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九 五十分

——听到伊琴丝道歉,亚修愣住了一会儿,过了片刻才开口说道∶「其实奶不用跟我道歉的。」

在这有如坟墓的黑暗中,在刚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恐怖感後,伊琴丝打开了心房,缓缓的说出自己心中早就知道的事实。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错的,妳可能不知道,在王都中我被人叫作乱之公主,因为我不断的到处破坏、伤人,而对亚修妳做出那麽过份的事我也知道是错的,但是、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停止这种行为,我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妳可以原谅我吗?亚修。」

「伊琴丝,奶不需要请求我的原谅,在我的心中,奶只是个稍微任性一点的孩子罢了,如果奶真如奶所说的那麽坏,那我們在城中见面的那一天,奶就不会给我那一袋宝石了,所以,我一直相信奶的本性是善良的。」

「谢谢妳,亚修,可以请妳听我说一些话吗?」伊琴丝好不容易停止流泪的眼睛,此时又感到湿润起来,深吸了好几口气後,握紧了亚修温暖的手,那似乎给了她一股力量,让她得以去面对至今一直在逃避著的过去。

与生俱来的公主身份让伊琴丝拥有莫大的权力以及尊贵的地位,但同时也有著繁琐的规范以及疏离的关系,当然还得面对宫廷之中为了争权夺利的许多勾心斗角。

而这丑陋的一面,都让伊琴丝觉得无法忍耐,她渴望自由以及不受拘束,所以在她的坚持下进入了王都魔法学院就读。这是很罕见的一件事情,因为王都魔法学院虽然是贵族子弟所就读的地方,但却极少有王室之人进入就读的例子。

伊琴丝的入学引起了骚动,但骚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如伊琴丝当初所设想的,她在学院里认识了许多的好朋友,对伊琴丝而言,这些朋友是当时年幼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

而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意外中,伊琴丝却听到了她认为的这些好朋友們在背後大声的以她为话题,嘲笑著她。

伊琴丝终於知道,她的朋友不是和伊琴丝成洛un朋友,而是受父母之命和「巴洛雅王国第三公主」这个头衔做好朋友,为的自然就是日後的权力与利益,刹那之间,伊琴丝心中坚固的一角崩溃了。

那次之後,伊琴丝离开了王都魔法学院,转而向宫廷中的大魔导师学习魔法,而且像是为了要彻底羞辱公主这个名字,伊琴丝变成了集蛮横、粗鲁以及任意伤人於一身的乱之公主。

「妳看,只要我以公主的身份出现,所以人都是毕恭毕敬,对我不敢反抗。而当我换上另一套衣服、以另一个装扮出现,谁还会给我好脸色看?」伊琴丝的话中有著对自己浓浓的讽刺味道。

被朋友背叛对很多人只是件小事,但是对一个全心全意付出的小女孩来说,那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那等若是她生命中的全部。但亚修知道伊琴丝是错的,因洛uo把自己的心房给紧锁了起来,就算是周遭的人付出诚挚的关心,也会被她拒於门外。

而且亚修觉得伊琴丝很可怜,因洛uo错过了生命中许多美好的事物,但亚修无法责怪她,因为他也曾经犯过同样的错误,但是,他的身边却有人及时开导,让他不至走入死胡同。

但伊琴丝却没有这样的机会,她尊贵的公主身份让她的行为无人能够制止,结果事情的发展却是越来越加严重,而越来越痛苦的也是伊琴丝,她伤害了别人,但也让自己流血。

「伊琴丝,我可以当奶的朋友,一个不会在背後说奶是非的朋友。」亚修不晓得自己能够作些什麽,只能够把心中所想到的话都给说出口。

「真的┅┅可以吗?」伊琴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著。

两人的立场在此时完全颠倒过来,照常里来说,一个平凡人要当公主的身份是高攀,拒绝的权力应该在公主身上才对,但她們现在却是平凡的亚修一开口就说要和公主当朋友,反而是贵为公主那的伊琴丝有点不敢接受。

「当然可以,如果奶没有任何朋友的话,就让我当第一个吧。但是奶一定要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人值得奶去结交,我希望奶能跨出这一步。」

