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三十 魔兽再现

——「该怎麽办、该怎麽办才好!」

黛丝笛儿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要如何救亚修,如果自己还能施展暗之力就简单了,但偏偏就是没有办法施展。而且她虽然有看过亚修的治疗术,但她至今尚无法掌握其中的奥妙。

所以黛丝笛儿把头转向了安琪莉娜,神界的光之力与魔界的暗之力就有如光与影的相对存在,而光之力在治愈上是优於暗之力的,所以黛丝笛儿希望安琪莉娜此刻能帮得上忙。

「没有办法,我还无法施展治疗术,总觉得亚修他的治疗术有些奇怪,让我无法捉摸。该死,如果我的光之力还在就好了┅┅。」

安琪莉娜摇了摇头,对於魔法的领悟她是无人可比,但亚修的治疗术却仍让她摸不著头绪,突然间,脑中灵光乍现。

「一定还有其它办法的,快点想想!」黛丝笛儿虽然满脸焦急,但并没有放弃。

「还有一个方法,虽然我的光之力受到暗之力的箝制而无法使用,但是在我的鲜血中,依然蕴含著光之力,所以┅┅只好赌一睹了!」

安琪莉娜蹲在亚修身边,伸出手来把手指咬破,把一滴血滴入亚修的唇中。她是神界中人,而且是拥有最强力量的王族,她此刻只能希望她的血能帮得上忙。

「有用吗?」黛丝笛儿一脸焦急的看著安琪莉娜,她感觉到亚修的呼吸似乎越来越微弱。

「不晓得,我真的不晓得。」

安琪莉娜看著亚修没有半点反应,下定了决心,这次把手腕给咬破,大量的鲜血流入亚修的口中。

「主人,奶听得到我吗?我是莉娜啊,无论如何妳都要活下去!」

「主人,妳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所以求求妳快醒来吧,主人。」黛丝笛儿的手推了推亚修的身体,却猛然缩手。

「好烫,他的身体烫的像火炉一样,怎麽会这样呢?」

「怎麽会┅┅真的好烫!」

安琪莉娜碰了亚修的脸颊,手就感觉像是碰到燃烧的炭火一样,而原本没什麽呼吸的亚修此刻呼吸突然变的急促起来,而且越来越看。

「这是怎麽一回事?安琪莉娜,难不成奶的血有毒吗┅┅啊,该不会是┅┅。」

黛丝笛儿想到了亚修也曾经在同一时间内接触到两人的光暗之力而不死,原因就在於光暗之力恰好保持平衡,所以亚修才没被这两股力量反噬,如果只是单一的力量,亚修早就被强大的力量给杀死了。

所以黛丝笛儿猜测,亚修现在会有这种现象,应该是只单独饮下安琪莉娜的血所造成的。

「安琪莉娜,奶刚刚让主人喝下多少血?」

黛丝笛儿毫不犹豫的也咬破了手腕,把自己的血灌入亚修的口中,而且十分的小心,既然光暗之力都能保持平衡了,那神与魔的血自然也能保持平衡,这是她的想法,而且现在也没有其它方法了。

「再来一点点┅┅先等一下。」

黛丝笛儿的血一进入亚修的口中,亚修的呼吸逐渐变的和缓,就连身体的温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黛丝笛儿把手收回,手腕的伤口快速的凝固,但同时也有几滴血流到了地面。而专注在亚修情况的黛丝笛儿并没有发现到,她流到地上的血似乎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所吸引,快速的渗入地底中。

「我想主人应该没事了,看,他的伤口居然全都复原了。」安琪莉娜惊喜的发现亚修後脑上的血已经止住,就连原本的伤口此刻都消失不见。

安琪莉娜并不晓得,她尊贵的神族之血对人类而言是不可多得的灵药,有著起死回生的妙处,只要一滴就足以让亚修不死,只是效果比较缓慢而已,但情急的她却让亚修一口气喝下了那麽多,亚修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强大的光之力,如果不是黛丝笛儿的血与其相对应,互相削减了彼此的力量,亚修此刻哪还有命在?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黛丝笛儿欣慰的坐在地上,虽然身体有光之力不断的乱窜而感到痛苦,但比起前两次来那种生不如死的剧痛,这次感觉起来至少没有那麽难受,她的身体似乎也慢慢的习惯了暗之力的存在。

而这时亚修的体内也慢慢的产生了变化,在第一次救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之时,身体内就有两股极强大的光之力和暗之力对峙著,而且互相保持平衡,并没有对亚修的身体造成影响。

但现在不一样了,亚修同时喝了神族和魔族的血,而且还是神魔两界之中拥有最高力量的王族之血,两股血液默默的和亚修相融合,而光暗两股力量也受到血液力量的吸引慢慢的由原本的相抗衡变成相互吸引、然後逐渐的溶为一体,只是现在尚且不知,当这两股相异的力量完全融合之後会以何种姿态出现。

而在这时昏迷的亚修终於苏醒过来,在昏迷的朦胧世界,他只感到有股烧灼的火焰从嘴唇传来随即遍布全身,而在无法忍受之时,又感到有一股冰冷的泉水从口而入,平息身上的热度。

