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八 认错

——「早安啊,伊琴丝同学。」相较於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警戒的样子,亚修一脸轻松的走向前去,并且朝伊琴丝打了声招呼。

「大胆,居然敢直呼公主殿下的名讳,还不跪下行礼!」一旁的护卫队长发出怒斥声。

「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这里我的身份是学生,由不得妳在我面前大小声,立刻给我滚得远远的!」伊琴丝更大声的斥责这位忠心的队长,迫人的威严让这他吓得颤抖不已,只得带著护卫远离伊琴丝,但仍谨慎的监视亚修等人的行动。

「他其实没有错,只是在尽他的职责而已,奶何必这麽大声呢?」亚修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事情,甚至忘记了眼前的人是一名公主,为可怜的队长抱屈。

「有没有错是我决定,没有妳插嘴的馀地。」伊琴丝依旧色厉,让许多学生纷纷避开了这边,往小门进入学院里。

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也站在亚修身後,脸色不善的打量著伊琴丝,如果不是亚修在场,实在让人难以想像她們会做出什麽事情。

「对了,奶的伤好一些了吗?」无视伊琴丝恶劣的口气,亚修关心的问著。

「够了,我的事不用妳管!」伊琴丝更大声的咆哮,但脸上的表情却有著难以察觉的一丝丝和缓。

「说的也是,公主的身边应该有很多精通医术的人才是,不过表面的伤势虽然好了,还是要在多休息几天才好,如果留下後遗症,那就不好了。」

亚修说完後还转头看著黛丝笛儿的左手,让黛丝笛儿心里一凉,虽然昨天亚修已经答应她可以解下绷带,但晚上的时候又费了许多唇舌希望她能够尽量不要动到左手,看亚修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希望黛丝笛儿的左手能够多休养几天,最好可以整个固定住。

「我、我的手真的已经好了。」黛丝笛儿慌张的说著,还把左手藏到身後。

「┅┅骨头断裂非同小可,不是外表好就没事了,休息越久就越好。」

「主人,我也赞成的妳话,毕竟黛丝笛儿她没有一刻能闲得住,总是到处乱跑,万一手伤没有完全好,那日後不是又要让人担心吗?主人,妳要不要考虑下令让黛丝笛儿的手再度绑上绷带呢?当然,再加上木板固定效果会更好喔。」

安琪莉娜在一旁扇风点火,她的快乐来自於黛丝笛儿吃的苦头多寡,黛丝笛儿越难过,她就越感到快乐。

「这到也是一个方法┅┅。」

看著亚修有些意动,黛丝笛儿原本想拔腿就溜,不过偏偏伊琴丝仍然动机不明的站在旁边,让她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主人,妳不要听安琪莉娜胡说八道,我的手伤真的全部都好了,我可以对天发誓!」黛丝笛儿瞪了安琪莉娜一眼後,天誓日的证明自己的手已经痊愈,因为要是亚修真叫她在绑上绷带的话,她会因此而发疯。

「嘻嘻,老天是我的管辖,所以奶的誓言根本不能作得了准,奶还是乖乖的把手用木板给固定住吧。」

「够了,再说小心我一拳打死奶!」

「笛儿,不是说好不要动手的吗?」

三个人这种妳来我往的融洽关系让伊琴丝一时之间有些出神,突然间像是为了要破坏这种关系似的,对著亚修大声说道∶「亚修,中午休息时妳自己一个人到蓝贝塔来,我有话跟妳说,不来的话┅┅哼哼,後果妳自己知道。」

留下这句充满威胁的话之後,伊琴丝毫不理会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愤怒的眼神就走进学院里头。

「主人,不要去,不晓得她又在搞什麽花样。」收起胡闹的心情,安琪莉娜在一旁低声说道。

「是啊,像她那种人如果不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是不会学乖的。」黛丝笛儿目露杀机,她对於伊琴丝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笛儿,不要那麽说伊琴丝,蓝贝塔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奶們都不要跟来。」