「可是┅┅我不想这麽做,对别人的付出结果不但毫无收获,甚至会带来痛苦,我一点都不想再遇到那种伤心的事了,我只要有妳这个朋友就够了,好吗?」

沈默了一下,亚修带著缅怀的口气悠悠说道∶「伊琴丝,曾有人跟我说过这麽一段话,别人对奶好而奶心存感激,那是完美的一百分。而当所有的人都仇视奶的时候呢?那就换奶展现笑容吧,那奶的生命至少还有五十分的价值,但是,当奶也用仇恨对待时,那就只有零分了。不是所有的朋友都能交,但是不去尝试的话,是不会遇到知己的。」

「┅┅妳的话,我明白了。」

伊琴丝知道亚修的意思,因为当她残忍的对待亚修之时,亚修仍然一本初衷的展现出他的笑容与关怀,不管遇到什麽样的情形,亚修都至少能够得到五十分,那是非常非常难做到的事,她知道,这就是亚修能让她展露真心的原因之一。

可是她也不禁要问,自己有这个力量去做到五十分吗?过去长久以来所得到的乱之公主这个恶名,以及公主身份的这个无形枷锁,将会是她踏出第一步的最沈重负担。

「怎麽了,奶为什麽不说话呢?」

「亚修,妳说我們是朋友吧?」

「是啊。」

「那麽,当我日後不论何时遇到困难时,妳┅┅是不是可以听听我的烦恼,当我的支柱呢?」伊琴丝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脸上一热,心跳也快了许多,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麽会有这种反应。

「当然可以,朋友本来就是应该要互相帮助的,不是吗?」

「谢谢妳,亚修。」伊琴丝只觉得心安,纵使尚未脱离险境,但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

就在这时,地面上又传来微微的震动,伊琴丝和亚修两人同时脸上一变,而且大量本以保持平衡的落石不断了向两人落下、挤压,在这致命的时刻中,伊琴丝只觉得亚修紧紧的把她搂在怀中,用身体守护著她,然後只觉得头上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可恶!」处在崩塌之塔外正在拼命移走碎石的黛丝笛儿一感脚上传来的震动就觉得不妙,原本部分因为交叠而仍保有部分救命空间的断垣残壁开始倒塌。

「把奶的手给我」

安琪莉娜伸出了手,黛丝笛儿毫不犹豫的也伸出了手,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她們明白要一口气清掉所有的障碍就得同时集结两人所有的魔力。

风的魔力被快速的集中起来,眼前巨大的砖瓦碎石像是失去了重量似的一颗颗漂浮了起来,漂浮越多,两人就感到魔力消耗的速度越快,但她們仍然咬紧牙关硬撑下去。

终於,在几片有如一个人大小的断裂塔壁浮起来後,亚修和伊琴丝两人的身影出现了,两人心意相通,鼓尽了最後一分魔力,让凝结的力量爆发开来,把所有飘浮在空中的碎石往四周抛去。

「主人,妳还好吧?」安琪莉娜勉强制住了几乎吐出的一口鲜血,摇摇晃晃的走到亚修身旁,刚刚最後一击又牵动了她体内的暗之力,此刻暗之力正在身体中不断翻腾、滚动,让她痛苦难当。

身旁的黛丝笛儿勉强走到亚修身边,开始检查他的伤势,只看到亚修的後脑有大量的鲜血流出,不仅染红了全身,就连伊琴丝身上的衣服也被亚修的血染红。

「该死的,都是这小鬼才害得主人变成这副模样,我这次一定要杀了奶!」

黛丝笛儿看到亚修受伤的样子和昏迷的伊琴丝,就知道是亚修用身体保护住伊琴丝才会受伤如此严重,黛丝笛儿只觉得怒火中烧。

「黛丝笛儿奶给我住手,她是主人拼死救回来的人,奶不准对她动手。」

「可恶!」

黛丝笛儿忍受著不断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痛苦,硬是把亚修翻过来,她根本没有去观察伊琴丝的状况,因洛uo看见伊琴丝的胸膛微微起伏,应该没有大碍。

但亚修的情况就不是如此了,全身上下都有受伤的痕迹,但最严重的却是後脑的伤口,即使黛丝笛儿已经用手去压,也无法止住不断涌出的鲜血,亚修的命已经危在旦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