「原来我没死啊┅┅是奶們救了我吧?」亚修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他还记得第二次的震动来袭之时被落下的石头打到,原本想说自己的人生到此为止,没想到现在还活著。

「主人,妳实在是┅┅该怎麽说呢?」感到放心的安琪莉娜很想说说亚修不要再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亚修不是那种会听人劝告的人。

「主人,妳以後不要再做出这种让人担心的事了,妳知道我刚刚有多害怕吗?」黛丝笛儿嘟著嘴埋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开心的。

「真是抱歉,不过我想奶們两人一定会从後面偷偷跟来的,所以我才会┅┅啊,伊琴丝还好吧?」亚修转头四顾,看著躺在一旁的伊琴丝虽然昏了过去,不过呼吸正常,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黛丝笛儿却是眉头一皱,说道∶「主人,不要管她了啦,要不是她主人也不会┅┅又来了!」

话才说到一半,大地又猛然的晃动了起来,而且比前两次还要剧烈,只不过附近崩塔的砖瓦都被黛丝笛儿两人清空,所以已经没有危险,只不过,这时眼前的地表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这是什麽?」安琪莉娜看著地上又出现了数道裂缝,然後感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而且让她感到非常的讨厌。

「这是魔界的魔兽气息啊。」黛丝笛儿感到难以置信的说著,这种怀念的气息她不陌生,此刻正从地表深处往上窜升,并慢慢的弥漫四周。

就在这时,大地晃动的更猛烈,裂缝也越来越密集,而且有黑色的烟雾从裂缝中升起,原本坚实的大地居然以崩塌的蓝贝塔为中心,不断的往下崩落,就好像大地的下方是片无底洞。

「这是怎麽一回事?笛儿、莉娜奶們快逃!」

亚修做出了与他说出口的话完全相反的行动,一把抱起了身旁的伊琴丝,但这时却突然脚下一晃而跪倒,因为他的伤势虽然因洛uw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血而愈合,但身体仍因失血过多而相当虚弱,就这麽一耽搁,他身旁所能踏足的地方全部都不可思议的往下直落。

「真是受不了!」

本已避开危险的黛丝笛儿轻灵一跳来到了亚修的身边,伸出手就想一把抓住亚修离开这充满著不可预知的的危险的地方。

不过亚修直接把抱著的伊琴丝交给了黛丝笛儿,焦急的大喊∶「笛儿,伊琴丝就麻烦奶了。」

「什麽?」

本能的接过了伊琴丝的黛丝笛儿有点傻住了,而安琪莉娜也在此时来到了亚修身边,不分由说的抱著亚修使出了空飘术,惊险万分的逃离这块不断往下方直直陷落的地面。

黛丝笛儿的脸上则是出现了老大不愿意的表情,但这是亚修的命令,所以黛丝笛儿还是捉住了伊琴丝藉由空飘术的力量跳向空中,只不过她也在想,如果「不小心」把伊琴丝给掉下去了会怎麽样?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这麽做。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不断的在还能踏足的地方施展空飘术,离开这一大片险地,落到了离蓝贝塔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看著原本宏伟的蓝贝塔不但消失不见,而且底下居然出现了一个无底深渊,亚修不由得百思不解。

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脸色凝重,因为魔兽的气息越来越接近,这时黑色的烟雾从无底洞里缓缓的冒出在空中聚集,而更诡异的是这股黑雾上升时一碰触到附近的土地,土地就像是被融化了一般,之所以会出现一个无底洞,就是这些黑雾造成的。

「感觉得出来是什麽魔兽吗?」安琪莉娜低声问道。

「感觉不出来,不过它应该就是三百年前被多伦击败的天空魔兽吧,没想到它居然了?唉,该说是我們魔界的魔兽太强还是奶們神界的武器太差劲呢?」

安琪莉娜不理会黛丝笛儿的嘲讽,冷冷的看著这一大片的黑雾,而这时,传来了几声惊天动地的鸟鸣声,声音极为响亮,不但响彻云霄,而且出乎意料之外的极为悦耳,让人一听还想再听,完全不觉得有什麽可怕之处。

此时安琪莉娜突然感到由无底洞中刮起了一阵让她几乎站不稳的猛烈狂风,一只巨大的飞鸟拍打著双翅从洞穴中缓缓的飞了起来,浑身黑雾弥漫,就这样停留在半空中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就是天空魔兽吗?」

安琪莉娜有些疑惑的看著这只大鸟,坦白说,她觉得这只鸟有些可爱,宽阔的双翼缓慢的拍打著,短短的绿色羽毛有些卷曲,鸟的额头上有著奇异的三色花纹,而此刻在黑雾中一双有如水晶般的透明眼睛正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但纵使外表看来可爱,安琪莉娜也明白眼前的魔兽身上带有让人难以想样的破坏力,思索的同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火焰矢以及带有极大破坏的火球,对著眼前的天空魔兽发起了攻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