「主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开口,显然她們不赞成亚修的决定。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亚修笑著说道,在他的心中,伊琴丝根本不是那麽坏的人。

中午很快的就到了,看著亚修一个人走向蓝贝塔,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只感到心中不安,她們想找爱提娜来阻止,可是平时不用找都会自己出现的爱提娜却在此时怎麽找也找不到。

她們当然不晓得爱提娜此刻还在睡眠当中,所以两人有生以来第一次互相商量并决定,中午时要偷偷跟在亚修的身後去看个究竟。

「真是的,希望塔能够垮下来压死那个伊琴丝,这样主人才不会继续被她欺负。」

黛丝笛儿恨恨的说著,她跟著亚修走到了蓝贝塔前,也看到了伊琴丝正站在塔下,她实在不晓得伊琴丝心里在打什麽主意,洛un约亚修在这种地方见面?

可是她也无法得知,因为蓝贝塔周围是一大片的草地,根本毫无遮掩的地方,如果继续前进一定会被亚修发现,所以只好隐身在离蓝贝塔有一段距离的几棵树後。

不过不晓得是无所不能的众神还是恶魔听到了黛丝笛儿的愿望,此刻地面突然传来微微的震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互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讶异,而就在这时,原本坚固万分的蓝贝塔居然开始猛烈的摇晃,而且塔上的砖瓦一片片开始掉落!

「怎麽可能会有这种事?黛丝笛儿,奶真是个乌鸦嘴!」安琪莉娜看著逐渐崩塌的蓝贝塔神色诧异的说著。

「说这什麽话,这是好事才对,刚好压死伊琴丝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公主,不是很好吗?┅┅天啊,主人不要去!」

黛丝笛儿发出了尖叫声,因为亚修居然快速的朝著被突然的变化吓的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伊琴丝跑去。

「主人,不可以,妳会死的!」安琪莉娜也高声大喊,同时全力施展风之疾走,朝著亚修飞奔而去,只不过蓝贝塔崩毁的速度由慢而快,最後甚至像是一盘落的散沙一样,在一瞬间就将亚修和伊琴丝两人淹没。

「这是怎麽一回事,事情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黛丝笛儿看著眼前的景象喃喃自语,安琪莉娜也是一片茫然,但突然,她感觉到像是失去了什麽东西,於是闭上了双眼,慢慢的去察觉周遭的改变。

「┅┅果然没错,完全感受不到光之力,我想,这座塔之所以能保持这麽完整,就是因为唤龙之剑所残馀的光之力的缘故,而现在,光之力一但消失,蓝贝塔自然也随之崩塌了。」

黛丝笛儿只是面无表情的听著,然後伸出了手开始聚集风之魔力,藉由风系魔法的帮助,把崩塌下来的碎石一块又一块的卷走。

「亚修是我黛丝笛儿所侍奉的的主人,我相信他不会这麽简单就死的。」黛丝笛儿对著安琪莉娜疑问的眼神做出了回答,而安琪莉娜先是一愣,然後也露出了笑容。

「奶可别忘了,亚修也是我安琪莉娜的主人。能同时被神魔两界的公主尊为主人的人,是不可能这麽简单就死的。等我啊,主人,我很快就把奶给就出来。」

如同黛丝笛儿一般,安琪莉娜专注施展魔法移开崩塌的碎石,同时也在心中默默期盼亚修平安无事。

「呜┅┅好痛啊。」

在一片黑暗中,伊琴丝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虽然张开了眼睛但只能看见一片黑暗,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却吸进了一大口的灰尘,让她咳嗽咳个不停。

「奶还好吧,伊琴丝。」

传来了熟悉的音调,仔细思索後才记起那是亚修的声音,而且还感觉有个温暖的身躯抱住自己,这时伊琴丝终於想起了发生什麽事。

她想到了是自己约亚修到蓝贝塔下见面,为的就是想问清楚透过爱提娜魔法所听见亚修说的话是真是假,虽则她心中早有定见,但还是想听亚修亲口说清楚。

而之後感到地面开始摇晃,蓝贝塔开始崩塌,然後就是亚修一脸慌张的朝著自己跑了过来,并把自己推倒在蓝贝塔的墙角下┅┅。

这到底是个什麽样的人?伊琴丝的心里彻底的迷惑了,她完全不能明白,这世上怎麽会有这种笨到极点的人,难道他没有想过可能会因此而丧命吗?难道他没有一点恨意吗?

