之内,只听到魔兽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声,继而双翅猛一拍打,巨大的身影朝著天空而去。

这其中的变化及短、极快,特里斯和其他魔法学院的老师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麽事,甚至没发现到冬蝉的踪迹,误以为是自己的攻击魔法赶走了魔兽,不由得爆出一片欢呼声。而其中的奥妙之处,只有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看的一清二楚。

「哎呀,我想的果然没错。」

安琪莉娜手一伸,接住了恰巧被展翅高飞的魔兽给弹回来的冬蝉,可以看到冬蝉剑身上没有丝毫的血迹,几滴血或许不能除掉这只魔兽,但也够让它痛苦一阵子了。

不过安琪莉娜心中却有掩不住的兴奋,她还黛丝笛儿的血果然有著莫大的效用。如果黛丝笛儿的血能让魔兽的力量增强,那自己的血对魔兽而言就有如毒药,可以杀掉魔兽,两个人的力量果然是相对的存在。

可是她同时也想到,那亚修为什麽可以同时接受两人的鲜血而不死呢?难道是因洛uo喝下的是自己的血,然後再喝下黛丝笛儿的血所以才没事吗?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对,看刚刚魔兽的样子就知道,神与魔的血液只会彼此排斥,根本不可能相融合。

「但是亚修的情况却是将两种血液相融合啊,而且他身上并没有特别的地方,难道是因为┅┅。」安琪莉娜不由得脱口而出的几句话,引来了黛丝笛儿疑问的眼神。

「喂,在那边自言自语什麽?」

「没什麽,不过亚修他┅┅不,或许人类并不是我們想的那麽没有力量也说不定。」安琪莉娜露出淡淡的笑容,对於人类,她决定要花点心思在上头了。

「奶到底在说什麽啊?」黛丝笛儿满脸疑问,她的才智绝不下於安琪莉娜,但遇到难以明了的事物,却没有思考的习惯。

「不是说没什麽了吗?只是在想┅┅喂,奶們魔界的魔兽居然畏战逃跑了,这像话吗?还是说,奶們魔界的魔兽都是这个样子的?」安琪莉娜不打算继续谈下去,决定转移话题。

黛丝笛儿突然脸一红,刚刚才说过自己魔界的魔兽比神界的神兽要强上一百倍,没想到当场就让她颜面尽失,当下就决定有机会要让这只魔兽好看!

「呵呵,怎麽不说话,奶就乾脆一点,承认奶门魔界的魔兽都是胆小鬼就好了嘛,哈哈哈。」

黛丝笛儿恨不得挖个地洞往下钻,突然间想到反将一军的方法,冷笑了几声然後说道∶「那是当然的,毕竟被奶們神界之人的臭血给碰到┅┅不要说碰到,光是闻到就让人受不了,所以不管多强的魔兽都要落荒而逃啦!」

「奶居然敢说我的血是臭血!」

「我没有说奶的血是臭血,只有说奶們神界的人是臭血!当然啦,奶要承认奶的血更臭我也不反对!」

「可恶!奶这个没有礼貌的人!」

「我没有礼貌?奶才是个连礼貌两字都不知道怎麽写的人!」

两个人又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吵架的样子跟两个小孩子差不了多少,不过这时伊琴丝在亚修的治疗术下慢慢的醒了过来,一看到亚修还有附近的景象,不由得满脸疑惑。

「这是怎麽一回事啊?」伊琴丝低声问道,她刚刚一直陷於昏迷之中,周遭发生了什麽事根本不知情。

「这个说来话长了。」亚修一五一十的事情给从头到尾说一次,只听得伊琴丝目瞪口呆。

「天空魔兽又出现了?」伊琴丝感到难以置信,但亚修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伊琴丝只觉得心里忐忑不安,因为三百年前的天空魔兽肆虐大地,造成了无数伤亡的故事她也听说过,而这次魔兽再现,不晓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将其消灭。

「是的,所以请公主和我到安全的地方吧,我也要和城主商讨一下对应的方法。」

特里斯来到了公主的眼前,脸上愁眉不展,一个伊琴丝的事情都还没解决,没想到又多了一头魔兽,在在都超出他所能处理的范围。

伊琴丝本想拒绝特里斯,但一看到亚修在场,却怎麽凶也凶不起来,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著特里斯走了几步路之後,伊琴丝突然跑回到亚修的面前,头低低的问了个问题。

「那个┅┅亚修,我們是朋友吗?」

不晓得伊琴丝洛uo麽问,亚修一时之间不晓得如何回答,但随即满脸笑容的肯定回答∶「是啊,我們当然是朋友了。」

「谢谢妳,亚修。」

伊琴丝脸上露出了亚修第一次见到的笑颜,高兴的随著特里斯走去,而这个景象,刚好被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看到,连架也都忘记继续吵下去。

「我們麽个主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黛丝笛儿有些不解的看著亚修,虽然她根本没有兴趣和其他的人类往来,但也知道亚修的处事方法以及一些想法都和一般人有著极大的差异。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最了解亚修的应该就是爱提娜了。」

黛丝笛儿点了点头表示赞成,光看爱提娜拼命的施展风之锁链困住两人就可以知道,她绝对是清楚亚修的想法才会这麽做的。而现在回想起来,爱提娜的各种恶作剧似乎都是为了把亚修给留在身边才做的,想到这里,黛丝笛儿就不得不怀疑,爱提娜对亚修到底抱持著什麽样的情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