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六 不变的坚持

——「这样可以了吗,公主殿下?」亚修一脸平静,眼神出奇的柔和,没有受到半点委屈的模样。

事情的发展一半在伊琴丝的意料之中,因为当她以公主的身份下令时,除非对方不想活,否则一定会遵从她的意思去做。

而另一半却在伊琴丝的意料之外,因为任何一个稍有一点点自尊,不,纵使是满脑只想著逢迎巴结的人在受到这样的污辱之後,就算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悦,但眼神却绝对不会这麽的柔和。

但亚修却完全没有这种意料中的反应,伊琴丝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愤怒,有的只是无比的平静,这种反常的行为让伊琴丝完全失去了控制。重重的一脚往亚修的脸给踢了下去,这一踢的力量极大,亚修嘴角不由得流出了鲜血。

「立刻给我滚!连一点点自尊都没有,只顾著自己的性命,妳连一条狗都不如!妳真是个让我作呕的东西,给我滚!」

抹去了嘴角的鲜血,亚修低著头说道∶「希望公主您能遵守您的诺言,那麽,我就先告退了。」

推开了医疗室的门,亚修吃惊的发现到安琪莉娜、黛丝笛儿还有脸色惨白的爱提娜三人都在这里,而且一动也不动的对峙著。

「奶們┅┅怎麽了?」亚修疑惑的问道。

爱提娜在此时解开了风之锁链的魔法,急忙说道∶「亚修,妳先带著安琪莉娜还有黛丝笛儿离开吧,伊琴丝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喔,好的。」

完全不明白爱提娜著急的原因,亚修看著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却发现她們的眼中有著令人胆寒的杀气,而且紧盯著医疗室内的伊琴丝不放。

「┅┅奶們两个是怎麽了?表情似乎有些怪怪的,我們回教室去吧。」亚修也发觉两人的神情有异,二话不说的拉著两人离开。

两人出乎意料的没有丝毫的反抗而随著亚修而离开,不过也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定,今天晚上将是伊琴丝的死期。

走回教室的路上,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双双闭口不语,让亚修觉得有些奇怪,这对两人来讲是很反常的一件事。

「莉娜,谢谢奶了,如果奶没有手下留情,伊琴丝的伤可能会更加严重。」亚修为了打破令人窒息的沈默,突然开口。

「是吗?可是我现在後悔了,我应该让她再也站不起来才是。」

有点诧异的看著口气冷冰冰的安琪莉娜,亚修说道∶「奶怎麽会这样说呢?彼此无冤无仇的,没必要做到那麽绝吧?」

黛丝笛儿突然停止了脚步,寒声说道∶「那麽,那个叫做伊琴丝的公主就可以做的那麽绝吗?包括叫妳舔她的鞋子?她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亚修搔了搔头说道∶「呵呵,奶們都听到了啊?」

「主人,遇到这种事妳还笑得出来,妳的尊严被人彻底的踩在地上了耶,妳难道不感到愤怒,也没有洛u驮@战的勇气吗?」黛丝笛儿冷冷的看了亚修一眼,眼中没有敬意,只有不屑的表情,亚修的表现让她彻底失望!

「主人,这次我同意黛丝笛儿的话,妳是我們的主人,妳如果被人家羞辱,就等於是我們被人侮辱,而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看轻我。」

「不会有任何人看不起奶們的。」

叹了一口气,安琪莉娜又开口说道∶「我想问一下,妳是为了我而做出那种事吗?如果是的话,那主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自己的事、自己的行为会自己一肩承担,主人妳有可能替我承担一切吗?」

安琪莉娜的话和黛丝笛儿的话都对也都有道理,而且亚修也都明白,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抬头仰望著天上无时无刻都不住变化的白云,这一刻和下一刻的形状都不一样,但不管怎麽变,它的本质是云的这一点都将永远不变。

而对亚修来讲也是如此,在他心中的一角,有著一个至今仍然不变的坚持与承诺,那就是尽其所能的帮助他人,为了这点,他可以做出任何事,即使这事在别人的眼中是尊严扫地也是如此。

「莉娜,我这麽说或许很奇怪,但是在当时,当我听到伊琴丝要我去舔她的鞋子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奶,而且我也不是为了奶才这麽做的。」

亚修这句话让黛丝笛在一瞬间握紧了双拳,亚修这麽说,就代表著他是为了自己的性命!黛丝笛儿不能允许自己以主人之名称呼的人居然是如此的一个懦夫,因为这连带使得黛丝笛儿也将抬不起头来,这将是她生命中的污点!