但伊琴丝知道,如果不是亚修将他推到墙角,自己刚刚已经被落下的碎石给砸死了。而现在被无数碎石活埋著的她此刻还能活著,也是一个奇迹了。

「奶没事吧,伊琴丝,怎麽不说话呢?」亚修焦急的声音就在耳边传来,听起来似乎没有大碍,只是有点虚弱的感觉。

「妳是笨蛋吗,妳居然就这样不顾性命的冲过来,难道妳没有想过後果吗?妳真是个超级大笨蛋!」话说出口伊琴丝马上就後悔了,明明心里不是这麽想的,但不晓得洛u鞲@说出口的话就是想要伤人。

「┅┅太好了,听起来奶还很有精神,想必奶没有大碍。」

在黑暗中看不见亚修,但不晓得洛uA伊琴丝总觉得亚修此刻的脸上一定带著笑容。而直到此时,伊琴丝才感受到那股死里逃生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全身发抖。

「奶怎麽了,伊琴丝,为什麽在发抖呢?」

「不、我没事┅┅」

嘴里虽然说没事,但伊琴丝身体的颤抖却越来越严重,突然间,发抖的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给紧紧握住。

「奶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我們一定会没事的,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笛儿还有莉娜现在已经在想办法了。」

亚修对安琪莉娜以及黛丝笛儿多少有一点了解,她們并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偷偷跟在身後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而他的安慰和声音也似乎带有无穷的魔力,让伊琴丝慢慢的冷静下来。

「为什麽┅┅为什麽妳要来救我呢?妳没有想到妳可能会死掉吗?再说,我明明对妳做了那麽过份的事啊。」

「伊琴丝,奶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救人,哪还时间考虑得到那麽多的事情啊?至於过份的事情嘛┅┅反正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提起呢?」

「妳┅┅妳这个人真是无可救药了┅┅呜呜。」在黑暗中的伊琴丝不由得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奶、奶不要哭啊,我最怕女孩子哭了。」

伊琴丝不管亚修的安慰,只是尽情的放声的大哭,而且越哭越是激动,片刻之後哭声才慢慢的停止,此时伊琴丝只觉得心中无比的轻松,因洛uo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痛快的哭上一场了。

「亚修,我问妳,妳┅┅妳昨天为什麽肯、肯做那种事呢?」平静下来的伊琴丝说话吞吞吐吐,她昨天的行洛ub此刻完全无法说出口。

而亚修则是沈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因为性命很宝贵,我还不想那麽早死,所以┅┅。」

伊琴丝可以听出亚修在说谎,相信他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才这麽说的,伊琴丝心中不由得有种温暖的感觉。

「妳不是为了不让我一辈子良心不安才做出那种事的吗?」

伊琴丝可以感到亚修的身体明显的震动了一下,然後听到亚修百思不解的说道∶「奶、奶怎麽可能知道呢?难道是黛丝笛儿还是安琪莉娜告诉奶的?可是不可能啊┅┅。」

「是爱提娜说的。」

「┅┅天啊,她是不是又用了风之絮语偷听别人讲话?真是的,告诉过她很多次,叫她不要在用这种魔法了,偏偏她还是在用。」

亚修懊恼的声音代表他已经默认,而伊琴丝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在改变,原本终年不变的冷漠有如霜雪遇到了初阳,慢慢的融化开来。

「亚修。」

「什麽事?」

「对不起。」伊琴丝缓缓的说出这三个字,心中如释负重,有入卸下千斤重担,而且脸上有著动人的笑容,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令人厌恶的乱之公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