这个想法很自私,因为每个人对生命都有不同的看法,也可以用不同的态度去面对,但黛丝笛儿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点,她知道,要消除自己生命之中的这一个污点,就只有一个方法了。

安琪莉娜突然间感到汗毛直竖,她感觉到黛丝笛儿发出的凌厉杀气,而且已经聚集到了临界点,将要不顾一切的出手。在这个距离下,安琪莉娜并没有能够阻止得了的保握,而且在安琪莉娜的心中,也对亚修的作法感到极大的不满。

她的想法如同黛丝笛儿一样,堂堂的神界公主绝对不能受人侮辱,她或许不会出手杀掉亚修,但也绝不会阻止黛丝笛儿。

「我是为了伊琴丝。」亚修突然开口,让安琪莉娜和出手在即的黛丝笛儿同时一愣,她們完全没有料到亚修会说出这句话。

「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只是有点任性而已。如果因洛uo一时的任性而夺走两条无辜的生命,那她的良心岂不是一辈子不安?而我,只要暂时忘掉我的自尊,就可以让她一生不被悔恨的毒虫啃噬,也不用背负著草菅人命的骂名,这种事我何乐而不为呢?当然啦,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亚修露出了有点傻气的笑容,但不知洛uA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看到这个笑容,原本计画要在今晚去找伊琴丝算帐的念头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中的愤怒也不见了,有的只有如释负重的轻松感觉。

她們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怎麽有这样的傻子?而这个傻子偏偏还是她們的主人,她們两个千想、万想,想到了自尊,想到了屈辱,也想到了人的生命,但是,就是没有想到亚修根本不洛u灾v著想。

伊琴丝的羞辱对亚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也没有任何的不快,因为亚修只是单纯的为伊琴丝想著而已。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对看了一眼,彼此都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心悦诚服,或许一开始是为了彼此的诺言,或许之後是为了亚修的温柔而心动,但现在,她們真的觉得,能够有亚修这样一个主人,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黛丝笛儿突然一声不响的对著亚修单膝跪地,这个动作把亚修吓了一大跳,连忙要把黛丝笛儿扶起来。

「笛儿奶是怎麽了,身体不舒服吗?还是┅┅。」

「都不是的,主人。」黛丝笛儿摇了摇头,充满歉意的说道∶「因为我对主人做了一件非常非常不礼貌也不应该的事,所以想要请求主人的原谅。」

「什麽不礼貌的事,我怎麽都不知道?奶赶快起来吧。」迟钝的亚修刚刚并没有发觉到黛丝笛儿的杀气,也不晓得自己的命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不,在主人没有答应要原谅笛儿之前,笛儿不起来。」黛丝笛儿摇了摇头拒绝,她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刚刚差点杀死亚修的事情。

「好,快点起来吧,不管什麽事我都原谅奶、答应奶,可以了吧?」

「谢谢主人的原谅,笛儿发誓日後都将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黛丝笛儿真心的说完,刚要起身之时,像是想到了什麽又开口说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的手伤早就好了,我可以把绷带拿下来了吗?」

「绷带?┅┅好吧,如果真的好了那就拿下来吧,不过千万不要逞强喔,那现在奶可以起来了吧?」亚修慌张的左顾右盼,要是这景象让旁人看到的话,可不知道又会传出什麽样的流言。

此时的黛丝笛儿只觉得乐不可支,心想既然跪都已经跪了,那就顺便多要求一点吧。

「还要一件事,可不可以麻烦主人说句老实话,就是我黛丝笛儿比安琪莉娜还要美丽一百万倍呢?」

「好好好,笛儿奶比莉娜还要┅┅」

「够了,黛丝笛儿,奶居然敢用这种事来威胁主人说谎!」安琪莉娜看不下去了,她心中其实也已经像亚修道歉了无数遍,因洛uo也洛u灾v的想法感到自责,所以她并没有取笑黛丝笛儿的行为。

但是没想到黛丝笛儿反而变本加厉,那句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亚修说出口。冬蝉在一瞬间来到了安琪莉娜的手上,快如闪电的一剑刺向黛丝笛儿。

「什麽嘛,奶就这麽害怕听到主人说实话吗?」黛丝笛儿手一点地,身体轻飘飘的避过了这一剑,不过安琪莉娜可还没有停手,冬蝉不断的凌厉进攻。

「喂,奶們两个不要打架啊,尤其是笛儿,奶的手伤才刚好,不准奶给我动手!」亚修焦急的喊著,却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地位,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心中已经是无可取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